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男孩,男孩

2017-03-01龚房芳

故事作文·高年级 2017年1期
关键词:江州太白司马

龚房芳

路边的树下有一个空的矿泉水瓶子,司马江州早早地就看到了,但他赶紧扭过头去,继续和杜太白、严君平说笑。他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盘算着,等走到距离那棵树还有五米左右时,自己一个箭步冲过去,把那个瓶子抢到手里,哈哈,到时候一毛钱就到手了!

司马江州偷偷地看着杜太白,他正专心地和严君平聊科幻故事呢。司马江州心中暗喜。距离那棵树只有六七米远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没想到他刚抬腿,杜太白已经冲过去,转眼间那个空瓶子就在他手中了。他冲司马江州和严君平喊道:“本人又增加了一毛钱的收入!”

司马江州急了:“是我先发现的!”杜太白眨了眨眼睛:“你先发现的?我在五十米之外就看到这个宝贝了。再说啦,谁拿到手里就是谁的,对不对,严君平?”

严君平看了看空瓶子,又看了看司马江州,支吾道:“这个嘛……原则上是……但是……”

司马江州不等他说完,转身就朝路口走去。前面是个十字路口,除了从学校来的方向,其余三个方向马上就被他们三个各自占领,因为他们三个人的家在三个不同的方向。

说起来,司马江州家并不缺钱,他的名字如果倒过来读,就是“江州司马”。司马江州爸爸现在的职位就跟这差不多,他当然是吃穿不愁,更不用说零花钱了。

司马江州最大的乐趣就是和杜太白斗富。杜太白家里太有钱了,用杜太白爸爸的话来说,就是“穷得只剩下钱了”。他家最缺什么?对,缺的是文化!

不了解他家的人都说:“瞧人家杜太白,名字取得多有文化!杜甫、李白都沾上了,这小子以后还不得文采超李杜啊,想没文化都难!”其实说出来笑死人。杜太白出生时,他老爸乐坏了,好一个大胖小子!可惜这小子皮肤白得像瓷娃娃,女孩子有这皮肤最好不过了,但男孩子这么白,可就……他老爸直摇头:“太白,太白了!”他老妈就顺势给儿子取了这个名字——杜太白!

司马江州和杜太白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在斗,难分输赢,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班里来了个严君平。

严同学是从外地转来的,因为和司马江州、杜太白上学放学经过同一段路,三个人很快就熟悉起来。严君平显然和这两位斗不起富,但他身上有一种让他俩敬佩的东西。严君平对司马江州和杜太白说:“你们用家里的钱显摆,算什么本事?要是自己赚来的钱,这么张扬还差不多。”

一直扬扬得意的司马江州和杜太白立刻被这话臊红了脸。是啊,拿爸妈的钱比阔,算什么呀!于是,他们向严君平求助怎么才能赚到钱。严君平闭上眼睛,做出一副思考状,好半天才说:“可以卖报纸,不过你们没时间;可以写文章赚稿费,不过那样赚钱太慢;可以给别人补课,不过比你们成绩差的人也不多……”

这时,杜太白打断他的话:“别说没用的,来点儿正经的吧。”严君平突然睁开眼睛,神秘地说:“那就只有一种简单易行的方法了——捡矿泉水瓶和易拉罐。”

司马江州和杜太白同时大笑起来,但他们只笑了三声,就不笑了,因为他们明白,自己确实只能干这个赚钱,而且只能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行动。严君平还说:“这钱要攒起来,关键时刻再用,不能乱花。”司马江州和杜太白连连称是。

从此,他们就开始了类似捡破烂儿的竞争。班里的同学带的矿泉水和饮料,早早地就被他们盯上了。当然,和他们私交密切的同学,都会把瓶子主动给他们留着。

严君平把规则定得很严,比如,他们自己每天带的饮品不能超过一瓶,不许故意请同学喝饮料,并把瓶子当作自己的收入。司马江州和杜太白都严格遵守这些规则,他们发现,现在的这种竞争比以前他们的“斗争”有意思多了。

司马江州经常暗地里琢磨:严君平怎么看都像个算命的。他找来书籍查阅,不查不知道,查出来的结果还真让他吓了一跳。古代真有叫严君平的!书上是这样记载的:汉人严君平在成都算卦,每天收入达到一百钱就垂帘收市。有对联为证:“一剑成功堪佩印,百钱满卦便垂帘。”从此,司马江州看严君平,感觉他更神秘了。

司馬江州和杜太白暗暗较劲,表面上很亲热,其实他俩别扭着呢。他们都想知道对方存了多少钱,又怕对方知道自己攒钱的数额,只能旁敲侧击。

一天,杜太白主动找到司马江州,悄悄地说:“嘿,我们这么卖力地捡破烂儿攒钱,严君平怎么不行动呢?他不会是想看咱们的笑话吧?”司马江州却不以为然:“人家能算计你什么?你又没吃亏。”杜太白想了想,觉得的确如此,就闭嘴不说话了。

司马江州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并不平静。要说这事,他也不是没想过,严君平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自己家,按说严君平应该更在乎钱才对呀,为什么他只鼓励司马江州他们捡破烂儿,自己却不动手呢?

