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5年后,隐身等死的绝症好丈夫回到家门口(上)

2016-11-08四哥

知音(月末版) 2016年9期
关键词:郑家直肠癌战友

四哥

5年前,36岁的花艺公司老板郑家先被查出患上直肠癌,万念俱灰的他不愿人财两空、不愿妻女承受死别的痛苦,做出了一个决绝的决定:隐瞒患病真相,将一切留给最爱的妻子和女儿,将公司托付给最信任的朋友,远离家乡,放逐生命。

5年后,生命的放逐里,大自然的洗涤中,癌症不治而愈,绝地重生的郑家先归心似箭,他要回家,回到妻子的身边,剪烛西窗话相思。

然而,5年,尘世是否已沧海桑田,是否月如初、人如故?迎接他的将是怎样的人间悲欢?

绝症突袭,撒下爱的谎言将妻女托付给好友

2011年6月18日,江苏省无锡市人民医院,36岁的郑家先拿着诊断报告,想到深爱的妻子林婉萍和年仅一岁的女儿,不禁心如死灰。直肠癌,这面目狰狞的魔鬼就是郑家的夺命煞星!

1975年出生的郑家先是无锡市锡山区堰桥人。10岁那年,父亲因直肠癌去世,15岁的时候,母亲患上了同样的病,痛苦地撑了一年半之后,撒手人寰,将郑家先独自抛在了这个世上。年少的郑家先靠乡邻的救济,读完了高中,应征入伍。郑家先所在的部队驻扎在厦门,在部队,他学会了弹吉他。1994年,在为集美轻工业学校新生进行军训时,郑家先认识了林婉萍。林婉萍小他两岁,是厦门市翔安区庄垵人,集美轻工业学校会计专业的新生,对教官郑家先崇拜不已。军训结束后,两人开始信件往来,悄悄谈起了恋爱。两人的恋情很快被部队察觉,按照规定,部队士兵是不准和当地女孩谈恋爱的,本想留在部队转成志愿兵的郑家先不得不退伍回乡。

临别前,林婉萍抱着郑家先痛哭:“我要跟你一起走!因为我,你才丢掉了留在部队的机会。”“傻瓜,你要好好读书!”郑家先摇摇头,自己前途渺茫,他怎么能让林婉萍放弃学业,跟他受苦?想到此次分别,也许就是一生,他眼圈一红:“如果我们还有缘分,我一定会来接你!”林婉萍流着泪,认真地点点头:“我等你,你不来,我就等一辈子!”

带着对初恋情人的无限眷念,郑家先回到了家乡,他不愿在地里刨食,1997年5月,经人介绍,他来到“苗木花卉之乡”宿迁沭阳县,学习盆景制作、花木栽培技术。两年后,积累了一定经验和人脉后,郑家先贷款4万元,在家乡无锡锡山区堰桥,创办了自己的花艺公司。经过4年的辛苦打拼,公司渐渐步入了正轨,有了相对稳定的客源和收益。

2004年秋天,郑家先还清了最后一笔贷款,立刻买了一张前往厦门的车票。此时,林婉萍早已中专毕业,在厦门鸿星尔克实业有限公司工作。7年的时间里,父母不断地给她介绍对象,富二代、外企白领、政府公务员……林婉萍不是拒绝见面,就是一面之后便没了下文,不知不觉,她已27岁。7年未见,两人已不再青葱年少,可眼里的深情依旧。

2005年5月,林婉萍不顾父母劝说,辞去了工作,跟着郑家先来到无锡,成了郑家先的新娘。婚后,夫妻俩非常恩爱,将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2010年10月,两人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郑家先视若至宝,一家三口幸福得让人羡慕。然而,郑家先根本没有想到,一场灾难正悄悄向他袭来。

2011年5月,郑家先多次便血、经常腹泻,常常感觉疲乏和头昏。起初,他以为是在外面应酬,吃了不洁食物引起的,便在药店买了一些止泻、消炎的药。可吃了半个多月,并不见好转,在林婉萍不断催促下,郑家先来到无锡市锡山人民医院。一系列的化验、肠镜检查、病理切片之后,得知自己得的是直肠癌,郑家先顿时手脚冰凉,他不相信家族魔咒降临到自己身上,又来到无锡市人民医院。然而,最终的诊断报告,无情地摆在他的面前:直肠癌三期,伴随淋巴结转移。“尽快住院,手术治疗吧。”医生同情地看着郑家先,“需要通知你的家人吗?”郑家先摇摇头:“请实话告诉我,我还能活多久?”医生沉吟片刻,称根据临床实践,直肠癌三期,术后5年存活率是30%。郑家先浑身一软,默默地收起诊断报告,步履蹒跚地走出了医院……

当天回到家中,林婉萍抱着8个月的女儿迎了上来,关切地询问检查结果。郑家先一下冷静下来,故作轻松地说道:“看样子,大夏天真不能在外面胡吃海喝!急性肠胃炎,医生说,输几天液就没问题了。”

那天晚上,守着妻女睡下后,郑家先的内心激烈地挣扎着:说还是不说?治还是不治?

