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那个让我永远愧疚的二姐

2017-09-06芸生

杂文选刊 2017年9期
关键词:伯母二姐小弟

芸生

1

二姐在我们家的地位很特殊。她是我们家的人,却只在家里待过六年。

大伯不能生育,和父亲说想要他的一个孩子,父亲和母亲商量了一下就同意了。

四个孩子,大哥、二姐、我和小弟,两个女孩儿两个男孩儿,父母当然考虑是把一个女孩送出去,他们首先考虑的是我,因为那时我四岁,小一些更容易收养。但我哭我闹,我说不要别人做我的爹妈,四岁的我已经知道和父母斗争。

父母问二姐要不要去,二姐说:“我去吧。”那时她只有六岁。

这一去,我们的命运就是天壤之别。我家在北京,而大伯家在河北的一个小城,偏僻、贫穷、脏乱差,大伯是化肥厂的工人,伯母是纺织厂的女工,家庭条件可想而知。

二姐从此离开家,管大伯、伯母叫爸爸妈妈,管自己的亲生父母叫二叔二婶。

二姐走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母亲总是偷偷流泪。实在想得不行,母亲就会隔三差五去看看二姐。二姐过年过节偶尔也会回来看我们。离别时,不仅仅是母亲,我们兄弟妹也跟着泪水涟涟,舍不得二姐走。

母亲在儿女双全的幸福中,念叨二姐的次数渐渐少了。十几年之后,因为工作忙加上心里的疏远,二姐和我们仿佛隔了座山。

2

再见到二姐,是她没考上大学。大伯带着她来北京想办法,是复读还是上班?父母的态度很模糊。

父亲说:“来北京复读也不是很方便,不如找个班上吧。”母亲也在一边说:“按说,我们应该把二丫头接到北京来读书的,可现在也没有这个能力啊。”虽然大伯心中有些不快,但还是理解父母的难处。

母亲总是无限伤感地叹息:“唉!苦命的孩子啊。如果当时不把你二姐送出去,她今天怎么也不会成这个样子。同是一母所生,命运竟是如此截然不同,我这辈子恐怕最愧对的就是你二姐了……”

母亲每次说起二姐,便会情不自禁地落泪。可是,二姐始终说伯父伯母是天下最好的父母亲。她对伯父伯母很爱戴,也很孝顺。

3

之后,二姐直到结婚才又来。

二姐二十二岁就结了婚。十九岁她参加了工作,在大伯那家化肥厂上班,每天三班倒,工作辛苦工资却不高。后来,经人介绍,嫁给了单位的司机。她带着那个司机、我所谓的姐夫来我家时,我已经在北京大学上大二了。

那时,我已经在联系出国的事宜。说实话,因为经历不同、所处环境不同,二姐说话办事、风度气质、言谈举止与我们有天壤之别,我从心底里看不起二姐。

大哥去了澳大利亚,小弟在北京师范大学上大一。我和小弟对她的态度十分恶劣,动不动就给她脸色看,二姐却不与我们计较,依然把我们叫得亲甜。

几年之后,她下了岗,孩子才五岁。大伯去世,她和伯母一起生活,二姐夫开始赌钱,两口子经常吵架,这些都是伯母打电话来说的。而二姐告诉我们的是:放心吧,我在这里过得好着呢。

大哥在澳大利亚结了婚,一个月不来一次电话,我办了去美国的手续,小弟也说要去新加坡留学,留在父母身边的人居然是二姐。

不久,大哥在澳大利亚有了孩子,想请个人过去给他带孩子,于是请二姐帮忙。二姐这一去就是两年。

我去了美国、小弟去了新加坡之后,伯母也去世了,于是她来到北京照顾父母。

偶尔我给大哥和小弟打电话,电话中他们流露出很多微词。小弟说:“她为什么要回北京?你想想,咱爸咱妈一辈子得攒多少钱啊?她肯定有想法!”说实话,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往家里打电话越来越少了,直到有一天,母亲打电话来说,父亲不行了。

4

我们赶到家的时候才发现,父亲一年前就中风了,但二姐不让母亲告诉我们,说怕我们因此分心而影响事业。这一年,是二姐在伺候父亲。母亲泣不成声地说:“苦了你二姐啊,如果不是她,你爸爸怎能活到今天……”

我看了一眼二姐,她又瘦了,而且头上居然有了白发,但我转念一想,说不定她是为财产而来的。

当母亲还要夸二姐时,我说:“行了行了,这年头人心隔肚皮,也许是有什么目的呢!”

“啪!”母亲给了我一个耳光,说:“你们都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你二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她这都是替你的!想当初,是要把你送给你大伯的啊!”

我沉默了。是啊,一念之差,我和二姐的命运好像天上地下。二姐因为太老实,常常会被喝醉了酒的二姐夫殴打,两年前他们离了婚,二姐一个人既要带孩子还要照顾父母,而我们还这样想她,连自己的亲二姐对母亲无私的爱也要与卑俗联系在一起。

晚上,母亲与我一起睡时,满眼泪光地说:“看到你们现在一个个活得光彩照人,我越来越内疚、心疼,我对不起你二姐啊。”

她接着说:“那天晚上我和你二姐談了一夜,想把财产给她一半作为补偿,因为她受的苦太多了,但你二姐居然拒绝了,她说她已经得到了最好的财产,那就是你大伯伯母和父母双份的爱,还有比这更珍贵的财产吗……”

母亲泣不成声,我的眼圈也湿了,背过身去在心里默默地说:二姐!我误解你了,你受苦了啊!

父亲去世后,二姐留在了北京,和母亲生活在一起。

过年时,我们全回了北京。大哥给二姐买了一件红色的羽绒服,我给二姐买了一条羊绒的红围巾,小弟给二姐买了一条红裤子。我们兄弟妹三个居然都记得:今年是二姐的本命年。

二姐收到礼物时哭了。她说:“我太幸福了,怎么天下所有的爱全让我一个人占了啊!”我们听得热泪盈眶,可那是对二姐深深的愧疚、悔恨的泪啊!

【原载《女人坊·悦他版》】

猜你喜欢

伯母二姐小弟
老生常夸
二姐
兔小弟的礼物
疯狂补课记
做蛋糕
驴小弟变石头
好忙好忙的猪小弟
二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