APP下载

谢映莲如何游走光环之外

2018-03-29胡晨霞

创业邦 2018年2期
关键词:欺诈硅谷微信

胡晨霞

年前,她们并不相识;十年后,她们成了无间的创业伙伴。

去美国读博士前,谢映莲和俞舫分别就读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和复旦大学计算机系,是典型的“才女+学霸”搭档。

两人在美国分别拿到了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博士学位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EECS系博士学位。此前从未谋面的她们几乎在同一时间进入微软硅谷研究院工作,由此开启了两人的长期合作之旅。

DataVisor创始人兼CEO谢映莲(右)和联合创始人兼CTO俞舫谢映莲和俞舫被称为“顶级会议论文高产户”

谢映莲和俞舫被称为“顶级会议论文高产户”。

七年时间,两人在国际顶尖刊物上发表的论文共计超过50篇,拥有技术专利超过20项,并开发出了基于微软Hotmail社交图对用户进行认证的系统架构,以及降低信用卡实时交易风险的算法等产品。

当时的她们在微软称得上是风云人物。据谢映莲向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透露,不只她们,微软硅谷研究院其实人才云集,计算机领域如Ethernet(以太网)和第一台个人计算机——Alto都是这些技术人才的早期成果。

此前微软硅谷研究院以分布式系统和计算机理论两个方向著称。谢映莲和俞舫加入后,开始研究、攻克尚处早期的大数据技术。“大数据安全在当时是非常崭新的课题。”

技术过硬的两人在默契的配合下,以零失误的高水准完结每一个案例。在大数据安全领域的突出表现让两人在硅谷也是名声在外。

出走微软

手握安全领域前沿技术的两人,除了逐渐加大的名气,还有不断蓬勃的野心。

对于想在技术圈做出一番成就的她们而言,待在微软的时间越久,对平台的依赖性就越大。客户的认可从侧面验证了她们的专业性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去创业?

“创业是一种冒险,你们知道吗?你们准备好了吗?”她们把离职创业的想法第一个告诉了微软研究院院长,院长的反应让意气风发的她们开始反思。事实上,她们确实没有准备好。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在质疑、不解和少许的鼓励下,两人还是离开了微软,于2013年年底在美国硅谷芒廷维尤成立了专注于人工智能反欺诈领域的公司——DataVisor。

创业后,两人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与之前在微软的工作“划清界限”。

为了避免业务与原来在微软的工作重合,谢映莲和俞舫在反欺诈领域开始不断进行技术创新并寻求业务上的突破,自主研发全新技术来解决安全领域的反欺诈问題,在微软从未失败过的研发经历也给了二人以信心。

另一方面,顶着名校和硅谷精英光环的她们出走微软的消息很快在技术圈传开,很多朋友都发来贺电并“质问”她们,“为什么现在才出来?”

她们离开微软,“影响不小”,以至于DataVisor刚成立不久就有美国本土的投资机构找上门来,更吸引了不远千里赴美寻求合作的陌陌——后者成了DataVisor的第一个客户。

2014年6月,移动社交工具陌陌的注册用户突破1.48亿人,月活跃用户超过5000万人。随着用户的不断增长,安全问题也变得越来越重要。于是,经人介绍,陌陌CEO唐岩在去硅谷探访期间见到了谢映莲和俞舫。

谈话并未持续太长时间,双方便达成了合作。在后期落地过程中,谢映莲和俞舫运用自己独创的无监督学习算法帮助陌陌建立了基于行为识别的全方位反欺诈检测。

“DataVisor的无监督学习算法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是独一无二的,可以保护客户免受虚假账户注册、账号盗取、欺诈交易、身份盗用、洗钱交易等不良行为的攻击。”谢映莲告诉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

有了陌陌打开局面,DataVisor随后又在美国迅速签下众多知名客户,诸如游戏公司IGG、美食点评网站Yelp、图片社交软件Pinterest,以及世界500强银行和金融机构。

“从天而降”的投资

业务步入正轨后,DataVisor在资本方面赢得了更多的青睐,并于2015年10月拿到了由金沙江创投与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NEA)领投的A轮投资。

拿到投资后,谢映莲和俞舫希望短期内把业务定格在美国市场,促使她们破界的元生资本创始合伙人彭志坚。

彭志坚是谷歌中国最早的雇员之一,领导建立了谷歌在中国地区的代理商销售体系。创办元生资本前,彭志坚还曾担任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投资并购部总经理,被外界看作马化腾最得力的助手。然而,一直怀揣创业梦想的彭志坚在2015年与从腾讯出走的第一个产品经理——许良共同创办了元生资本,并凭借独到的眼光投资了包括货车帮、小红书、探探等一些列明星企业。

