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萝莉”报告郭德纲:我押着“德云逃兵”回来了

2016-11-22王九月

知音(月末版) 2016年10期
关键词:师娘韩雪萝莉

王九月

2016年7月17日,曾因遭受婚姻失败打击、与师娘王慧争吵后冲动之下离开德云社的郭德纲徒弟赵云侠更新微博,公开向师父郭德纲道歉:“离开德云社之后始顿悟。近日年迈父母病重,我生活遭遇危机,只好向师父求助,本想会遭遇拒绝奚落,师父竟不计前嫌伸出援手相助,令我无地自容……恳请师父原谅,请求德云社同仁宽容,赵云侠已知错请求戴罪重回德云社,请观众原谅。”

郭德纲会接受他的道歉吗?赵云侠在外一漂就是三年,这三年里,他经历了哪些不为人知的艰难?在那段暗淡的日子里,他靠什么度过漫漫长夜?

近日,在北京三里屯演出大获成功的赵云侠接受了本刊专访。他深情地表示:在他最失意的时候,是一直暗恋他的90后女粉丝小雪走近了他,给了他温暖的家,并帮助他重新找回了自己……

冲动出走落魄南漂,90后“虾米粉”仗义相助

2015年6月16日晚12点,赵云侠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孩来电,女孩在电话里哭着说:“六哥,我是小雪,你6年的粉丝,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为什么离开德云社,六哥你要告诉我,你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还没说完,女孩已伤心得泣不成声。

赵云侠既意外又感动。当他躲在角落里,世界都快要把他遗忘;当人们对他只剩下谩骂指责,还有这样一个粉丝为他落泪,这个女孩是谁呢?

赵云侠原名赵彦飞,1979年出生于黑龙江省通河县农家,家里六个孩子他最小。16岁那年,他初中毕业就漂到北京,端盘子,做洗碗工,擦皮鞋。热爱相声的他渐渐地靠自学偶尔在酒店演出,后来投奔到天津曲艺界前辈、曲艺泰斗金文声门下学习相声。金文声对赵云侠考察半年后,在2005年底将他推荐给郭德纲,并在推荐信中评价他:“勤学忠厚,品艺出众,是可造之材”。在郭德纲的调教下,赵云侠渐渐崭露头角,成为德云社云字辈主要演员。郭德纲对赵云侠非常信任,甚至把家里钥匙都交给他,有人称赵云侠为“半个管家”。2011年,赵云侠与干部家庭出身的北京白领宋遥(化名)结婚,郭德纲夫妻为他操持了整个婚礼。对赵云侠来说,师父和师娘可谓恩深义重,可是自己却冲动之下离开了德云社,想起来就痛悔……

小雪告诉赵云侠,她名叫韩雪,1993年出生在郑州,大学毕业后在河南省实验幼儿园任教。赵云侠结婚时,她还特意赶到北京三里屯德云社参加了婚礼。那天,她得到了赵云侠的电话号码,但是从没有拨打过。这个号码在她手机里存放了六年,直到这天在网上为了赵云侠跟粉丝们争论到大哭。接着,小雪追问赵云侠离开德云社的原因。赵云侠叹了口气,轻轻说:“当时离婚这事把我给打蒙了,完全是脑袋进水晚期。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小女孩。”可韩雪非要他说清楚,赵云侠只好如实告诉了她一切:

原来,因长期演出忙碌,疏于陪伴家人,2013年春节前夕,赵云侠从澳洲演出回国后,就与前妻办理了离婚手续。这天一大早他就被哥哥打来电话痛骂了一顿:“麻雀还想跟着凤凰飞?当初你的婚姻就门不当户不对,劝你不听,这下场真是活该!”他当即打电话向好友郑军诉苦,对方却讽刺他:“连个媳妇都哄不住,还明星呢,趁早回家喂猪去吧……”

当天上午11点,赵云侠在师父郭德纲家里,跟师娘一起做除夕团圆饭。得知赵云侠离婚,师娘惋惜而生气,对着满脸颓丧、低头切菜的赵云侠批评说:“老六,绝不能整出婚外情的事情,不能有点成绩就膨胀,要给师弟带好头……”本来就压抑烦躁的赵云侠内心充满委屈,积郁已久的怒火顿时爆发,他“砰”地一下丢下手上的菜刀,把围裙扯下来一丢:“都闭嘴!我受不了啦!我不干了!我走!”然后夺门而去!

