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终南山居

2017-07-20史飞翔

雪莲 2017年13期
关键词:终南山居士

史飞翔

1

紫阁山号称“终南第一山”。山势俊秀,景色绝美。李白、杜甫、白居易、韦应物、岑参、贾岛、张籍当年都曾隐居于此。正是因此位于紫阁山的紫阁峪便被誉为是“隐士的天堂”。追寻着先贤的足迹,遥想着当年的草木定也是葱茏长青,空气中定也弥漫着淡淡的清香。

沿着河边草木丛生的小路、趟过一段河水,很快便看到一个茅棚。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类似于山门的东西。两根柱子举着一个茅草搭制成的顶,檐下两端各悬一大红灯笼,中间用绳子吊着四个瓦片,上书“千竹庵”。门外是茂林修竹,门内是荷花盈池。细看却甚是简单。一间土房,一苫草亭。门前开阔,有一石碾,形如车轮,正好可在其上饮茶喝酒。茶名叫“罐罐茶”。特点有二:一是熬茶用的是土瓦罐;二是喝茶用的是粗瓷碗。竹筒打起一筒茶缓缓倒入碗中,轻轻吹去上面的热气,低头抿上一小口,顿时神清气爽、清凉无比。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四周的景色,紫气环绕、草木苍翠,实乃仙境。

隐居此地的马守仁居士告诉我,十几年前,他初来紫阁峪的时候,这里异常安静,常常是一连走几个小时的山路一个人也碰不到。如今开发搞旅游,这里不再平静。或许我们下一代人就看不到茅棚里的住山修行人了。到时可能满山都是活动板房。没办法,这就是文明的进程。谈吐间,马老师一脸忧虑。为了能让紫阁峪成为隐士的最后一块天堂,他将紫阁峪沿山的几乎所有废弃的民房买下,送与修行人,以防止农民用来搞农家乐。马居士说,他还要继续在山里收购房子,下一步要建一个“大茅棚”,对紫阁峪进行一个整体的、长远的设计。

终南山之所以至今仍会有那么多的隐士,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终南山一直有护持住山人的风气和传统,有不少像马守仁先生这样的人肯供养住山的修行人。马先生本人是一名居士,平日里他也有工作要忙,只是到了星期天的时候才进山。他不仅收购建造了多处民房茅棚,更为重要的是他资助、护持了许多的修行人,帮助他们解决了许多生活的困难,让他们能安心静修。可以说整个紫阁峪的隐士都得益于他。他对于紫阁峪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了然于心。对于自己做的这一切,他却淡然处之。看得出,他的一切所为,皆出自然,毫无心机。见可欲而心乱者,宜远离人群寄居林下,长养圣胎。操持既坚,便潜入红尘韬光隐晦,随方度化。真正的名士高人并不是那些离群索居、遗世独立的高蹈者,而是那些肯随方度化,普度众生的济世者。

在马守仁居士的带领下,我终于体会到了终南山居生活的不易。一路青藤夹道、危崖高垂。足迹所到之处多为山川险要。烈日当头。单人行走尚且气喘嘘嘘,何况要背着十斤、二十斤的稻梁。我左手提一桶金龙鱼油、右手背包,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走着走着,汗水就遮住了眼睛。即便如此也不敢擦,因为稍一分心就有可能掉下万丈深渊。于是只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紧要处只好手脚并用并借助树枝草茎。眼看着别人包括几个女士大多处之泰然内心便十分惭愧。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

今日行脚最大的体悟就是让我体会到了苏东坡笔下“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境界与含义。想想,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破衣芒鞋,拄着一根拐杖,于山色空濛之中,穿林而过,仰天长行,那该是何等的一番云水情怀?

