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消费时代电视剧艺术的审美趣味研究

2017-09-11徐大文

戏剧之家 2017年14期
关键词:审美性电视剧消费

徐大文

【摘 要】电视剧作为技术和艺术相结合的审美意识形态,凸显着审美的本质艺术属性。电视剧审美艺术本性主要是通过其审美趣味来彰显当下,从而建构其审美的审视时代性的艺术标杆。审美趣味是审美主体借助过去传统化的审美经验,对审美客体的表象作出情感上或心灵上的感知。本文主要从审美主客体的角度对其做出合理诠释。审美趣味的问题是电视剧批评标准的一个关键性因素,审美趣味的高低直接影响着电视剧批评中的艺术性标准,同时对电视剧艺术质量的提高和改善起到重要作用。

【关键词】消费;电视剧;审美性;审美趣味

中图分类号:J9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7)14-0098-02

一、电视剧艺术审美性概述

对电视剧本体论的考究,过去传统认识认为,电视剧不是一门艺术,而是通过电磁波这一物质载体跨越时空即时、远距离来传达信息和观念,这种观点主要是从电视剧的技术属性层面来审视,带有一种技术为先或以技术为导向的实用主义色彩,全盘忽略了电视剧艺术本体属性的存在。在当代,电视剧所具有的艺术属性早已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电视剧融多种艺术元素于一身,通过强度稠密的情节艺术化来表现时代风貌。电视剧艺术性这一身份的确立,对其审美性提出了精神上的呼唤。电视剧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具有审美的意识形态性,其中审美性是首要的。

第一,明确事物的审美性是不可复制的,复制的审美失去了物体本真中的“光晕”。这种审美性的凸显,可能因审美主体的理想、价值、尊严、知识积淀的不同而存在着差异,但是,其内在审美的本性不会因时间的流失、空间的转换和地点的转移而发生变化。也就是说,这种审美性是“先前经验”中原有的一种体验,而非超越现实的“花非花、物非物”等玄空观念的意义表达。所以,电视剧要想获得这种审美性的意义,必须要强化电视剧类型创作的多样化,为电视剧批评提供理想的实践土壤。在当下市场经济的大潮中,电视剧逐渐失去自身的审美性,它把视点转向了单纯娱乐化的创作,以娱乐代替人文关怀,忽视电视剧的审美本性,这就导致了電视剧的生存危机。

第二,审美性与作品艺术性是紧密相连的,同时作品艺术性的表达离不开合理的艺术性语言和合情的创作态度。首先,在艺术语言层面,每一种艺术门类都具有自身的语言表达,语言作为不同艺术门类实现自身合理存在的媒介,本身就带有一种审美性,这种审美性不是简单的语言表象的外观展现,更多是借助语言的外化形式来传达意义。同时,语言艺术的审美必须要通过想象来实现。美国著名的符号美学家苏珊·朗格在《情感与形式》中认为:“每一门艺术都有自己特定的基本幻象,这种基本幻象便是每一门艺术的本质特征。”也就是说,每一种艺术都存在着属于自身的艺术属性,这种属性更多是通过艺术虚幻的形式来展示,艺术门类自身的表达离不开语言外化形式的虚幻诠释。这里我们所讲的艺术语言,起到一种具有物质媒介的审美性功能,脱离了其物质外壳掩盖下纯功能性的作用。

其次,是创作者的态度。美国当代著名文艺理论学家艾布拉姆斯在《镜与灯—浪漫主义文论的批评传统》中,对文艺作品的创作提出了四大要素,即世界、作者、作品、读者。由此可见,创作者构建起了世界和读者之间的关系,因此创作者的地位是重要的。创作者以一种什么样的创作态度来审视作品,直接影响着作品审美性的实现。特别是在当前“跟风”“克隆”现象流行之际,如谍战剧《潜伏》的播出,引起的“谍战热”(《暗算》《黎明之前》)。电视剧的创作如何实现审美意义的持存,这对创作者的素质和创作标准提出了更高要求。

第三,审美性通过对有价值意义事件的诠释,给现实中的人们一种“向上意志”的引领,起到一定的社会功能。电视剧观众之所以审美,除了在身心方面达到愉悦的目的之外,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完善、发展和提高自己的素质。观众通过对作品的评判,在电视剧文本层面不断形成自己的审美标准,最后形成更为完善的审美态度,如鞭笞人性中的假、恶、丑,弘扬真、善、美。在这种审美态度的形成过程中,最重要的还是通过审美潜移默化的作用,来实现社会担当。当前的电视剧创作,只是高调倡导其娱乐功能,而忽视了对受众价值意义的引导。

二、电视剧艺术的审美趣味探究

过去传统的文论里针对审美有没有趣味之说,有过长期的讨论,有人认为,审美是超功利性的行为,是不带目的纯粹精神上的感受,是没有趣味可言的;也有人认为,审美存在趣味的差异性,并且还有高低可言。笔者认为,审美还是有趣味可言的。提到审美趣味,我们首先要从审美主客体的角度对其进行合理阐释,而不是简单停留在对审美主体的审视上。

