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杨善深的写生山水画

2017-04-22郝锦绣

文教资料 2017年1期
关键词:写生山水画

郝锦绣

摘 要: 写生是岭南画派创作和革新的主要手段之一。身为岭南画派的杨善深,对写生尤为重视,其写生足迹遍布宇内,在山水画的写生上成绩尤为突出。其作品博采众长,融汇古今,独具个人风貌。要全面了解他的绘画艺术,就要分析其独具风格的山水画,而要解析其山水画风格的形成就需从其写生山水画开始谈起。

关键词: 杨善深 山水画 写生 岭南画派

一、岭南画派传人

杨善深(1913—2004),字柳斋,广东台山人,1930年移居香港,在岭南画派第二代传承人中被誉为“岭南画派四大家”之一。曾在高剑父的鼓励下赴日本留学,其创作兼擅山水、花鸟、人物。杨善深一生专事绘事,积累了深厚的传统绘画功底,而后周游世界,不断写生,并从古今中外绘画中汲取精华,博采众长,融会贯通,山水画独具个人风貌。

岭南画派承于居巢、居廉,“二居”画风秀美恬淡,擅于写生,山花庭草、珍禽野趣无不入画,开岭南地域写生之先河。开拓者“二高一陈”,即高剑父、高奇峰和陈树人。其中高剑父和陈树人都曾师从居廉,受居氏影响颇深,亦长于写生。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高剑父,在写生创作上投入精力很大,致力于“新国画”的探索,足迹踏遍全国甚至东南亚各国,写生对象十分广泛,众多题材是前人不曾用传统笔墨形式表现过的。他在教学和研究中,都有提及写生的重要性,经常带学生深入农村搜集素材,教育学生注意观察,多了解动植物的生长规律和生态。而陈树人的画作上常题有“树人抄景”,可见他亦强调写生,欲表达他想通过写生的方式革新中国画的意图。后来写生就成了岭南画派创作和革新的主要手段之一。岭南画派画家对写生的态度很明确,认为写生是革新中国画的重要环节,现在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岭南画派之所以能在近代中国美术史上占有不可小觑的地位,与其重视写生、善于从自然对象中汲取养分有很大关系。

二、写生手法

“写生要有取舍”是画画者普遍认同的观点,杨善深同样依据这样的绘画准则,到处游历写生,但无一景是照搬描摹再现。他的山水画,在数量上可能不及花鸟画,但他的山水画独辟蹊径,古拙苍润,纯朴清新,个人面貌突显。从“二居”至“二高一陈”,再到“岭南四家”,在花鸟画的师承上有着较明显的痕迹,而杨善深的花鸟画在本质上与岭南各家并无太明显区别,反倒是其山水画,在秉承传统的同时,融入其特有的皴染笔法,形成苍古清华的艺术特色,有别于岭南山水画那种恬淡舒缓、云云晕染的面目,呈现出自己独特的风貌。之所以有此番突破,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功于他师法自然的妙造和枯笔野辣的书法线条。所以,要全面了解杨善深的绘画艺术就要深入分析其山水画风格,要解析其山水画风格的形成就需从其写生山水画开始探讨。

杨善深早年读过私塾,12岁开始临摹古画,22岁东渡日本师从堂本印象(堂本印象是竹内栖凤的学生),竹内栖凤曾两度到中国大陆写生,可见其对中国的兴趣及对写生的态度。1945年杨善深归香港,把原画室名“瀛曦廔”改为“春风草堂”,随后几年便开始设馆授徒,同时他提出自己的教学理念:“一、坚持绘画应该从写生入手,熟练到能够分辨出动物、山川、人物的不同特征,再以最简洁之笔触写出;二、以育人为主,以哲学、文学围绕艺术来教学……”从这可以看出,杨善深对写生极为推崇。他曾说“重视写生、用色复杂、杂取撷取西画养分、讲究线条,正是岭南画派的风格”。写生,是画家观察自然、掌握对象形神的必要过程,所以杨善深将写生视为重要的学习和创作过程,身体力行,足迹遍布海内外,有记录的国内有山东、北京、江苏、杭州、延安、甘肃、黄山、泰山、曲县、兰州、炳灵寺、酒泉敦煌、玉门关、阳关、三峡、昆明、云冈、雁门关、五台山、恒山、湘西青岩山、神农架、武当山、台湾等地,国外有美国、加拿大、印度、巴基斯坦、伊朗、意大利、瑞士、奥地利、匈牙利、卢森堡、比利时、荷兰、丹麦、英国、澳洲、韩国、墨西哥、法国、德国、新加坡、日本、埃及、约旦、希腊、南非、南美、古巴等地,其足迹所及令人惊讶且慕羡。他每到一处必提笔写之,或速写勾勒或水墨点染,其写生稿多过万帧,这些写生素材的积累为他的绘画注入了鲜活的血液,也为其山水画风格的形成提供了养分。

杨善深的写生山水画,呈现两种表现手法:

其一是墨笔勾勒类速写,如《金田村洪秀全故居》(见图一),此画是1999年11月16日与霍宗杰、容绳祖游花县参观洪秀全故居时所画。作品以毛笔速写而成,采用西方的焦点透视表现手法,以干笔勾勒,枯墨皴擦,线条松动有致,是典型的速写型写生作品。再有其1996年写生于古巴的《夏湾拿》(见图二),是一幅带有异域风情的中国画写生之作,画面以干笔勾勒、焦墨皴擦为主,肌理感强,构图新颖。另外,还有一些以速写为主的写生如《黄山写生册》、《夔门峡写生册》、《雁荡山写生册》等,这类写生作品,往往都有大量题记,强调记录、写景和素材的积累,虽然在手法是类似速写或白描,但其轻松的用笔、灵活的构图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出了杨善深的审美意趣和创作风格,是研究和探寻其笔墨样式的重要参考。

其二是水墨点染式创作,如《陶渊明故居》和《长生殿遗迹》,《陶淵明故居》(见图三)是杨善深在陶渊明故居栗里写生时所作,长卷式的构图,连绵的山体上几棵松树浓重而显眼,山体用笔勾勒较少,几乎全用散锋皴点,些许借鉴西方的立体感,在晕染时尤其注意到了山体的体面结构。而树木用他惯用的表现手法,墨色氤氲,似在画树的剪影但并不单薄,骨、肉、血俱全。《长生殿遗迹》是其写生于长生殿遗迹之作。长生殿,唐都长安城郊的皇家园林,即今西安市临潼区的华清池。如今的长生殿,已经成了唐代文物与遗址资料的历史陈列展厅。此幅虽为写生之作,可画面中的人物却为布衣长袍,来源久远。远处空荡的山垣上一群落雁起起落落,尽显悲凉,犹如唐代诗人刘希夷诗句中所描绘的“但看旧来歌舞地,惟有黄昏鸟雀悲”,带有很强的创作意图。写生作品往往都带有很大的随意性和随机性,所以对画面的考虑并不会太全面,可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失误而导致有背画理的现象,如杨善深的另一幅写生作品《西施故乡》(见图四),原画面主体显得过于居中,上部分割的空间过于均等,作者通过长长的题款来补充了画面,让前景画面中树的势拉向左侧,避免过于居中,将画面的中心引至树木其后。透过前景的大树,房屋、人物、竹林、小舟,寥寥几笔,且松动有致。杨善深先生喜欢题跋,主要也源于他善书法。他对汉碑、汉摩崖刻《西峡颂》、《石门颂》等碑帖的大量临摹,使得他的书法天真烂漫,雉拙有趣,且独具个人风貌。

三、写生对象的特点

在杨善深的写生山水画中,还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在杨善深的写生山水画中,以名人故居为写生对象的作品数量众多,除上文中的《陶渊明故居》、《金田村洪秀全故居》、《西施故乡》外,还有如《杜甫故乡》、《王安石故居》、《曹雪芹故居》等。其中《王安石故居》描绘的是王安石在变法失败后居住的地方。作品用较雉拙的笔墨勾勒、点染借鉴了西画的表现手法,注重了物象的体积感,构图也较奇特,分上下两段。他用长篇的题款补充画面右下侧的空白,以使画面更加整体、完整,而这大段的题款是叙述王安石隐退于此的原因。另一幅《曹雪芹故居》则采用俯视的角度,主要刻画了故居的屋舍、树木,以及屋顶上具有地方特色的筒瓦。画面虚实、疏密有致,形成较强的对比和空间感。杨善深喜欢画历代名人故居,有游历的偶然性,也有选择的必然性,也许在杨善深的内心深处,充满着对这些名人的敬仰之情和共鸣之意。

二是在其众多的写生山水画中可以看到两个熟悉的人物形象,一个是老者,一个是童子。老者或拄拐前行,或骑驴行游;童子则或挑书在后,或煮茶在旁。皆旧时衣冠,给原本写生当下的山水营造出了古意。这画面中的老者应是杨善深本人的真实写照,他更愿寄情山水,荡游期间,怀着一颗对传统的敬畏之心,感受着自然造化,采用独特的笔墨样式记录着现实,表达着内心情感。在自然山川中既陶冶了自我性情,又驱动了笔墨的变革,这也许就是杨善深山水画风格的独特之处吧。

参考文献:

[1]广州艺术博物院编.广州艺术博物院珍藏丛书·杨善深艺术馆藏品[M].广州:广东旅游出版社,2000.

[2]卢延光,韦承红.岭南画派大相册[M].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2007.

[3]张素娥.杨善深传[M].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2007.

[4]广州艺术博物院编.杨善深画册[M].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2010.

[5]陈伟安.杨善深动物画的艺术特色[J].中华书画家,2015(09).

猜你喜欢

写生山水画
文化自信:大美中国的山水画再造探索
纸巾山水画
基于中国画文脉的广西少数民族题材中国画研究
对中国画写生和创作关系的再认识
程灿山水画作品
张自启中国画——山水画
张和平山水画欣赏
明代山水画家蓝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