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梅姨的6分钟,论的不仅是演员的自我修养

2017-02-18米绪

齐鲁周刊 2017年3期
关键词:特里普梅姨金球奖

米绪

在1月9日结束的第74届金球奖颁奖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的梅丽尔·斯特里普发表了一段6分多钟的教科书级别的“获奖感言”,这段演说词引起全球热议,成功制造了超越金球奖本身的全球刷屏事件。梅姨在這次事件中,成功诠释了一本叫做《演员的自我修养》的厚书,从演艺工作到公众人物的素养,可圈可点。在某种意义上,她得到了比终身成就奖更恢弘的加冕。

在她的感言中,她首先说明“好莱坞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外来者和外国人,如果把他们全部踢出去,我们最后就只能看橄榄球和综合格斗术了。”如果这是对特朗普反对外来移民的委婉批评,那么,接下来她对特朗普模仿先天残障记者进行正面批判。 “无礼助长无礼,暴力滋生暴力,当有权势的人用他们的地位去欺凌其他人,我们所有人,就都成为了失败者。”

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动乱,多数是以宗教、教育、肤色、宗族、出身等借口来贬低、排斥某一少数族群开始的。尊重外来者,其实是尊重所有的人,只有让全社会形成“尊重所有和自己不一样的人”的自由氛围,才能消除偏见与禁锢,让所有的人得到自由并释放创造力。

而羞辱残障,虽然在我们的屏幕上屡屡作为小品的笑点,但在美国主流媒体,是历来的政治不正确。而特朗普从竞选以来,屡屡发表种族歧视、反对外来移民、贬低女性等等言论。作为老牌的左派人士,梅姨选择这样一个全球瞩目的瞬间,在政治正确已经被上位者抛弃时旗帜鲜明地反对“政治不正确”,在勇于声讨总统之外,更多地示范了一位公众人物的社会价值。在认真对待职业的同时,她同样认真对待了世界,勇敢展示并捍卫自己的价值观。这其中的文化自信与历史自觉元气充沛、能量满满,远超一般的娱乐圈人。

她本可以选择在这样的盛典中循规蹈矩地感谢生命中所有的人和事。但她选择了向强权开炮。这不是她的第一次。在担任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奖颁奖嘉宾时,她就直言迪斯尼公司不但具有种族主义倾向,还有点歧视女性。

实际上,很多文化界、艺术圈、企业界的知名人士常以不谈国是、不沾政治为圭臬。这或许是一种智慧,却难逃犬儒的嫌疑:只认外在的世俗的功利,否认内在的德性与价值。

所有不关心政治的人都很天真,因为人人都被政治所关心。为希特勒完成了《意志的胜利》里芬斯塔尔就是个不太关心政治的艺术家,在拍摄《意志的胜利》和《奥林匹亚》时,她甚至一再坚持聘用有犹太血统的摄影师。尽管西柏林法庭认为她没有从事过应受惩处的支持纳粹统治的政治活动,但人们还是没法原谅她在《意志的胜利》中传播的能量,以致其后半生事业坎坷。

新英格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石碑上镌刻了马丁·尼莫拉的《我没有说话》,常常用来警醒所谓的不关心政治的人:

“起初他们迫害共产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马克思的信徒。后来他们迫害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日耳曼人。再后来他们迫害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牧师。最后他们迫害到我头上,我环顾四周,却再也没有人能为我说话。”

这就是梅姨的伟大之处。她保持了对社会思潮变化的敏感,没有埋头去做一个不问政治的艺术家。当历史给予了她面向全世界的话筒,她勇敢地为外来移民、为残障人士、为新闻记者站台。

反观特朗普的反击,说她是希拉里的走狗,说她是好莱坞最被高估的女演员之一,反而证实了其“大嘴”与“小胸”。其实,抛弃左右之别、民主共和党派之争,梅姨说的不过是常识。至于梅姨的专业,专业人士、观众和票房当然要比特朗普的一家之言靠谱。梅姨创纪录地19次获得奥斯卡提名,3次折桂;同样创纪录地29次获得金球奖提名,8次得奖。女星瑞秋·德拉切的话将伴随着特朗普上台: “任何说斯特里普名不副实的人,都没资格从事公职!”

猜你喜欢

特里普梅姨金球奖
和解
梅姨
与世界和解与你和解
梅姨
2017年金球奖30人名单
梅丽尔·斯特里普:看一个女人如何老去
毛毛虫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