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夺命隔代亲子鉴定疑云:远走天堂的奶奶有话说(上)

2016-12-26佳音

知音(月末版) 2016年11期
关键词:亲子鉴定堂妹童童

佳音

2016年3月14日晚上八点左右,厦门一房地产公司董事长李自强家发生惨案:儿子李跃斌和媳妇肖玉婷在剧烈争吵中,失手将孩子童童刺死。这一切祸端,源自李自强私自带孙子去做隔代亲子鉴定,鉴定显示他和孙子不存在亲缘关系。惨案发生后,肖玉婷向公安部门提出了童童和李跃斌做亲子鉴定的请求,亲子鉴定结果却显示:李跃斌和童童在生物学上99.9%存在亲子关系。那么,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是鉴定机构采集血样出了问题还是背后另有隐情?随着李自强亡妻留下的一封信公开,这起豪门血脉之争背后的故事得以还原……

老父亲有意“交棒”,耳边传来“风言风语”

2016年3月9日一大早,厦门一房地产公司董事长李自强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他在看厦门一鉴定机构所做的隔代亲子鉴定结果,上面醒目写着:李自强与孙子李童不存在生物学上的亲缘关系!

这个结果,让李自强忍不住老泪纵横。他今年已经61岁,李跃斌是李自强和妻子柳珊唯一的儿子。李自强出生在福建南安市,上世纪80年代初李自强在厦门开办了自己的建筑材料公司,1985年他在香港进了一批将近50万的高端进口材料,货已通过海关审查顺利抵达码头保税仓库。按照合同约定他要在30天内将货款全部打给对方,为其提供担保的货代公司才能为他办理提货手续。之前他与预定这批货物的客户商定,货到海关后由客户支付后续款项,直接由客户前往保税仓库将货物提走。

偏偏此时,客户却不知何故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己根本没有这笔数目不菲的资金来提货。如果他不及时筹资势必造成违约,不但货物将退回香港,将近10多万元的定金付之东流不说,他还要支付巨额的赔偿金和保税仓储滞纳金。这将使他濒临破产的边缘,他和妻子柳珊借遍了亲朋好友无果。在他绝望之际,柳珊找到了她初中的老同学、从事走私业务的蔡晓桦,终于筹到钱解了燃眉之急。

这批高档建材业也为他带来了丰厚的回报。渡过难关的李自强的生意开始顺风顺水。第二年,柳珊还为他生下了一个白胖儿子,取名李跃斌。此后,李自强又将触角伸向了房地产业,用近二十年的时间打拼成为身价千万的老总,他对妻子打心眼里敬重,几乎言听计从,两人恩爱在整个商界让人羡慕。2008年,儿子李跃斌大学毕业。李自强本打算等儿子成婚后就把公司交给他,自己和妻子周游世界安享晚年,可让他没想到的是,2009年3月,妻子检查出肺癌晚期,三个月后撒手人寰。李自强悲痛欲绝,此后更是把全部的爱放在儿子身上。

看着儿子李跃斌气宇轩昂,头脑灵活,李自强开始有意识地培养儿子接班。2010年,儿子与大学同学肖玉婷结婚;婚后第二年就有了儿子童童,李跃斌也被李自强安排担任公司总经理一职。李跃斌也没让父亲失望,父亲交代给他的事情总是处理得妥妥贴贴,公司上上下下也对他赞赏有加。唯一让李自强感到不满的是儿媳妇肖玉婷。她在厦门一家广告传媒公司当摄影师,自儿媳生下孙子那一刻起,李自强就希望儿媳辞职在家相夫教子,但儿媳根本不听他的,更要命的是,儿子也支持妻子的想法,不希望妻子留在家里成天无所事事。儿媳性格外向,做事风风火火,在单位属于骨干,有时候为了抢拍到好照片,儿媳背上包就走,而且一走就是好几天,这让李自强心里很不舒服。他和妻子膝下就李跃斌一个儿子,多少有些遗憾,所以就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儿媳身上,希望她能趁年轻多帮李家生几个孩子来继承这庞大的家业,无奈儿媳总是把他的话当耳旁风。

2015年8月初的一天,李自强与堂妹闲谈时,聊到“退位”的事,堂妹一番犹豫之后,提醒李自强:“如果你把公司传给跃斌,就是他们小夫妻俩的共同财产。有些话觉得不提醒你也不对。”李自强的堂妹悄悄告诉他,她女儿此前与肖玉婷一起随团去泰国旅游时,发现肖玉婷跟单位的一名男同事走得很近。有天晚上,团员都外出购物,只有肖玉婷与这个男同事留在酒店,等团友从外面回来,发现两人还在泳池里游泳,男同事还在水中托着肖玉婷的身体教她。在回来的飞机上,两人的座位本是分开的,肖玉婷硬是要调到一起,很多同事都在背后议论他们。说到最后,堂妹还暗示李自强,她曾听到有人议论李童长得一点都不像李家人……

