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朵朵花儿开

2017-04-07牟民

昆嵛 2017年2期
关键词:白莲花大师傅龙泉

牟民

面对由山东省散文学会、中共烟台市牟平区委宣传部、牟平区文联主管,胶东昆嵛文学研究会、牟平作家协会、山东安德利集团公司联合打造并出版的2016年度的《昆嵛》,想起自己曾经写过的评论《文学绿洲中的那一朵灿烂之花》,不觉时光流逝中,这朵灿烂之花以它的别具一格正怒放着,不管季节如何变化,它不自馁,不为物欲横流所诱惑,苦修苦行,一步一个台阶,向文学高地跋涉。它遵循着自己的诺言,释放出自己的正能量,陶冶着那些饥渴的文学者,净化着人们的心灵。它如一朵鲜花开放,遍撒种子,布满了所经之地,开满了昆嵛,形成了朵朵花儿开放的亮丽场景。

这是一本值得研读鉴赏的文学刊物,每一期都是精心经营,全方位打造,保质保量。打开如春风扑面,沉醉其中,无论艺术还是思想都会给你启迪,读之受益颇多。

每一期基本都保持了七到九个版块,以重温经典、小说、散文、诗歌、文学评论、本期榜眼为主打,外加本刊专访、征文等紧密联系社会现实的新鲜创意,如一朵朵浪花,不断给读者带来视觉冲击和惊喜,引领着众多的文学爱好者,来共享共育这美丽的鲜花。

散文是《昆嵛》的拿手好戏,能够把散文栏目办得生动鲜活,人人爱不释手,这体现了《昆嵛》文艺主编焦红军和他的同行们的办刊理念,要把文学的触角,贴近底层,深入民间,散文是最好的载体。应该说,在我们这个散文大国里,人人喜欢散文,人人可以写散文,但是要把散文写好,而且出精品,并非易事。君不见当下散文写作,沸沸扬扬,轰轰烈烈,全国报刊杂志每天能发不可胜数的散文,随着时间的淘汰,那些假大空的虚张声势的散文,也只能刚出生,便消亡了。笔者也写过许多散文,在报刊杂志上发了几百篇,屈指算来,没有一篇能够经得起时间检验的。究其原因,仍然没得散文写作之要,功夫不到,对散文的情与理始终没有处理好。

“情”是每一个散文写作者绕不开的要素,它是散文的命脉和灵魂。为啥要写散文,因为有了发自肺腑的情感,“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就要用文字语言跟人交流。你情感真挚,心情或悲或喜,或怒或笑,读者会跟着共鸣。而你自己不动情,只想玩弄文字技巧,来一点儿心灵鸡汤式的应付虚假之作,除了华丽的语言,除了抄录老祖宗的那些玩意儿,隔靴挠痒,别无其它,试想这样的文章写多少有何意义?无情故作多情,无景而强拉做景,乃散文写作之大忌。《昆嵛》的散文栏目,荟萃了本土王秀梅、王永洁、王香、吕芳、菊子、蔡风、曲恒兰、孙忠花等一大批女作家,更有外地的女作家刘爱玲、范蕊、周霞、卓美、杨志慧、北芳、刘郁林、王彦平、于里杰等散文家的加盟,使散文这个专栏长盛不衰,四季葳蕤。她们的散文取材广泛,既有现实的观察,也有历史的感悟,既有紧贴现实的大发现,也有微波一现的心灵表述。读山东大学范蕊的散文《漂亮的女生和白发的先生》,不仅文字简洁优美,文章更是如行云流水,滋润心田,读范蕊的美文给人带来的不仅是心灵的感动,更有文化一脉的传承与回应,增添了文章的文化内涵和厚度。读王彦平的散文《做一个简静的女子》,你会感到文笔流畅,贯穿着智性的一条河流。这跟她的评论一样,保有一股犀利而明智之美。北芳的散文《俗世的冬天》,娴熟的有条不紊的叙事,拿捏把握充分的抒情,富有文采的表达,让她那浓郁的乡土味道,慢慢释放出来。刘郁林的散文三题,以感恩的心,真诚表达了生活的美好。《陌上花开,缓缓归矣》以诗意的语言,放飞自己爱的心灵,面临女儿的长大,婆母的夕阳晚年,在走向乡下的自然怀抱里,悟出了生命交替、槐花正香的美好。这些女作家有一颗敬畏悲悯感恩之心,灵敏的思维,让她们培育的花儿,总是芳香四溢,耀眼醒目。这只是《昆嵛》的一个缩影。应该看到,近几年,作为一个地域杂志,《昆嵛》在山东省散文学会的大力支持下,培养和涌现出一大批半岛散文作家,相继有一百多位热爱散文创作的半岛作者齐聚《昆嵛》旗下,他们以“源自生活、关注现实、言之有物、写真性情、体现社会正能量”的非虚构散文创作理念为引领,心追神慕,投之以行,涌现出许多扎根基层,讴歌生活的散文写作能手和新人,如杜广友、王琨、韩勋德、杨强、孙慧铭、柳华东、孙焕华、张楠之、杨红涛、梁东、杨洁慈、臧栋等,他们的文章登上了《当代散文》《齐鲁晚报》《联合日报》《山东文学》等省一级的大报大刊,受到了山东省作协副主席许晨、重庆的评论家周其伦等名家的关注,这充分证明了《昆嵛》自2012年创刊以来就一直倡导的“做有价值的文学、写有价值的文字”理念的贯彻和成功。

