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不得不爱

2016-11-23晓吉

当代工人 2016年17期
关键词:司仪伴娘小兰

晓吉

闺密小兰结婚了,身为伴娘的我忙前忙后,却一点高兴不起来。

小兰是我大学室友,她跟男朋友郎哥是同学,俩人大一时就处上了,算起来六七年了。小兰是纯纯的农村姑娘,对郎哥那是掏心掏肺,郎哥倒不是对她不好,就是有事没事总对她大呼小叫。我真看不过眼去,曾半开玩笑地对小兰说:“你对他好得过分了!”小兰总是笑呵呵说:“我这辈子就跟他了,可不得对他好点,我这样的,别人也不会要了。”

小兰这话意思我懂,她打了两次胎,结婚前第三次怀孕。

谁知郎哥蹬鼻子上脸,老觉得跟小兰是初恋,自己赔了,结婚前又搞了一个,有一天还带回了新房。小兰早就知道郎哥的勾当,老跟我哭。我劝她分手算了,可小兰还是那句话,“我都这样了,谁还肯要我呀!”那段时间,小兰好吃好喝好言语地伺候着郎哥,希望他回心转意。在父母压力下,郎哥跟小兰领了证,但据说跟那女孩还藕断丝连。

婚礼现场,小兰一袭婚纱,司仪激情主持,“帅气的新郎,喊出你最爱人的名字。大胆向她表白吧。”郎哥不含糊,“小兰,我爱你!”全场欢呼!我忽然想哭,也想吐……工

猜你喜欢

司仪伴娘小兰
知错就改
不按套路
“为你好”
财政大权
“闹婚”时常过火催生“职业伴娘”
并非喧宾夺主的伴娘美甲
你的幸福我参与
什么花?
一个人的镇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