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2015年湖北省蔬菜有机磷农药残留分析

2017-02-15姚勇+刘全科

湖北农业科学 2016年20期
关键词:湖北省蔬菜

姚勇+刘全科

摘要:2015年随机抽取湖北省17个地区704份蔬菜样品,包括豆类、瓜菜类、鳞茎类、茄果类、叶菜类、芸薹属类以及根茎类和薯芋类7大类蔬菜样品,采用气相色谱法,测定蔬菜中18种有机磷农药残留。结果表明,有机磷农药残留检出样品28份,检出率为4.0%,其中检出超标样品1份,超标率为0.14%;各类蔬菜中有机磷农药残留检出率依次为鳞茎类>芸薹属类>豆类>叶菜类>茄果类>瓜菜类>根茎类和薯芋类;各有机磷农药在蔬菜样品残留检出率依次为毒死蜱>乐果>丙溴磷>三唑磷>乙酰甲胺磷=甲胺磷=氧乐果=水胺硫磷,其中毒死蜱检出超标1次,禁用农药甲胺磷检出1次。

关键词:湖北省;蔬菜;有机磷农药残留;检测分析

中图分类号:S482.3+3;TS20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114(2016)20-5352-03

DOI:10.14088/j.cnki.issn0439-8114.2016.20.046

Abstract: Vegetable samples from seventeen cities of Hubei province in 2015 were selected,including seven hundred and four samples,which covered beans,melons,bulbs,solanaceous,leaves,brassicas and rhizome vegetables. Eighteen organophosphorus pesticidesresidueseswere detected among those samples by GC. The results demonstrated that the residueses were found in twenty eight samples and the detection rate was 4.0%;the residue contents in one sample were over the MRLs,and the detection rate was 0.14%. The detection rates of vegetables were bulbs>brassicas>beans>leaves>solanaceous>melons>rhizome vegetables. The detection rates of organophosphorus pesticides were dursban>rogor>profenofos>triazophos>acephate>methamidophos>omethoate>isocarbophos. The contents of dursban were over the MRLs once,and the forbidden pesticide methamidophos was found once.

Key words: Hubei province; vegetables; organophosphorus pesticideresiduese; detection analgsis

有机磷农药是中国使用最广、用量最大的一类农药,具有高效、广谱、经济效益高等特点,但农药的大量使用在得到经济效益的同时,也产生了明顯的副作用。农药通过食物链在人体体内累积容易致畸、致癌、致突变,还会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的污染与危害[1,2]。蔬菜是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其农药残留量直接影响食用的安全性,而菜农在蔬菜种植过程中普遍使用农药,甚至可能使用高毒或违禁农药,造成蔬菜农药残留量严重超标。因此,需要全面掌握蔬菜农药残留实际情况,为政府部门监管提供可靠的依据,同时保障人们生活所需蔬菜质量安全。

刘军等[3]连续监测十堰市2004—2009年蔬菜、水果、茶叶等食品中农药残留量;周亚莲等[4]分析绍兴地区2011年市售蔬菜农药残留状况;丁坚强等[5]分析宁波市镇海区2010年蔬菜中农药残留状况;宋佳等[6]检测分析上海郊区2011—2013年果蔬农药残留;孙桂森等[7]研究深圳南山区2013年市售蔬菜农残污染状况;苏豪浩等[8]分析唐山市2009年蔬菜和水果中农药残留状况。鉴于此,本研究利用气相色谱法对2015年湖北省17个地区蔬菜中18种有机磷农药残留状况进行检测,旨在为蔬菜生产管理和质量安全、农药的使用管理等提供理论依据。

1 材料与方法

1.1 样品来源

2015年每个季度抽取蔬菜样品1次,第一季度和第三季度取自鄂州、黄冈、黄石、荆门、神农架、十堰、随州、武汉、咸宁、襄阳和孝感共11个地市区;第二个季度和第四个季度取自恩施、荆门、潜江、神农架、十堰、仙桃、襄阳和宜昌,另第二季度还取自荆州、随州和天门,第四季度还取自鄂州、黄石和咸宁。4次抽样涵盖湖北省17个地市区。

1.2 样品数量及种类

全年共704份蔬菜样品。蔬菜种类主要为当地生产和消费的种类,包含豆类、瓜菜类、鳞茎类、茄果类、叶菜类、芸薹属类以及根茎类和薯芋类共7大类蔬菜。

1.3 试剂与仪器

乙腈(色谱纯,美国TEDIA天地试剂公司);丙酮(色谱纯,韩国德山试剂公司);氯化钠(分析纯,国药集团化学试剂有限公司)。

CP-3800型气相色谱仪(美国Varian公司),配自动进样器和FPD检测器;PB4002-S/FACT型精密天平(美国梅特勒-托利多公司);WH-3型微型旋涡混合仪(上海沪西分析仪器厂有限公司);HSC-2413型氮吹仪(天津市恒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1.4 有机磷农药标准品

