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名医自救者联盟

2017-11-23孙锋

商界 2017年11期
关键词:张强医疗医生

孙锋

医生创业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百花齐放。究其原因,资本的大举进入和商业模式的创新,让医生的创业从散兵游勇,变成了利益共同体,有组织地切入不同的场景。

几乎没有人能预测到4年的变化如此之大。

当4年前,于莺、宋冬雷、张强、龚晓明等一批医生,离职创业的时候,他们被称为“个别现象”。4年中,类似春雨医生、丁香园等,以医疗、大健康为主题的创业,层出不穷;O2O和共享经济的概念,让医院、医生与社会资本和商业形态,有了更广阔的桥接;健康管理、干预,医美等大健康需求,正在萌动与成长。

用互联网方式创业的路径,曾经让许多医生蠢蠢欲动。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医院+”的模式,并没有从底层逻辑上,让医疗的市场化产生轮动,也没有完全释放医生本身的生产力。

改变正在润物细无声。社区成了健康管理的前沿,商场成了医疗服务的新场景,大数据、智能硬件开始布局新医疗服务。2017年3月2日,国家卫计委网站刊登了再次修订的《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这项政策进一步放开了医生跨区域多点执业注册的条款。也等于解决了制约“社会力量办医”的最大障碍——人。

面对预计到2020年规模将达到8万亿元的大健康市场,以于莺们为中心,俨然织出了一张商业大网。

社区与商场的新宠

在得到继续放开医生多点执业的消息后,于莺以CEO的身份,离开了供职2年的美中宜和医院。她为自己选定的新的创业方向,是打造面向中端用户的连锁社区诊所。

2015年3月,一则资本市场的消息让于莺们开始摩拳擦掌。恒大集团收购了新传媒,随后将其更名为恒大健康,开始布局互联网社区医院。同时,恒大健康布局4大板块,分别是新型国际医院、医学美容、健康管理医疗、养老产业。

资料显示,恒大在全国170多个城市拥有400多个社区,370多万业主,每年新增70万~80万人。这意味着恒大互联网社区医院有先天的社区资源优势。直观上来讲,恒大健康的出现,是恒大集团在房地产基础上的附加产业延伸,不仅可以提高恒大地产的配套和健康增值服务,也是恒大集团借大健康概念的一次多元化尝试。

但若把视野拉远会发现,分级诊疗政策的实施,让基础诊疗下放到了社区。恒大健康的布局,顺应了医疗改革的社会需求;同时以健康管理为主的非医疗性前置介入,逐渐成为了消费者对健康需求的共识,恒大等资本的进入,完成了初步的市场教育。

2017年9月,于莺在300多万粉丝的微博上,开始征集新诊所的名称。除了看病,她还想做好健康管理,提供一定的上门服务,包括居家养老、儿童健康生长营养指导,继续她4年前的愿望。

但医疗的场景化远不止于此。2017年7月,新解百集团联合迪安诊断、百大集团等在杭州大厦501城市生活广场1~5层购物区的基础上,于6~20层建起了一座2万多平方米的Medical Mall。医院里分设齿科、儿科、中医、医美等专科诊所,这些诊所进行统一规劃,对外招租和运营。恰似一座“医疗商场”,用零售商业的思维方式,重新整合传统医疗的资源。

这项成熟于欧美的“医疗+商业中心”模式,对于患者而言,“一站购物”式的医疗组合,意味着可以在一次就医过程中获得多种医疗服务,并和吃饭、看电影、购物不冲突。对商场而言,获得了比传统商铺更稳定的房租来源,消除闲置空间。而对医院和医生而言,进驻商城的各机构可以通过共享空间、员工、仪器和技术,减少医疗成本,并获得固定的用户资源。

医疗场景的丰富,从底层上将医生创业的生死判断题,转化为了逻辑选择题。

“英雄联盟”

在于莺关于新办公室的微博下,数百条留言中,有一条来自原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宋冬雷。他说:“创业是艰难的,但不要忘了我们有‘中国医生集团联盟,那是医生创业者的联盟,会助你一臂之力!”