离开师父家,赵云侠驱车漫无目的地行驶着,师娘打电话劝他:“老六,你这是怎么了,该吃饭了,大过年的你别在外面瞎跑……”赵云侠努力平静一下说:“师娘您别管了,吃饭别等我。”就挂断了电话。将车停在无人的旷野,赵云侠嚎啕大哭。师娘再打他电话,已是关机状态。接下来整个春节,他都一个人租住在宾馆,不想见任何人。春节后,他辗转到了南京德云社落脚,租了房子,过起南漂生活……

赵云侠的讲述让韩雪不住叹息,她告诉赵云侠,在他的粉丝群和微博里也有一直对他关注、客观评价的粉丝,她就是其中一个。她劝大家说:“我想六哥有着自己的苦衷,他总有一天会告诉我们的。”“钢丝们虾米(赵云侠粉丝称呼)们安静,我觉得六哥不是无情无义的人,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此时,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让两个从未正式谋面的人像多年好友一样亲近。小雪越说越激动,最后竟在电话里啜泣起来:“我就问你,想没想过跟师父认错,想不想回德云社回师父身边?你只需回答我这两句话!”赵云侠说:“其实,一出师父家我就后悔了,我在心里骂自己一万遍,跟师父师娘道歉一万遍了,我做梦都想回去。迟早要回去的,但是我得先沉淀一下自己。”小雪又哭了:“这就好,六哥,你值得交!你若不回去,我现在就和你断!”赵云侠劝韩雪别因为粉丝的谩骂生气,他说:“我离开师父出走这几年,粉丝们一直在骂我,我反而高兴,因为我看到大家都爱德云社爱师父,我的确该骂。”

暗恋六年倒追“大叔”:“我再也不让你跑掉了!”

此后,他们经常通话聊天。韩雪发现,赵云侠非常想念师父师娘,想念德云社,师娘给他买的一块表,他始终戴着。甚至师娘给他买的棉袄和衬衣,他从来都是手洗,生怕磨坏了。离开德云社的日子,师娘的生日,春节、中秋等节日,他都会发短信祝福问候。每当说起在师父身边的日子,赵云侠的语气里都充满幸福,滔滔不绝。有时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忽然低沉下来。韩雪就说:“没事,六哥,你迟早会回到师父身边的,小雪支持你。”

那段时间,小雪每天和赵云侠通话安慰他。随着交流深入,赵云侠得知,小雪是骨灰级钢丝,曾学会了郭德纲的系列相声60段并上台演出;她会跳舞,能弹琴,能侃段子、说相声、演小品,曾经立誓要到德云社拜师,但因父母强烈反对而作罢。他暗自喜欢这个阳光纯情的小女孩,可是他把一切期待都雪藏在了心底。

一天,韩雪试探着问赵云侠的爱情计划:“六哥,你想找什么样的女孩成家,我也帮你物色着。”赵云侠说:“我现在从北京漂到南京,被全国人民痛骂中,连养活自己都难,谁能看上我啊?”韩雪说:“假如有人喜欢你的人品和才华,不在乎你的物质条件呢?”赵云侠说:“那……那也不能找小的,前妻比我小9岁,说离就离,我得找理解我懂我的,我可受不了再折腾,太小的肯定不成。”他的话让小雪沉默许久,她失望地下线睡了。

次日傍晚,韩雪看到赵云侠的QQ说说里写道:“感冒咳嗽,华丽丽地病倒啦……”她着急地打电话叮嘱他注意休息多喝水:“先别吃任何咸的辣的,鱼肉都免,只喝白粥,吃水果青菜,我明天晚上给你打电话检查,看你是不是听话了……”到了第三天,赵云侠明显好转,却向韩雪诉苦:“女神饶命啊,此方虽有效,可好几天不让吃肉太难受,感冒没好透,又患上严重的胃亏肉……”韩雪像哄小宝宝一样哄他说:“六哥乖,再忍两天啊。讲了你的抗病故事,我们幼儿园的宝宝都拿你当偶像,明天再撑一天,郑州人民都爱你……”一番话把赵云侠逗乐了。

看到赵云侠微信里说被蚊子咬了,奇痒难忍,韩雪就告诉他:“买一棵芦荟,芦荟叶捣碎涂在被咬的皮肤上,快快滴……”听赵云侠说“我在看师父的相声”,韩雪也到网上看。看完之后给赵云侠打电话,两人一起开研讨会,聊里面的“包袱”。在韩雪每日嘘寒问暖的关心和鼓励下,两颗心慢慢靠近了。

