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地球上最后的雕塑

2018-02-01Chase

世界知识画报·艺术视界 2018年1期
关键词:复制品大都会双年展

Chase

Villar Rojas, the 37-year-old Argentine Artist, is one of the most outstanding stars in the artistic arena. He injects vigour and breathes new life into predecessors artworks via updated technology and transcendental thoughts, receiving much praise and favourable comments. Rojas is always keeping the question in mind and continuously exploring the answer to “what the last artwork should be like when humans disappear in the world”.

今年37岁的阿根廷艺术家比利亚尔·罗哈斯(Villar Rojas)是当今全球艺术领域最为闪耀的明星之一,除了早早登上威尼斯双年展的舞台,更是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备受瞩目的年度委任计划中最为年轻的获选雕塑家。

比利亚尔·罗哈斯素来以创作特定场域的作品见长。2014年,他就在著名的纽约High Line铁轨花园内举办了名为“The Evolution of God”(“上帝的进化”)的展览。其中展出的雕塑作品模拟了自然中衰败的过程,将那些混合着牡蛎壳、布料、骨头甚至旧球鞋的大型水泥立方体放置在铁轨旁,随着新生植物从中萌芽,这些雕塑也终将腐化,象征着自然的轮回,也与High Line公园改造后重生的命运不谋而合。

戏剧性和大规模是罗哈斯作品的显著特点。在2015年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上,罗哈斯以玻璃纤维为材料制作出大型动物雕塑,并让它们矗立在海边。同样是改造,他也在3D扫描和先进成像技术的辅助下,尝试让大都会博物馆的古老雕塑模型,摇身一变成为高科技的产物。

在对大都会的馆藏进行了深入考察之后,罗哈斯决定设法让其中被遗忘许久的石膏模型及复制品重见天日。早在1870年大都会博物馆对外开放之初,博物馆采用了一大批雕塑名作的石膏模型仿品。到了20世纪中期,越来越多的真品开始取代了这些复制品。而这些闲置的石膏复制品引起了罗哈斯的注意,也成为这件大型作品创作的动机。

罗哈斯将大都会馆藏中的近100件雕塑经数码扫描后再混搭在一起,其中由16件黑白雕塑组成的装置被取名为The Theater of Disappearance(《消失的剧院》),展览现场散落着各式碗碟酒器,人物或侧或卧,神态酣然,堪称一场恣肆纵意的饮宴狂欢。作为一个操控及篡改大师,罗哈斯创造出一个奇幻莫辨的场景,可能只有那些知识最为渊博的大都会忠实粉丝才能分辨出每一件作品的本来面目。

以新的技术手段与超越性的思考,将前人的作品注入新的活力,对于比利亚尔·罗哈斯来说是并不新鲜。“当人类从地球上消失时,他们创作的最后一件艺术品应该是什么样的?”这是盘踞在罗哈斯心中不断追寻的问题。

“假如我不是人类,我会怎么做。我是假设人这个物种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据现在所知,还没有有力的证据能够证明在地球外还有其他智慧生物的存在。因此当人在地球上消失之后,也就不会再有艺术。在消失前的最后时刻里,你会做什么?地球上最后一件艺术品會是什么样子的?”带着这些疑问,罗哈斯在威尼斯双年展阿根廷馆展示了他的代表作品The Murderer of Your Heritage(《传统的谋杀犯》)。

在坐落于军械库的阿根廷馆中,罗哈斯的艺术项目由一组特定场域的巨型雕塑组成,这些雕塑由黏土、水泥、粗麻布以及木材制成,其中包含着碎裂、摇摇欲坠的泥土和混凝土,这个作品同时指向前方和后方——比喻我们文明的开端和它的结果。

罗哈斯将这些雕塑布置在250平方米的展馆空间里,顶端几乎触到了天花板。它们都是人工手制的,公然挑战了阿根廷艺术更加概念化的传统。大规模地使用黏土为原材料,让巨型雕塑看起来十分脆弱,而这正是艺术家的意图所在。在双年展结束时,罗哈斯摧毁了这些雕塑,并用照片和书籍的方式将这些作品的故事保留下来。对于罗哈斯和他的观众来说,这像是一个崭新的世界正在打开,也像是地球上的最后一场狂欢。endprint

猜你喜欢

复制品大都会双年展
复制技术在艺术领域中的应用价值探讨
《玄宗避蜀图》
艺术复制品何以存在
有中国办展经验的,才能算国际化策展人
关于文物复制、仿制行业的法律思考
过膝伞裙 大都会女孩蜂拥而至
经销高仿复制品 本小利大
对48届威尼斯双年展策划人哈若德.兹曼的访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