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新疆人口发展趋势预测分析

2016-12-01王宇敬莉

克拉玛依学刊 2016年5期
关键词:人口数量

王宇+敬莉

摘 要: 新疆南疆和田地区、喀什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以下简称南疆三地州)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必经之路,承载着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长期而又艰巨的任务。针对南疆三地州高人口增长率、区域发展水平严重滞后等特点,运用Malthus(马尔萨斯)人口模型对南疆三地州未来(2015-2025年)人口规模进行预测,对发展趋势进行判断和分析,进而提出行之有效的途径。

关键词: 南疆三地州;人口问题;Malthus模型;人口数量

中图分类号:C92.45 文献标识码:A DOI:10.13677/j.cnki.cn65-1285/c.2016.05.05

欢迎按以下方式引用:王宇,敬莉.新疆人口发展趋势预测分析[J].克拉玛依学刊,2016(5)36-43.

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不断推进,新疆也迎来了实现社会跨越式发展难得的历史机遇。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承载区的新疆境内,南疆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与多个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接壤。但是,一直以来南疆是全疆存在社会安全隐患较严重的区域,同时南疆与北疆经济发展明显不平衡,这些都制约着新疆的快速发展,也不利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全面推进。

新疆南疆三地州是整个新疆贫困面积最大、贫困程度最重的区域。根据最新统计数据计算得出,南疆三地州总人口占全疆总人口的近1/3,但南疆三地州的生产总值仅占到全疆生产总值的近1/10。[1]66-71;95-98可见,人口问题成为制约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潜在因素之一。国家允许南疆每对少数民族夫妇生育三个孩子,符合特殊条件的每对夫妇可生育四个孩子,而实际情况则是每对夫妇普遍拥有五至六个孩子,部分南疆偏远落后乡村超生严重,而超生的人口落户问题又得不到解决,这些都存在安全隐患。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将会刺激新疆南疆三地州人口以更高的速度增长。所以,对南疆三地州人口进行合理预测,有利于国家把握好人口数量、制定方针政策。人口预测要找准合适的预测方法,现有的预测方法主要有马尔萨斯模型、Logistic模型、自回归模型、指数平滑模型、BP神经网络模型、GM(1,1)模型等。[2]955-962选择合适的相对应的预测模型必须在掌握了这一地区人口发展规律和特点之后,才能针对不同类型的人口结构和预测时间范围选择符合社会人口变化的模型,进而提高预测结果的精准度。

针对南疆地区的高人口增长率、区域发展水平严重滞后等特点,本文选择Malthus(马尔萨斯)人口模型,综合过去的数据,运用该模型进行南疆三地州未来(2015-2025年)人口规模的预测及其发展趋势的判断,这将为国家开展南疆三地州社会稳定工作提供依据,同时也利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可持续发展与新疆“十三五”规划的全面推进。

一、南疆三地州人口发展问题

南疆三地州是国家新一轮扶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经过多年的扶贫开发,经济总量规模不断扩大,但人口问题一直不能有效控制。

1.南疆三地州人口数量

新疆是全国人口增长率较快的地区之一。南疆地区人口增长过快,对比三地州和全疆人口的增长率可以发现,2004-2014年这10年间,除2007年喀什地区和2010年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以下简称克州)人口增长率出现了下降,大多数年份南疆三地州的人口增长率均超过全疆的人口增长率,并从2009年至今均依照此规律(见图1)。测度人口增长率包括测度自然增长率和机械增长率(自然增长率是指人口出生率减去死亡率,机械增长率取决于迁入人口和迁出人口)。由于南疆相对来说比较封闭,所以决定南疆三地州的人口增长率的主要因素是自然增长率。观察近10年的南疆三地州人口自然增长率,可以看出各地州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在15‰左右,某些地州的个别年份超过了20‰,全疆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在10‰左右,而全国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5‰,可见这些指标都大大超出了全国水平。图2-图5分别为南疆三地州和全疆2004-2014年人口出生率、死亡率、自然增长率趋势变化图。