一篇好的散文,不管记人、叙事,还是写景、说理,只要写出了个性化的真情,那就是好散文。《昆嵛》第二期女作者李彩萍的散文《我的哥哥李延国》便是一篇值得推崇的写人好文章。作者用符合人物的朴实语言,摄取了生活中的几个片断,记叙了大哥少年的苦难经历,表现了大哥敢于担当、不怕艰难的高贵品质。苦难有时候是人生的宝贵财富,因为这份苦难属于自己的,有别于他人的,写出来就能够感动别人。李密的《陈情表》中的祖孙相依为命,《祭十二郎文》中家族人早逝,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都是苦难的真情表达。作者十一岁的大哥因为父亲早逝,早早下学,赤脚推着木轴的独轮车,“吱嘎——吱嘎”走在乡间的地头。为了多挣几个工分,大哥主动去修水库。工地水库有一次改善生活,每个民工分了两段烧鲅鱼,大哥舍不得吃,拿着鲅鱼,连夜往返二十里地,将两段鲅鱼送回家,给母亲和弟弟妹妹吃。这细节感人至深。大哥喜欢文学,夜晚油灯下读书,写稿,三年投稿三百多次,但大哥不灰心,终于在十六岁那年,挣到了第一笔两块五毛钱的稿费,大哥把稿费如数交给母亲。大哥参军后,把津贴全部寄回家,把棉衣棉裤寄给弟妹穿。当母亲病重临去时,大哥更是心急如焚,给母亲买这买那。当他听说妹子把辫子剪掉,卖了两块五毛钱,给母亲买苹果吃时,大哥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嚎啕大哭一场。这一个个真情片断,读之怦然心动,一个大哥的高大形象站立在眼前。

