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苏醒吧,“沉睡”的公主美美

2018-01-09

女士 2017年12期
关键词:苏醒美美植物

植物人又被称为深海里的沉睡者,他们就像行走在深海之中,周身被黑暗环绕,亲人近在咫尺,却无法和他们交流。动画艺术家吴超为了唤醒他们,尝试运用充满能量的视听影像刺激植物人“意识”苏醒。艺术就像一名神奇的魔法师,为沉睡的人解除心灵的封印。

在“深海”呼救的人

吴超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美术教师,爱好視听动画创作的她一直有一个理想,就是用艺术完成对人的生命和精神领域的自我探索。

2014年,因家人生病住院,吴超第一次接触到植物人这个群体。在医院有一对滞留了两年之久的母子,中年的儿子因一次意外变成了植物人,痊愈的希望渺茫,但他的老母亲一直坚信儿子还有意识,坚持不出院,医院只能继续为他提供维持生命的物理治疗。吴超第一次发现,原来植物人有的也是睁着眼睛“沉睡不醒”,让她总觉得他在盯着她看。

“植物人处在怎样的生命状态里,他们的意识去了哪里?”吴超产生了好奇。医生朋友告诉她:“被诊断为植物人的病人中,约40%的患者神志其实是完全清醒的。如果植物人病人昏迷6个月以上,恢复的概率就会呈几何式下降,渐渐地,他们残留的意识就在天长日久的孤独中归于沉寂。”

医院里的那对母子让吴超的内心无法平静,她在网上探索植物人的信息,发现有一本叫《失语者》的自传书,讲述的是美国一个叫马丁的植物人男孩苏醒的故事。马丁在十二岁那年,突然丧失走路、进食、说话的能力,成了植物人。躺在病床上的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听见、思考周围的一切,却无法跟人沟通。马丁竭力发出信号,但没人能留意到。在父母的悉心照顾下,十三年后奇迹发生了:马丁苏醒了,他还凭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大学文凭,考取了驾照,收获了爱情。

吴超萌发了帮助这一群体的想法,她的想法获得了爱人的支持。她的丈夫夏维伦,也有过躺在病床上求助无援的经历。他因重病手术,醒来时想找亲人,内心焦急却说不了话,最后是医生从他的眼神中明白,告诉他明天就能见到亲人,他才平静下来。

中国每年新增10万名植物人,医院对植物人唤醒的方式,大多是电刺激、磁刺激、按摩、针灸等物理治疗。吴超认为,既然是对人“意识”的唤醒,光靠物理治疗是不够的。医学上已经研究证明,植物人是可以看到和听到视觉影像和声音的。她想,除了医学的物理治疗外,如果根据病人的自身经历和情感重点制作适合他的辅助唤醒的视觉听觉作品,对刺激植物人的苏醒和恢复会不会有用呢?

吴超的这一想法,刚好跟广州军区总医院的神经外科系不谋而合,对方一直关注这一领域的发展动态,也在寻找其他情感性的治疗和艺术性的刺激促进植物人苏醒的可能性。于是,吴超与他们达成了合作。

苏醒吧,沉睡的公主美美

2014年8月,吴超和夏维伦夫妇联合艺术家朋友发起了“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他们遇到的第一个案例,是19岁的植物人少女美美。

一天晚上,美美跟好朋友去唱卡拉OK,结果一出门就被醉驾司机开车撞倒了。因为车祸,她已陷入昏迷一个半月。美美的父母每天陪在女儿的病床边,以泪洗面。医生认为,美美苏醒的希望很渺茫。

看到那么年轻的生命躺在病床上,徘徊在生与死之间,吴超感到心痛,她决定不管结果如何,都要试一试。

吴超与美美的父母、朋友交流聊天,又跟随美美妈妈到家里,努力去感受和了解美美过去的生活。车祸前,美美是一个喜欢宠物、贪玩而又无忧无虑的女孩。于是,吴超很快为美美设计了第一个个性化唤醒方案。

在重症监护室里,吴超为美美戴上耳机,录音里播放的是美美妈妈的呼唤、朋友的鼓励、从小到大一直陪伴她入睡的八音盒音乐、她最爱的狗狗的吠叫声、妈妈日常叫她起床的唠叨……这是吴超精心为美美制作、独属于美美的情感记忆作品。

这些充满温暖记忆的音频,在重症监护室里陪伴着美美。护工说,有好几次看到美美听着听着就流下了眼泪。兴奋不已的吴超,又为美美制作了关于她的生活和朋友的视频。美美盯着播放视频的手机,眼睛缓缓移动。3个多月后的2015年1月1日,医生给吴超打来电话,说美美醒来了。

吴超赶到医院时,昏迷了近半年的美美正听从医院的指令,微微抬起右手,她的右脚也能听指令微微抬起。在场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虽然美美“苏醒”了,但她的眼神是涣散的。医生说,她的情况相当于重度残疾的状态。吴超不甘心,想着还可以做点什么。吴超和夏维伦没有停止努力,他们带来了美美最爱的狗让她触摸;得知美美父母为女儿的医疗费发愁,他们发动艺术圈的朋友献出自己的作品义卖,为美美筹集到近30万元的治疗费。他们想让美美和她的亲人知道,其实有很多人在帮她们。