2.南疆三地州人口结构

由于历史原因,清朝统一新疆后,新疆多民族的分布格局逐渐形成,南疆成为维吾尔族聚居区域,南疆三地州汉族人口比重较小,少数民族人口比重较大,且集中为维吾尔族和柯尔克孜族。表1列出南疆三地州的人口数量及民族构成,并依据该表的数据计算可得出,南疆三地州的各州少数民族人口比例均超过90%,三地州汉族人口占全疆汉族人口不到5%,三地州维吾尔族人口占全疆维吾尔族人口近60%,可见南疆三地州属于高密度少数民族地区。

二、马尔萨斯人口模型预测

1.模型的理论描述

2.模型的建立和求解

在人口模型中,年末人口总数是一个重要的人口指标,是对某个地方的人口的直接描述,现在就从这个指标来讨论,试探性地检查一下马尔萨斯模型的实用性。

为了模型的需要,对模型先进行了一些假设:

(1)在年度统计的全国人口总数中,我们假设台湾地区和港澳同胞以及海外华侨人数可以忽略不计。

(2)南疆三地州会有变迁,在这里假设迁入研究区域的人口和迁出研究区域的人口总数可以相抵,不考虑人口变迁对人口总数带来的变化,即在计算人口增长率时不考虑机械增长率,只考虑自然增长率。

(3)假设研究区域没有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或者人口没有受自然发展因素之外的重大影响。

利用matlab7.0对2003-2014年南疆三地州人口数进行数据拟合,图6-图8为三地州人口的指数增长模型数据matlab拟合图形。

三、预测的结果分析

1.预测结果的意义

预测人口的模型有多种,每一种模型都有优缺点,其预测的准确性应当基于模型本身及其实际意义。本文是基于马尔萨斯模型预测2015-2025年新疆南疆三地州的人口规模,具有理论和现实意义。

从理论意义方面来讲,同时也是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说,马尔萨斯模型的适用性强弱与该地区的经济在一般情况下会背道而驰,也就是说,越是适用马尔萨斯人口模型的地区,那么该地方的经济发展便越是落后,这些地区便需要得到更多关注和国家的支持。

从现实意义方面来讲,预测未来10年后的人口规模,将有利于国家意识到人口问题的严重性,更加重视南疆人口的增长状况,并制定切实可行的相关人口政策。南疆三地州属于国家重点扶贫地区,目标是做好南疆经济发展的工作。经济的发展务必先要做好南疆人口工作,这是解决南北疆差异的突破口,同时也是国家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前提和保障。

2.预测的可行性验证

首先,对南疆三地州人口的预测是在国家未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之前进行的,即使国家全面实行了该政策,未来3-5年内,三地州的人口规模不会因该政策发生突破性增长,但预测到2025年左右的人口规模属于中期预测,马尔萨斯模型对未来人口发展趋势的把握是在增长率保持稳定的条件下进行的,本预测符合模型本身的适用时间跨度。其次,马尔萨斯模型建立的预测三地州2015-2025年人口数量公式,利用该公式分别对南疆三地州2014年人口的预测值与实际值进行比较:克州地区的预测人口为59.01万人,而克州人口的真实数值是59.64万人;喀什地区的预测人口为432.48万人,而喀什地区人口的真实数值是448.82万人;和田地区人口预测值是220.57万人,而和田地区人口的真实值是225.82万人。虽然模型中预测的数值和实际数值之间存在些许误差,但足以说明情况,可以看出,用此公式对南疆三地州人口进行预测的结果与实际人口符合情况很接近。最后,由于人口的增长是集合多种因素的结果,任何一种预测人口的模型都不可能精准地预测人口数量,但马尔萨斯模型是从实际情况出发加以选择的。综合上述几点,可以得出,利用该模型预测南疆三地州2015-2025年的人口数值具有很强的说服力。

3.三地州人口数量趋势变化分析

预测的2015-2025年克州地区人口年平均增长为1.54万人,而2004-2014年克州地区人口实际年平均增长为1.28万人;预测的2015-2025年喀什地区人口年平均增长为9.65万人,而2004-2014年喀什地区人口实际年平均增长为8.73万人;预测的2015-2025年和田地区人口年平均增长为5.73万人,而2004-2014年和田地区人口实际年平均增长为4.86万人。通过对比可以发现,预计未来十年间人口增长快于前十年,三地州的年平均增长人口数值都超过了前十年的年平均增长。到2025年,克州的人口预计达到75.71万人,是2014年实际值的1.27倍;喀什地区的人口预计达到539.33万人,是2014年实际值的1.2倍;和田地区的人口预计达到284万人,是2014年实际值的1.26倍。十年后以上三地州人口的预测结果都达到了2014年的1.2倍以上,而届时三地州实际达到的人口规模甚至可能会超过预测值。