听堂妹这番“肺腑”之言,李自强心里“咯噔”一下。他突然想起前段时间一些关于儿媳的风言风语,那时他根本没放在心上,总觉得儿媳人是贪玩了一些,不至于做对不起儿子的事情。但堂妹这次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难道……

好事爷爷隔代亲子鉴定,搅起家事风云

自己有意将家业交给儿子李跃斌,如果儿媳真的背叛儿子,万一闹离婚,将分走大部分财产。即使儿媳贪恋儿子的财产留下来,要是孙子非亲生,不但替别人养孩子,当年与妻子辛苦打拼创下的江山,最后难道要交给外人了?

他多次试探儿子和儿媳的婚姻是不是出了问题,可每次还没开口,儿子总是笑他多想,说自己和媳妇的感情好着呢,让他别操心。

2015年国庆,大舅哥柳涛过来看望李自强。柳涛是柳珊大哥,柳珊和李自强结婚后也得到过他的不少扶持,李自强对他很是敬重,有什么心里话也愿意跟他说。这次李自强和大舅哥喝了个酣畅淋漓。李自强有些喝多了,他到底没忍住将憋在心头的疑惑竹筒倒豆子般告诉了大舅哥。

“你千万别这样想,玉婷这孩子我们知道,就是性格大大咧咧,和人交往不分男女,容易惹是非,但她品质不坏。”柳涛赶紧劝说李自强放下心魔,看着大舅哥欲罢不能的样子,李自强摆摆手,让大舅哥别再劝自己了。送走大舅哥,李自强开始琢磨开了:血脉事情无小事,与其整日怀疑,不如让儿子和孙子去做个亲子鉴定,一切不都真相大白了?

当李自强把从堂妹那儿听说到的消息转述给儿子,让他赶紧带着童童去做个亲子鉴定时,哪知儿子不但不以为意,还搂着李自强的肩膀偷笑道:“老爸,儿子是不是我的难道我还不知道?您就别瞎琢磨了,玉婷的性格外向,但我用人格担保她是个好女人!”李自强只好挥挥手让儿子离开了。

但此后,李自强总是不由自主端详起童童,越看让他的疑虑只增不减:这孙子真是哪里都不像儿子,儿子是大眼睛高鼻梁,而孙子一生下来就是塌鼻子单眼皮……到最后,有关童童的身世让他如鲠在喉。此后一段时间,大舅哥也一反常态多次频繁给李自强打电话,让他别瞎琢磨,多生事端,把好端端的一个家弄散了。可李自强是个固执的人,一旦自己认准的事情即便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可儿子坚持不肯做亲子鉴定,自己总不能捆着他们去吧?再说,此事大张旗鼓进行,万一是自己多疑,恐怕儿媳妇要指着鼻子骂自己为老不尊了。

儿子越是不在意,李自强越是想弄清楚真相。2015年12月中旬的一天,李自强无意中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随着科技的进步,祖孙辈也可以通过提取生物样本中的Y染色体来确定是否存在亲缘关系,也就是隔代亲缘鉴定。李自强心里一动:既然儿子不肯去做亲子鉴定,自己何不偷偷带着童童去做个亲缘鉴定呢?如果确认童童与自己有血缘关系,那所有的疑虑不就解开了吗!

说做就做,李自强借口朋友需要做亲子鉴定为由,让秘书联系了厦门权威的门福正基因检测中心,2016年2月29日,趁儿子儿媳都出差,李自强偷偷带着7岁的童童去做了亲缘鉴定。

那么,李自强和童童的亲缘鉴定结果如何?童童和李自强到底有没有亲缘关系?如果李自强的猜测得到印证,他又该如何面对这个结局?李家因为这个结果会掀起怎样的滔天海浪?

欲知后情,请关注故事下篇。(2016年12月上半月版第34期,待续)

编辑/曾庆香

猜你喜欢

亲子鉴定堂妹童童
大家会这样说
亲子鉴定中STR基因座PentaD三步突变分析1例
童童的老爷车
暑假作业
撕毁的字条
肥水不流外人田
日本做亲子鉴定的夫妻增多
解读你不知道的亲子鉴定
没工作的人
好难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