一篇散文能够给读者心灵上的共鸣或者小小的感动,应该是散文中的上品;不但给读者感动,而且能带来深深的思考回味,那应该算散文中的極品了,说它经典也不为过。《母亲的望儿山》是《昆嵛》鲜花丛中最亮眼的一朵,这应该感谢杨悦浦老先生,给我们带来了一朵不败的花朵。看题目《母亲的望儿山》中的望儿山,以山为隐喻为象征,山是母亲,是故乡,是游子牵挂的思念,一个“望”字就吸引了读者的眼球,仿佛一个母亲站在山巅,手搭凉棚,雨雪中,雕刻般一动不动,在那儿望子回归,望尽了泪水,风化了自己,也仍然站立着。如今儿子回来了,来看望“盼子心切”的母亲,开篇就营造了一个苍凉的氛围,奠定了文章质朴而沉郁的基调。此文达七千多字,读起来没有冗长之嫌。你几乎可以一口气读下去,跟着作家去寻找母亲,找回母亲那温暖之心。文章叙述不急不缓,语言老道耐人寻味。仿佛埋藏在地下几十年的老酒,刚刚启封,发出浓烈的苦辣香甜之味;又仿佛一条埋在心底的河流,流淌了多少年,雨水充沛,河流越来越汹涌,终于弥漫两岸,浸润着两岸稼禾。老先生深味散文创作的真谛,以情感人。在时空的有序交替里,有条不紊地诉说着。写了望儿山的地理环境,由望儿山的流传诗,由近及远,自然引起了对母亲的回忆。先写母亲嫁给父亲后,呕心沥血的操劳,后写母亲带领孩子们到北京父亲那儿居住,这里为略写,虽然用笔不多,却是母亲命运的重要转折,如果母亲留在京城,虽然艰苦,但是很可能不会在故乡因病去世。然后再写母亲回乡后,因为艰苦奔波生病而亡。在凄风苦雨里,三兄妹搂抱着为母亲送葬,守着母亲的坟地痛苦不已,这一场景,催人泪下。在悲伤中,作家再次写到望儿山,母亲去世的情景几乎时时刻刻铭记在心。整篇文章,作家没有直抒胸臆的段落,把沉郁的感情融于叙事和写景之中,“一切景语皆情语”。作家写的母亲不单单是自己的母亲,乃是旧中国千万母亲的缩影。“我知道,望儿山是母亲的象征,她的生命在我身上延续着。”由我而他人,从而联系到所有人,这就叫大我,境界明显高远了。如此美文,怎能不给人深深的思考和感动呢!杨老先生拿出了自己生活宝库里的珍贵材料,用自己心血一般的表达,捧出了一朵艳丽四射的花朵,赏之齿颊生香。好散文的易写难工,不会多产,大概说的就是题材的难得,经历的难得吧!

散文要和现实生活接吻,与火热的生活共呼吸,才有生命力。焦红军主席写的《我眼中的王安》,记叙了安得利集团董事长王安的事迹,是一篇叙写企业家的上乘之作。写企业家,要写出个性,写出企业家作为弄潮儿的思想理念。作家略写了王安创业的艰难,把主要笔墨放在王安人格魅力的刻画上,这就是“厚德载物,宽以待人,以安为贵”的企业文化理念,写出了一个儒商的远大胸怀。当然,作家也写了王安的孤独和困惑,因为在当今的经济大潮里,最难的是企业家,最困惑的也是企业家,如何让寄托着民族经济希望的企业家走出困境,这篇散文给读者和社会提供了令人警醒的思索。

更要值得大笔一书的是《昆嵛》第四期刊发的原山东省副省长谢玉堂的长篇散文《平生难忘慈母恩》,该篇文章分上中下三篇,说事拉理,如话家常,其文章一气呵成,元气充沛,感人泪下,充分展现了省长散文的文化魅力和领导才具,不愧为一篇“真散文”“大散文”,这也充分展示了《昆嵛》作为一家地域文学的影响力和感染力。一个刊物除了有好的理念的引领,更重在坚持,从创刊五年多的《昆嵛》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民族实现文化复兴的动力所在。

