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带毒的“草根智慧”:假离婚买房害惨幸福一家人

2016-12-26正平

知音(月末版) 2016年11期
关键词:新居套房房子

正平

如今房价居高不下,不断拉大的贫富差距,滋生了一些家庭的攀比心理。一系列限购限贷政策的出台,催生了全国各地“离婚热”现象。

在北京大兴区,高荔和丈夫吴建荣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未来,也为了资产的保值、增值,他们卷入“假离婚购买二套房”的洪流中,如愿买到了第二套房。谁知,自从买了二套房后,他们遭遇的一系列变故如推倒的多米诺骨牌,把这家人一步步推向绝境:先是痛失9岁的女儿、夫妻恨怨交加,最后假离婚变真离婚……最终,更大的悲剧发生了……

工薪夫妻假离婚,只为购置二套房

2013年12月8日,高荔下班后,冲丈夫吴建荣发牢骚:“同事的命真好,才48岁丈夫就让她办了内退。”吴建荣黯然回应:“我们都是工薪族,办了内退怎么生活?”“人家也是工薪族,关键是他早些年买了5套房。前几天卖了一套,净赚300万。”

说着,高荔愤愤不平起来:“我今天才了解到,公司很多同事家里有两三套房,每月房租收入超过工资。”高荔字字带怨,吴建荣无言以对……

时年36岁的高荔是北京人,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在一家物业公司就职。吴建荣也是北京人,大妻子两岁,是大兴经济开发区的后勤人员。2007年10月女儿吴倩倩降生。这本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谁知就从这天起,一家人的命运改写了……

当晚,高荔久久无法入眠。她拧醒沉睡的丈夫,感慨道:“现在股市低迷,银行利率一降再降,咱们不能眼看着50万积蓄贬值,只有投资房产最划算。”吴建荣揉揉眼睛:“买房还贷压力太大了,况且要是急用钱,房产变现不容易。”高荔咄咄逼人:“你爱女儿吗?”吴建荣嘟囔道:“这还用说吗?”“爸爸爱女儿的最好方式,就是给她创造财富,将她打造成‘白富美。”吴建荣一点点被说动了……

积蓄有限,高荔夫妇只能考虑五环附近的房子。12月15日,两人开始看楼盘,一连造访5家售楼处,根本没有低于两万元一平米的房子。早在2013年3月,北京出台了严苛的房产限购令:夫妻俩购买二套房,首付利率不能低于50%,高荔和丈夫算了算,他们购房首付款不能低于80万。

一番纠结后,两人分头筹集30万首付款缺口。可两边兄弟姐妹都是上班族,经济条件一般;加之夫妇俩借款是投资房产,对方心理微妙,均以各种借口婉拒。高荔心情糟透了,吴建荣心里也不好受。

2014年2月7日中午,高荔坐在公司翻看包里的楼盘广告。一位女同事凑过来问:“你是不是想买房?”高荔一声长叹:“想是想,可首付款不够。”同事悄悄支招:“办个假离婚啊!现在大家都这么搞。据我所知,咱们公司就有好几对。”

傍晚回家,高荔将同事的话转述给丈夫,不容置疑地说:“咱们干脆也办个假离婚吧,以单身名义买房,首付款只需25%。”吴建荣犹豫间,高荔认真与他商议:“咱们只是假离婚,离婚不离家。家里这套房子是我的名字,购置二套房,房本上写你的名字。房产证一下来,咱们就复婚。”说完,高荔找来纸笔,将协议内容全部写下来。吴建荣觉得办法可行,夫妇俩均签下了名字。

2014年3月11日,高荔与吴建荣办理了离婚手续。这年4月中旬,高荔和吴建荣在缴纳50万首付款后,贷款30年,月供4000元,在大兴区某楼盘购置了一套89平米的两居室。缴完首付,家里再也没有余钱。两人变卖戒指、项链等拼凑了5万元装修款,今天从网上淘个马桶,明天抢个抽油烟机……总算将新居装修完毕。8月13日,两人以每月3200元租金,将房子租了出去。与房客签完合同,高荔喜滋滋地说:“现在咱们有两套房了,市值600万元。”高荔的情绪感染了吴建荣,他也沉浸在美好幻想中……

还贷重压如山,离异夫妻患上购房焦虑症

婚姻解体后,高荔与吴建荣除多了两本离婚证,生活没有任何改变。2014年10月6日,是倩倩7岁生日。高荔的妹妹高芝带着蛋糕和芭比娃娃,过来给外甥女庆生。倩倩让小姨从衣柜里找蝴蝶结装扮娃娃,高芝意外翻出了离婚证。

高芝惶恐地将姐姐拉进书房:“你与姐夫离婚了?”高荔这才向妹妹透露了假离婚买房的真相。高芝埋怨道:“你太糊涂了,你不知道假离婚有风险吗?”高荔淡然回答:“很多人为买房都这样。别担心,等房产证一到手,我和建荣立马复婚。”