7月22日,韩雪来南京“旅游”,“顺便看看六哥”。这天下午,在南京佳园餐馆,第一次两人相对。站在赵云侠眼前的小雪是个白皙漂亮的女孩,清新纯美的气质让赵云侠眼前一亮。餐后,赵云侠坚持要韩雪去他租住的房子看看。

赵云侠租住在南京建邺区长虹路,一套三室一厅,他和其他三人合租,不到8平米的卧室,除一张床一个柜子外,几乎一无所有。赵云侠说:“我喜欢你,可我要阻止自己。我每个月房租一千五,除去寄给父母的,剩下够吃饭就不错了。你这么好的女孩,这对你太不公平……”韩雪眼里涌出泪花,一把捂住他的嘴:“我只听第一句就够了……”

接下来,赵云侠才得知,韩雪从16岁开始就暗恋他,其间看着他做了别人的新郎,作为粉丝参加了赵云侠在三里屯的那场婚礼。第一次与自己的男神近在咫尺,却眼看着他做了别人的新郎。坐火车回郑州的路上,韩雪黯然神伤,她只怨自己为什么不快点长大,只能默默祝他幸福。直到现在22岁了,才跟落魄飘零的他正式相见。赵云侠闻听泪眼蒙眬,两人牵手擦去彼此脸上的泪珠,韩雪说:“终于等到了你,我再也不许你跑掉了!”

韩雪一片真情令赵云侠非常感动,可是想到自己事业正处于低谷,生活也漂泊不定;自己是农家孩子,韩雪的父亲做小生意,母亲是会计师;而韩雪才貌出众,90后白雪公主和70后落魄大叔之间的巨大差距,赵云侠不无忧虑,韩雪却非常有主见:“既然我们俩没意见,那就进行下一步,见父母!”她跟着赵云侠到了东北老家黑龙江省通河县。自幼深受良好家教的韩雪勤快懂事孝顺,深得赵家父母喜爱,赵云侠心里装满甜蜜。

可是,韩雪的父母却强烈反对:“无房无车又是个70后大叔流浪艺人,还有患病的八旬父母,需要源源不断汇款治病,不成!白雪公主不能嫁给乞丐!”韩雪的父亲韩伟甚至写了一份“绝情书”:“韩雪父母反对女儿和赵彦飞恋爱结婚,若二人不听劝告,一意孤行,此后断绝父女关系,今后无论赵彦飞和韩雪流落街头或者豪宅千万,一概老死不相往来。”

赵云侠伤感地回南京继续演出。上火车前,他告诉韩雪:“短暂相遇我已经感到很幸福,听叔叔阿姨的话吧,我不怪你,只愿你幸福……”他微笑着说完,挥手告别。转过脸的瞬间,却是满眼盈泪。连续两周,韩雪没有消息,赵云侠觉得基本绝望了,韩家也许已给她安排好了人选。他在心痛之余,暗暗祝福她。没想到,8月10日中午,他突然接到韩雪电话:“到楼下接我!”他惊呆了!

原来,赵云侠走后,韩妈妈请来亲友劝导团,七大姑八大姨轮番上课,进行幸福洗脑,阻止她和赵云侠来往,并且推荐“最佳人选”,安排本地富二代和高富帅排队预约见面。从小乖巧听话的韩雪这次却油盐不进,非赵云侠不嫁!韩爸爸气得把家里东西都砸了。最后,劝导团成员说:“除去条件不合适,还有异地恋也不靠谱,你们一个在南京一个在郑州,这种关系难长久。”于是,这个义无反顾的女孩在两周之内,把工作辞掉了:“好吧,他就是在天边,我也和他团聚,就不存在异地恋风险了!”韩雪不顾父母反对,带着行李坐上火车来南京找她的六哥!

“感谢你陪我住寒窑”,太多的亏欠用爱来回报

患难的日子里,两个人恩爱无比。韩雪用自己的积蓄给赵云侠置办了三套新衣服,反复提醒他:“男人的形象不能马虎,不为自己,也为粉丝的感受着想,今后我负责包装你。”她宁可降低自己的生活标准,也要让赵云侠体面地站在公众面前。赵云侠自嘲地对她说:“公主,看你多傻,在宫里生活那么好,却跟我来住寒窑……”韩雪却说:“这都不重要,我第一次来南京见你之前,在路上我就想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想见面就抽你,为师父为德云社为粉丝;第二件事是吻你,为了你知错懂感恩,为了你终于让我等到你……”赵云侠百感交集,一把搂过女友,用深情长吻“封住”她的唇。从此,他们如拥在草窝里的两只小猫,甘苦与共,风雨相依。

