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与沿边金融中心建设实证研究

2017-06-21张豪愚+王学鸿

中国市场 2017年16期

张豪愚+王学鸿

[摘要]沿边金融中心建设会受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发展的影响。文章基于2009—2016年德宏州的数据,定性定量相结合分析了该州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和沿边金融中心建设的现状,随后利用格兰杰检验实证研究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与沿边金融中心建设之间的因果关系。研究显示,短期内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的扩大有助于德宏州沿边金融中心的建设,德宏州需要从金融环境、金融规模、金融人才三方面借助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进一步推进金融中心建设。

[关键词]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沿边金融中心;格兰杰检验

[DOI]1013939/jcnkizgsc201716041

1研究背景

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大背景下,国家开始重视发展各层级的金融中心,同时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2009年人民币结算试点公布了首批5个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城市,在2010年试点扩大到包括云南省的20个省市。与此同时,金融中心的建设也开始伴随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推进以及各区域金融中心建设的探索,2010年中国人民银行同意建设昆明市区域性跨境人民币金融服务中心。从两者的相关性出发,本文以德宏州为例以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视角考察德宏州沿边金融中心建设情况,丰富沿边境地区人民币跨境结算的研究,同时为其他地区建设金融中心提供借鉴意义。

2文献综述

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方面,我国学者进行了大量研究。梅新育(2011)等研究得出人民币境外流通程度不高、我国的资本项目管制以及外汇管制、我国出口市场和进口来源地对人民币结算的接受程度不同、我国对外贸易企业市场地位不够强、议价能力弱、跨境套利是阻碍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主要因素,提出要健全国内金融市场,完善我国外汇管理办法,扩大国内外的试点区域及企业数量以及逐步建立境外人民币离岸中心等措施。霍伟东和邓富华(2015)从金融发展规模和效率两个层面利用面板数据实证分析了金融发展对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影响。丁文丽、杨玲玲和林飞娇(2014)基于云南省数据实证分析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影响因素以及主要贸易对象国的影响。

在金融中心研究方面,Gehrig(1998)利用市场摩擦理论和大量的实证分析,证明了某些金融实体和金融行为具有地理上的集聚趋势和地理上的发散趋势并存的现象,从而形成了金融中心。国内学者从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广泛研究,冯邦彦(2007)利用金融地理学知识,从全球金融中心变迁中归纳出,实体经济、金融制度、地理因素综合决定金融中心的空间布局及其竞争力。关于区域金融中心发展评价体系方面的研究,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2009)取得了显著成果,构建了中国金融中心指数,包括4个一级指标,82个四级指标。

3德宏州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现状

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试点以来,德宏州凭借其独特的地理优势,积极开展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德宏不仅是中国对缅贸易的主要口岸,也是通往东南亚和南亚的重要口岸。从金融地理学角度讲,德宏州具有辐射缅甸、老挝等东南亚地区的作用,是信息汇聚的中心。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量从2009年到2016年由3243亿元、4402亿元、5987亿元、8669亿元、10703亿元、1281亿元、10853亿元至15803亿元,增长率高达3873%。综合反映了德宏州跨境人民币业务相关配套政策措施在不断完善。

4德宏州沿边金融中心发展现状

本文借鉴中国金融中心指数(CFCI)结合德宏州实际金融运行,从金融环境、金融规模、金融人才方面對德宏州沿边金融中心发展现状进行分析:

(1)金融环境,主要是指影响该地区金融发展的各种环境因素,如政策、经济综合实力、居民生活物价水平等。本文主要从德宏州的人均GDP、通货膨胀率、外贸开放程度来衡量。由表1可知,德宏州人均GDP逐年提高,从2013年的186万元增长到2016年的249万元,既反映了德宏地区人民财富水平又说明了该区域的经济规模在不断扩大,对金融的需求越来越大,结合德宏州的对外开放程度,利用进出口贸易额由276亿美元增长到约423美元,反映了德宏州政府对跨境贸易的积极态度,也表明了德宏州与周边国家地区的市场关联程度更加密切,客观要求德宏州沿边金融业的同步发展。

(2)金融规模。一个金融中心城市的发展必然会聚集大量的资金在当地金融机构,极大地便利投融资活动,是衡量金融中心的最重要的指标之一,一般主要采用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上市公司数量等来衡量。金融机构存款余额可以反映该地区的资金总量实力,贷款余额主要是金融业资金的利用,一定程度说明资本在该地区是否具有高的配置效率。从表2可知,存贷余额之和每年都在上升,从2013年的7117亿元增加到2016年的98589亿元,表明德宏州货币规模在不断扩大,年均增长率达1159%,但是存贷差从2013年到2016年分别是1571亿元、116亿元、1542亿元、16463亿元,说明德宏州金融机构的抵御风险能力在逐年提高。同时,金融增加值占德宏州GDP的比重2013年为69%、2014年为81%、2015年为65%、2016年为69%,从数据上显示德宏州的金融业增加值没有显著的吸引力。