很快,司马江州就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幼稚了。他发现严君平只是不动声色罢了,他肯定也在每天“积累财富”。几天后,他的想法得到了证实。

事情是这样的:学校里一个女生得了白血病,老师号召同学们为她捐款。司马江州和杜太白各自向家里要了600元捐了出去,算是打了个平手。然后,他们又用自己赚的钱进行比拼。司马江州捐了39.1元,杜太白比他多捐了1角。司马江州摸遍全身也找不出1角钱,便偷偷向同桌田妞妞借钱,还承诺第二天请她吃2元一支的雪糕。田妞妞只拿出1角来,司马江州恨恨地说:“怎么就不多带点儿钱呢?明天只请你吃1元一支的冰棍。”田妞妞气得想把钱要回去,可司马江州已经把钱交到班长手里了。就这样,司马江州再次和杜太白打成平手。

司马江州和杜太白比试完了,就一同关注起严君平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严君平除了家里给的80元,自己又拿出了220元!要知道,自己赚钱可不容易,司马江州和杜太白对此太有体会了。

放学的路上,司马江州和杜太白一左一右,走在严君平身边,他们互相使了个眼色,忽然同时架起严君平的胳膊,把他逼到墙角,凶巴巴地说:“好你个严君平,快告诉我们,你是怎么存了那么多钱的?有赚钱的好方法,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严君平不仅不害怕,反而哈哈大笑。他不慌不忙地说:“我也和你们一样,靠捡瓶子和易拉罐攒钱啊!”司马江州不信:“我可从未见你捡过,再说能捡的我们都捡了,哪还能轮得到你?”杜太白也连连点头:“是啊,老实交代吧!”

严君平收起笑容,认真地说:“我说的是真的。我每天写作业比较快,写完作业喜欢到附近的开放式公园散步。刚搬来不久,我发现好多人不讲文明,爱丢垃圾,我见到就把垃圾捡起来扔进垃圾箱。后来,公园里的清洁工说我帮了他的大忙,让我把矿泉水瓶子和易拉罐都拿去卖钱。这不,我在公园里可比你们在路上捡得多!”

杜太白想了想,自己边写作业边玩的时候、吃零食的时候、看电视的时候,人家严君平可是在“劳动”啊!难怪自己比不过他。

司马江州却仔细算起賬来,说:“不对!我算了算,即便你每天能捡很多瓶子,也不可能有那么多钱。”

严君平又说:“我经常在报刊上发表作文,有些稿费。每笔稿费够我捡几天的瓶子呢!”司马江州和杜太白对视了一会儿,同时说:“你,严君平,以后必须帮我们补习功课,还要辅导我们写作文,让我们也有机会赚稿费,让我们也能很快写完作业去捡钱。”

这段时间,司马江州和杜太白都把捡瓶子说成“捡钱”,他们捡瓶子的热情达到了疯狂的地步,却不知道人家严君平还有高招,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他们的要求一提出,严君平却连连摇头。杜太白当时就翻脸了:“严君平,你不够朋友,你是嫌我们成绩差吗?我们连跟你捡瓶子也不够资格?我算是白认识你了,亏我们还那么信任你呢!哼,司马,我们走!”

严君平等杜太白说完,才连忙说道:“你怎么不听我解释呢?帮你们辅导功课,绝对没问题;教你们写作文投稿,也绝对没问题。至于捡瓶子嘛,我想就不必了。”

司马江州和杜太白的嘴巴张得老大:“为什么?怕我们抢你的饭碗?”严君平还是摇头:“不是。我想做一些文明呼唤牌放在公园里,要有趣、新颖,最好还能搞笑,让大家摒弃不良习惯,不乱丢杂物,这样不是更好吗?哪怕我们没有钱赚。”

杜太白和司马江州听了,连连点头称是。严君平接着说:“我都想好了,司马很有创意,经常语出惊人;杜太白绘画是强项,做牌子的事就由你来负责。我会召集更多的同学关注这件事,有额外收获的话,还可以为患白血病的同学再出一份力。”

司马江州和杜太白听完,忍不住扑过来拥抱严君平,结果用力过猛,严君平没抱上,他俩的脑袋却碰在了一起。他们摸着脑袋笑了起来。严君平也笑了:“好了,想辅导功课,今天就可以开始,走吧!”

猜你喜欢

江州太白司马
太白湖畔
深夜拟词有感
“司马”本不是姓
“司马”原来是官名
崇左市江州区特殊教育学校开展“送教上门”活动
一条鱼毁了一座城
清点乡愁
浅谈古代江州以“樊篱”为城垣的可能性
点穴祛疾:急性腹胀
暗恋也是一种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