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都市乞丐

2018-01-04刘康平

雪莲 2017年16期
关键词:都市人农妇冷饮

刘康平

如果热情似火山般爆发,岁月的痕迹会留下几许绚丽的色彩;如果真情可以融化坚硬的冰川,那么孤寂流浪的心便会激情四射。

贫穷和苦难永远是一对患难兄弟。在都市,我见过许许多多的乞丐,他们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是某些城里人眼中地地道道的“盲流”。那一双双颤悠悠、脏兮兮的手,在伸向被乞讨的人群时,他们伸出的不仅是乞求别人的施舍和怜悯,更是一种对不劳而获的终极诠释。乞丐是纯粹意义上的穷人,无权无势,孤苦伶仃,活的没有尊严,没有颜面,没有激情,更没有希望。每天乞讨多少?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比较,无所谓多少,无所谓盈亏!当他们卷缩在阴暗的角落,用那种麻木混沌、近乎绝望的眼神,一张一张数着乞讨来的“救命钱”时,他们的内心是否曾有过那么一丁点儿自豪?或一丝难以名状的失落!

乞丐所走的路,是一条低三下四、苟延残喘的坎坷路。他们从事的是天底下最无能、最悲哀的 “职业”。我曾见过那些眼神暗淡、神情呆滞的职业乞丐,他们可不是普通的乞丐,在乞讨生涯中,他们学会了察言观色、见风使舵、不是见谁都伸手的那种!这个也许就是乞丐所谓的“职业”操守吧!

也有一些乞丐,只要你是人,他都敢伸手讨要。前几天,我在阿克苏市步行街散步时,碰到一个60多岁的女乞丐,背着一个有很多补丁的军用黄挎包,头戴一顶深蓝色鸭舌帽,颤颤巍巍地站在一个冷饮摊前,伸出脏兮兮的手,摊主给了她一元钱。随后,她又胸有成竹地把手伸向几个正在喝冷饮的青年,这几个青年懒得都没看她一眼,付完5元一杯的冷饮费后,像逃避瘟疫一样、若无其事地踱着八字步离开。其中一个瘦高个、长脸、小眼睛的青年,双手插在裤兜里,边走嘴里边嘟囔:“我靠,还跟老子要,老子都他妈的快成要饭的啦,还跟我要……”

据我观察,这几个青年应该是学生。如果说这个沿街乞讨的老人,乞讨只是为了维持简单的生计,那么这几个青年,既然有钱喝5元一杯的冷饮,就拿不出几角钱,施舍给这个像蜡烛一样,可能会随时熄灭的乞讨老人?

在凝聚着人类文明和智慧的都市,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而相同的是每天都要吃饭、睡觉。不一样的是吃饭、睡觉的地方不同,吃饭、睡觉的档次不同。有的人活的清贫而困苦,有的人活着是行尸走肉,但除了死去的人,就剩下活着的和半死不活的人了,我们能有什么好的法子让那些半死不活的人活的更有尊严一些?

我们都是凡人,既然活着,每一天都是平凡的,能守望心灵的一份宁静,既是一种大彻大悟的觉醒,也算是一种自得其乐的享受。在浮华的都市里,我们唱着属于自己的歌谣,坚守着属于自己的信念,或者卑微、渺小、或伟岸、高尚。为什么有些人花天酒地、一掷千金,而有些人身无分文、穷愁潦倒?难道仅仅是自身的原因?

乞丐的存在,已成为当代城市中一幅社会众生像。文明富有的都市人,在铜臭中寻求幸福的港湾。乞丐像电影中的幽灵,他们无处不在,他们的身影时常出现在城市的视野,不管都市人在乎不在乎、高兴不高兴,他们都是真实存在的一个群体。

二月中旬的乌鲁木齐,天气格外寒冷,天空还时常飘起雪花,我和朋友去乌鲁木齐友好商场,在十字路口的地下通道,行人匆匆,我看到有3个60多岁的乞丐,其中一个男的腿部有点残疾,脸上的胡须和眉毛都白了,他爬在阴暗冷森的通道里,眼前摆放着一个破纸盒,里面放着乞讨来的一角、一元、五元不等的零钱。

