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太湖边寻找“山家十八熟”

2017-03-10杨忠明

食品与生活 2017年2期
关键词:石壁苏州人石斛

杨忠明

旧时苏州光福邓尉、铜井、玄墓山一带民间有“山家十八熟”之说,这“十八熟”是梅、桃、枇杷、杨梅、藕、菱、笋、桂花、樱桃(一说银杏)、桑、茶、野蕈、杏、枣、柿、菘、玉蜀黍、石斛。

早春,沪人喜欢到光福邓尉山赏梅,梅花吐蕊、势若雪海,故名“香雪海”。花开过后,树上结的青梅便是制作青梅酒和浸渍蜜饯果脯的佳物,从前上海人喜欢吃的白糖梅子大多来自光福。

石壁,在光福镇蟠螭山頂,壁似刀斩削,上有石壁精舍背山临湖,是观湖光山色的绝佳之处。石壁鲜桃果肉细洁、味甜汁多,旧时颇有名气,吾师郑逸梅先生说:“春日远望石壁之桃如锦步幛,初夏果实累累,售之邻邑。”

光福西碛山是唐伯虎画太湖的地方,此地有窑上村,三面青山,一面傍湖。唐寅曾画过一幅小山丘《熨斗柄图》题句:“四月清和雨乍晴,杨梅满树火珠明。”

光福附近有东、西崦湖,又名“上崦湖”、“下崦湖”,唐寅画《光福图》题句:“东崦荷花西崦菱。”藕和菱位列十八熟中的第五和第六。苏州人喜欢吃糯糖藕,秋季是挖藕好时光,我看见几个农人赤脚光着膀子,把一条条胳膊粗的新鲜嫩藕从荷塘深处的黑色淤泥里拉出来是件吃力事。藕农说:“挖藕的窍门是看荷叶,光光的荷叶梗下有藕,毛的荷叶梗下没有藕。”嫩藕尖白如玉,炒菜最佳,老藕色深褐色,是做糖藕的好食材。菱为元宝形,苏州人视作吉祥之物,可以清供雅赏。菱有红、白之分,红菱绿蒂白肉,色鲜、爽口、润喉。

光福七十二峰阁前的笋,剥去笋壳,色洁白,如美人纤纤玉指,味清香微甘,这便是“十八熟”之七。深秋,这里满山金银桂花香蕴清溢,一到采花季节,可热闹啦,地上铺块床单,几个小孩握着树干用力一摇,一阵“桂花雨”后,坠地之花装满竹箩筐,诗云:“花光常不夜,采花入黄昏。乌宿烟笼树,人出桂花村。”曾听刻印大家陈巨来先生说,樱桃以苏州光福玄墓山谷口所产为佳,核小味甜,微带梅花香。

汪琬《游马驾山记》云:“马驾山在光福镇西,与铜井并峙,山中人率树梅、艺茶、条桑为业,梅五之,茶三之,桑视茶而又减其一,号为光福幽丽奇绝处也……”可见,马驾山的茶叶在清代已经名闻吴地了。九月,正是采摘银杏的好时光,采下的银杏果子在脱皮处理时的那股酸臭味一般人受不了。这第十熟便是桑葚果,果味凉甘酸甜,有补血滋阴生津止渴之效。郑孝胥曾自浸桑葚酒多缸,备作疗治筋骨酸痛。光福山里林下多野蕈,极鲜美。有一首《光福诗》:“春寒布谷啼,散步向村堤。雨过泉声急,烟凝柳色低。湖鱼论斗换,野蕈满筐提。稍待杨梅熟,拿舟入崦西。”邓蔚山里大如小儿拳头的黄熟杏子外面是看不到的,苏州人称之为“金钵盂杏”,生津止渴,润肺化痰,清热解毒。光福入秋后第一果是“白蒲枣”,果皮为白绿色,果肉色白,果形浑圆,核小汁多,吃口香、脆、甜。铜井、邓尉山之间多柿树,为深秋的山野增添火红的艳色,又像小小灯笼高高挂起,为山家带来丰收的喜悦!菘,叶阔大、色白的叫“白菜”,淡黄的称“黄芽菜”,亦可以腌渍成酸菜、辣白菜。玉蜀黍,苏州人称“御麦”,上海人叫“番麦”、“珍珠米”,食之易饱。最后一熟是“石斛”,就是制作枫斗的鲜石斛,可生津益胃、养阴清热、除烦。光福山中所产野生石斛生于石上者为佳。

猜你喜欢

石壁苏州人石斛
“鲜”是苏州人的执念
仙草石斛
石斛观赏价值
石斛莫打粉 久煎疗效佳
石斛莫打粉,久煎疗效佳
入静止观的苏州人
最是那水一般的温柔
登剑门关
咒语
争石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