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接班人”命案:亲子、养子谁做总经理(下)

2016-11-08小北

知音(月末版) 2016年9期
关键词:接班人总经理亲子

小北

[前情提要]2016年9月下半月版第26期上,我们为您讲述了一个兄弟争夺总经理之位的故事,黑龙江绥化市于洪臣是一位资产不菲的企业家,在生命即将终结之际,他任人唯才,将总经理之位传给了养子,结果引发亲子不满。

这时,亲子得知了一个“秘密”:养子正是于洪臣和情人所生的私生子。于是,风云突变,一场夺位大战悄悄拉开了帷幕。兄弟俩孰输孰赢?养子究竟和于洪臣是什么关系?下面,为您继续讲述这个故事——

养子身世成导火索,“接班人”之争血案了结

原来,自从宣布于孝田任公司总经理后,公司员工一直议论纷纷。有人传于孝田根本不是弃儿,而是于洪臣在妻子不育那几年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这么多年,他一直欺骗妻子,最终不顾一切把总经理的位置给了于孝田。

很快,这个说法就传到于晓远的耳朵里。尽管是传言,却让他看到了夺回总经理位置的希望。于是,他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王珊找到了当初帮自己抱养于孝田的大姑姐,一探究竟。

起初,于红霞一再保证不认识孩子母亲,王珊一再激将大姑姐:跟我说实话,什么都好说。要是让我查出来你们合伙骗我,我一把火把这个家点了。”王珊的个性固执,当时的表情也很骇人。于红霞也怕出大事,最终说出了实话:孩子是于洪臣抱给她,说辞也是弟弟教她的。

这下无疑捅了马蜂窝。王珊当即认定谣言是真的,便冲于洪臣兴师问罪来了。于洪臣非常坦然:“孩子确实是我找的。我当年撒谎,是怕你猜忌。这个孩子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不信,我随时和孝田去做亲子鉴定。”原以为这样笃定的态度,能打消王珊的疑虑。谁知王珊思维和别人不一样,她相信丈夫和于孝田没血缘关系,但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于是,她又跑回绥棱县老宅,大闹已80多岁的婆婆。于洪臣是个孝子,在母亲的逼问下,他病急交加招架不住,说出了实情:原来,于孝田确实不是于洪臣的私生子,而是肖娟的儿子。当年肖娟结婚不久,老公就有了外遇。她愤而离婚,当时她已怀孕5个多月,原本想打掉孩子,但体内有子宫肌瘤,医生不敢为其手术。生下儿子后,她打电话求于洪臣帮自己找个人家送走。于洪臣正有意抱养孩子,索性把孩子接手自己养了。这个秘密,他连姐姐都没有说过。肖娟也不知情,她生子半年后就嫁到了美国,定居后把父亲也接走了,和于洪臣没有再联系过。

了解了实情,王珊却更加愤怒了。如果当初丈夫说出实情,她一定坦然接受。她认为丈夫之所以瞒着,是一直忘不了肖娟。在她看来,丈夫虽然和于孝田没有血缘,但在于洪臣的心目中,他的位置远胜于亲生儿子,这也是旧情难忘的表现。

王珊没有再闹,却暗暗萌生了替儿子夺回公司的念头。此后,她表现出一副大度的姿态,一再跟丈夫进谏说:“事情清楚了,我继续支持孝田做总经理,但必须给他考核,不然无法服众。”于洪臣一直在汲取其他企业的经验,他觉得妻子的话有道理,两人一起给于孝田从销售、生产等各个环节都制定了季度、半年、年度考核目标。

王珊原本是想给小儿子争取一个机会。只要老公对于孝田不满意,她就再把于晓远推出来。谁知,于晓远却动起了捣乱夺权的歪心思。他先是在自己负责的生产和售后环节上动手脚,生产最忙时,他擅自放员工休假,致使产品无法及时出厂。于孝田追责,他就乱扣员工的奖金,还打着“总经理”的旗号,致使员工对于孝田怨声载道。于孝田来厂里整顿,也遇到重重阻力。

起初,于孝田并没有意识到是弟弟在搞鬼。直到2016年4月,于孝田去分店视察工作,刚到绥棱县,就接到哈尔滨一个经销商的电话,对方来找他洽谈下半年订货计划。于晓远和客户曾多次接洽,于孝田就让弟弟替自己接见。谁知,此后,客户就没消息了。于孝田打电话,对方也不理睬。询问于晓远,他表示不知情。于孝田多方调查,才得知竟然是于晓远把经销商介绍给了竞争对手。为了劝走这个客户,于晓远不惜把一个食品的工艺配方送给了竞争对手。他的这种行为,给公司造成了几百万损失。于孝田十分生气,狠狠地批评了于晓远,并扣发了其全年奖金。怕父亲生气,于孝田并没有把原委说出,还替于晓远遮掩说是工作失误所致。

