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医心

2017-06-06程子昂

意林 2017年9期
关键词:扎针坟场坟头

程子昂

王一针是县上有名的神医。

王一针之所以叫王一针,是因为他精通针灸,不管大病小病,凡是喝草药不管事的,找他扎一针,准好。但是县上的人一般不轻易找他。一是他这一针收费太贵,扎一针就是五百,再一个,就是这扎针太吓人,那么长的针插进身体里,谁看了都发怵。即便如此,王一针的小门诊依旧门庭若市。

王一针一米八几的块头,身形魁梧,面相凶恶,真看不出是个医生。他行医主要是因为祖上把这手艺传给他了,他得传下去。他的小诊所,也不是什么正经诊所,连个营业执照都没有,基本也只接待同县的人。至于他本人,也从不穿白大褂。

王一针的功夫也是了得,有次有一大汉牵一狗来找王一针扎针,不过扎针的不是他人,是这狗。这狗已经几天不进食,看上去半死不活,但也没死。一开始去找兽医,人家说这狗太健康了,最后不得已,来找王一针。王一针没扎过动物,但倒也不推托,拿起针就准备扎,并说道:

“不管医好医不好,五百块。”

狗主人默允,他觉得王一针医人那么神,医狗也不成问题。

王一针拿着针,却犯了难,不知道从哪下手,便不管不顾,按着人的穴位大致扎了下去,一开始下手很轻,见狗没啥反应,便一针直扎了下去。果不其然,那狗猛叫一声,死了。

那狗主人不乐意了,便开始对着王一针一通骂,把他祖宗都问候了个遍,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不多时骂累了,停了口,空气静了几秒,王一针看了他一眼,嘴里轻轻吐出三个字:“五百块。”

那狗主人一下子火了,扬起拳头就要打王一针,但这王一针反应奇快,也可能是早料到他要动手,瞬间擒住那狗主人的手腕,猛地向下一拉,直接给他胳膊拉脱臼了。那狗主人也是猛地一叫,比方才狗叫的还惨。而王一针又顺势将他胳膊向上一推,又给他接上了,狗主人又哀号了一会儿,才静了下来,王一针又轻轻地说:

“接骨一百,一共六百,现金够吗?”

那大汉愤然摔下六百大钞,抱狗离去。

自此王一针再没遇上过医闹。 一年春节,一老农在亲戚家喝了些酒,夜里回家时路过一坟场,正巧尿急,便在林子里随便找个地方解手,待方便完,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不偏不倚,正好尿人家坟头上了,吓得他一路连滚带爬跑回家。回家的路上他只觉得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模糊,待他到家时,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村里的老人都说他是被那坟头的主人报复了,赶紧找回去给人家磕几个响头。可那坟场有大大小小坟头上百个,他又已经看不见了,要找他是得罪了哪位先生几乎不可能,于是有人便提议,去县里找王一针吧。

到了王一针的小诊所,老农给王一针说明了情况,王一针思索了一会,认真地说:

“你这是鬼上身了,现在鬼就在你的心脏里,我把针扎进你的心脏,那鬼就出来了,到时候你赶紧给人赔个不是,就好了。”

随后王一針将那老农领进里屋,让家属在外等候。

那老农脱了上衣,躺在床上。过了一会,他只觉得胸口一阵刺痛,于是忙道歉,还骂自己,把自己祖宗都问候了一遍。很快,他觉得眼前好像能看见东西了,没有几分钟眼前便真切了。他忙跳起来,看看自己的恩人王一针,摸出了五百块钱给他。

“不收。”

“为啥?”

“没扎。”

老农忙低头看自己胸口,只见两个深深的指甲痕。

(本文由东营一中二月文学社提供 图/关节熊)

猜你喜欢

扎针坟场坟头
体检经历
高校学生团队发明扎针机器人
祈祷
浅析《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民俗学
单车“坟场”
又到清明节
学会宽容
与母亲坟头上的一只鸟聊天
最大坟场
听父亲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