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小红马

2016-11-28约翰·斯坦贝克

新少年 2016年11期
关键词:秃鹰马驹马厩

约翰·斯坦贝克

十岁男孩儿乔弟是牧场主卡尔的儿子,多年的耳濡目染使乔弟对马、牛、猪、羊、鸡、狗等再熟悉不过了。特别是对马,乔弟尤为亲近,一直渴望着自己能够拥有一匹小马。

这天晚上,等到爸爸和牧工比利回家,乔弟闻到他们口里有白兰地的酒香味,他便猜到爸爸白天的生意一定不错,他盼望爸爸讲一些外面的见闻,可卡尔却严肃地对儿子说:“快去睡觉吧,明天我有事找你。”

第二天早饭后,卡尔和比利将乔弟带到了马厩。一匹陌生的枣红色马驹正在一个单间马厩里朝外看着来人。乔弟一阵惊喜:“这是我的吗?”卡尔笑而不语,比利用行家的口气说道:“好好驯服它,它就是你的。我会把方法教给你。”乔弟为小马驹取名叫戛贝兰。

自从戛贝兰来到牧场之后,乔弟每天提早一个小时起床去马厩探望这个新伙伴。比利源源不断地将有关马的知识告诉他,上学路上,乔弟像复习功课一样在心里重复着比利的话,因为这一带人都知道比利是养马的一把好手。

戛贝兰成长得很快,立停、起步、小跑、快跑等一系列动作都有进步,只几个月的工夫,刚来时那种马驹长相已经不复存在了,比利说过了感恩节就可以骑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个晴好的天气,乔弟上学前把戛贝兰拉到户外晒太阳,不想阵雨骤降。乔弟本想撒个谎,跑回家去把戛贝兰牵进马厩,但最终还是不想破坏学校纪律,只得拿比利说过的“雨淋不坏一匹马”来宽慰自己。然而等到傍晚放学回家后,乔弟发现淋过雨的戛贝兰一个劲儿地发抖,第二天便病倒了。开始比利还满有把握地说,不过是着了一点凉,两三天就会好的。可未曾料想戛贝兰不幸染上了“马腺疫”,病情一天比一天恶化,比利为它做了处置也未见起色。乔弟把自己的铺盖搬到了马厩,陪伴着他心爱的马驹并随时观察它病情的变化。但他的努力无济于事,望着戛贝兰日渐失去光泽的皮毛,乔弟似乎预感到悲剧将要发生。

一天清晨乔弟一觉醒来时,发现马厩的门敞开着,身边的戛贝兰不见了,草地上留下马蹄拖过的痕迹。他一口气跑到山顶,四下望去,在一处小树丛中发现了倒在那里的戛贝兰,它的身旁围了一圈秃鹰。一只凶残的秃鹰还未等死神降临,便蹲到了戛贝兰的头上啄食起来。乔弟愤怒了,他玩命般冲了过去,向秃鹰举起了石头……

转眼已是新的一年,开春后的一天,卡尔依旧很严肃地对乔弟谈起马的话题:“要是你能得到另一匹马,你肯照料它吗?”乔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停顿了几秒后大声说:“当然,那还用说!”“好吧。山岭牧场泰勒家有一匹优良种马,明天一早你带咱家的尼莱去配种,要是成功了,生下的马驹就归你。”乔弟乐得几乎是从凳子上蹦了起来。爸爸不忘提醒儿子,“别高兴得太早,差不多要等八九个月呢。配种费五元钱我来垫付,不过得由你出,你可以干一夏天的活儿来抵。”

于是,乔弟开始了企盼。三个月后尼莱还看不出有什么变化,比利告诉他,明年一月可以给他一个惊喜。此后,乔弟无数次在梦中看到一匹可爱的小马驹,在触撞尼莱的腹部要奶吃。随后他又梦到自己正在给一匹高大的马驹戴笼头……

一月份一到,乔弟放学回家后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马厩陪着尼莱。可整整一个月过去,尼莱一点儿也没有要生产的迹象。与乔弟的焦虑相比,比利倒是能够沉住气。卡尔也不止一次地说过:“咱们这一带接生的事,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比利的。”

二月二日深夜,对于乔弟终身难忘。他刚睡下就被家里的响动吵醒。“尼莱要生了!”当他来到马厩时,妈妈已经烧好了热水,可是比利的神色却有些不对:原来胎位严重不正,注定要难产。尼莱一阵阵痉挛,痛得直叫唤。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再这样耽搁下去,可能这一对母子都将失去生命。比利思考和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此时他像一个胸有成竹的将军,又像一个凶狠残忍的刽子手。他操起一柄敲蹄铁的锤子,自言自语道:“不能再耽误时间了。”接着又命令乔弟,“转过脸去,离开这里!”

乔弟顺从地走出马厩,身后伴随着尼莱的惨叫和一记重重的头骨被击碎的声音,生命的终结和生命的诞生几乎同时发生了。比利迅速剖开坚韧的马腹,割断脐带,抱出湿漉漉的小马驹,放到麦秸上。

比利大声喊回乔弟:“你是它的主人,赶快用温水和海棉擦洗干净!”

小马驹的出世,乔弟原想自己一定会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的。但现在,乔弟一时搞不清这究竟是悲是喜。或许,对生命的思考于他而言还仅是刚刚开始。

(责任编辑 赵艳芳)

猜你喜欢

秃鹰马驹马厩
假想
在马厩
用母爱战胜秃鹰
用母爱战胜秃鹰
谁在说谎呢?
逃出濒危名单的秃鹰
雨后的秃鹰
遗失的怀表
寻找你的怀表
阿金的小马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