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感谢这一程,我们轨道相逢

2017-09-22郎英琦

科学大众(中学) 2017年7期
关键词:东子小霸王一程

郎英琦

我们的青春没逃过课,没谈过恋爱,没骗过家里钱,几年的时光同样一晃而逝。我庆幸我一直是个循规蹈矩的好孩子,才能在这一程遇上同样安分守己的你。

雨下凉风起

天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刚迈出大厅一步,一阵风便夹杂着清冷的雨水打在旭城单薄的校服上。衣服被浸湿了一片,旭城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输了。曾经那么多日日夜夜的勤奋苦学,都在这一天灰飞烟灭——他终究还是被赶出特优班了。旭城心里唱着悲情的“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的歌词,忽然记起来暑假里自己每天晚上对着没有一颗星星的漆黑夜空许愿,如同一种虔诚的信仰,是多么愚蠢可笑。

旭城加快了步子,虽然家离得近,但身着夏装的他,还是不免忍受着雨点的一次次侵蚀。不知怎的,前几天还是艳阳高照,今天路上的行人便不约而同地换上了长袖。坑坑洼洼的路面上溅起星星点点的水花,像是衬着旭城布满阴霾的心情,冷不丁地下一场雨,倒是缓解了几个月的旱情。

回到家,登上QQ,看看群里的幸运儿听说自己的离去都在聊些什么。还不等他点开对话框,屏幕自己先激动地抖动了一下,一个熟悉的头像就迫不及待地蹦出来。

“城,怎么样?”

“还能怎样,自然是被踢出来了。”打完一句话,旭城又在后面勉勉强强添了一个呲着牙的灿烂笑脸,心里却在苦笑。

“哈哈哈……你终于从‘监狱里出来了。我是该幸灾乐祸还是‘冷香惜玉呢?只是这么快就出狱了,你在里头肯定是诚心思过吧!”屏幕上映出这么一句话,旭城又是一阵心塞——就知道这个东子说不出什么好话。既然如此,那就将计就计吧。

“对啊,能回去找你我真开心。”旭城回了过去。

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会,随即回过来一句“口是心非”。没等旭城回击,东子又发来一句:“得了吧,别显得你那么有情有义,谁不知道你现在是只知道埋头苦学不懂得人情世故、彻头彻尾的冷血动物。心里难受别藏着掖着,男人哭吧不是罪。”

旭城顿时目瞪口呆,完了,这孩子又开始煽情了,果然是文科生情商高吗?

没办法,旭城发了一串万能的省略号。

为兄弟两肋插刀

古人云:“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

汝不知:“对嘴喝同一杯水才是真感情,考试错同一道题才是真兄弟。”

今年已经是初三了。其实初一那年,旭城和东子刚刚结识,如今已经情同手足。东子是那种性格极度外向的自来熟,学习偏文,长相也带着一种文文弱弱的书生气。东子对每个人都好,想的总是比别人多。旭城一日日地与他待在一起,也受到他的感染,性格变得更加阳光活泼,也学着跟班里其他男生那样去耍帅装酷,也学会了对比自己学习好的人表达所谓“崇拜”……他很快融入了这里,第一次不到一周就认全了其他称兄道弟的好哥们。

东子对旭城的好,全班同学都看在眼里。常常有同学开他俩的玩笑,说他们是班里的好“CP”,然后看着东子一如既往地笑嘻嘻地对旭城好。他们开始一起上下学,一起冲向食堂打饭,一起偷偷摸摸地在超市插队,一起互相抄抄作业,下了体育课轮着去饮水机旁打水,你喝完了我转个方向继续喝,我喝完了擦擦嘴巴扣上瓶盖。

几天后,旭城人生中第一次惹祸。

事情的起因是东子在乒乓球比赛上赢了年级里有名的“小霸王”的好朋友,于是“小霸王”气不过,在网上肆意谩骂东辰。旭城也气不过,放学后径直去车棚扎了“小霸王”的自行车轮胎。第二天就被人家堵在校门口一阵威胁。

于是那天晚上,东子只身一人去了“小霸王”的宿舍。

推开门,里面的人愣了下。

“有种你出来!”东子镇定自若地说了一句。

“小霸王”二话不说,翻个身从床上跳下来,大步流星地走出宿舍。还没来得及反应,东子挥着左臂,一个左勾拳打在他的脸上。

“小霸王”被打蒙了,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东子掉头走了,重重地合上宿舍门。

东子看着紧闭的木门,软软地倒了下去。

好,我陪你一起拼

旭城内心其实是烦闷的。沉重的压力让他不堪重负,看着原班同学异样的目光,以及自己内心深处考重点班的希望,他逼着自己朝死里拼。越是这样,同学们越是显得鄙夷和不屑。老师也因为他被赶出特优班而找他谈话。

旭城更觉得有一种“大难临头”“命不久矣”的空洞感,常常背着背着书,就陷入黑暗的恐慌之中。那天中午,教室里只剩他和东子。

“你怎么了?”东子回过头看他。

旭城把头埋在桌子上,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地面。

“饿不饿?要不我去给你买点饭吃。”

旭城搖了摇头,起身走出教室。同学们陆陆续续进了教室,东子等了一会,不见旭城回来,便也径直走出教室。厕所里没有他,操场上没有他,东子只好回到教室,看到旭城双臂垫着额头,趴在桌子上。班长走过去:

“旭城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旭城一脸疑惑地抬起头。

“我还以为你刚刚被班主任训了。”

“哪有,我刚刚只是去了趟厕所罢了。”

东子缓缓走回位子。过了一会,他犹豫着开口:“你刚刚没去厕所。我去看过了。”旭城什么也没回答。

“你精神点!别压力这么大……你想考重点班,好,我陪你一起拼,别压得自己这么累……”东子皱着眉冲他喊。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东子的衣领就被提起来,接着旭城的双臂就抱住了他的背脊:“你不懂!你不懂我这么拼为了什么!我就是想证明我自己,我不想被别人看不起!我就是想让那些给我冷眼的人后悔……我也不想这么累,可是现在不拼,以后就晚了!”旭城的泪水浸透了东子的衣襟,拳头一下一下锤在东子的背上。

不知怎的,东子的眼泪一下子喷涌而出。于是两个男孩子在教室里抱头痛哭,哭完了,又是条好汉。

天空中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商店的橱窗里传出那曲俞灏明的《其实我还好》:“但愿在茫茫人海中,我的眼神你会懂,但愿我们会温柔地目送。那些没看过的繁荣,那些理想的恢弘,总会有一天和我们相逢。”

感谢这一程,我们的轨道相逢。

(责任编辑:司明婧 责任校对:曹伟)endprint

猜你喜欢

东子小霸王一程
幽默
小霸王
真的要跟小霸王说再见了吗?一场乌龙
翻旧账
东子的礼物
我的同学朱昊文
未来的多功能汽车
攘途
“小霸王”的吃饭大战
我的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