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勇敢卖保险去!我的亿万富豪爸爸被判死刑之后

2016-11-08小青

知音(月末版) 2016年9期
关键词:哥哥姐姐爸爸

小青

[新闻背景]2008年,湖南湘西亿万富豪曾成杰因非法集资被捕,其妻、长女、女婿也受牵连相继被抓,此案成为当时轰动全国的湖南“吴英案”。曾成杰的19岁二女儿曾珊为救父,曾多方奔走,引起司法界、新闻界的广泛关注。此事被大量报道,一时间,曾珊成为新闻人物,被称为“救父湘女”。但最终,曾成杰被判处死刑,并于2013年执行,其妻、长女、女婿也各自获刑。

曾经显赫的曾家,不仅风光不再,还家破人亡。面对救父的失败、家族的巨变,曾经的富豪之女曾珊,在刚20岁的青春年纪,如何度过这突然间破碎、坍塌的生活?

2016年7月下旬,本刊特约记者再次走近了这位曾闻名全国的新闻人物——曾珊。在她日渐平凡、普通的生活背后,一种如野草一样永不放弃的执着和坚守,让人感动、钦佩。以下是曾珊自述……

富家千金变“囚犯之女”,生活在坠落中前行

如果人生可以分为四季,那么在我的生命里,19岁之前全部是春天。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一下子跌进刺骨的寒冬。

我的爸爸曾成杰是湖南湘西三馆公司董事长。30年前,他和妈妈从邵阳农村来吉首打拼,两人起初卖废品,后来成立房地产公司,最后成为吉首首富。我1989年出生,是家中三个孩子中最小的。出生时,爸爸已经是吉首名人,虽然吃过苦的妈妈小时候给我买100多块钱的衣服都会跟商贩讨价还价,但我从来没有为生活发愁。

2008年夏天,因为父亲一心想让我出国学习商科,我高中毕业,没有参加高考,就直接进入北京一家留学机构学英语。国庆之前,我参加的托福发布成绩,分数过线——这意味着我可以直接申请国外大学。我高兴得给父亲报喜,他却语气异常平静地叫我先回家。国庆当晚,我们全家人很难得地吃了一顿团圆饭。晚上,一向言语果断的父亲吞吞吐吐地告诉我:公司出了点状况,要把我留学的100万保证金先拿出来,我留学的事得缓一缓。

不知愁滋味的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并没有意识到什么问题。10月2日,爸爸被通知去市里开会,竟被留下。他带信给家里:省里要调查点事情,他过两天才能回来。但其实,他再也没回来:因为涉嫌非法集资,他被捕了。更可怕的是,在公司工作的妈妈、姐姐和姐夫也相继被抓走。

留学梦破产了!除了大我一岁、正在某空军部队服兵役的哥哥,家里一个说话的人都没了!仿佛一霎间,我由万人羡慕的豪门千金变成了一个囚犯的女儿,我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不知所措的我几乎流完了19年以来因为幸福而欠下的所有眼泪。

2008年年底,爸爸的财产全部被冻结,家里所有东西都被没收,连一瓶酒都没剩下。我按要求在没收的清单上签字之后,看着空荡荡的房子,我坐在楼梯上嚎啕大哭了一整晚。但那之后,我没有再哭:因为眼泪不能解决问题,因为还有更严峻的问题摆在我面前:一无所有之后,我怎么办?

