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美联储加息 北京拿到高难度考卷

2017-03-11

凤凰周刊 2017年1期
关键词:外流预期资本

日前,美联储不仅再度上调利率,还暗示2017年再加息三次,这加大了本已疲于遏止资本外流的中国官员的压力。对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而言,此次加息和2017年进一步收紧的前景标志着一个潜在转折点。过去10年里,相对美联储极低利率的高收益率吸引了大量境外资本进入中国。这推动了人民币对美元在10年里升值37%,在2014年1月见顶。但随着中美两国利差缩小,这些“热钱”如今正反向流动。美联储激进的收紧行动有朝一日甚至可能导致利差反转,美国提供更高的收益率。

因此,北京方面本已脆弱的平衡之举将变得更加困难——中国官员试图在不扼杀经济增长或增加中国企业本已沉重的债务负担的情况下,遏止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可能选择加息,这将是自2011年以来首次。标准银行驻北京经济学家杰里米·斯蒂芬斯表示,现在的“外围风险”之一是中国央行2017年加息。中国经济增速已降至25年来最低水平,这样一个与正常预期相反的决定的催化剂可能是人民币,2016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贬值逾6%,且贬值还在继续。

12月15日,中国央行将人民币对美元“参考汇率”设在1美元兑6.93元人民币。“如果到2017年3月,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至1美元兑7.3或 7.4元人民币,我不会感到震惊,”斯蒂芬斯说,“在某一个时间点,他们不得不决定出手支撑人民币。”

美联储此举提醒世人,在唐纳德·特朗普11月出乎意料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之后,北京面临着诸多风险。北京方面对“特朗普风险”的多数评估迄今都聚焦于这位当选总统对“一个中国”政策的无视。但美联储可能再加息三次表明,对中国来说,特朗普胜选带来的最大冲击可能源于他承诺的减税和基础设施刺激计划的通胀后果。

即使在特朗普当选的经济影响还没开始得到消化之前,北京方面已实施一系列资本管制措施以遏止资本外流。为了让人民币兑美元不致跌得太多、太快,中国央行也一直在抛售外汇储备。自2014年初以来,中国外汇储备已经减少了25%,至3万亿美元。

随着债市和汇市计入特朗普上任后更高的美国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期,上述压力仍在增加。中國央行最近几周在指引中国货币市场利率上升,部分原因是预期美联储将加息。龙洲经讯的陈龙指出:“中国的货币状况在没有加息的情况下就已经收紧了。”其他市场人士则呼吁中国央行采取更为戏剧性的行动。

中国央行顾问盛松成在北京一个论坛上表示,货币政策的重点应该是提振市场对汇率的信心。他认为中国央行应考虑加息来做到这一点。清华大学金融学教授朱宁表示,近几个月来,中国加息预期“变得更加主流”,主要是因为“美国经济复苏的力度以及美联储加息进度。”一些分析师预计,经过多年通缩后,中国的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到2017年3月可能涨至高达5%。

猜你喜欢

外流预期资本
分析师一致预期
分析师一致预期
分析师一致预期
分析师一致预期
不外流
对煤炭企业专业技术人才外流的思考
民营书业的资本盛夏
分析师一致预期
分析师一致预期
分析师一致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