然而,8月30日夜里,赵云侠接到家里电话,他身在农村老家的八旬父亲因冠心病需心脏搭桥,手术费没有着落。可当时演出市场不好,生活拮据的赵云侠正陷入困境,韩雪把卡里几万元存款都给了他,可还差3万多元。无奈之下,他发微信向师娘求助,本来做好被奚落讽刺又借不到钱的准备,想不到,次日清晨,他的账户就收到了师父汇来的4万元,赵云侠顿时呜呜大哭。

两个月后,韩雪爸爸突然来电,把韩雪和赵云侠紧急召回,这让两人紧张又忐忑。韩爸爸问赵云侠离开德云社的经过及今后打算,赵云侠说:“我一直很后悔当初一时冲动离开,师父师娘给予我的大恩,一生难以为报。我一定要回去,如果师父打我几顿能出出气,我也愿意!”

赵云侠掏心掏肺地说,他是2013年大年三十,也就是师父郭德纲首次上春晚那年,在中午前离开师父家的,正好是在师父上春晚直播前几个小时,所以,就连他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他漂泊异乡受尽磨难,那是应该给自己的血泪教训。看到他眼中泪光涌动,韩爸爸叹了口气,向赵云侠宣布:“我听出你是个重情义懂感恩的汉子。这样吧,我只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回德云社你师父身边!我不能把闺女嫁给一个忘恩负义之徒!”赵云侠当即允诺下来。2015年12月10日,身无分文的赵云侠和韩雪领证结婚。岳父母给女儿女婿买了婚纱、戒指等所有婚礼必备品,并为他们在郑州鸿运大酒店操办了婚礼。

结婚后,赵云侠更加想念在德云社的日子。自从离开师父,每逢春节他都情不自禁落泪。他甚至不敢看网上有关德云社的演出,每一个场景都能刺激他的泪腺。他对韩雪说:“七年时间在师父家学艺和成长,随着师父到处演出,我们既是师徒又是父子、兄弟,那份情愫早已深入骨髓,血浓于水。”

2016年6月10日,赵云侠和韩雪的儿子小晨翔出生了。孩子满月那天,韩雪再次鼓励赵云侠跟师父道歉,回德云社。7月17日,赵云侠在微博公开发出了悔过书:“离开德云社之后始顿悟,近日年迈父母病重,我生活遭遇危机,只好向师父求助,本想会遭遇拒绝奚落,师父竟不计前嫌伸出援手,令我无地自容……恳请师父原谅,请求德云社同仁宽容,赵云侠已知错请求戴罪重回德云社,请观众原谅,云侠愿重报师父知遇之恩。”他对韩雪说:“跟师父道完歉,我心里舒坦多了。”一个小时后,郭德纲经微博发来三个字回应:“回来吧。”赵云侠激动得举起笔记本电脑,跪在床上,大叫:“谢谢师父大德大量!”声音未落,他一头扎在床上,痛哭失声……

得到这个消息,岳父给赵云侠打来电话:“好样的,男子汉顶天立地,知错就改,小雪没看错人!”

赵云侠回归德云社的第一场演出,定在7月19日。消息一经发出,网上再次沸腾,有些粉丝还说:“一定要买票来看,只为到现场揍赵云侠一顿。”韩雪叮嘱爱人说:“六哥,别介意。”赵云侠说:“放心吧,我有思想准备。”

7月19日,赵云侠来到三里屯德云社演出现场时发现,很多相声界的名家和前辈都被请来压阵,还安排了一些安全维护人员。原来,师父郭德纲正在大连参加演出活动没能赶回,但却在百忙之中关心他的安危,特意安排好了保护措施,赵云侠知道后不禁泪湿眼眶:师父一直在关心他爱护他。当晚,演出圆满成功。事先担心粉丝闹事的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粉丝们还是原谅了他,热情欢迎他的回归。

演出结束后,赵云侠表示感谢粉丝的宽容,今后他会更加珍惜大家,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肯定,同时感谢妻子一路风雨相伴。采访时,他深情地对记者说:“结婚到现在,我没有给妻子买过一件衣服,小雪的嫁衣、就连我自己的衣服都是岳父母给买的,我亏欠妻子太多。以后我会给她买个大大的钻戒,欠她的,以后都会还给她……”

猜你喜欢

师娘韩雪萝莉
蝶变
花兔奶奶和响尾蛇
3650个阶梯
为什么每一位师娘都令人失望
师娘来也
时光志
小黑猫打立正
亲爱的虎牙
甜美“萝莉”
不能跨越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