四、南疆三地州人口问题与新疆和谐稳定的关系

2015年11月3日,张春贤在新疆工作会议上重点强调在今后一个时期,是南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决胜时期,也是实现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关键时期。[4]一个地区的人口是其社会存在及其发展的必要条件。要达到南疆三地州人口与整个社会的协调发展,必须使人口发展和社会发展相适应。南疆三地州人口数量的增长已经超出了社会经济的负荷。从发展经济学的角度来讲,南疆三地州的发展和稳定应当是彼此相辅相成的,以稳定谋发展、以发展促稳定。在资源有限的条件下,人口的快速膨胀得不到有效控制,经济社会就很难实现发展,进而社会的和谐稳定就不能实现。未来三地州的人口若仍以高速增长,必将存在潜在的社会矛盾的积累,在未来的某一时间矛盾就会显现,这些都是人口带来的影响社会和谐的重要因素。

五、控制南疆三地州人口高速增长的解决途径

长期以来,南疆三地州人口的高速增长已经成为常态,上述模型预测未来十几年的人口数值是基于国家没有全面开放二孩政策的前提下进行的。二孩政策全面放开,未来的三地州将面临人口更高速的增长,届时三地州的社会稳定将受到威胁,而社会稳定问题归根结底就是人口问题,所以找到切实可行的解决人口问题的途径才是关键。

1.落实解决人口问题的直接途径

一直以来南疆的人口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众所周知受多方面的因素制约,但如果能集中力量从以下几点抓起,南疆人口的高速增长将会有所缓解。

(1)努力改变少数民族人口的传统生育观念

改变少数民族地区人口的传统生育观念是个系统工程,不能在短时间内完成。改变生育观念要依靠教育,提高人口的素质。首先,通过普及少数民族地区的义务教育,完善学前教育、中学教育、高等教育等教育方法,提高民族地区人口文化素质;其次,通过免学费、发放各种补贴、发放各种奖学金等方法,扩大少数民族地区,农村人口受教育程度的影响面,减少辍学人口数量;再次,重视少数民族教育,降低门槛,采用“宽进严出”的方法为少数民族地区的儿童提供更多受教育机会。只有这样,才能提高整个国家的人口素质,使国民经济保持稳定和可持续的发展。此外,教育的发展会提高少数民族妇女受教育水平,从而增强女性晚婚、少生、优生、节育的意识。

(2)加大国家针对南疆的计生力量队伍建设

在长期以来,南疆地区部分人口没有户口,其归结起来还是因为当地的政府执行计生工作的力度不够,致使许多偏远农村成为计生工作的死角。国家应当抽调一批经验丰富的计生力量扎实落实计划生育工作,以维护法律的尊严,杜绝计生工作没人抓、没人管的现象。除此之外,国家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在少数民族地区也一样贯彻实施,对能同汉族人口执行同样的生育政策的少数民族夫妇给予奖励,其子女应当受到国家特殊优待。今后要一如既往地完善计划生育奖励政策,重点突出全面计划生育奖励政策与其他社会政策的衔接,避免出现其他政策的奖励超过计划生育政策的奖励标准,从而降低计划生育奖励政策的效果。这样才能做到令“少生优生”的少数民族夫妇起到模范带头作用。

(3)鼓励人口低比例地区和人口高比例地区人口互迁

政府鼓励低比例地区和高比例地区的人口互迁,这有利于改变南疆地区的人口结构。首先,政府应鼓励更多北疆人口到南疆开拓市场,南疆农民到北疆务工赚钱,进而加强南北疆的交流。其次,政府还应做好相应的互迁人口安置工作,对于南疆农村人口落户城镇的给予高额补贴,并且对在北疆的南疆务工人员提供保障性住房和最低生活补助。最后,国家应加大力度改善南疆的基础设施和水资源等条件,这样才能吸引北疆甚至内地人口迁入南疆地区。