另外两个乞丐,看样子像是夫妻,他们俩相互偎依着,瘫坐在一起,一脸的沧桑,厚厚的棉衣棉裤,使他们显得臃肿而笨拙。和其他乞丐一样,他们的神情居然一样的呆滞,像两尊摆放在地下通道里的雕塑,没有言语,没有表情。来来往往的人群,很少有人施舍一点钱给他们,他们近乎绝望地守在那里,一动不动,像守望家园一样,守望着他们赖以谋生的地盘,和行色匆匆的过客形成鲜明的对比,动静之间,蕴涵着多少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这些靠乞讨为生的乞丐,和这个繁华的都市显得格格不入。也许他们曾有过家庭,有过朋友,有过甜蜜的回忆,有过幸福的生活。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这个物欲横流、充满铜臭的社会,他们沦落成了乞讨者,成为地地道道的丐帮。他们是孤独的,像被丢弃在戈壁上的破石瓦砾;他们是清贫的,清贫的像冬天枝丫上瑟瑟发抖的叶子;他们是悲哀的,悲哀的像断了翅膀的小小鸟,蜷缩在阴暗潮湿的洞穴里,冷冷清清,凄凄惨惨。

前几天从一本杂志上,我看到一个小故事,讲的是从前有一个乞丐,他只有一个胳膊,整日以乞讨为生,受尽他人的白眼和讥讽。有一天,他乞讨到一个农妇家里,农妇对他说:“你只要把前院里的砖头全部搬到后院,我就给你30块钱”。乞丐心想,我只有一个胳膊怎么搬啊!只见那个妇女只用一只手从前院往后院搬。当乞丐搬完砖头后,农妇便给乞丐30元就走了。斗转星移,时光飞逝,一晃几年过去了,突然有一天,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来到这个农妇跟前,感激地说“如果当年不是你让我用一只胳膊搬砖头,就没有今天的我……”

读小学的时候,有一篇《买火柴的小女孩》的文章,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在寒冷的冬天,因没有买掉手中的火柴,害怕回家受到责罚,在大年夜活活冻死在街头。在她生命弥留的瞬间,她仿佛看到了奶奶、看到了烤鸭……这样的悲剧,还会重演多久,才能宣告彻底终结?

文明的都市人,来去匆匆。有谁会记得这些乞丐?有谁会为他们祈祷? 也许他们在离开世界的那一瞬间,会看到天堂里大块大块的羊肉,热气腾腾的饺子,散发着香味的鸡翅,还有冬天不再感到寒冷的冒着熱气的烤炉……

这些乞丐的结局,最终都会和我们一样。唯一所不同的是,他们在悲哀的流浪中,悄然离开了这个世界,没有人为他们流泪,没有人为他们送别,更没有人为他们写墓志铭,只有风儿轻轻吹过,只有云彩轻轻飘过,为他们的离世,默唱哀歌,凄婉悲凉。

“没有人会是一座孤岛,任何人的丧命,都使整个人类受到损失,不要打听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敲响!”善良正直的人们啊,请关注城市的浪人,关注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包括那些向你伸手的乞丐,用你博大的爱心,去抚慰那些孤独贫穷的人吧,让他们的脸上绽放笑容,别让心灵哭泣,别再麻木不仁,尽管你也面临困境,但至少能奉献点爱心,像那位教独臂乞丐靠自己的双手改变命运的农妇那样!

仔细想想,在我们的周围,其实乞丐还真不少,有的是能用眼睛看到的,是纯粹物质上的乞丐,而绝大多数乞丐,用眼睛是无法看到的“隐形”乞丐,是真正的精神上的乞丐。这些精神上的乞丐,远比乞讨钱财的乞丐还穷愁潦倒、落寞空虚,难道不是这样么?

猜你喜欢

都市人农妇冷饮
农妇卖了多少个鸡蛋
Kiss and Ride
喝冷饮
爱自己 你做到了吗
花了多少钱?
为什么多吃冷饮有碍健康
冷饮为什么不能多喝
论施蛰存笔下的都市人形象
农妇的理想
母亲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