很快一天结束了。下山的时候我们再次来到马居士的“千竹庵”。茶还是好茶。不同的是“罐罐茶”变成了“铁壶茶”。茶叶也由铁观音变成了肉桂。一日不饮二茶。这恐怕也只有像马守仁居士这样的名士能做到。饮茶不难,难的是能从中饮出学问、饮出智慧。夕阳下,一拨人围着一方大石,品茗谈禅,一只名叫“阿信”的黑狗静静地蹲在一旁。万山静谧、草木青翠。一切就像是一幅山水画。

2

酷暑难耐中,终于迎来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雨。虽说不是很大,却足以拂尘静心。

很久没有在终南山居住了。整个夏天都住在闹市,宅在家中,吹着空调,一天到晚胡乱地翻书。门外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室内空气闷热、心情烦躁,整个人好像一个随时要爆炸的火药桶。

今年的夏天特别热,特别长,特别难熬。就在媒体不断报道有人因酷暑而热死的时候,就在人们眼巴巴地渴望一场甘霖雨露的时候,就在我心情异常烦躁的时候,老天居然真的下了一场雨。据说,雨是夜里两三点的时候就开始下的,可惜那时我睡着了。如果我没睡着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冲出屋子,让雨将我整个人从头到脚浇个湿透,洗去尘埃、冲去燥热、除却污垢,而我也一定会在雨中奔跑、呐喊。遗憾的是,等到我发现下雨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且此时雨也小了许多。即便如此,我还是很高兴,毕竟下雨了,毕竟凉快了。喜出望外之余,不禁想起古人一句话——天何言哉,四时行焉。

早晨推窗,雨仍旧下着,尽管不是很大,但仍是一副很努力的样子,铺天盖地、密密麻麻。进了终南山,我故意没有打伞,一个人走在雨中。头顶的终南山不停地在幻化,气象万千。青山绿黛、和风细雨。走着,走着,脑海里忽然冒出一句“山中起云雨,终南可隐仙”。幾天前我在一个朋友处看过一幅书法作品“行在江湖大丈夫,隐于终南方为士”,字一般,内容却好,所以印象深刻。或许是受这幅书法的影响,我才忽然冒出这句,正所谓触景生情也。

中午回家,我对妻子说,我想在终南山住一晚。妻子说,想住就住吧。于是我就住下了。傍晚的时候我们沿着太乙河往翠华山方向走。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雨后的终南山如同一幅水墨画,宁静且悠远。走累了,停下来,抬头看看云。只需看上一眼,你的心便会陶醉。那山间飘来荡去的云朵,是那么静谧、那么优雅、那么闲适、那么从容,像柳絮,像海水,像棉花,像秋天的心事。只有到了终南山你才能真正明白什么叫“乱云飞渡仍从容”,只有到了终南山你才能深刻理解王维笔下“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那种大道境界。

没过多久,天就变黑了。依山而建的小红楼影影绰绰,它既是我夜晚休息身体的地方,也是我精神和灵魂的归宿地。近年来我时常无端地产生一种生命的恐慌感,乃至觉得整个人生都充满着虚无。这时只有两个地方能让我灵魂安宁:一个是父母所在的故乡,一个是我工作和生活了近二十年的“第二故乡”终南山。每当我心浮气躁、心烦意乱、心力交瘁的时候,我就会回到终南山。终南山是我的疗养院,终南山是我的后花园,终南山是我的加油站。

我的房子就在终南山下,紧挨着山。窗外是一边菜地,绿油油、水汪汪、累累硕硕,此刻却是一片欢乐的生物的海洋。蟋蟀鼓着肚子在歌唱,秋虫在低吟,蛙在叫,蛾在飞,蝙蝠在乱撞。不远处是一个村庄。薄雾缭绕、炊烟袅袅、鸡鸣犬吠。空气中既有柴火味、粪便味,也有花草和饭菜的香味。最喜人间烟火味。这些五味陈杂的气味让我想起遥远而又模糊的故乡,也让我兴腾起一种生命的喜悦。每每这个时候泪水便会悄悄流过我的脸庞。

夜里,我听着雨声,久久不能入睡。窗外的雨声,让我禁不住联想起那首名叫《虞美人·听雨》的词:“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春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这首词过于悲伤,倒是胡适的一句诗更符合我此刻的心境,“偶有几茎白发,心情微近中年”。但不管怎样,忧思总还是有的,那就索性让它恣意蔓延吧。末了,终于想到辛弃疾那首词——“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3

随着天气的一天天转凉,秋意也日渐浓深。对于那些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中,那些穿梭在高楼大厦中,那些奔波在上班途中,那些宅在家中的现代都市人来说,已经几乎感觉不到一年四季的更替变化了。过去有禅师说:“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如今,人们太忙了。忙得几乎没有时间抬头看天,忙得只顾赶路而不顾沿途的风景,忙得一个个成了粗糙的、没有情感的“空心人”。