哥哥秉公办事,于晓远却更加愤怒。之后,他越发在工作上设置障碍,多次给公司造成损失。于孝田意识到不对劲,这才告诉了父亲。于洪臣勃然大怒,坚决站在大儿子一边,告诫于晓远,再有小动作,就把他踢出公司。王珊得知于晓远的劣迹,先是大骂儿子。开始,她还从中和稀泥。然而,见于洪臣毫不顾惜小儿子,她干脆站在了于晓远那边。一时间,公司鸡飞狗跳,业务受到很大影响。

于孝田十分着急,他多次向父亲表示,为了公司发展,他愿意让出总经理的位子给弟弟。于洪臣却坚决不同意:“孩子,爸没有私心。你必须给爸挺住。总有一天,晓远会明白我的用心。”就在父子俩打算想办法和于晓远解开疙瘩时,于晓远突然以机器维修为由,擅自将其中一个分厂停产了,结果致使一个一百多万元的订单无法按时交货,公司原价赔偿,又蒙受了一笔损失。这一次,于洪臣彻底被激怒,他跟大儿子说:“我必须给晓远一个教训,如果再坐视不管,公司就毁在他的手上。”于是,他从医院直接赶到公司,主持召开会议,将小儿子开除出了公司。王珊也参加了会议,她公然大闹,反对这个决定。然而,由于于晓远的所为给公司造成了一连串损失,多数人支持通过了这个决定。处理完这件事,于洪臣和妻子、小儿子也彻底决裂。他在一个疗程结束后,干脆在一个看护的陪同下,回老家绥棱县的老宅陪母亲去了。

就这样被踢出了公司,于晓远愤怒到了极点。他先是找哥哥算账,但因为哥哥那边早有防备,他根本接近不了于孝田。2016年6月2日上午,“忍无可忍”的于晓远开车去绥棱县老宅,跟于洪臣理论。

于洪臣一见到小儿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又吵了起来。于晓远口不择言,侮辱父亲“老色鬼”:“老东西,你这一辈子都欠我妈!欠我的!”于洪臣气得浑身发抖:“你再胡搅蛮缠!我就当没生你这个儿子。”他举起手里的拐杖朝于晓远砸去。于晓远的头被狠狠砸中,他在愤怒中扑上前掐住了父亲的脖子……几分钟后,于晓远发现父亲没有了气息,他吓得一下瘫坐在地上。随后,他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得知儿子掐死了丈夫,王珊哭骂儿子“牲畜”,劝他投案自首。于晓远拨打了绥棱县公安局电话向警方自首。案发后民警查明,于孝田确为肖娟之子,但和于洪臣无血缘关系。于晓远追悔莫及,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文中除嫌犯于晓远外,其余为化名)

[小编发言]

无论何种理由,弑父天理难容。然而,此案也反映出了当下不少创业者,尤其是家族企业掌舵人的困惑。别人面对的,只是亲生儿子之间的竞争。于洪臣面临的,却是养子和亲子之间的竞争。作为企业家,于洪臣任人唯才,公正负责。他意识到,亲子和妻子并不具备担当重任的开阔的格局和视野,在一番能力竞赛后选择养子,难能可贵。然而,他毕竟触及了妻子和亲子的利益。如果于洪臣在处理小儿子利益的问题上能更耐心、更智慧,比如采用股权与经营权分离的办法,既保障亲子和妻子的利益,又确保养子的经营决策权,有利于企业发展。如此,也许该悲剧就能避免。

本案也告诫天下创业者:在选择接班人的问题上,应该抛开小我,从社会责任感的角度,为企业寻找最合适人选。在亲生儿子中选择,要优中选优;在亲子和养子或其他亲属中选择,要看谁更具有将企业发扬光大的能力。如果实在无人可选,可采取引进职业经理人的方式,实行股份制,责权分离,这样既能保证股东的利益,又有利于企业在良性的轨道上发展,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编辑/陈宝岚

猜你喜欢

接班人总经理亲子
小小说二题
首届“接班人”杯广西中小学师生书法作品展示
“亲子‘鉴定’”等十五则
首届“接班人”杯广西中小学师生书法
味儿
李显龙身体突然不适 演讲提到接班人
原来如此
亲子脸
亲子脸
亲子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