家被抄后,大伯收留了我,管我吃住。爸爸托律师给我带话:没让我高考,又没能让我出国,他非常愧疚,嘱咐我不要放弃,一定要考上大学。爸爸的话给绝望中的我点燃了星火。我开始准备成人高考。学习,让我暂时忘记我无能为力改变的现实。

2009年年初,哥哥从部队转业,没有找工作,拿着一大堆材料为家里的案子四处奔走。这年7月,我通过自考,顺利进入湖南农业大学读工商管理专业。这一年,妈妈、姐姐和姐夫分别被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非法集资、侵占资产等罪名判处有期徒刑5年、6年和1年半。而爸爸因为案情复杂,尚未被宣判。当时已有一种声音传来:爸爸的案子就是湖南的“吴英案”,主犯很可能被判处死刑。

单纯的我对法律是不懂的,但凭着“爸爸不能死”的信念,我注册了名为“曾成杰之女”的微博,把父亲案子的前因后果和最新进展都发到网上,还曾以“绝食”的极端方式引起媒体对父亲案情的关注。一时之间,我成为新闻人物。

上大学时,我的生活已经非常拮据。虽然不时有大伯和一些好心人接济,可生活变故之后内心抑制不住的危机感,让我不敢把自己的生活寄托在别人身上。何况,我在狱中的家人,也需要我提供生活费。于是,我的整个大学时光,除了上课和上网发帖求助,只剩下两个字:打工。

为了赚钱,我一个人做了几份工作:白天如果没有课,到艾格去卖衣服;下午四点一下课,飞奔到学校附近的美的电器做促销。夜里十点半,我坐末班车回到宿舍,轻手轻脚洗漱完毕后,在台灯下复习一天的功课。过去那种睡到日上三竿再自然醒的生活,在我记忆里都虚晃得不真实。

这样的辛苦,让我每个月几乎都有一笔近3000元的收入,不仅能保障我的基本生活,支持我为爸爸奔波的路费,还可以给狱中的妈妈和姐姐送上1000多块。2010年下半年,姐夫出狱,重情的他没有离开姐姐,每月给姐姐生活费。这让我的经济负担和心里对姐姐的担心都少了许多。

“大风起,把头摇一摇;风停了,又挺直腰”

时光悄悄流逝着。2011年5月,爸爸因面向不特定社会公众非法集资总金额34.52亿余元,犯下集资诈骗罪,被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爸爸不服,予以上诉。当年12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爸爸的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法核准死刑。

二审宣判后的2012年夏天,趁着十多位著名法律界人士在贵阳小河开会之机,我带着父亲免死的呼吁书奔赴过去,哀求司法界著名人士在呼吁书上签了名。但这封签名信没有留住爸爸的命:2013年5月,最高法复核确认了父亲的量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两个月后对爸爸执行死刑——我们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爸爸也没有留下任何遗言。

在父亲的遗体下葬时,我紧绷多年的心依旧撕裂、痛苦。生前,爸爸曾多次通过信对我和哥哥救他的行为表示感谢,同时也向我们表示痛悔,因为他连累了一家人,希望我和哥哥以他为戒,走规规矩矩、堂堂正正的人生路……读着信,我泪流满面,心想:我和哥哥努力做了我们能做的,虽然这份努力有点盲目,甚至莽撞,但其间渗透的亲情,是否可以让爸爸孤独离世时,内心多一丝暖意?

死者已逝,而生者还得活着。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哥哥留在吉首,我回到长沙——没有父亲的肩膀可以依靠,坚强成为我们应对生活的唯一武器。此时,我已经大四,需要写论文,我在打工之外,挤出大量时间查资料、写论文,忙得像陀螺。

父亲走后,哥哥和我对狱中的妈妈和姐姐更加尽心,每个月在探视时间去看望她们。年岁渐长的妈妈身体越来越不好,2010年时突然中风,但妈妈清醒过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要告诉家人”。直到我看出她走路的异常,她才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下这件事。探监时,我也遭遇尴尬:每次去,妈妈和姐姐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案子会改判吗?”爸爸走了后,我和哥哥、姐夫及狱警沟通好:为了不影响她们服刑,我们要隐瞒爸爸已经不在人世的事实。所以,每次,我和哥哥都说谎:“爸爸也在服刑,差不多和你们同时出狱。”每当妈妈和姐姐投过来欣慰的笑容,我和哥哥的心却像被刺了一下地疼,她们没有注意到,眼泪早已在我的眼眶里打转。