最近,应朋友之邀,我两次进山赏秋。一次是二郎山,一次是温家山。这两处山都在终南山腹地,但都算不上什么名山。二郎山得名于神话传说中的二郎神,而温家山则大约是源于附近山民的姓氏。因为不出名,所以这两座山至今是“野山”,人迹罕至,反倒落了个清闲。

登二郎山是一个秋日的上午,天高云淡。那天的心情可借用古人的一句诗来形容——“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居山野羡慕闹市,住闹市向往山野。一旦置身田间山野,整个人也就变得格外的温润、格外的多情。“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将车停在山间的一块空地上,然后我们踩着布满青苔的石块,小心翼翼地蜿蜒前行。路旁山花烂漫,身边蝶绕蜂飞。一眼苍翠,满山青绿。行至半山腰,见屋舍俨然、草木森然,禁不住心旷神怡。当地人说来二郎山一定要看“二郎庙”。入乡随俗。“二郎庙”建在山崖的最高处,山势险峻,悬崖峭壁,壁立千仞,直插云霄。一尺来宽的石阶路、凸凹不平,两边是铁锁链摇摇晃晃。战战兢兢地爬到顶,心跳快得仿佛要从胸腔里涌出来,两条腿也酸得不停的打颤,以至于站都站不稳。于是一屁股坐在二郎神前。这才发现,所谓的“二郎庙”只不过是在山坳间凿出的一个洞。一尊泥塑的二郎神,旁边蹲的是同样用泥塑成的“哮天犬”。坐在石阶上,看着山间飞来飞去的流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乱云飞渡仍从容”了。举目四望,青山绿黛,恍如世外。这时想起古人的一首诗:“三十三重天外天,白云深处有神仙。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坚。”今生注定是凡人。下山回城的路上,车里放着钢琴曲《秋日私语》,但我始终眼望窗外,若有所思、一声不吭。

几天后我们再次进山,天降秋雨,时近黄昏。潇潇中我们来到温家山。原本是要看“二龙塔”的,据说那与唐王李世民有关,结果却因雨天路滑,不得不“望塔兴叹”。塔是没有看成,但却意外地遇到了一片芦苇地。面对那一泓惹眼、直挺的绿,我实在爱得不行。遂不顾劝阻,踩着湿泥,拽着草丛,硬是走到跟前,直愣愣地看了半天。朋友喜欢上了山间的一棵柿子树。像小孩一样爬上了上去,站在一根枝干上,哧哧地笑。朋友是一位商界精英,身家不菲。平日里我们来往不多,只有彼此心灵需要的时候才一起出来喝茶或是走走,真正的君子之交。他问我要不要也爬一回树。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要!”于是,我也爬上了柿子樹,和他一样站在一根树枝上。我伸手从树上摘下两个尚未熟透的红柿子,心里欢喜得不得了。那一刻有风吹过,那一刻有雨飘过,那一刻我甚至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棵树。

秋天是有颜色的。谁持彩练当空舞? 赤橙黄绿青蓝紫。秋天有各种各样的颜色,但底色仍是金黄。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秋天是有气味的。泥土味,花香味,草根味,粮食味,五味杂陈。

秋天是有表情的。春之轻佻、夏之奔放,到了秋终于变得沉稳端庄了。春天过于鲜艳、过于扎眼,夏天过于热烈、过于火辣,冬天过于凄冷、过于暮气。秋天正好,不浓不淡,天高地阔、风轻云淡,如人之中年。走过了春之鲜花铺就,经过了夏之荣光普照,到了秋天,终于变得安详刚毅、成熟内敛。秋天是成熟的季节,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秋天是人之中年——天高云淡。

佛教讲,人是有来生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如果真的有来生的话,我愿来生变成一棵树——一棵秋天里的树,在湛蓝的天空下,直挺挺,一言不发……

猜你喜欢

终南山居士
成双结对
钦点状元张孝祥
终南望余雪
趣味语文
什么叫“居士”?
从装饰性角度探析终南山佛教建筑艺术的审美特征
《望岳》与《终南山》对比分析
终南山:隐士的天堂
Wearing History
终南山秦楚古道旅游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