2.利用国家政策性平台的间接途径

(1)借助国家产业援疆计划提供的就业机会

自2010年起,国家针对南疆的援疆计划中重点就是民生项目建设。这五年来,南疆三地州依托各自的帮扶省份,建立起农产品加工、纺织、新能源、生物制药等企业。通过产业援疆调整当地的产业结构,进而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使当地民众的眼界开阔起来,许多农民逐渐转变成了产业工人。

目前,已经建成的喀什开发区深圳产业园解决少数民族就业达到上万人,克州阿图什工业园区解决就业人数1 969余人,和田地区北京工业园区每年新增加就业人数1万余人。2015年将新增加南疆的帮扶项目,包括社会公益、林果业、家禽养殖、畜牧养殖业、民族工艺、技能培训等,这些就业平台的搭建使南疆三地州的村民更多地从田间地头走向工作岗位。要充分利用好这些产业援疆平台,引导更多的少数民族群众加入产业援疆的建设中去。要真正起到“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作用,这样才能解决了就业问题,又增加了南疆的稳定团结。

(2)依靠“一带一路”带来的人才发展机遇

“一带一路”建设的基础性任务是人才队伍的建设。尤其是欠发达的落后地区不但在大专院校新设相应的专业,还要从更高层次上考虑人才的培养问题,需要建立一个完整的人才培养体系。当前,南疆三地州最缺的是几所综合性培养本土人才的大中专院校。2015年,南疆第一所综合大学——喀什大学正式落成,在培养应用型人才的同时,喀什大学还通过自己的方式,积极参与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目前正在进行中巴经济走廊研究和巴基斯坦及南亚研究,力争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实施过程中发挥科研学术作用。目前南疆三地州已经基本全面实行了12年免费义务教育,这些为南疆三地州高等教育打下坚实的基础,南疆若要培养高素质的人才,就必须建立起自己的综合性大学以发挥学科齐全的优势。[5]今后,国家更应当集中力量于南疆三地州的人才培育建设,争取在其他南疆地州建设更多综合性大学,为南疆地区输送人才,也借助这个人才发展机遇,为“一带一路”输入新鲜血液。

(3)通过中巴经济走廊改善南疆三地州的就业环境

中巴经济走廊起点在喀什,终点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全长3 000公里。瓜达尔港与喀什经济特区的共同运作,极有可能使喀什成为一个中亚南部的商贸中心,让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的物资在喀什中转后通过中巴铁路借瓜达尔港出海。这也有利于喀什的经济发展以及南疆的稳定。[6]喀什通过辐射带动作用,连带周边地州都承担着两国之间开展各种特许经营权项目的合作设立与招标,这将带动南疆三地州投资规模的继续扩大,同时也加大了人力资本的需求,最重要的是促进了更多当地人口的就业,促进其他周边地州乃至全疆的经济发展。南疆三地州要抢抓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机遇,为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再添强劲动力。

参考文献:

[1]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新疆统计年鉴[J].中国统计出版社,2015.

[2]张海峰,杨萍等.基于多模型的西宁市人口规模预测[J].干旱区地理,2013(5).

[3]马尔萨斯.人口原理[M].朱泱等,译,北京:商务出版社,2009.

[4]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南疆工作会议举行,张春贤发表重要讲话[EB/OL].http://cpc.people.com.cn/n/2015/1104/c64094-27776954.html,2015-11-04.

[5]侯杨方.“一带一路”战略亟需建立人才培养体系[N]. 文汇报,2015-05-08.

[6]许维鸿.南疆可借中巴经济走廊升级[EB/OL].http://opinion.huanqiu.com/1152/2015-07/ 6824952.html,2015-07-02.

猜你喜欢

人口数量
我国60岁以上人口数量首超15岁以下人口
民国人口问题略述
基于阻滞增长模型预测未来我国人口数量
基于双层“小世界”模型预测全面二孩政策下我国的人口数量
人口数量与消费水平对资源环境的影响
清代山西人口数量演变
2020年前俄人口数量将增至1.475亿
清代西宁人口社会变迁研究
中国人口分布的时空演化研究:直面社会与经济双重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