宋冬雷所谓的医生集团,按照海外舶来市场标准,是指若干个医生组成的联盟或组织结构。它既可以属于医院,也可以是独立的医生组织,具有独立法人机构,以股份制、合伙制运作。简单地讲,这种组织结构类似于律师事务所。

和宋冬雷、于莺类似,2012年底张强成了一名“自由医生”。不同的是,2014年中旬,他组建了5个专家团队,成立了“张强医生集团”。

最初,张强与春雨医生、丁香园、微医等投资实体医疗机构类似,计划建设连锁日间手术中心。首轮融资目标5 000万元。这一年,张强医生集团的手术量超过1 000台,实现的收入已经过千万元。

10个月后,张强主动停止了融资计划。他意识到,建造并管理一家手术中心,并不是他们擅长的事情。而且在已经拥有医疗技术、客服和品牌影响力的前提下,线下的医疗机构他们是可以合作和共享的。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张强一是把主打的血管外科模式,复制到更多专科;二是在全国20个省会城市扩张,招募当地优秀医生加盟到自己的医生集团——做专科医疗的标准化和复制,走轻资产模式。

在与国内8家医疗机构建立合作模式后,张强医生集团在支付端与平安健康险、工银安盛等多家商业医疗保险机构合作,形成了医生+医院+商业保险的轻资产转型。

2016年1月8日晚,张强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一条重启融资的消息,额度是1亿元。3周后,融资成功。

又1个月后的北京,包括张强医生集团在内的七家医生集团,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国医生集团联盟”。

医生集团的成立,通过医生资源优化配置,将散兵游勇的医生创业,带入了利益共同体搭建的下半场。而且,组织行为可以让他们从容应对商业保险发展、多点执业政策放开。赶上个性化医疗需求增长的列车,医生自我价值实现意识也增强。endprint

宋冬雷的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已与7家医疗机构建立合作关系,门诊基地在瑞慈医疗集团上海静安诊所,另有6个临床基地。但他认为医生集团只是医生独立做事的一种方式,并不是他理想中的模式。他的理想是提供一个从治疗、护理,到整个流程,为病人提供尽可能多方便的医院。

2017年9月,上海嘉会国际医院开始试营业,这个由多家医院组成的“联合体”,将传统的分诊、预检台,变成了酒店大堂、银行贵宾区似的接待区域。从专业护士引导候诊,到听诊、抽血、按摩、下诊断、开处方等,全部都可以在同一间诊室里完成,医助、护士、全科医生、康复师……整个医护团队将“围着病人跑”。

这可能是宋冬雷理想医院的其中一个范本,但远不是医生集团进化的终点。

从医生到医生+

2017年10月,四川省政府办公厅发布文件,取消社会办医数量、类别和地点限制,打造“中医一条街”等中医药服务区,培育一批特色鲜明的中医药健康旅游基地和旅游景区(点)。

这是于莺们的美好时代。除了政策的激励,一批资本与创业公司,也正向他们汇集。

早在2014年,唐海瑞发现医生集团与保险公司之间的沟通极不通畅,于是将保险公司的数据与医生集团进行对接,上线了“医生+”医疗大数据平台。

“医生+”可以为保险公司和医生集团提供后端服务,比如商业险健康数据的挖掘和加工,通过数据分析构建临床路径的经济学评价体系和DRGs(按病种付费)的体系,为保险控费和将来开发新保险产品,提供更精准的数据模型和精算定价依据。

而在前端,“医生+”可以建立个人电子健康档案,有了全面的个人健康数据作基础,再之后就可以叠加更多医疗、健康管理、保险服务。再者,电子健康档案还可以叠加分级诊疗,为慢病、大病患者的就诊、康复等提供数据基础。

除了在商业保险方面的介入,医生集团又成了药企们的宠儿。2015年10月,益佰制药与百洋健康成立大数据中心,吸纳、组建医生集团,凭借自身的肿瘤产品研发实力,培养肿瘤专业医生集团。专家资源易及性、患者的集中性、藥品分销优势,让医生集团成了医药工业企业、药品零售企业,布局分级诊疗和应对医药分离的措施之一。