从小,郑家先亲眼目睹了父母被癌症折磨的情景,那生不如死的痛苦,曾让年少的他陷入深深的绝望和恐惧,他怎么忍心让自己最爱的人也陷入这样的噩梦?他永远也忘不了与父母生离死别的时刻,年少的他紧紧地抓着亲人的手,无助地嚎哭,那悲彻医院的嚎哭声,至今依然回荡在他的心里。

癌症的治疗过程异常痛苦,而且最终仍是人财两空。郑家先心里清楚,一旦妻子知道他的病情,倾家荡产,也不会放弃治疗,他不愿自己苦苦经营起来的公司陷入困境,更不愿妻子和女儿将来生活困苦,想到这里,郑家先做出了一个决绝的决定:隐瞒患病真相,将一切留给妻女,将公司托付给最信任的朋友,自己远离家乡,放逐生命。

心意已决,郑家先开始实施计划。

一天下午,郑家先早早从公司回到家里,见妻子还没有做饭,责怪道:“我忙了一整天,回到家里连口热饭都没有,要你这个女人有什么用!”林婉萍一愣:“这才四点多钟啊,我没想到你今天回来这么早。我这就去做饭,很快就好。”“不用了,我出去找饭吃!”郑家先摔门而出,林婉萍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一脸的疑惑。那段日子,郑家先频频找茬,与林婉萍争吵。

丈夫性情大变,林婉萍疑惑不解,忍不住说道:“老公,你最近脾气很暴躁,以前,你不是这样的。”郑家先不敢面对林婉萍的目光,转身背对着妻子,狠心地说道:“我在外面有女人了,我们离婚吧!”林婉萍如遭雷击,半晌,她死死地盯着郑家先的眼睛,大声说道:“不可能!我不相信!你去厦门接我的时候,说过要跟我相守一辈子的。”看着林婉萍哭得满脸是泪,郑家先心痛不已,走出了家门。此后,郑家先不断要求离婚,还放出话来,只要林婉萍给他自由,他净身出户。林婉萍终于相信,丈夫真的外面有人了,痛苦万分地同意了离婚。郑家先将公司法人变更为林婉萍,200多平米住房、30多万元的车、100多万元的存款全部留给了妻子,自己只留下一张8万元的存折。

2011年7月中旬,郑家先和林婉萍办完离婚手续后,找到了公司业务经理贺明东。时年29岁的贺明东是江苏徐州人,高中毕业后来到无锡打工,在郑家先公司初创的最艰难时期,始终跟随着郑家先,忠诚踏实,深得郑家先信任,两人相识十年,情如兄弟。

郑家先说出了真相,将公司和妻女都托付给了贺明东。贺明东震惊不已,抱着郑家先大哭:“哥,有病治病,你这样做,嫂子不是一样难过吗?”“这种病,活不了3年,何必浪费钱,还让她跟着受苦?长痛不如短痛!”临行前,郑家先千叮万嘱,要求贺明东不要告诉林婉萍真相,不要找他,“大限到了,如果我打你电话,你就来替我收尸。”

放逐生命,癌症竟在行走中不治而愈

安排好一切,郑家先带着简单行李和闲置多年的吉他,离开了家乡,他沿长江而上,过马鞍山、经芜湖、穿铜陵,进入了“一府六县”的古徽州。一路上,郑家先喝山溪水、吃山笋野菜,生活极简;一路上,他每时每刻想的都是林婉萍和女儿,想得肝肠寸断、无法忍受的时候,他便抱着吉他,对月弹唱。

2011年10月,郑家先来到了江西婺源延村,他觉得身体很不舒服,便在当地租了一间民房,暂时住了下来,买些氟哌酸等治疗腹泻的药物,吃几天,便能撑一段时间。住在延村那段日子,郑家先每天跟着房东种菜,累了,就躺在地头晒太阳。看着房东夫妻带着儿女,在田埂上嬉戏,他的心就像在冰上炙烤。

那天晚上,在房东一家其乐融融的欢闹中,郑家先再也忍不住对林婉萍和女儿的思念,借用房东的电话,拨通了那个刻在心里的号码。电话的另一端,传来林婉萍的声音:“您好!请问哪位?”郑家先顿时泪水横流,半晌,默默地挂断了电话。房东奇怪地看着他,郑家先解释道:“是我前妻。我只是想听听她和女儿的声音,并不想打扰她们。”“你看起来豪爽洒脱,想不到心里这么苦。真的放不下,就请求原谅,回去复婚。”房东同情地说道,“你要是不好意思开口,我帮你说和说和?”郑家先惨然一笑,自己该离开了,否则,房东的好心,会怂恿他无法控制地拨打林婉萍的电话。

几天后,郑家先离开延村,踏上了行程。他一路向西,走了两年,还在贵州、四川的贫困地区当志愿者。渐渐地,他不再便血,也很少腹泻,身体不舒服时,他也不再吃药,挺一挺,就过去了。