高荔每月收入3500元,吴建荣4000元,第二套房不够以租养贷,两人每月要往里贴800元。高荔把工资分成几份:煤气费、水电费;一家人的生活费、女儿的教育费;自住房的房贷等等……一月工资所剩无几,家里流动资金常常只剩500元。

这年12月5日,高荔去新居收房租,意外发现新居混住了8位青年男女,房间被弄得一团糟:地板散乱着垃圾;灶台沾满油污;抽水马桶污垢不堪;两个卧室墙上,竟钉了20多枚钢钉。

自己千辛万苦买的新居,竟被糟蹋成这样!高荔吼房客:“你们必须拔去钢钉,重新粉墙,否则给我走人!”当天傍晚,8位房客集体搬走了。

经历这一次,高荔对租户格外挑剔:不租给单身男性;不租给无业人员;不允许房客当二房东……因条件苛刻,新居迟迟租不出去。吴建荣坐不住了:“你是出租房子还是挑选对象?要是房子长期租不出去,咱们一家人都得喝西北风!”高荔分辩道:“现在对房客宽松,到时维修还得多花钱。”

房子空一天,自己就损失100多元租金!夫妻俩一趟趟往中介公司跑,频繁在网上发布租房信息。转眼一个月过去了,高荔依然没盼来合适租户,她陷入了购房焦虑症:失眠、郁闷、焦躁不安。她经常凌晨醒来,掐醒吴建荣,无休止数落他……渐渐地,高荔的负面情绪传染给吴建荣,他也变得喜怒无常。频繁争吵中,两人感情出现裂痕……

2015年2月,随着年关临近,北漂大军纷纷返回老家过春节,房子更难出租。2月19日是第二套房的还贷日,早在一个星期前,吴建荣就连续收到银行催款短信。高荔逼他向亲戚借钱,吴建荣好面子,不愿四处求人,高荔只得向妹妹求援。当天下午,高芝就送来5000元钱。见姐姐一脸憔悴,高芝心疼不已:“姐,瞧你买了二套房,活成了什么样?”高荔含泪不语。

春节过后,北漂大军返京,房屋租赁市场回暖。3月9日,高荔和吴建荣终于将房子租给了一对IT小夫妻。压力缓解了,他们的焦虑症也减轻不少。

2015年5月8日,高荔在单位例行体检时,被查出怀孕两个多月。如今背负两套房贷,再养育两个孩子,远远超出她的承受范畴。第二天,吴建荣带她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5月10日一大早,她准备出门上班,吴建荣心疼道:“你不在家休息几天吗?”高荔黯然说:“我要是休息几天,岗位被别人顶替了怎么办?”吴建荣听完,鼻子发酸。

随着房价升温,这年8月,高荔与吴建荣的两套房子市值达700万元,房租也涨到了每月3600元;两人工资都有小幅提升;8岁的倩倩品学兼优,聪明活泼,一家人终于安稳下来。谁知生活刚展露笑颜,一场惊天灾难意外降临了……

假离婚变真离婚,两条人命惊恸世人

10月16日,高荔接到女儿班主任电话:“吴倩倩上体育课摔倒了,鼻子血流不止,已被送往大兴医院。”高荔惊惶赶了过去,医生告诉她:“孩子血小板只有正常儿童的五分之一,很可能患有白血病。”高荔一个电话将吴建荣叫到医院,两人火速带女儿赶往北京301医院。经检查,吴倩倩被确诊为髓细胞白血病。此病凶险程度极高,如不及时接受骨髓移植,患者存活期不会超过1年。

高荔与吴建荣争相为女儿配型。考虑到吴建荣身体素质好,院方将他列为供体。遗憾的是,吴建荣6个基因点位仅两个相符。随后,院方为高荔进行配型测试,她也不具备捐髓条件。两人将求髓信息通过网络,传递到全国200多家医疗机构;高荔每天拨打100多个求助电话;吴建荣在白血病微信群与病友交流,不落下每一条求生线索……然而反馈回来的,都是令人心碎的失望!

11月3日,新居房产证终于下来了。按照当初协议,两人该复婚了。吴建荣与高荔商量:“咱们明天去民政局,将离婚证换成结婚证吧?”高荔一声长叹:“女儿生死未卜,我哪有心思复婚?”看她心灰意冷,吴建荣只好作罢。

2015年12月,中华骨髓库在广州为倩倩找到了匹配骨髓。但40万巨额手术费,让高荔与吴建荣焦头烂额。两人准备抵押房产向银行贷款,因房贷尚未还清,银行拒绝放款,他们决定卖房救女儿!