2013年年底,我遭遇了人生的另一个变故:2010年,我认识了长沙男孩王培。他对认真、安静的我非常欣赏,我们在2011年成为男女朋友,他守着我打工、陪着我坐火车、一起从长沙站到贵阳为父请命,给了我孤独岁月绵长的感动。我曾经以为,这份真情能伴我永远,可王培和家人因为生活的原因不得不离开湖南,而我身上背负着家族,注定离不开故土,与其让感情纠缠,不如面对现实,理智地选择放手。

临走前,王培邀请培训机构的朋友唱卡拉OK,我也在邀请之列。他含泪道:“我要把这首歌送给最让我心疼和牵挂的女孩,希望她能幸福。”然后,他唱了一首很老的歌——刘文正的《小草》。当熟悉的歌词:“大风起,把头摇一摇,风停了,又挺直腰。大雨来,弯着背,让雨浇,雨停了,抬起头,站直腰。”我无法再看王培那熟悉的眼神,冲出了卡拉OK厅……

2014年年初,我在长沙找到一份为各大企业做知识产权保护的工作。因为不想自己和马上出狱后的妈妈、姐姐再回吉首触景伤情,我迫切希望能在长沙安家,所以工作非常努力,但由于没有资源,我只得每天拿着客户名单做电话约访,但往往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挂断电话。但只要客户有一点松动口气,我就厚着脸皮跑过去拉业务。这个时候,为爸爸奔波锻炼出来的胆量和坚韧让我受益匪浅。

用更好的自己,馈赠所有经历

2014年年底,妈妈出狱。她头发花白、步履蹒跚,生活的变故已经削去她所有的棱角和锐劲,再也不是我记忆中无所不能、早出晚归的女强人妈妈。在监狱门口,我、哥哥和妈妈抱头痛哭。然后,我们带着妈妈来到父亲的墓地,妈妈这才知道其实父亲早已不在人世,她撕心裂肺地哭起来……

那段时间,妈妈以泪洗面,茶饭不思。我便将她带到长沙,与我住在一起。我帮她把头发染黑,给爱美的她定做旗袍,周末带她逛庙会、爬山。妈妈在监狱里的这些年,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看着我用手机刷卡结账,打车付费,都觉得不可思议,甚至站在马路边左顾右盼却不敢过马路。我就像教小孩一样,教她一点一点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在我的努力下,妈妈现在已经慢慢接受了现实,晚饭后还会去小区的小广场跳舞。见我早出晚归的忙碌,妈妈时常感叹:“如果是过去,你哪会吃这种苦?”我笑道:“如果是过去,你每天忙忙碌碌,哪有时间这样陪我!现在我们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妈妈一愣,点头说“也是”,笑了。

2015年春节前,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倒闭——我失业了。更让我着急的是,我拿着简历在人才市场转悠了一个月,一无所获。见状,一个朋友对我说:为什么不做保险?只要你肯下功夫,不怕压力,一定能赚高工资——而这两点正是我的特长呀。

2015年春节后,我主动到太平保险公司投简历,并经过面试顺利入职。但刚进去,就面临着每天从早到晚密集的高强度培训,几十种险种、各种数据要牢牢记住,还每天进行考核。可我天生是个对数字并不敏感的人,为了记住这些,我再也没看过钟爱的韩剧美剧,每天五点钟起床,在公司培训教室外的草坪上一页页地背,晚上回家又是背。

这样一个月坚持下来,我以高分通过了保险从业资格考试,而和我一起招聘进来的十个新人,因为嫌压力大先后离职7个,只有我和另外两人留了下来。

但通过考试并不意味着你就是合格的保险员。刚入职的2015年4月,我曾遇到了一个客户:他约我上门拜访,我去后却发现他正在打牌,我在旁边站着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结束的意思。我有些焦虑,站起来问他想不想买。他看我语气不友好,嚷道:“你急什么?我会买的。”