(3)金融人才,尤其是中高级金融专业人才是建设金融中心的重要基础和动力。其衡量指标有城市金融业在职人数和大学机构数。全州在2014年金融从业人员4734人次,2015年4051人次,大中专学校仅有6所,而金融业作为需要大量专业知识的行业,城市拥有大量专业化金融人才可以促进金融交易量的增加,金融产品创新发展。从德宏州实际情况看,金融人才数量上严重缺乏,另一方面金融从业人员的知识水平层次不齐,尤其欠缺既懂金融知识,又懂周边国家以及少数民族语言的复合型人才。

5实证分析

本文尝试借鉴已有研究,运用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方法实证检验德宏州沿边金融中心与该州开展的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之间的因果关系,考察沿边地区金融发展与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相互作用关系。根据研究对象,本文将构建两个综合指标,分别用以衡量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开展情况以及沿边金融中心建设发展程度。我们使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量(X)来衡量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的开展情况,选择存贷余额之和与GDP的比值表示金融发展规模、金融机构贷款余额与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比率测量金融发展效率即产出—投入比,用金融发展规模和金融发展效率的乘积作为衡量沿边地区金融中心发展程度的综合指标(Y)。

51单位根检验

由于本文使用时间序列数据,所以要对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和金融中心指数进行ADF检验,检验结果如表3所示。

通过使用三种检验方式,滞后一期对Y和X进行平稳性检验,发现Y和X均为非平稳时间序列。当对Y和X进行一阶差分时,Y在含截距项下的ADF值-34589小于-29828,即10%的显著性水平下,是平稳的。当X进行一阶差分下的ADF检验时,在含截距项下-38122小于-35196,即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是平稳的。进而证明Y和X均为一阶单整序列,即Y~Ⅰ(1),X~Ⅰ(1),表明德宏州沿边金融中心与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额之间有可能存在长期均衡关系,因此可以进行协整检验。

52格兰杰检验

首先,采用OLS法估計沿边金融中心与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之间的协整方程:Yt=a+βXt+εt

回归结果为:Yt=23784+0011Xt

R2=05651F-statistic=77974P=00315t-statistic=27924

从回归结果看,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与沿边金融中心指数相关系数为0011,P值为00315小于5%的显著性水平,拟合优度达565%,拟合效果不高。进一步对残差值εt进行平稳性检验,选择无截距项的检验方式,t统计量为-23606,P值为00285,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是平稳的。因此,变量Y和X是CI(1,1)协整,Y和X存在长期稳定均衡关系。最后,对沿边金融中心指数Y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X进行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其结果如表4所示。

从表4检验结果可以得出,在10%的显著性水平下,当滞后阶数为1阶时,德宏州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开展是沿边金融中心建设的格兰杰原因,但是沿边金融中心却不是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格兰杰原因,仅存在单向因果关系。在滞后项为2时,德宏州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与沿边金融中心之间不存在格兰杰因果关系。

6结论与启示

通过定性定量分析,德宏州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量呈现逐年提高态势,可以间接说明结算方式、相关政策、跨境人民币投融资渠道、人民币回流机制等均日渐正规。在金融中心建设方面,德宏州金融环境较好,金融规模存贷款之和不断扩大,金融增加值比例也在稳步提高,抵御风险的能力在上升,但是债券业、股票业、互联网金融等方面还处于萌芽期;在金融人才方面,德宏州地处边境欠发达地区,人才吸引力较差。

通过实证研究,表明德宏州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对其沿边金融中心建设有推进作用,存在着短期单向因果关系。德宏州应借助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的扩大时机,优化企业信贷服务体系,不断扩大进出口规模,改善金融环境,推进国际结算业务,吸引金融人才,开展与高校间的培训合作机制,促进边境地区商业银行周边化,在外汇、国际结算、票据业务、防范支付风险、打击假币等方面开展跨国金融沟通与合作,创新人民币跨境结算的金融产品,以实现金融人才聚集、金融规模扩大、金融服务体系的完善,最终推进德宏州沿边金融中心的建设。

参考文献:

[1]梅新育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收付差额问题、根源及其化解[J].中国经贸,2011(11).

[2]霍伟东,邓富华金融发展与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基于省际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J].国际贸易问题,2015(8):147-155

[3]丁文丽,杨玲玲,林非娇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影响因素研究——基于云南数据的分析[J].贵州社会科学,2014(8):80-86.

[4]Grhrig,TCities and the Geography of Financial CentersCenter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D].Washington,DC :Discussion Paper,1998

[5]冯邦彦论我国金融中心的层级体系——基于金融地理学的视角[J].国际经贸探索,2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