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幸运的36计(9)

2017-09-20葛竞

故事作文·高年级 2017年9期
关键词:黑猪巫师母鸡

葛竞

9 . 午夜任务

黑猪巫师把幸运抓了过来,盯着她的眼睛:“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幸运愣住了:糟糕,自己的身份要被黑猪巫师识破了。

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幸运强忍着内心的愤怒,友好地向黑猪巫师摇了摇尾巴。

黑猪巫师放松了警惕,把幸运往旁边一扔:“小傻狗,快走开!”

小狗却不肯离开这间屋子,而是藏到了床底下。黑猪巫师想用扫把赶小狗出来,小狗左躲右闪,顽固地待在那里。

黑猪巫师累得满头大汗,往椅子上一靠,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反正小狗也听不懂人话,不会泄露我的秘密,不理它了!”

秘密?幸运竖起了耳朵,从缝隙里向外看。只见黑猪巫师掏出了电话:“今贝总裁吗?您好!我已经变成了幸运,代替了她。”

“这只是我们计划的第一步,后面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话筒里传出一个声音。

黑猪巫师赶紧毕恭毕敬地说:“明白!我都计划好了,我打算这样……”

幸运越听越生气。原来,黑猪巫师变成幸运之后,还要给幸运周围的人捣乱,让他们的生活都变得一团糟。这样一来,幸运就再也不能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去了。

幸运冒出一身冷汗,狗毛都变得潮乎乎的。幸运很想现在就把黑猪巫师赶走。这时,兔精灵从抽屉里钻了出来,他轻手轻脚地来到幸运身边,轻拍她的后背,让她不要冲动。

这时,今贝总裁提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黑猪巫师,你把解药藏好了吧?”

“您放心,为了安全起见,我没有把解药随身携带,而是交给了一个很特别的人。他是幸运的同学,绝对会替我藏好的。”

幸运心中一惊:我的同学?到底是谁呢?

“是谁啊?”今贝总裁追问。

黑猪巫师就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了,就在这时,门忽然被推开了。

幸运不用抬头看也知道,肯定是妈妈,只有她进屋从来不敲门。不过,这次她进门的时机也太不合适了。

黑猪巫师赶紧变成幸运的样子,挂断电话,从椅子上跳起来:“妈——”

妈妈很严肃地说:“幸运,刚才杜老师打来电话,说你上午考试考了零分,下午考试干脆交了白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嘛……”冒牌幸运转了转眼珠,“您看看这个就明白了!”

冒牌幸运把《幸运的36计》递给了妈妈:“这就是我画的!”

“幸运,你太不像话了!”妈妈的脸都涨红了。

“我就是这样。”冒牌幸運居然理直气壮,满不在乎地说,“妈妈,你还是接受现实吧!我就是这样一个坏孩子,以后还会越来越坏呢!”

不管妈妈怎么说,冒牌幸运都是这么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待在床底下的真幸运着急呀,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冲黑猪巫师“汪汪”大叫。兔精灵使劲儿拉着她,在她耳边提醒:“那样只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妈妈气得够呛:“我没力气了,明天再说。”

妈妈出去了,黑猪巫师往床上一躺,自言自语:“我得赶紧睡一觉,这样才能把午夜任务执行好!”

午夜任务?幸运心里一沉,她必须盯牢这个坏家伙。

兔精灵小声地对幸运说:“既然解药不在这里,我们现在就去找你的同学,刘高兴和张天真最可疑!”

幸运坚决不同意:“黑猪巫师今晚要给我爸妈捣乱,我得阻止他!”

兔精灵着急地说:“幸运,先别管你爸妈的事儿了,你只有变回原样才能揭穿黑猪巫师。咱们赶紧去找解药吧!”

幸运忽然发现,兔精灵的样子有些疲惫,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兔精灵,你离开精灵手环这么久,能量会消失吧?”

兔精灵摇了摇头:“别管这件小事了!我们得赶紧去找解药!”

两个人争论起来,床上的黑猪巫师好像被惊醒了,哼哼着翻了个身。

幸运和兔精灵只好都闭上嘴巴,用手比画着,却根本看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两个人只好气鼓鼓地各自将头转向一边,谁也不理谁。

夜深了,幸运勉强睁着眼睛,床上的黑猪巫师打着呼噜,好像在播放一首催眠曲。身边的兔精灵一声不吭,是睡着了还是在生幸运的气呢?

幸运的脑子晕乎乎的,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幸运梦见自己变成了黑猪巫师的模样,而兔精灵已经认不出自己了,竟然用激光剑指向了她。

幸运拼命地大声喊:“兔精灵,我是幸运!”

幸运从梦中惊醒,她发现兔精灵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

幸运懵懵懂懂地想:自己还在做梦吗?

幸运回头狠狠地咬了一口自己的尾巴。因为以前没有尾巴,幸运不知道原来小狗尾巴的神经这么敏感,简直跟咬手指头的感觉差不多,她疼得“汪汪”大叫起来。

这不是做梦,而是现实!兔精灵到底去哪儿了呢?

幸运并不知道,她睡着那会儿,兔精灵已经偷偷溜出了屋子,他认识刘高兴和张天真的家,既然幸运不肯去,兔精灵就打算独自去找回解药。

趁幸运睡着的工夫,兔精灵翻出了窗子,沿着下水管道爬到了一楼的窗口。午夜的街道十分安静,刘高兴家和幸运家只隔着几条街,但兔精灵现在个儿太小,每分钟只能走几米的距离,要想去刘高兴家,实在不容易。

这时,兔精灵看到不远处开来一辆大卡车,车上的铁笼子里装满了肥嘟嘟的母鸡,而卡车行驶的方向正是刘高兴家那边。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兔精灵猛地往下一跳,不偏不倚准确地落到了卡车里。卡车带着兔精灵疾驰而去。

母鸡对兔精灵十分好奇,它们“咕咕咕”地叫着凑过来。兔精灵狼狈地躲闪着,嘴里学着母鸡的叫声,希望它们把自己当成同类。

兔精灵的模仿能力并不高明,发出的声音听起来不像鸡叫,倒像是老鼠叫。

母鸡们生气地拍打着翅膀,把兔精灵当作一只想来偷鸡蛋的老鼠。它们一起扑上来,用尖利的喙和爪子对着兔精灵乱啄乱抓。“咕咕咕!咕咕咕!”整个卡车都跟着炸了窝。

司机急忙把汽车停到路边,下车查看情况。

兔精灵趁机跳下卡车,掸了掸落在身上的毛,抬头一看:嘿,太巧了!这里恰好就是刘高兴家所在的那条街!endprint

猜你喜欢

黑猪巫师母鸡
神秘的北部巫师
鼠之心
藏蛋的母鸡
鸡的一家之母鸡妈妈
一只特别的母鸡
小黑猪
外公家的小黑猪
小黑猪
巫师和羊
柳树之旅之与巫师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