等待骨髓期间,吴倩倩靠点滴、常规药物维持生命,每月医药费超过3000元。高荔拼命压缩开支,吴建荣则寻找一切机会出售房产……但转眼一个月过去,房子依然没能变现。2016年1月,院方几次催高荔缴纳手术费,高荔只好苦苦拖延。

此后,高荔一天数次催问吴建荣:“有意向了吗?有人交定金吗?”“便宜10万也卖,别等了。”吴建荣被逼烦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1月下旬,中介公司介绍一位客户买房,对方预交定金后,却迟迟没了下文。吴建荣一次次催问,对方说:“别急,我正在凑首付。”然而,吴建荣整整等了半个月,客户依然没能凑齐首付。中介公司立即为吴建荣介绍其他买家,吴建荣表示可以降低市场价8万元出售。此后,吴建荣与一位北漂男达成了买卖意向。当对方得知卖房缘由,抓住吴建荣急于脱手的心理,希望他再降8万元,并找各种理由拖延着不肯签约。高荔的妹妹有意帮姐姐,可家有老人在医院治病,拿不出多余的钱。吴建荣姐姐也刚给儿子买了房子,手头不宽裕。就在一点点凑手术费的过程中,高荔与医院的约定时限已过。

2月中旬,院方将救命骨髓用于救治另一名白血病患者。3月21日,吴倩倩因白血病并发症,引发肝部、肺部感染,抢救无效离世。消息来得太突然,高荔用力将头往墙上撞,两次昏死在女儿遗体旁。吴建荣一夜之间苍老10岁,两鬓出现白发。

送别女儿,吴建荣沉浸在锥心的悲痛中。回首女儿离世的前前后后,这个懦弱男人在高荔面前爆发了:“是你害死了女儿!如果你不执意买二套房,女儿也有救命钱!我恨你,永远也不会原谅你!”高荔也不甘示弱:“你才是害死女儿的凶手!如果你及时将房子脱手,女儿救命骨髓怎会给别人?”

此后,两人开始旷日持久的争吵。失去了女儿这根纽带,吴建荣决绝地与高荔分居。高荔心如死灰,默认了两人感情的决裂。他们的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4月中旬,两人坐下来谈财产分割:自住房给高荔,新居归吴建荣,他补偿前妻20万元,分两年付清。当晚,吴建荣就收拾行李搬走了。

2016年6月,吴建荣与丧偶女同事周佩产生感情。她是石家庄人,小吴建荣三岁。爱情滋润下,吴建荣渐渐从丧女悲痛中解脱出来。高荔却始终走不出女儿离世的阴影:她失眠、内分泌失调、头发大把脱落。高芝怕姐姐出事,经常过来陪她。

7月13日,高荔给吴建荣打电话,沟通20万补偿金的事。从前夫口中高荔得知了他的恋情。女儿离世才4个月,他就有了新感情!高荔突发联想:说不定前夫早就跟那个女人有一腿,故意不卖房子,拖死女儿!女儿离世、前夫恋爱,双重刺激下,她患上了精神分裂症。病情发作时,她头顶铁锅,背着一袋女儿的衣物,围着小区转圈……

9月3日,吴建荣与周佩领证结婚。次日上午10点,高荔赶到吴建荣住处,准备让他给自己写20万补偿金的欠条。她打开新居门,只见墙壁贴着大红喜字,客厅悬挂一张新婚照,高荔这才意识到前夫已经结婚。眼前的一切,像一把锋利的刀,刺穿了高荔心底的创伤,她一声惨叫跑向阳台,推开5楼窗户,像片树叶一样坠落下去,当场身亡!婚房秒变凶宅,得知这一切,吴建荣眼中涌泪,心里的痛无以复加……

[小编发言]

2016年9月30日,北京再次出台史上最严苛的房产限购令:夫妻购买首套房,首付比例不低于35%,二套房首付比例高达70%。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自2013年北京出台限购令以来,不少夫妻钻政策空子,假离婚投资房产。殊不知,假离婚买二套房,物质财富虽然暂时增加了,但生活风险也大大增加,而且还有可能引发意想不到的家庭和社会矛盾,甚至酿发悲剧。本文主人公高荔、吴建荣本来过着宁静生活,但他们也被“假离婚买房”的“时尚”裹挟,身不由己地沦陷其中,被其中的种种“意外”击中,最终上演了家破人亡的悲剧。其中的惨痛教训,令人唏嘘!

其实,相比物质财富的增进,家庭的安宁和幸福,才是更宝贵、更持久的财富。

编辑/王茜

猜你喜欢

新居套房房子
易迁新居
臧学万
万年历
房子
有的官
厦门瑞颐大酒店鼓浪屿花园套房优惠
孤独的房子
算账:买500万房子假离婚可省30多万
算账:买500万房子假离婚可省30多万
一百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