小说版块虽然没有散文那样耀眼,但是每期会提供给读者几篇灵动飞扬的小说。小说应该是重中之重,在山花烂漫中,放射出它独有的光芒。笔者发现,每期的三两篇小说都有其独特的视角,独特的构思,独特的语言表达。第二期的短篇小说《爱是什么》,写了企业家牛宝兴、女教师赵晓雪、男教师张文兴三个人之间的爱情。本来一个二十年前的老旧的故事,作家却能够从生存状态与婚姻关系的角度来写,表现了当时青年人的困惑以及迷茫。结尾给人思索,终成眷属的赵晓雪没有志得意满的感觉,失恋的张文兴虽然痛苦过,但很快从悲伤中走出,走出了自己独有的生活之路。《北宋故事》里的独特构思,将杨家潘家赵家安排在北宋一个村里,重新演绎了一场悲喜剧,想象奇特,情节符合人物性格的发展逻辑。语言诙谐,比如写到杨继业的老婆在潘仁美老婆面前说潘仁美的话,竟然把潘仁美的老婆说得从家里跑了,有一段潘仁美老婆逃走的叙述,体现了作家机智灵动的叙述语言,“这么说来,潘仁美老婆的跑还是因为杨继业老婆的一句话。杨继业老婆说这句话的时候,让潘仁美的老婆听完了就拉倒。潘仁美的老婆听完了没拉倒,而是不停地琢磨,琢磨着,琢磨着,琢磨着,就把和潘仁美的良好姻缘琢磨拉倒了。”这独特的语言表达,给读者带来陌生化的愉悦。乔洪涛的《文化馆人物二题》写出了两个个性突出的典型人物:皮贝多芬和林托尔斯泰。有个独特的人名,还要有令人捧腹大笑的细节,才能够让人物立体化。叙事也好,人物塑造也罢,小说不需要把这个社会中复杂的问题以及人的多面性和复杂性梳理得一清二楚,只要能够将其多面性和复杂性呈现出来,就足够了。乔洪涛笔下的皮贝多芬,一个除了会拉拉手风琴,别无所长的人,不喜欢出力,也不会做生意,但他看上了干文化馆副馆长爸爸的活儿,那活儿好,吊儿郎当,不用坐班,还领工资。正好爸爸跟局长大人不和睦。皮贝多芬就趁着老爸去市里开会的机会,游说局长,让他顶替了老爸,上班了。这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到,想到了也不敢如此做出来的,但是皮贝多芬敢,他性格里有复杂的反抗因子。等老子回来,气得打骂一顿只好了事。这种性格遗传到儿子身上,儿子也敢把房子过到自己名下,让皮贝多芬和老婆搬出了楼房,去了城郊偏远的地方租房住。皮贝多芬也只好和老子一样骂他一顿,过过瘾完事。那个林托尔斯泰有自创黄段子的天赋,宴请文化女局长,请吃驴圣一段,幽默至极。别看林托尔斯泰嘻嘻哈哈,不失时机地发表自己的黄段子,作为一个文化馆馆长,如此不拘小节,跟群众打成一片,这是他的聪明之处。

小说栏目,给人印象深刻的是第三期程相崧的《白莲花》。这也是一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老套故事,但是作家却写得独特新奇,引人入胜。白莲花和大师傅当初在一个钢厂里,因为一个转正名额,白莲花跟大师傅翻了脸,诬陷大师傅流氓了她。大师傅被稀里糊涂判了刑。白莲花下乡插队,嫁给了有权的保管员。大师傅出狱后也来到了白莲花所在的村庄。于是开始了一场重新的爱情追击战,这一切都是从大师傅的徒弟蛋举视觉的角度来叙述的。大师傅通过给白莲花做各种小灶菜,表达了自己忠心不二,当然也表达了自己的清白,白莲花想吃炖豆腐,大师傅给她小葱拌豆腐;白莲花想让大师傅做豆芽炖排骨,暗里告诉大师傅赶快滚蛋,大师傅便给她做猴头炖排骨,暗示白莲花,我要孙猴子三打白骨精。天天如此对暗号,较劲儿,有时候一道菜能把白莲花惹恼了,有时候又把她搞笑了。一道辣椒絲儿爆炒猪口条儿,让白莲花想起了火辣辣的情人之吻。终于,白莲花后悔了,走了;大师傅也跟着走了。走到了另一个世界,重新开始了两个人的爱情之旅。其中的以炒菜为媒,给人意想不到的独特之美,这叫独有的发现,独有的创造。

也算《昆嵛》山上一朵奇葩吧!

诗歌是《昆嵛》花丛中,闪亮的压轴栏目,而第三期的“龙泉全国主题诗歌大赛”优秀作品选登,荟萃了华美诗章,再现了诗歌盛会。这次大赛,征集到了水平较高的诗歌,把《昆嵛》诗歌创作提高到了一个新的起点。我们说,诗歌大赛让牟平龙泉走向全国,全国诗人走向了龙泉。正如诗人刘向东在《常住龙泉,做一个幸福的人》里面吟咏道:“我一直把水做的龙泉,背在身上走到哪里,我会告诉所有的人我有一颗故乡五月的樱桃心。”对龙泉的热爱,对龙泉的向往,是诗人们的真挚表达。紫藤晴儿对昆嵛湖的热爱向往更是诗意的呐喊:“此刻,空心的人多么需要潮湿的感动!多么需要与大地一起陷落在光阴消失中/如果我还有迫不及待的言辞/还有热泪的呼吸/那一定饱含着醉意/而我愿意僵持在这里。像迟迟不肯转身的影子/在时间的口中被湖光擦去……”以殒身不恤的热爱,走近昆嵛湖。