丙溴磷、敌敌畏、对硫磷、甲胺磷、乙酰甲胺磷、甲拌磷、甲基对硫磷、甲基异柳磷、三唑磷、水胺硫磷、氧乐果(1 000 μg/mL,农业部药检所);毒死蜱(1 000 μg/mL,北京坛墨质检科技有限公司);二嗪磷(1 000 μg/mL,国家农药质检中心);伏杀硫磷、马拉硫磷、杀螟硫磷(1 000 μg/mL,上海市农药研究所);乐果(1 000 μg/mL,成都化学试剂厂);亚胺硫磷(1 000 μg/mL,湖北仙隆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共计18种。

1.5 检测方法与判定依据

检测依据为NY/T 761-2008《蔬菜和水果中有机磷、有机氯、拟除虫菊酯和氨基甲酸酯类农药多残留的测定》。结果判定依据为GB 2763-2014《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

2 结果与分析

2.1 有机磷农药残留总体检出情况

2015年每个季度抽取176份蔬菜样品,全年共抽取704份蔬菜样品,18种有机磷农药残留检测结果统计见表1。由表1可知,湖北省2015年第一季度和第三季度蔬菜样品有机磷农药残留检出率均为5.1%,第二季度和第四季度检出率均为2.8%,其中第二季度检出超标1份,超标率为0.57%;全年平均检出率为4.0%,平均超标率为0.14%。湖北省蔬菜中有机磷农药残留检出率较低,超标率也很低,说明政府部门监管起到积极显著作用,蔬菜整体质量安全状况良好。第一季度种植反季蔬菜,反季蔬菜抗病能力差,容易受病虫侵害,农药施用量大,而第三季度温度较高,需要喷洒农药防治蔬菜病虫害,导致第一季度和第三季度农药残留检出率较高;第二季度种植当季蔬菜,第四季度温度偏低,病虫害不太严重喷洒少量农药即可防治,因而农药残留检出率较低,但可能由于农户未按照合理周期或浓度喷洒农药,第二季度农药残留检出超标1次。

2.2 不同蔬菜种类有机磷农药残留的检出情况

共抽取豆类、瓜菜类、鳞茎类、茄果类、叶菜类、芸薹属类以及根茎类和薯芋类7大类蔬菜样品,18种有机磷农药残留在各类蔬菜检出统计见表2。由表2可知,鳞茎类蔬菜有机磷农药残留检出率最高,高达12.5%;芸薹属类和豆类蔬菜有机磷农药残留检出率也相对较高,分别为5.2%和4.2%;瓜菜类、茄果类、叶菜类蔬菜有机磷农药检出率较低,根茎类和薯芋类蔬菜无检出。与相关文献[9]研究结果一致。鳞茎类蔬菜由于地下部的鳞茎和柔嫩茎部易受病虫危害而造成地上叶片瘦弱、枯黄、萎蔫断叶、腐烂或成片死亡,需用大量有机磷农药灌地,大量有机磷农药会被根部吸收,因此鳞茎类蔬菜的有机磷农药残留检出率最高。可用碱水浸泡法处理鳞茎类蔬菜,用清水冲洗完后继续用碱水泡15 min左右,用清水反复清洗后再食用。

2.3 有机磷农药残留检出情况

由表3可知,毒死蜱农药残留的检出次数最多,高达9次;其他有机磷农药残留检出次数由高到低为乐果>丙溴磷>三唑磷>乙酰甲胺磷=甲胺磷=氧乐果=水胺硫磷。毒死蜱检出次数最多,与文献[10,11]研究结果一致。其中毒死蜱在芹菜蔬菜样品中检出超标1次,吴长兴等[12]指出芹菜植株外形与表面特点有利于毒死蜱药液黏着,而且浇根后芹菜植株对毒死蜱的吸收和传导速率高,导致残留含量较大甚至超标。这也说明湖北省蔬菜病虫害防治已经成功转向使用毒死蜱等中低等毒性的有机磷农药,取代部分高毒有机磷农药。同时,也说明应加强对菜农蔬菜种植过程中农药使用技术指导,更加明确农药合理喷洒浓度和周期,确保在安全间隔期之后采摘蔬菜,保障上市蔬菜质量安全。

2.4 违禁农药情况检出情况

本次调查检出禁限用高毒农药甲胺磷样品1份,检出率较低,说明湖北省全面禁止销售和使用甲胺磷等高毒农药后,大部分地区已实现在蔬菜种植中停止使用禁限用高毒农药,只有极少农户在蔬菜种植中没有完全停止使用,有关部门应引起重视,加强农药使用技术指导,全面禁止使用违禁农药,转向使用中低毒性农药。

