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叩拜“豆腐爹娘”:女儿成不了丽人,就做“铁人”吧

2016-11-22孙丽+陈克

知音(月末版) 2016年10期
关键词:女儿

孙丽+陈克

2016年8月15日,巴西里约奥运会。中国女子举重运动员孟苏平,在抓举、挺举第一把都失败后,最后一搏,以总成绩307公斤夺得冠军!颁奖典礼刚结束,她突然转身返回领奖台,连磕四个响头,震惊了现场,也震惊了观看直播的亿万观众。

孟苏平出生于安徽马鞍山农村,长得健壮魁梧,她经历了许多挫折,直到最后一刻才被临时替换,走上里约奥运征程。鲜为人知的是不到一年前,她唯一的弟弟死在了打工路上,她更是悲壮出征!

穷人家的孩子没有退路,所有的磨难自己扛

2003年,14岁的孟苏平进安徽省马鞍山市体校后,父亲孟家根一天去看望,去训练厅时,却发现女儿拄着拐杖,在一边单独训练,他愣住了。

教练对孟家根说:“孟苏平膝盖受伤,存有积液,还没好就拄着拐杖来训练了。这孩子很要强!”

孟家根不忍心,但来到训练厅外面,他还是告诫女儿:“我们是农村家庭,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将来能否出人头地,只能听天由命。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所有的委屈只能自己扛。”孟苏平眼眶红了一下,说:“爸爸,我知道,我不后悔!”

1989年7月,孟苏平出生在安徽省马鞍山市博望区新市镇刘山村,父亲孟家根和母亲张朋珍开豆腐坊做豆腐,她还有奶奶和一个小两岁的弟弟。

孟家根和妻子每天夜里12点起床磨豆子,再进行豆渣分离、点卤水,直忙到早上6点,豆腐出炉,再卖大半个上午。烧不起煤,只能用柴火锅,孟家根常开着三轮车到处捡废弃的树枝、柴禾,碰到阴天下雨,柴禾潮湿,不易烧着火,更耽误工夫。

孟家根和当地很多家长一样,重男轻女。孟苏平很懂事,但成绩平平,父亲把希望寄托在弟弟身上。母亲有时煮一个鸡蛋,剥了皮,吹凉了,都是给弟弟吃,孟苏平每到这时就借故走开。父母对弟弟格外偏爱,孟苏平常和弟弟开玩笑,说他是父母的宝贝,将来他娶媳妇,一定不能忘了爹娘。

1999年,孟家根盖起一栋两层半的小楼,但没钱装修。2003年5月,孟苏平初中即将毕业,她对父亲说:“爸爸,我肯定进不了一中,我想选择其他的路。”孟家根说:“你尽力而为,考上考不上都无所谓。”孟苏平不愿意像当地很多女孩那样,还不到20岁就早早嫁人、生孩子。巧的是,毕业之前,马鞍山市体育运动学校前去学校选拔学生,孟苏平因为身材比同龄人高大魁梧,她被选中了!

回到家,孟苏平把书包远远地扔到椅子上,高声喊着:“爸爸,我要到马鞍山练习举重了!”孟家根看着身高一米七、体重达到170斤的女儿,高兴地说:“这也是一条路!试一试,也许能行。”

孟苏平到体校后,因饭量大,她在学校食堂常吃不饱,也不舍得再打一份菜,就在下课后到离学校最近的饭馆,买碗最便宜的蛋炒饭。父母给的零花钱不多,她每月都要精打细算,从不乱花一分钱。

孟苏平非常好强,训练强度本来已经很大,她每次还要比别人多练15分钟,时常拉伤腿部和臂部的肌肉。一次,她偷着给自己多加了10公斤,教练又不在身边,她手部虎口被撕裂,手上全是血,她瘫坐在地上,在空空荡荡的训练厅哭了一场。

孟苏平从不叫苦,直到这次父亲来看她,发现她受伤,他才知道女儿训练有多苦,但要想出人头地,根本没有退路,孟家根只能鼓励女儿坚持……

2006年10月,在安徽省第十一届运动会上,孟苏平以抓举100公斤、挺举130公斤、总成绩230公斤获得冠军,并三破省运会纪录。她被调入省专业举重队。得知好消息,孟家根犯了愁。他曾向女儿夸下海口:“你进省队,爸爸就给你买手机。”现在,女儿真实现了这个梦想,他不能说话不算数。张朋珍要给女儿买部几百块钱的普通手机,他不同意:“女儿到了省城,如果买一部太普通的手机,不会起到太大的激励作用。要买,就买好手机!”

