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商代青铜器纹饰变化初探

2017-08-22赵芯宋巧红

神州·上旬刊 2017年7期
关键词:饕餮青铜器纹饰

赵芯+宋巧红

随着考古工作的进展,越来越多的青铜器呈现在世人面前。在青铜器研究中,除器型、分期、铭文、工艺备受关注外,纹饰也一直是研究的对象。李济先生曾说:“中国古代文明中至少有三件事物是确确凿凿土生土长的:即骨卜、蚕丝与殷代的装饰艺术。”[1]所谓殷代的装饰艺术,主要就是指青铜器的装饰工艺,包括青铜器的纹饰,它具有极高的艺术、宗教及历史学价值。

一、青铜器纹饰的分类与定名

研究青铜器纹饰,首先是从分类和定名开始的。最早对纹饰有所论述的是宋人的《考古图》与《博古图录》。如《考古图》论及五癸鼎:“鼎文作龙虎,中有兽面,盖饕餮之象。”并引《吕氏春秋》云:“古者铸鼎象物以知神姦,鼎有此象,盖示饮食之戒。”《博古图录》论及毛鼎:“腹有蝉纹,脰饰饕餮,间之云雷,亦以贪者惩也。”[2]这便是最初宋人描述青铜器时对纹饰的命名。由此,“蝉纹”“饕餮”“云雷”等名称多为后人所沿用。后来清人又增加了“蟠虺”“蟠螭”“夔纹”“凤纹”等纹饰名称。需要指出的是,清人对纹饰定名的标准略显草率,且随意性较大,其学术研究价值也就大打折扣了。

1941年,容庚先生在其所撰《商周彝器通考》中,第一次比较系统而标准地对青铜器纹饰做了定名。该书专用一章列举了77种纹饰,并对纹饰进行了型式划分,说明每类纹饰的名称来源、沿革,比较了同种纹饰中的不同形式。1958年,容庚、张维持合著的《殷周青铜器通论》一书,对青铜器纹饰的分类作了进一步的整理与修改,较之《商周彝器通考》更趋科学、合理。

二、商代时期青铜器主要纹饰及变化

商代祭祀场合所用的青铜器大部分是酒器组合,为了配合祭祀的森严气氛与神圣的场面,青铜器上的纹饰也极为考究。商代青铜器上的纹饰以动物为主,这种纹饰大体分为两种,一种为动物纹饰,是世代人们口首相传下来的,现实世界不存在的动物纹饰,如饕餮纹,夔龙纹,凤鸟纹等,这些纹饰神奇而怪异,装饰在祭祀用的青铜器上极为符合当时的场景,在香烟缭绕,凡事皆须占卜的时代,能产生庄严肃穆、阴森诡异的有效气氛。这种青铜器纹饰既能体现统治者的身份,又能起到震慑被统治者的作用。另一种动物纹饰为现实世界中真实存在的动物,我们在青铜器上经常能看到龟、鱼、虎、蛙、鸟等纹饰。这些纹饰有的装饰在青铜器器口上,有的在器腹上,有的在圈足上,这样的纹饰为青铜器在日常的生活使用中平添了一丝平和的气氛。

商代的青铜器纹饰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内容比较单一,纹饰有些呆板,有的纹饰只刻画一层。到了商代后期,由于使用和制作技巧能力的增加,青铜器上的纹饰内容逐步的丰富起来,劳动人民在器物的底层增加了以云雷纹为装饰的纹样。这样,青铜器上刻画的物体形象就更加突出起来。商代中后期的青铜器纹饰在刻画内容、表达空间与制作的熟练程度上有了明显的提高,使这一时期的青铜器看起来更加具有分量感,富丽而神奇,达到了它的使用价值。

饕餮纹为兽面纹中的一种。饕餮是龙的第五子,幻想与神话了的神秘怪兽,在纹饰中以正面的形象出现,具有羊的身体,以最中间的竖状鼻梁为对称轴平分身体。它有两个长在腋下瞪得很大的眼睛,张着大嘴,嘴里有着老虎的牙齿,在头上有着一对犄角,细长的身体带着卷曲的尾巴,在身旁刻着花纹的腿上长着脚趾锋利的足。饕餮的形象为左右对称分布,在饕餮的身上刻满了卷曲的纹饰与变化的线条,饕餮形象威武而神秘,成为了青铜器上的主要纹饰。