3 小结与讨论

湖北省地区2015年共抽取704份蔬菜样品,有机磷农药残留检出样品28份,检出率为4.0%,其中检出超标样品1份,超标率为0.14%,该地区蔬菜产品整体安全性良好,说明随着政府对蔬菜中农药使用监管力度的加大和检测密度的提高,蔬菜生产者规范和加强了农药的安全使用。各类蔬菜中有机磷农药残留检出率顺序依次为鳞茎类>芸薹属类>豆类>叶菜类>茄果类>瓜菜类>根茎类和薯芋类,建议消费者在食用农残检出率较高的蔬菜种类时应选择正确的清洗方法,有效降低农残含量。各有机磷农药在蔬菜样品残留检出率顺序依次为毒死蜱>乐果>丙溴磷>三唑磷>乙酰甲胺磷=甲胺磷=氧乐果=水胺硫磷。其中毒死蜱检出超标一次,禁用农药甲胺磷检出一次,说明极少农户未规范农药正确使用技术,也有极少农户在蔬菜种植中没有完全停止使用禁限用高毒农药。

蔬菜是最基本的生活消费品之一,其质量安全不僅关系公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而且直接影响中国农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及中国农业的增效、农民的增收,因此必须加强蔬菜质量安全管理。鉴于本调查结果,针对蔬菜生产管理提出以下建议:①继续加强监督管理力度。工商、农业、质量技术监督、食品卫生等政府部门,应当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加强对农产品农药残留的监督检测,保障生产流通各环节均有效可追溯监控[13],进一步提升农产品农药残留检测合格率。②更加完善农药安全使用管理措施。加强农药安全使用宣传力度,全面禁止使用违禁农药以及非法添加禁用农药的常规农药,指导种植户使用高效中低毒农药,严格按照有关技术规范要求进行使用、遵守农药安全间隔期规定。③扩大宣传蔬菜安全食用方法。可开展蔬菜安全食用周活动或在相关网站上建立专栏,介绍简单有效清除蔬菜残留农药的方法[14,15],如去皮、水洗、碱洗、淘米水洗、开水烫和阳光晒等,促使人们建立安全食用意识,根据需要选择有效的清洗方法。

参考文献:

[1] 金 铨,丁 华,栾丽娃,等.基质对气相色谱法检测蔬菜中有机磷农药的影响[J].中国卫生检验杂志,2008,18(4):637-638,694.

[2] 姚 勇,刘全科.多种蔬菜基质对有机磷农药残留检测的基质效应的研究[J].湖北植保,2015(2):14-17.

[3] 刘 军,崔 泓,周东升,等.十堰市2004-2009年农药残留监测结果分析[J].中国卫生检验杂志,2010,20(8):2014-2015.

[4] 周亚莲,马秋玲,林国梅,等.2011年绍兴地区市售蔬菜农药残留状况分析[J].浙江农业科学,2013(1):66-68.

[5] 丁坚强,蔡 曦,钟良康,等.宁波市镇海区蔬菜中农药残留状况分析[J].中国卫生检验杂志,2011,21(4):967-968,970.

[6] 宋 佳,宋立华,汪 滨.上海郊区果蔬农药残留检测分析[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农业科学版),2015,33(2):27-33.

[7] 孙桂森,张 琛,孙 丹,等.深圳南山区市售蔬菜农残污染状况研究[J].安徽农业科学,2013,41(32):12597-12599.

[8] 苏豪浩,高学杰,孙仕萍,等.2009年唐山市蔬菜和水果中农药残留状况分析[J].中国卫生检验杂志,2010,20(8):2003-2004.

[9] 申义珍,段文艳,王龙根,等.扬州市蔬菜农药残留状况研究[J].农业环境与发展,2006,23(6):47-49.

[10] 叶雪珠,陈勇军,王延军,等.杭州市市售蔬菜有机磷农药残留调查评价[J].浙江农业科学,2006(6):685-686.

[11] 王小骊,赵燕申,叶雪珠,等.杭州市蔬菜有机磷农药残留的调查研究[J].浙江农业学报,2004,16(5):267-270.

[12] 吴长兴,王新全,赵学平,等.芹菜中毒死蜱高残留几率的原因分析[J].农药学学报,2012,14(2):203-207.

[13] 李书谦,陈丹娜.湖北省食品安全现状分析及建议[J].湖北农业科学,2008,47(5):606-608.

[14] 王 娜,施 颖.不同清洗方法对小白菜中有机磷农药去除效果的研究[J].食品研究与开发,2014,35(18):24-26.

[15] 张亚琼,罗金凤,王 磊,等.不同清洗剂对叶类蔬菜五种残留农药的洗涤效果研究[J].食品工业科技,2013,34(17):110-114.

猜你喜欢

湖北省蔬菜
我家的老风扇
蔬菜
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数据表
疯狂的蔬菜
湖北省2016年9月水产品塘边价格
蔬菜也“疯狂”
蔬菜的哀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