孟家根夫妇做豆腐每天连本带利能卖300元,累死累活干10天,才能卖3000元。他们在豆腐坊大干20天,累得瘦了一圈,买了一部价值3000元的诺基亚手机。孟苏平拿到新手机,高兴地和父亲在省队合影,孟家根又将了女儿一军:“你要是进入国家队,爸爸给你买电脑。”当时,电脑尚不普及,她和父亲约定:“我一定努力!让你给我买电脑。”

孟苏平希望自己早点练出成绩,拿奖金,供弟弟读书上大学。可弟弟没考上高中,也不愿复读,宁肯帮着父母做豆腐。孟苏平感到十分遗憾。

到省队后,生活和训练条件都好多了,孟苏平每月还能拿工资,可由于训练紧张,加上她非常要强,从2006年至今,端午节、中秋节和春节,她只回家与亲人团聚过一次,她心里憋着一股劲!

成不了丽人就成“铁人”!失去弟弟后腰更直

艰苦的举重训练,把孟苏平练得像个“铁人”,其实她也有女孩一颗柔软的心。有时看到别的女生被男孩子追,她也会照着镜子,看着自己的素颜叹息。到商场买衣服,每次回来都很受伤,整个人心情一团糟。因为脚宽,她要穿42码的鞋,商场里最大码的鞋,她也穿不进去。她向往化上淡淡的妆,穿上蕾丝纱裙拍一套写真,但每次去影楼试衣服,她都穿不上,只得失望而归。

孟苏平知道自己没有千娇百媚,成不了温柔的丽人,她把精力全部放到举重上。2008年11月,在北京顺义举行的全国举重冠军赛上,她以抓举130公斤、挺举173公斤、总成绩303公斤勇夺+75公斤级冠军。

2009年,在韩国高阳举行的世界举重锦标赛上,孟苏平代表国家第一次征战国际大赛,面对实力强大的北京奥运会冠军、东道主选手张美兰,她以抓举131公斤、挺举165公斤和总成绩269公斤获得3枚铜牌。媒体称她:“继穆爽爽之后,中国女子举重大级别项目上又升起了一颗新星。”

孟家根接到女儿的报喜电话,激动得语无伦次:“辛苦了!谢谢你,你给国家也给孟家争了光。”

从韩国回来,出乎孟家根意料的是,女儿竟给他带回一块瑞士手表,白色的表盘和表带,既大方又漂亮。孟家根问多少钱,孟苏平怕他心疼,只是“嘿嘿”一笑:“不贵,你戴着就行了。”

此后,孟家根和妻子争着去卖豆腐。他戴着这块手表,故意将袖口高高挽起来,很多人见了夸他:“吆,老孟,这是哪里产的表,咋没见过?”孟家根特意用右手正正左手腕的手表:“这可是瑞士产的,天梭,世界名牌。”问的人睁大了眼睛:“你这可是名表啊!哪里弄的?”他一脸自豪地说:“女儿给我买的。嗨,你说买这个做啥?”尽管这么说,他心里有一种美滋滋的感觉。

2009年秋,孟苏平顺利进入国家队,孟家根想要兑现承诺,给女儿买电脑,却被女儿坚决拒绝了。孟苏平说:“你们把钱攒着给弟弟娶媳妇吧。”孟家根眼眶红了。他特别看重女儿,但也心疼儿子,儿子帮他们做了一阵豆腐后,便外出四处打工,想尽快自立,孟家根希望儿子早点成家,生儿育女。

2010年,在土耳其举行的世界举重锦标赛上,孟苏平以179公斤获得挺举冠军,成为安徽举重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2012年,她被保送北京体育大学。可是,由于当年她没能达到中国举重队队内奥运选拔标准,失去了参加伦敦奥运会的机会,孟苏平失望地回到老家休息。她心灰意冷,想到周露露(当年奥运会举重75公斤级冠军)等运动员都奔赴了奥运赛场,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

见女儿打不起精神,孟家根愁得在豆腐坊里团团转。由于下过雨,柴草淋了雨,张朋珍被潮湿的柴草熏得一阵阵咳嗽,孟家根也被熏得流出眼泪。其实,这泪水有一半是为女儿流的。

豆腐坊里晃动着父母疲惫的身影,母亲的一阵阵咳嗽、父亲的眼泪,紧揪着孟苏平的心。她用凉水洗了几把脸,来到父母面前,强装微笑地说:“爸妈,让我来。”她几下就把奄奄一息的火吹着了。孟家根说:“孩子,让谁去参加比赛,那是国家队的安排。你还小,还有机会。有失望必有希望!”

