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嵌入全球价值链是否提升了浙江省的资本回报率

2017-04-10杨益飞

消费导刊 2017年2期
关键词:回报率价值链浙江

杨益飞

摘 要:首先将垂直专业化方法运用到地区上,测度了浙江省2000~2014年价值链嵌入程度,应用回归分析的方法建立了误差修正模型检验价值链嵌入与资本回报之间的关系,结果表明,全球价值链嵌入能够提升浙江省资本回报率水平,融入全球经济是发展本地经济的重要手段。

关键词:价值链 嵌入资本 回报率 浙江

浙江省作为沿海大省和进出口大省,改革开放以来,积极融入全球经济,近十年外贸出口额占省内总产值1/3以上,2006年最高达到52%,其余年份基本上保持在40%以上,对外依赖程度高。融入全球价值链为浙江省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提供的条件,促进了浙江经济发展,而资本回报作为企业的重要指标,往往决定资本的走向。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口红利消失,成本上升明显,在这样的背景下,嵌入全球价值链是否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浙江省资本回报率呢?

一、文献综述

以往有关价值链嵌入与资本回报率的研究较少,学者们往往集中在价值链或资本回报率的一方面,很少有学者将两者结合起来。而现有研究结论也存在分歧,一方面参与全球价值链,为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参与者提供了参与分享全球经济发展成果的机会(刘维林,2012),主导企业将质量、安全、环保、产品款式等高标准要求传递给代工企业倒逼代工企业学习和追赶发达国家企业技术、管理、组织能力及社会制度体系,以提升自身创新能力从而达到国外消费者的高要求(王玉燕、林汉川等,2014),存在明显的干中学效应,从而提升自身的资本回报水平;另一方面研究结果认为中国融入全球价值链,主要是承接了发达国家的产业转移而实现经济的增长,依赖丰富廉价的劳动力,产品利润较低,被锁定在低附加值环节,甚至于陷入“悲惨增长”的境地(卓越、张珉,2008)。

综上所述,价值链嵌入与资本回报之间的可能存在一定的关系,但尚未得出统一结论。

二、价值链嵌入的测度

用FVAR表示价值链嵌入度,Mp 、Mo分别表示加工贸易进口价值和一般贸易进口价值,Xp、Xp分别表示加工贸易出口价值和一般贸易出口价值Mo*Xo/(G-Xp),表示一般贸易进口中间品用于出口的价值,分子表示进口中间品用于出口的含量,Xi为总出口,G为总产值。

利用上述得到的(3)公式,数据来源于浙江省统计年鉴和中国统计年鉴。依据上述公式测算的结果如下:

上图反映的浙江省进15年的价值链嵌入,均值稳定在0.2左右,最高点出现在2003年达到0.261,最低点出现在2014年,整体呈现先扬后抑的趋势。

三、回归分析

被解释变量资本回报率采用学界使用较多的方法,测算公式如下

其中,r(t)是实际资本回报率,Y(t)是表示产出,Py (t)表示产出品价格,Pk (t)、K(t)表示资本的价格和资本存量,δ(t)是资本的折旧率,α(t)是总产出中资本的份额。本文中我们用r表示资本回报率。另外本文添加资本深化(h)项作为控制变量:用从业人员人均资本存量表示,资本存量运用永续盘存法得到。

单位根检验:各变量都是二阶平稳,检验变量之间存在协整关系,回归结果如下

r=0.375gvc+0.027h+0.023

(1.68) (5.22) (0.41)

R2=0.743 F=17.35

其中括号内为t值,表示相关变量系数的显著性,对误差项单位根检验如下:

协整模型的残差项通过的了平稳性检验,说明变量之间存在长期稳定关系。模型中价值链嵌入系数为正值表明价值链嵌入对资本回报率有正向作用,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浙江省资本回报率。嵌入全球价值链,企业将面临全球企业的竞争,在一定程度上对浙江省落后的企业形成打压,从而淘汰掉部分落后企业,也提高了本土企业的竞争意识,努力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学习先进管理经验,从而帮助提升资本回报率,优秀的企业在融入全球价值链之后能够实现全球资源更有效的配置,节约成本,从而受益。资本深化项系数显著为正值,表明资本深化是显著促进资本回报率的,资本回报率本身对于资本深化项具有一定的敏感性,在现阶段浙江省的资本投入依然能够提升资本回报。

建立误差修正模型如下:

d2.r=0.404d2.gvc-0.025d2.h-1.563l.e+0.018

(1.71) (-0.24) (-4.49) (-0.03)

对误差修正模型的残差项进行单位根检验如下:

残差项通过平稳性检验,误差修正模型反映的是价值链嵌入与资本回报之间的短期关系,与协整模型相比,价值链嵌入依然与资本回报率保持正向关系,而资本深化的显著性降低,并且其二阶变化对资本回报率的二阶变化负相关,说明随着资本深化的加速上升,资本回报率将会减速上升或者加速下降。

四、结论与建议

本文以浙江省为对象,通过以上理论及实证分析得出如下结论,价值链嵌入能够提升浙江省资本回报率水平。进一步实现对外开放,积极融入全球经济,学习国外先进技术与管理经验,同时提升自身的科技水平仍是浙江省实现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

参考文献:

[1]于津平,邓娟.垂直专业化,出口技术含量与全球价值链分工地位[J].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14(3);44~62

[2]卓越,張珉.全球价值链中的收益分配与”悲惨增长”””—基于中国纺织服装业的分析[J].中国工业经济,2008,(7):131~140

[3]王玉燕,林汉川,吕呈.全球价值链嵌入的技术进步效应—来自中国工业面板数据的经验研究[J].中国工业经济,2014(9),65~77

[4]白重恩,张琼.中国的资本回报率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世界经济,2014(10):3~30

[5]刘维琳.产品架构与功能架构的双重嵌入[J].中国工业经济,2012(1),152~160

猜你喜欢

回报率价值链浙江
指数化投资:中国债券市场投资新视角
指数化投资:中国债券市场投资新视角
价值链会计研究的现状和管理理论
2020年浙江经信定下了这些目标
作品赏析(5)
数字经济 浙江这么干
现阶段个人理财规划的要点问题探究
哪些电影赔了钱
成本价值链理论对管理会计的影响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