过去对审美趣味界定为:“它是审美鉴赏力,是审美主体欣赏、鉴别、评判美丑的特殊能力,是审美知觉力、感受力、想象力、判断力、创造力的综合,既有个性特征,又具有社会性、时代性和民族性。”英国著名经验主义哲学家休谟在《论趣味的标准》中指出:“美不是事物本身的属性,它只存在于观赏者的心里,比如诗的美,不在于诗,而在于读者的情感和趣味。”他认为,审美趣味带有主观感情色彩,人的审美趣味是先天的功能,它的“一般原则在人性中本是一致的”,但因“人与人的脾气不同”及“时代和国家各有特殊的习俗和看法,产生审美趣味的差异。”

本文所理解的审美趣味,首先是一种审美关系,是审美主体借助传统潜意识中的价值观、思想、观念,以及日常生活中积淀而成的审美理想,从直觉上或者是从理性上来对审美客体做出一种哲理式的、人文化的鉴赏和评判。明确了审美趣味的定义之后,接下来本文对审美趣味有无高低之分进行诠释。

第一,由于审美鉴赏主体自身知识的积淀、素质修养、生活环境、民族等方面存在差异,所以必然在美的感受方面呈现出不同的审美诉求。俗话说“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如农村题材的《乡村爱情》系列电视剧,作为当下大众文化的典型代表,一上映便引起了大众强烈的“口感上”的共鸣。作品以夸张的手法、诙谐幽默的台词、搞笑的脸谱化人物,赢得了很高的收视率。剧中以谢永强和王小蒙之间的爱情为主线,以刘能和谢广坤之间的明争暗斗为副线,展现新时代农民的爱情及事业。很多人认为,《乡村爱情故事》之所以能成功,在于它拍出了新时代农民的爱情故事,是一部农村现实主义的力作。但是,也有人认为,《乡村爱情故事》不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农村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从审美趣味上来讲,可谓是一部趣味极其低俗的作品。前者对它顶礼膜拜,后者对它持批判态度,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出审美主体、审美趣味的差异性。endprint

第二,由于审美客体的一些特征,比如形象性、整体性等,并不会完全展示在审美主体面前,它总是带有一定的模糊性、不确定性,这必然会引起主体对其做出不同的解释,从而造成审美趣味上的差异。形象性和完整性是审美客体的关键特征。形象性即审美客体是直观的、具体的,是能为审美主体所感受到的特征;完整性即审美客体不仅是感性的、具体的,而且要求感性形式具有完整性,这样才能引起人们情感和心灵上的共鸣。

第三,通过审美关系的互通,由美学层面上的审美快感到哲学层面上的哲理思辨,这直接影响着审美趣味的高低。当审美主体对审美客体的形象性和完整性做出情感投射时,会产生不同的审美价值,如《乡村爱情》系列电视剧,从喜剧的本体论上来讲,创作者的创作思想中缺乏对喜剧的全面认识,认为作品只要把大众逗乐了就成功了,这是一种极其迂腐的创作理念。有很多农村题材的电视剧,创作者不是通过赚取观众的笑来实现审美价值,而是对人性真善美的褒扬或者对社会现实性的忠实再现。通过这种哲理化的思考来彰显创作者的审美理想,对生命中的个体给予人文关怀,实现对社会的担当,如电视剧《电影马向阳下乡记》和《喜耕田的故事》。

审美趣味的高低,离不开审美主客体及其关系互通中价值意义的彰显。现在,很多电视剧缺乏这种现实意义的再现,导致受众成为了“精神上的侏儒”。为了当下电视剧艺术的繁荣,我们有必要开展客观、科学的电视剧批评。

三、展望

在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语境下,娱乐化、视觉化充斥荧屏,电视剧的创作要密切关注现实,把视角转向现实生活的层面,對现实做出不同角度的审视和批判,特别是对电视剧审美趣味的把握要到位,把审美趣味的问题提升到作为一种评判标准的高度。

在当前的消费语境下,审美趣味和电视剧批评对电视剧的创作具有重要的导向作用,它要求电视剧的创作要贴近现实生活,反映时代气息,与时代步伐一致,在“弘扬主旋律,提倡多样化”的方针指导下,融思想性、艺术性为一体,坚持高品味、高品质、高品格的原则,消解并抵制消费语境下媚俗、低俗、庸俗之作,追求文艺作品的创作实现“乡里巴人”与“阳春白雪”的融合,最终借助电视剧这一新物质载体的外在形式与丰富的内涵,对时代性的价值观给予新的诠释。与此同时,给予受众精神上的自我提升,实现对受众人文化的关怀和对社会责任的担当。

参考文献:

[1](法)让·波德利亚.消费社会[M].刘成富,全志钢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1.

[2](美)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M].章艳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3](美)苏珊·朗格.情感与形式[M].刘大基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63.

[4](德)席勒.审美教育书简[M].张玉能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9.

[5]张晶.电视审美文化属性[J].现代传播,2010(03).

[6](英)休谟.论趣味的标准[M].北京:三联出版社,2001.endprint

猜你喜欢

审美性电视剧消费
新的一年,准备消费!
消费降级了吗?
“互联网+”时代下影视剧广告植入的新形式
新媒体时代艺术的审美性研究
论“互联网+”视域下我国电视剧IP的产业链开发
在教学中体会剪纸的艺术性与审美性
“互联网+”背景下传统电视剧公司的转型
信用消费有多爽?
电视剧拍成同名电影成功因素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