说完又去打麻将,而我觉得自己被侮辱,眼眶红红地跑回单位,结果,还被领导约谈分析约访失败的原因。

一个月后,我重新约了这位客户,耐心、平和地与他沟通,结果,他在我手里一共签了五单,总保费有3万元。

这次经历给了我打击,也给我了信心。此后,与客户沟通时,我总会站在对方的角度提出解决方案,而不是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也正因如此,我逐渐积攒了良好的口碑,培养起了一批忠实客户。现在,我已经做到业务经理一级,月薪8000元。2016年3月,公司举行晋级典礼。我第一次穿上礼服,化上精致的妆容站上领奖台,我很兴奋,因为这不是富二代随时可以开的party,而是我自己辛苦打拼一年多的战果。

更让我高兴的是,在事业起步时,我收获了爱情:刘森华是我的学长,1987年出生,比我大两岁,湖南郴州人,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程序猿”。

2015年过年期间,一个同学介绍我认识了他。我和他认识时,我刚干保险,第一个月就面临开单任务。得知情况,森华自己掏钱买了一份保险,成了我的第一个开门红的客户。他工资不高,那份3000多元的保单几乎是他一个月不吃不喝的纯收入。他的这个质朴行为打动了我——我想要的爱情就是相互之间这样实实在在的支持和帮助。

相处了两个月后,我带森华见了妈妈。妈妈对他也很满意。得知妈妈喜欢吃榴莲,虽然榴莲价格不低,而且森华非常讨厌榴莲的味道,但他每次来都会给妈妈送一个榴莲。他这份对妈妈的心意,也让我非常踏实。

随后的五一节,森华邀请我去见他的父母。因为担心他或者他家人不能接受我的过去,在去之前,我郑重地和森华详细说了我家的事情,怕自己没说清楚,我还补了一句:“你可以到网上去查一下这件事,只要输入我的名字就可以。”

森华听完后,说了一声“好”。晚上,他给我发短信:“我们好好过好以后的生活!”

然后,第二天,他如约带我回老家——那是我和森华唯一一次关于我家的交流,他没有问我任何关于过去的问题。我猜,他是不忍心再让我想起那段痛苦的记忆。就这样,我们很快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确定要结婚,我们没向双方父母要任何彩礼和嫁妆,就开始马不停蹄地到处看房子。因为经济能力有限,我们最后选在了位于市郊一小区的77平米的两室两厅。虽然交了首付后,每月要还贷2300元,我们有压力,但家可以让心安定。森华不会浪漫,但他会帮我剪指甲,吹头发,他特意把结婚日期定在5月23日:寓意是“我爱珊”,这是属于我们独一无二的纪念日。

让我欣慰的是,岁月的洗礼后,我们一家人也走向平静生活:哥哥前年结婚,在吉首和别人一起合伙卖中药材;姐姐2015年年初出狱,和姐夫在长沙做小本生意。

爸爸在狱中时,曾给我寄了十几封信。在最后一封信里,他仿佛预感到自己的结局,反复叮嘱我要考个正式文凭,找份踏实工作,过份平常又不那么辛苦的生活。在第一次找工作意识到学历的劣势时,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计划:每月挤下1000块钱作为学习基金。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也为了能以更好的姿态面对未来的挑战,2014年,我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备考研究生,但2015年初试成绩出来,我以10分之差落榜湖南大学。但我没有放弃,2015年再战了一年。2016年3月,考研成绩出来:我终于考上了湖南农业大学工商管理全日制硕士,而每年的学费1.7万,我已经提前准备好——从一个亿万富豪之女跌落凡尘,我最终还是走上了向上之路,用更好的自己馈赠所有经历。我想,父亲在天有灵,也会为我欣慰吧。

编辑/谈琳

猜你喜欢

哥哥姐姐爸爸
不同的心情
胖胖一家和瘦瘦一家
哥哥什么都知道
认识“黑”字
可怜的爸爸
我永远是你的哥哥
情有可原
巧手姐姐
娜子姐姐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