在商代初期,鬼神的观念和奴隶主贵族对现实世界的统治尚未结合得紧密,所以,器物上饕餮形象还处于松散状态,还没有后期威严、恐怖、神秘的气息。这个时期的饕餮纹还处于单独纹样带状摆列的状态,在青铜器上左右对称分布,以单线勾勒形象,造型严谨而朴实、清新明快、简洁大方。到了鼎盛时期,随着对青铜器的政治与宗教的要求,饕餮纹在造型上变得诡异而狰狞,纹饰层次变得清晰夺目,与以前的单独纹样有所不同,饕餮纹成二方连续的狀态在青铜器反复连续的成片出现,具有震慑人心的力量,在精神上成为了奴隶主威严、权利、地位的象征。

夔龙纹是以想像为主要形式构成的纹饰,夔龙纹由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奇异动物组成,体型强壮如牛,有大的眼睛,张着大大的嘴巴,长而细的身体以直线为主,弧线为辅,连着向上弯曲的尾巴,全身似龙而仅有一足,极像饕餮纹的一半。二者的大体区别为一是正面一是侧面。它一出现就伴随着风雨,光芒耀眼,声音如同打雷。夔龙纹造型变形奇异,富有神秘色彩,外形与青铜器饰面的结构线相适合,具有古拙的美感。

在商代的青铜器上还有另外一种动物纹饰,这种纹饰以现实生活中常见的动物为原型,制作者把它们的形象加以创作,抽象变形与青铜器上的饕餮纹、云雷纹等相结合,产生了一种华丽、庄严、阴森、恐怖、神秘的商代青铜器纹饰。这种动物纹饰以龟纹、蛙纹、鱼纹、鸟纹、虎纹为常见纹饰。

商代的青铜器上除了主要纹饰之外,还有一些衬托主纹的地纹,这些纹饰低于主纹,起了陪衬作用。如云雷纹、涡纹、乳钉纹、还有连珠纹、四瓣目纹等很多纹饰,它们单独或相互配合着出现在青铜器上,为商代文化增添了瑰丽神奇的色彩,为我国的青铜艺术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三、小结

青铜器上的这些神奇复杂的纹饰是逐渐演变而形成的。从一开始的简单纹饰到商代后期的复杂纹饰,青铜器逐渐体现出了气魄雄伟的非凡地位。早期的商代青铜器动物纹饰为单层浅浮雕状态,随着社会的发展,兽面纹下面加有云雷纹为底纹的双层纹饰,使居于主要的纹饰更加立体醒目。这样,饕餮纹、夔龙纹、凤鸟纹等呈现出立体式高浮雕的状态,衬以其他复杂纹饰构成繁密诡异的装饰效果,整个青铜器更加威严神秘,气势逼人。

商代的青铜器纹饰严谨朴实、纹饰清晰、怪诞威严,有着震撼人心的精神力量,具有深刻的精神内涵,承载了统治阶级政治与宗教的部分功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商代的青铜器纹饰也在不断的改变与发展。在那个鬼神思想蔓延的商代,青铜器纹饰迸发着其他朝代所没有的绮丽色彩,推动着青铜器文化的不断前进。

参考文献:

[1]李济.中国上古史之重建工作及其问题[J].民主评论,1954,5 (4).

[2]朱凤瀚.古代中国青铜器[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95:380-451.

[3]李米佳.紫禁城的青铜艺术[M].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02.04.endprint

猜你喜欢

饕餮青铜器纹饰
饕餮吃掉了春天
后母戊鼎:沉淀在岁月里的青铜器
这些“文物”是认真的吗
它就是饕餮
饕餮文化与饕餮大餐的由来
浅谈元青花纹饰
浅析史前彩陶纹饰艺术与器物功能的关系
民间纹饰在产品设计中的应用
西周青铜器铭文书法艺术探微
介绍两件馆藏青铜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