听着父亲的话,孟苏平默默地攥紧了拳头。

孟苏平重拾信心,更加刻苦地训练。2012年11月,在世界大学生举重锦标赛上,孟苏平以抓举135公斤、挺举188公斤、总成绩323公斤获得冠军。她将个人总成绩提高了5公斤,打破了周露露当年8月伦敦奥运会上创造的挺举187公斤级世界纪录。她拿到奖金后,要把奖金交给父母,孟家根说什么也不要:“你攒着,还要上大学、成家立业,买车买房。我和你妈还干得动,你弟弟成家,我们负担得起。”孟苏平给奶奶、父母和弟弟买衣服、鞋子,每次打电话都要叮嘱:“爸爸,妈妈,你们别做豆腐了,柴烟太熏人了,你们身体吃不消。”经她多次劝说,孟家根终于关掉豆腐坊。

2014年,孟苏平要帮父母买一辆五菱商务车,她对父亲说:“累了大半生,你带妈妈出去逛逛,玩玩。”孟家根不要她买车,但孟苏平从她平时比赛的奖金中拿出一部分,让父母把家里建于十几年前的二层半小楼装修了。弟弟23岁了,已经谈好了女朋友,准备结婚,家里没个像样的房子不行。弟弟常年在南京的建筑企业打工,姐弟俩难得见上一次面,只能通过电话和视频联系,每次看到弟弟传来英俊潇洒的照片,孟苏平心里都十分高兴。

2015年10月,孟苏平到美国休斯敦参加世界举重锦标赛。10月28日晚,在最后的较量中,孟苏平获得女子75公斤以上级抓举、挺举和总成绩3枚银牌。比赛一结束,国家队教练便给她买了一张直飞北京、并从北京转机南京的机票,催促她回家看看,休息调整一下。孟苏平在心里想:“这次教练怎么这么慷慨,比完赛直接就安排我回家?”

孟苏平从南京下飞机,想着弟弟就在南京,给弟弟打电话,但他一直关机,她联系不上。她只好坐车赶到家中,哪知却看到家里摆着弟弟的遗像和灵堂,她当场晕倒。原来,弟弟在南京打工时,被一辆工程车意外撞倒,导致颅内大出血,还没送到医院就走了……父亲怕影响孟苏平在美国比赛,让教练不要告诉她。孟苏平抱着父母,哭得肝肠寸断。

弟弟才24岁,还没有成家,就这样走了,带走了父母的全部希望。离开老家时,孟苏平哭着对父母说:“爸爸,妈妈,你们要保重身体。以后我会替弟弟给你们尽孝……”

孟家根强忍着眼泪说:“你不要牵挂我们,好好训练、比赛,来日方长。”孟苏平眼含热泪,弟弟不在了,她更要挺直腰杆,不能被打趴下。她心里充满一种悲壮的感觉!

悲壮出征行大孝,里约夺冠跪拜爹娘

回到北京后,孟苏平强忍着悲伤,每天苦练不止。弟弟的离世,让她产生了一种莫名强大的力量。她觉得生活就像一座大山,只有拼劲最后一丝力气,才能把它艰难地举起来。她非常担心父母走不出痛苦的阴影,常打电话让父亲带着母亲四处转转。她说:“你们辛苦了半辈子,也该歇歇了。”孟家根伤心地说:“儿子都没了,我还苦什么?”父亲的话里透着绝望!孟苏平劝道:“你们别过于悲伤,还有我呢。你们就拿我当儿子一样,我会养你们老的……”孟家根觉得自己的话可能伤了女儿的心,便说:“我们能动,就不需要你养。”

那个月夜,孟苏平失眠了。她发誓一定要帮父母找回生活的希望!而冲击里约奥运会,夺取奖牌,是她和父母最大的心愿。可是,出征一波三折,孟苏平没能如愿进入比赛名单,她满怀心事地又回到安徽省队,孟家根反倒劝起了女儿:“不到奥运代表团飞机起飞的那一刻,你都不要放弃!”

奇迹出现在孟苏平回到安徽训练的第三天下午,她接到了可以出征里约的通知。教练告诉她,由于俄罗斯举重队因兴奋剂事件被集体禁赛,中国举重队在大级别举重比赛中更有优势,孟苏平最终出现在75公斤级的比赛名单中,替换下了48公斤级的侯志慧。教练特意对孟苏平强调:“这是我国举重奥运史上首次最后关头换人。你一定要挺住!”