2015年8月,在医学治疗和辅助苏醒项目的帮助下,美美会说饿了,会说想吃她最爱吃的鸡翅。吴超不断收到美美妈妈发来的好消息:美美可以用一个手指打游戏了,美美咬住了鸡翅不松口……一天,美美发出了她的第一条微信朋友圈:我想出去玩。原来,美美一直有个愿望是去海边。她的妈妈在她昏迷时一直跟她说,等你醒来,就带你去海边。吴超决定,帮美美实现这个愿望。

大家带着美美来到海南三亚,为坐在轮椅上的美美打开了一个“神秘”的房间:整个房间以美美为主角,被布置成她喜欢的粉红色,一面墙搜集了美美醒来后最开始说的话,用波普艺术形式呈现“我要吃”“我要出去玩”“我想你们”……一面墙以装置作品形式,呈现她车祸前的灿烂人生:她热爱的布偶;她为去海边攒下来的一抽屉泳装;她为男友折的一整盒纸玫瑰,每朵里都有一个写着青春秘密的字条……

吴超进行了二次创作,在美美收藏的绒布玩具上,插了很多银针,象征着过去的幸福与术后治疗的痛苦。房间里还摆放了21本按年排序的照片故事集,从1994到2015一年一本,用图片展示了美美21年的人生:读幼儿园,得过的奖状,收集的贝壳……这些是美美妈妈与吴超一起精心准备的,让美美体会到人生不只有痛苦,更多的是有趣和幸福。

吴超为美美做了一次人生回顾展。她知道,植物人即使在被唤醒后,也很难回归社会,很难获得正常人的存在感和幸福感。吴超以艺术的形式,让美美重新审视自己人生的细节和美好,完成对自我生命的肯定。

美美流泪了,她激动地用瘦弱的双手支撑着轮椅扶手,在爸爸妈妈的帮助下,第一次尝试着站了起来。美美的站立,让吴超亲身感受了一个人“意识”的强大。“意识”就好像是魔术师,它让一个个柔弱的躯体渐渐变成坚强的生命。

现在的美美喜欢跟人打字聊天,能与人简单的口头交流,并在努力重新学习走路。

爱和生命力就是艺术

第一个案例的成功,让大家对“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项目信心倍增。植物人艺术唤醒室,开始在北京和广州的两家医院建立。

在制作个性化艺术视听作品的同时,吴超尝试制作共性化的艺术视听作品,作品可以分为激发能量、欲望、重生、祥和四个阶段。在她的作品里,有钟鼓乐器的余音缭绕、艳丽的花朵绽放的美好、猎豹追逐羚羊时充满张力的动画、男女粗犷欢快的舞蹈身姿……共性化视听,唤醒激发人的生物本能,是“作为人,我还想活”;个性化视听唤醒是恢复患者的记忆逻辑,是“除了知道我是人外,还知道我是谁,恢复情感和愿望”。

吴超运用动感温暖的视听艺术,刺激人本能的反应。大部分植物人不能吃东西,只是通过一根管道从鼻子直接把食物输送到胃里,失去了基本的生存乐趣。为了刺激患者的苏醒,吴超尝试进行味觉和触觉上地刺激,如通过美食视频引导病患想象酸甜苦辣的味道,再让家属用棉签蘸上蜂蜜涂到患者舌头上,刺激味觉的恢复,激发患者求生的欲望。

当一系列充满能量的视听作品视频快速地在植物人眼前跳跃、播放时,吴超通过仪器检测到看似昏迷中的植物人,其心率、脑电、血氧的身体数据的反应在变化,甚至比正常人更强烈。他们的手在努力抬起,脚在抖动,这让吴超和团队的每一个成员都十分欣喜。

“植物人视听唤醒”艺术项目已有100多人次使用,并且帮助成功唤醒3名病例。

一名在广州做公司高层管理的台湾商人,因突发脑溢血导致成为植物人,在接受了激发能量的动画作品唤醒和为他制作的个人唤醒影片辅助刺激后,他的意识恢复良好,目前已回到台湾继续恢复治疗。

16岁的女孩佳佳,因患上青少年抑郁症而自杀,一直昏迷不醒,通过参与辅助唤醒项目,她的眼神开始有了神采。吴超去看她的时候,她会微笑了。

“案例的成功,并没有数据证明是我们的功勞。”吴超坦率地表示,“但我们希望努力用艺术为家属和病人带去一些想象力和美好,就像为陷入困境中的人伸出一只温柔的手。在艺术与其他学科结合的探索中,我发现,爱和生命力是最值得我追求的艺术真谛。”

编辑 木子

猜你喜欢

苏醒美美植物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植物人也能苏醒
绿野仙踪
会搬家的苏醒树
哦,不怕,不怕
将植物穿身上
向春困Say No,春季“苏醒”小技巧
植物罢工啦?
营救美美周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