眼下诗歌写作方兴未艾,如火如荼,煞是热闹。但好的诗歌,优秀诗歌,尤其优秀的诗人,却寥若晨星。诗人废话连篇,写得那么多,那么长,始终没有跨过舒婷、海子、北岛、顾城等人的高度。更让人不解的是“口语化”“下体化”诗歌写作正在浸淫着这个神圣的阵地。而此次大赛,如一股春风扑面,奏响了正气之歌,值得首肯点赞。

诗歌是最动人的最有魅力的女神,她圣洁,光明,给人心灵的启迪。诗人是让人崇敬的,让人羡慕的。因为诗人能够喊出心灵中最震颤的声音,以她的灵敏先验的感悟,开启读者的心智。孔子曾经说过:“诗可以兴,可以群,可以观,可以怨。”这就告诉诗人們,诗歌可以表达诗人的讽谏怨刺,但是要在观察社会与自然中,发真情,结交朋友,提升人的精神,达到礼仪教化和人格的培养。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要释放正能量。愤怒出诗人,这个愤怒不是个人小我之愤,应该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大气,有哀民生之多艰的忧伤。也应不忘对美好事物的歌唱,对美的召唤。

阅读大赛优秀诗歌,可以看出诗人们对龙泉由衷的赞美,“龙泉美,龙泉美/美美的山/美美的水/美美的山水人更美/美美的人儿/长命百岁”(牟进军)“可以放松了。可以/簇拥丝绸,滑向阳光最温暖的那刻/在落霞云烟的时光里/遇见了你”(宋述清)那闪亮着珍珠般的每一个句子,无不透露着龙泉之水的美,龙泉人的善良,这儿的一草一木,都是美的化身。有了美的眼睛,你才能够发现美,歌咏美;反之面对现实生活的大美,你却视而不见,自我陶醉在狭隘之所,喊出的也只能是微弱之声。

四十多首诗歌主题鲜明,气势高昂,笔法灵动。诗人们摒弃了冗长之作,把情感沉淀精炼到家,以精美的诗句奉献给读者。

诗歌想象奇特,隐喻巧妙。比拟鲜明,联想自然,夸奖得当。一个个意象华美、丰富、新颖、生动,如星星眨眼,不断向读者示意,每读一首诗歌,都得到美的享受。笔者读了再读,几乎没有艰涩难懂的诗句,当然也不是单薄空乏的组词造句。“龙泉,我们的心,以悠闲/以放松/以快乐,以明丽,相融在一起”(重庆子衣)人和龙泉的相融表达,含蓄而又明快,这是经过了诗人情感浸润的诗句。“在龙泉小镇,泉水可以观,可以听,可以品,可以读,也可以握在掌心中/轻轻地旋转,当你拥有了一滴/你便拥有了生活的全部”把龙泉的每一滴水想象成了生活的全部,富有禅意;将龙泉当成一首诗,抑扬顿挫地歌吟。诗人在直叙胸臆的时候,都是做了充分的铺垫,抒情没有生硬之嫌,往往是带有哲理的一些句子随着喷涌而出,水到渠成,没有任何雕琢的痕迹。“一粒米可以承载一座山。一粒米/同样可以品咂出一眼龙泉”小大之辩,包含了诗人对禅意的领悟,蕴含着哲理之美。

大美的龙泉,配以优美的诗歌,让我们2016年的《昆嵛》登上了山花灿烂的高地,要欣赏这美妙的盛景,还需读者埋进书刊中,深深品味,方得其美。那就让魅力四射的诗歌引领着,结束笔者的絮叨吧。

“哒哒的马蹄路过龙泉的青山,敲响山洞里的一扇桃门

那些逆袭的时光从门缝中跑出

一丝丝绿意,缠满了龙泉

歌声中唱着的也是绿

染绿了枝枝叶叶,以及茫茫宇宙”(祝宝玉《龙泉,时光中萃取的碧色翡翠》)

猜你喜欢

白莲花大师傅龙泉
那些永不过时的“骗局”
每个矮个子女生都有一部心酸史
当代青年的9大特征
大师傅
大师傅的狗
Nida’s Functional Equivalence Theory and Its Application in Oliver Twist
白莲花
幸福龙泉
绿美龙泉
在龙泉,有一种温度叫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