2016年,经腾讯前同事介绍,彭志坚与许良在DataVisor硅谷办公室与谢映莲和俞舫进行了长达3个小时的交谈。

如果给四人的谈话加一个精准的注脚,那就是“情理之中”和“意料之外”。

这次硅谷会面前,彭志坚和许良就已经敲定要投资这两位女性华人。

在彭志坚看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安全问题越发凸显。尤其是互联网社交产品,每天的新增注册用户中有大量存在骚扰和欺诈行为,经常有普通用户收到骚扰欺诈信息。金融领域也是如此,无论是传统金融还是互联网金融,黑色产业链、欺诈骚扰情况屡见不鲜。而DataVisor在反欺诈领域是最为耀眼的一家,谢映莲和俞舫研发的无督导技术可以依托中国市场的人口红利得到广泛应用。因而,彭志坚与许良在谈话结束后当即表达了投资兴趣和意愿。

“今天的会面我们不是在谈投资,我们只是想认识一下。而且我们刚刚融资结束,账上并不缺钱。”谢映莲和俞舫完全没有预料到彭志坚和许良此次硅谷之行的意图,DataVisor也刚刚完成1450万美元A轮融资,她们并不急于打开中国市场。

彭志坚与许良却并未放弃。“当时我给她们分析了彼时进入中国市场的可行性以及我们能扮演怎样的角色,包括可以为她们提供什么样的资源和人脉。”彭志堅对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说。

看到二人的诚意,谢映莲和俞舫告诉他们可以和DataVisor的投资人谈谈。

彭志坚与许良又马不停蹄地拜访了DataVisor的A轮投资人——NEA中国业务负责人Carmen Chang和金沙江创投的负责人。

谈判过程非常愉快,NEA和金沙江创投均支持元生资本参投。在股东的鼓励和劝说下,谢映莲和俞舫接受了来自元生资本的B轮投资,开始进军中国市场。

中国市场小试牛刀

2016年年底,DataVisor分公司在北京成立。

进入中国市场前,谢映莲称自己想得很清楚,这“其实就是二次创业的过程”。创业土壤虽有不同,技术和场景却并无大的差别。

技术竞争背后,隐含的其实是人才争夺的拉锯战。

彭志坚和元生资本扮演了领路人的角色,帮助DataVisor组建团队,吸纳人才。

博士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吴中现任DataVisor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副总裁,他也曾在微软硅谷研究院和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之后取了微软西雅图总部必应(Bing)部门工作。作为DataVisor的创始团队成员,中国分公司成立后,吴中主动担起组建中国团队的职责,与两名创始人一起扛起了扩张中国业务的大旗。

进入中国一年多来,DataVisor一路狂飙猛进,在谢映莲和吴中的带领下一举签下了阿里巴巴、探探、智明星通、猎豹移动、趣加游戏、大众点评、今日头条等大客户。

“确实如Richard(彭志坚)所说,抢占先机,提前半步入场,才能收获市场的第一拨红利,也才能真正把握用户的核心诉求。”

过去,商业世界的主题或许是和对手竞争,但是现在,甚至是未来的主题却是追赶用户。用户是一条河,在汹涌向前的商业浪潮中,所有的公司都在演绎《爱丽丝漫游奇境》中的那句话:你必须不停地奔跑才能留在原地。

当被问及DataVisor在人工智能反欺诈领域处在赛道的哪个位置,担不担心被别的玩家超越时,谢映莲毫不犹豫地告诉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我们是这个领域最领先的,也是发展最快的。”

换言之,不管是谁,都没有DataVisor跑得快。

凭着在人工智能反欺诈领域的创新以及突出表现,DataVisor受邀参加了第九届金融科技与支付创新2017年度盛会(IFPI 2017),并斩获“人工智能创新领导力奖”和“金融科技反欺诈杰出方案奖”两项大奖。

虽是技术出身,但在交谈过程中,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并没在谢映莲身上发现传统技术人员“低调内敛”“不善言辞”的标签。她就像是DataVisor的代言人,讲述着公司的提升曲线,以及该如何更快地让产品迭代落地。

今年年初,DataVisor宣布完成由红杉中国领投的C轮4000万美元融资。 谢映莲称,接下来DataVisor会在中国投入更多的精力,帮助中国客户应对欺诈带来的威胁,同时也会加大全球反欺诈市场业务的拓展速度。

猜你喜欢

欺诈硅谷微信
微信
到2021年欺诈侦测中AI应用量将增至3倍
硅谷并没有发明什么
微信
硅谷之谜
《硅谷之谜》
意外、健康保险欺诈概率识别
防范信用卡申请业务欺诈风险的中美对比
反欺诈:要防患于未然
借鉴与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