同年,张强与和睦家医院达成合作,为后者引入张强医生集团的静脉曲张治疗科室。而和睦家作为一所民营医院,曾经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医生资源匮乏——这也是制约民营医院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7月,张强的团队在北京和睦家医院,成功开展全国首例Venefit手术。这项国际上10年来颇受欢迎的下肢静脉曲张治疗技术与传统微创手术相比,手术时间缩短,切口减少一半,患者术后一小时内可行走,快速恢复工作劳动。虽然早在2006年就被FDA批准,但2015年6月刚刚进入中国大陆。和睦家也顺利在北京扎根,市值突破8亿美元。

高度自由、可连接性强的医生集团,搭配上产业链的节点,似乎都能产生许多萌动的商业行为。而医生集团本身也在做某些医疗之外的商业突围。

2016年,张强说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人在离地面两三米的空中轻轻地遨游着,从云雾缭绕的旷野出发,进入郁郁葱葱的山林。在春夏秋冬四季的轮回与变迁中,感受到了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惬意与舒适。

于是他联合上海酷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了上海深视界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在2016年12月19日,根据自己的梦境,研发出一款VR眼镜,在手术中为患者佩戴,辅助麻醉。并将这款VR命名为“Smile的梦”(Smile是张强的英文名)。

同时,张强也在联合医微讯科技公司,共同开发医疗VR、AR在监护临床和外科技术培训方面的应用,替代抑郁症、康复理疗、急救等的传统治疗手段,继续在“医生+”的路上越走越远。

中国凯撒在哪里?

聊到创业,宋冬雷说离开体制与否,跟个人的思想、个性有很大关系,“凡是你内心想做的,你觉得正确的,就可以去做。”

尽管多点执业在2009年就开始部分试行,目前,医生流动在理论上亦有政策支持,但出于编制、职称的考虑,医生往往还是选择公立医院。随性与理想主义,似乎是绝大多数离职创业医生的标签。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的医生集团数量已经超过400家,除个别品牌与知名度俱佳的集团外,里面也不乏套概念者。规模效应带来的恶性竞争似乎也为时不远。此外,医生群体本就身有一技之长,退路太多,太灵活,也就导致了医生集团的松散与管理压力巨大。

在市场教育方面,由于“莆田”“魏哲西”“百度血友吧”等事件的渲染,民营医院和自由执业医生的“受欢迎程度”并不高。而分级诊疗政策的逐步推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改变患者的就诊习惯。

不过,他山之石让许多医生集团看到了未来。在美国,80%的医生属于自由执业。早在2014年,美国凯撒医疗集团就拥有了900万会员,1万多名医生,年营业收入达564亿美元。

凯撒医疗集团一共由3个部分组成,第一个部分叫做凯撒医疗计划,提供健康管理服务,第二个部分是凯撒基金会医院,第三个部分是医疗团体。它不仅提供医疗服务,还是一个医疗保险集团。

简单地说,凯撒是保险公司+医院+诊所+药房+医生+信息的产业链式结构,其特色就是让会员尽量在自家或者能控制的医院网络就诊,通过预防为主和慢病管理来降低医疗费并获利。

美国凯撒医疗集团的核心是实现了患者、医生、医疗机构、保险机构的利益共享。大数据下的健康资料,让医疗机构和商业保险公司成了利益统一体;医生更多地致力于患者健康管理,用预防性商业消费,代替了疾病治疗费用;各项产业的整合,保障了医生利益,同时实现了预防保健、门诊、住院、家庭康复之间的横向整合,使患者在不同阶段所接受的服务实现无缝衔接。

等于说,凯撒不再是仅提供医疗技术服务的平台,而是联合保险、商业,提供了一整套的健康管理方案。包括微医、平安好医生在内的多家互联网医疗创业公司,开始对标凯撒。

“发现世界一下变得宽阔,选择的余地越来越多。”于莺再次离职后,感慨地说。其实,不是他们选择了商业,而是未来的商业选择了他们。endprint

猜你喜欢

张强医疗医生
基于Zigbee的在线教学设计与探索
医疗垃圾包括哪些?医疗垃圾运到哪里,如何处置?
这锁真牛
ГОРОДА-ПОБРАТИМЫ ПОМОГАЮТ ХАРБИНУ В БЕДЕ俄友好城市向哈尔滨捐赠医疗物资
医生
望着路,不想走
王夭一先胜张强
遇到疾病,如何医疗
医疗服务Ⅱ个股表现
你擅长在脑海里列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