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杨花雪

2017-12-29盈盈彧

传奇故事(上旬) 2017年12期
关键词:杨花飞雪春色

盈盈彧

玉璇玑的《杨花雪》来自山水之间,没有过多豪情壮语,也容不下刀光剑影的江湖。它就像一泓清泉,穿过葳蕤草木,化作素笺上清澈的词句。我对玉璇玑并不了解,只是觉得,他婉转的戏腔使整首歌在清秀之余多了几分典雅。

每次听到这首歌,我的脑海中都会浮现一位锦衣公子。他刚读罢诗书,在小园中款步而游,欣赏着似雪的杨花。我觉得,无论是独善其身还是胸怀天下,悠然自若都是一种难得的气度,是看尽万水千山后落笔窗前的坦荡,也是沧海桑田时守得初心的骄傲。

在这首歌中,我最爱的便是那句“杨花雪,一年年烟花三月,谁踏歌而行,把山水都唱得婉约”。岁月更迭,流年往复,时间让谁与谁相遇,又教何人两相分离,都再寻常不过。想起李白的“烟花三月下扬州”,也许在那艘小船里,隐匿的不是人生的跌宕起伏,也非蓦然回首时的刹那心动,而是一种浅淡和悠然。以山为聘、以水为媒,此番离去,是分别亦是启程,不论等在前方的是佳酿千盅还是荆棘几重,都挽留不得。

在李白的诗里,黄鹤楼旁,花气如烟,仿佛要将一世的美好都缠绕其间。我第一次见到将杨花喻作飞雪,还是在苏轼的词中。苏轼是豪放派词人,我却偏爱他的婉约词。在《少年游》中,他曾言:“去年相送,余杭门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据载,这首词作于宋神宗熙宁七年,润州有难,词人便在此处赈济灾民,半年未能归家。词中,苏轼假托女子之口,忆起去年门外的飘雪,纷纷扬扬如三月飞絮。相聚生暖情,就连漫天飞雪也好似带着阳春的暖意。如今他身在异乡,那春日飘飞的杨花却如雪般寒冷。

总觉得苏轼是喜爱杨花的,他提及杨花的词大都很美,其中也包括我最喜欢的那首《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在这首词中,他将春色三分,二分给了尘土,一分给了流水,而那弥漫在空中的杨花,也成了离人的眼泪,落在白宣上,惹得一片嗟叹。至此,我方知晓,原来那个高唱“大江东去”的铮铮男儿,也有如此细腻的温情。

這首《杨花雪》中,有纸伞、红药、渡口、轻舟,也有等在记忆中的袅娜女子。每次听到这首歌,我都会想到很多景象:身着锦服的少年款步于山水中,一曲清歌让草木都懂了悲欢;在春江夜色中,楼上的女子和明月遥相对望,弄弦作歌,好似有了知音。

在悠扬清澈的曲调中,仿佛每年三月都是一场盛宴,有突如其来的欢聚,亦有锤炼自我的远行。片片杨花踏着正浓的春色,带着盛唐的风、宋初的雨,穿越千年来到近前,和我们说些婉约动人的故事。

猜你喜欢

杨花飞雪春色
梅园春色渐显
偶见飞雪闲吟
飞雪迎春到
爱情抄底
杨花柳絮
一“团”春色
杨花萝卜花
春色几许(简谱)
春色无边!少女心MAX
第九朵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