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观风景与风景观

2018-03-01

数码摄影 2018年3期
关键词:亚当斯西方人摄影家

又到了万物生发的时节。在中国,人们对风景的偏爱由来已久,且对待山水景观的态度和西方人有所不同,这就造成了中国早期风景摄影的一些特色。中国人的游山玩水懷着欣赏陶冶的心情,而西方人则多是抱着探索的壮志。因此,在郎静山、陈复礼等老一辈摄影家的镜头里,风景摄影是“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生机,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幽谧,是“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的隐逸,是在人世的生活之外,给自己的心灵打造的一片自由逍遥的理想空间。

由此可见,摄影人观看风景的态度会直接影响到镜头里对风景的框取,甚至助力于建立起独一无二的影像风格。我们已经逐渐意识到了当下风景主题摄影日益凸显的趋同性、模式化问题——这当然不能怪罪于亘古不变的自然风景,而在于许多人的拍摄没有展现个体思想,没有体现独特的现实理解,更没有独到的现实关怀。正如王阳明所说:“盖天地万物与人原是一体,其发窍之最精处,是人心一点灵明。”从观风景到风景观,之间相差的可能就是这一点灵明。

的确,风景不常变,常变换的是人观看风景的心情和思索。正因为如此,风景摄影才在近二百年的摄影发展历程中不断的带来惊喜。用相机镜头刻录大自然风景的愿望由来已久,借助达盖尔银版摄影术,人们终于与自然“对话”:可以展开地景勘探,可以彰显征服野心,也可以欣赏不曾被发掘的美。到了20世纪上半叶,在此基础上不断突破既往对风景摄影的想象的摄影家们,如米诺·怀特、阿伦·西斯金德开始将情感、心绪投注于对景观的观察。与此同时,也有一些摄影家将对人与自然关系的反思通过风景摄影表现出来,如爱德华·韦斯顿晚期作品中出现的现代文明在自然中留下的遗憾(安塞尔·亚当斯也曾特别出版摄影集呈现人类对风景的破坏)。其后,威廉·艾格斯顿、罗伯特·亚当斯等摄影家也拓展了自己对风景的认识,景观纪实逐渐发展起来。到了当代,摄影家们从风景中汲取更多养分来充实自己的影像表达,无论是安德烈亚斯·古斯基的观念空间,还是迈克尔·肯纳的东方禅意,都演绎出风景摄影的不同魅力。

风景摄影的发展历程尚有瞬息万变的转换,作为乐山乐水的摄影人,是否也应在个人的拍摄中思考变化呢?endprint

猜你喜欢

亚当斯西方人摄影家
给自己一次失败的机会
困于密室中的西方人
给自己一次失败的机会
摄影家胡小平眼中的锦屏
摄影家罗剑平眼中的锦屏
摄影家杨黎明眼中的锦屏
浅析中西方英语交际失误
浅谈西方人绘画中的东方人物形象变迁
比别人多做准备
中国金融摄影家协会2013年下半年新会员作品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