孟苏平内心既欣喜若狂,又忐忑不安,她不敢相信都到这个点了,自己还有机会踏上奥运会最后的征程。她特意买了一件写着“Keep Moving(永不止步)”的T恤衫,随奥运代表团飞赴里约。

临阵换将,在赛事中被视为大忌,何况是奥运会这种重大赛事,孟苏平感觉自己背负着无数质疑的目光。她知道一旦走上赛场,自己面对的不仅是不断加码的杠铃,还有来自外界的重重压力。

比赛前一天,孟苏平心神不宁,她坐在椅子上,不断地深呼吸,以此调整心态。她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年迈的奶奶,想到了弟弟,如果弟弟在世,看到她走上奥运会的舞台,该多么为她高兴啊……

8月15日,巴西里约奥运会现场,终于到了即将决战的时刻!孟苏平给父亲打电话:“我就要入场了,请你们放心。”孟家根也很激动:“你拿金牌也是我的女儿,不拿金牌也是我的女儿。”孟苏平信心满满地回答:“我会让你和妈妈为我骄傲的。”

当天,孟家根夫妇和亲戚邻居们一起早早坐在电视机前看直播,看到女儿第一次抓举失败,孟家根紧张得不敢看,张朋珍浑身颤抖,眼角含着泪水,双手合十,生怕女儿倒在台上。第二轮挺举开始,孟家根和妻子干脆躲进卧室,去看房间的小电视。

孟苏平第一次挺举也失败了。到了挺举第二把,她的紧张情绪达到顶端,试举175公斤时,她双腿弯曲被判罚失败。而朝鲜选手金国香最后一把却举起了175公斤,孟苏平第三把必须举起177公斤才能赢!关键时刻,她自己跟自己说:别慌!别急!淡定。她咬紧牙根,眼神中露出一股霸气,深吸了两口气之后,一步一步做动作,直到高高地举起177公斤的杠铃,她还怕腿没有伸直,在台上稳稳地站了两秒钟,并且一直盯着裁判的灯,直到看到裁判手里的白灯亮了,才把杠铃扔下来。

孟家根夫妇从头至尾目睹了全过程,他们的心一直提在嗓子眼上,直到女儿终于举起沉重的杠铃,亲戚和邻居们在卧室客厅里兴奋地狂呼:“夺冠了!”并点响早已准备好的鞭炮,在轰鸣的鞭炮声中,张朋珍从小卧室出来抱住一位亲戚,放声大哭,只说了几个字:“苦啊,苦啊……”便晕倒在沙发上,孟家根赶紧端来一杯水:“你先喝点水,静一静。”120救护车赶到接走她,张朋珍清醒过来哽咽道:“她和她爸爸盼这一天,盼了13年啊……”

而在里约的举重台上,直到听到场内的欢呼声,孟苏平才确信自己以抓举130公斤、挺举177公斤,总成绩307公斤夺得冠军!十几年血与泪的付出,都定格在这一时刻。登上领奖台,看着冉冉升起的国旗,孟苏平情不自禁地泪洒台上,可她仍觉得还有一件事要做。颁奖典礼刚结束,孟苏平突然转身返回领奖台,连磕四个响头。事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这样解释:“我想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感谢我的祖国,我的团队,我的父母……”她心里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她要感谢天堂里的弟弟,希望弟弟也能看到她今天的成功……

8月20日,孟苏平抵达合肥,受到英雄般的欢迎。孟家根上去给了女儿一个深情的拥抱,女儿宽厚有力的肩膀,让他猛然感觉女儿成了一座山。

孟苏平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和全国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8月25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孟苏平和中国奥运体育代表团成员,受到习近平、李克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孟家根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看到女儿的身影,高兴地打电话给她说:“等你回家,爸爸下厨,用今年刚腌制的咸菜,给你炖一锅新鲜的热豆腐。”孟苏平激动地说:“爸爸,我肚子里的馋虫都被你勾出来了。”

紧接着,孟苏平又随内地奥运精英代表团去香港、澳门参加活动。孟家根盼着她早一天回家,他对记者说:“女儿已经27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希望她可以找个好人家,把终身大事解决了。”

孟苏平的下一步目标,是4年之后的东京奥运会。她想回家后好好带父母出去旅游散心,未来的路还长,她要好好替弟弟给父母尽孝,这是一份深情的爱,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她会永不止步!

猜你喜欢

女儿
哈哈村
棉鞋
一把年纪
发毒誓
不听话
每天用一张照片说“对不起”
和女儿的日常
犯错也是难免的
女儿不爱自己读书等
我给女儿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