2014年8月,郑家先从四川进入了西藏,在布达拉宫,望着湛蓝的天空和一路虔诚朝拜的人们,郑家先的心风云震荡,在这个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所有的困苦都轻如薄烟。他决定往回走,医生断言的生命期限越来越近,他希望在最后的时光里,能离家近点。一个月后,郑家先在南京停下脚步,决定死在南京。一来,南京离家近,二来南京战友多。此时,郑家先的8万元钱已所剩无几,于是,他来到他最熟悉的位于雨花台区的南京金陵花卉交易市场,见一家门店张贴着招聘送花工的启事,便走了进去。就这样,郑家先成了一名送花工,白天骑着车穿行在南京的大街小巷,为各家花店送花。闲的时候,还帮助老板修剪花木。看着他娴熟的修剪技艺,老板赞道:“你是个行家啊!”

而到了晚上,郑家先就在花卉市场附近的安德门地铁站,自弹自唱,当起了率性而为的街头歌手。

郑家先的歌本来唱得不错,加上切身的生命体验,一些伤感的曲子经他翻唱,竟格外动人。一个晚上下来,他还能挣100多元。这些钱,郑家先全塞进了各种爱心捐献箱。只是,午夜梦回里,他便想无锡的家,想家中的妻女,4年了,女儿应该早就会喊爸爸了,多少次,他想回家看看,但最终都忍住了。自己虽然现在病情还不见恶化,并且,身体似乎还不错,但是,该来的那一天,说不定哪天就突然来了,自己决绝离婚离家,就是不想妻女痛苦,现在又何苦再去伤害她们。

日子在无边的思念中悄然流过。2016年4月,郑家先联系了南京一位战友,想在有生之年,大家聚一聚。直到这时,战友们才知道,他已在南京待了一年多,才知道他5年来的人生变故,个个目瞪口呆。半晌,一位战友说道:“你小子看起来壮得像头牛,比你在部队时还健壮,怎么可能得了癌症?”

郑家先的心顿时狂跳起来。这么多年,自己将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活,根本没注意到身体的变化!是啊,5年了,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癌症晚期的症状。当天晚上,郑家先回到住处,找出了当年的诊断结果。当年,怕林婉萍发现真相,他带走了医院的病历和诊断报告,几年来,一直放在行李箱中。他想,自己一直行走在路上,如果哪天突遭不测,这份病历至少可以证明他的死因,不至于连累别人。

第二天,郑家先在战友陪同下,先后到江苏省人民医院、江苏省肿瘤医院检查。两家医院给出了同样的检查结果:直肠壁光滑,未见组织细胞病变。

对比5年前的肠镜结果和病理化验,江苏省人民医院医生表示,直肠癌是一种生活方式病。现代人生活质量提高,动物脂肪和蛋白质摄入过高,而食物纤维摄入不足,是诱发直肠癌的高危因素。郑家先5年来,改变了生活方式,不治而愈不是没可能,人体的自愈功能强大,完全有可能创造奇迹……

郑家先百感交集,拉着战友奔出了医院,泪眼蒙眬地看着战友,哽咽道:“5年了,我流浪了5年,我的女儿都5岁了。我要回家,现在就要回家!”

归心似箭的郑家先一刻都不能等,恨不得立刻插翅飞到林婉萍和女儿的面前,把5年的离别和相思,都化作倾盆泪。战友连连摇头:“我这就开车送你回无锡。你说,你当年怎么那样傻!”郑家先惨然一笑:“你怎么不说我因祸得福呢?否则,我现在恐怕还躺在病床上化疗,生不如死,或许早已经死了。”

一路上,郑家先想象着一家人团圆的情景,激动不已。看着沿途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和街道,他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心里突然不安起来,妻子能原谅他当年的谎言吗?5年了,城市都变了模样,他的家还在吗?

深夜10点,郑家先终于来到了自家的门口,看了一眼战友,颤抖着按响了门铃,门铃的音乐没变!

郑家先的心“怦怦”直跳,生怕门后是一张陌生的脸。胡思乱想之际,门开了,正是林婉萍。郑家先泪水一下流了下来,一把将林婉萍搂在了怀里:“老婆,我回来了!我的病好了,我没病了!”林婉萍惊讶地“啊”了一声,慌乱地推开郑家先,呆呆地盯着他,如泥塑般僵硬地站在那儿。“老婆,怎么了,是谁啊?”房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房里那个称林婉萍为“老婆”的男人究竟是谁?林婉萍这5年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归心似箭的郑家先还能回到从前的美好岁月吗?

欲知后情,请关注2016年10月上半月版总第28期。

(文中林婉萍为化名)

编辑/贾靓

猜你喜欢

郑家直肠癌战友
关于结直肠癌,这些知识须知道
战友永在我心里
与病魔抗争的“不倒翁”
战友
5年后,隐身等死的绝症好丈夫回到家门口(下)
离家出走
直肠癌便血与痔便血的异同
结直肠癌预防及治疗10年进展研讨会在沪召开
不要让痔疮成了直肠癌的“庇护伞”
我玩故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