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良心为媒!我要给那个车祸肇事者做红娘

2016-10-17赵英斌

知音(月末版) 2016年8期
关键词:受害人车祸哈尔滨

赵英斌

2016年2月28日,黑龙江省鸡西市煤矿老板李连兴与未婚妻汪碧娟领取了结婚证书。鲜为人知的是,为李连兴与汪碧娟牵线的红娘,是3年前一次车祸的受害人;而李连兴,则是那次车祸的肇事者!

车祸受害人为肇事者做媒,这段传奇故事的背后,有着怎样离奇的恩怨与情缘?

除夕遭遇惨烈车祸,生死恋情惊恸富豪良知

2013年12月的一天早晨,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家煤矿的老板李连兴像往常一样,将当天的报纸打开,一则新闻迅速跃入眼帘——

新闻说的是,2013年2月9日(农历大年除夕)深夜,在哈尔滨打拼的歌手张团演与侯玉梅携14岁的徒弟黄有胜演出结束后回家。当3人步行至香坊郊区一个铁路平交道口拐弯处时,一辆汽车突然飞速驶来,冲向在路边正常行走的侯玉梅。张团演一把将侯玉梅推开,自己却避之不及,倒在了车轮下。肇事车辆撞人后不仅没停下,反而加速逃离。

侯玉梅一边高声向徒弟黄有胜叫喊“你赶紧跑回家,请团里的叔叔阿姨们来帮忙”,一边用柔弱的身体背起被撞昏迷、浑身是血的张团演,一步一步艰难地往附近的医院赶。约半个小时后,黄有胜请来的救兵到了,同来的还有两辆出租车。大家七手八脚地将张团演抬上出租车,向医院疾驰而去。

经医院急救中心诊断,张团演的肋骨被撞断三根,命悬一线。同行们为张团演凑足了手术所需的费用。后经进一步检查,发现张团演颅内出血量较少,因此未做开颅手术,而是从脑侧开了条小口,用一条小软管将淤血给导了出来。

经抢救,张团演终于脱险。经鉴定,张团演的伤为重伤二级。在重症监护室,唯一被允许进去探望的人是侯玉梅,她握着刚苏醒过来的张团演的手说:“你为啥这么傻?”言毕泪如雨下。张团演说:“如果你被撞死了,我活着还有啥意思?”闻听此言,侯玉梅的脸不禁红了……

时年45岁的张团演来自黑龙江省甘南县,因家境贫寒,一直未娶。8年前,他只身来到哈尔滨,靠在各演艺场拉二胡、唱歌谋生。而来自黑龙江绥棱县的47岁的侯玉梅此前是地方戏班的花旦,因5年前被检查出得了肺结核,被丈夫嫌弃,不得已来到哈尔滨,也是靠在演艺场串唱为生。两人相识后,和其他同样来自黑龙江的艺人们一起共同在香坊区租了几套房子居住。张团演与侯玉梅搭配献艺的次数较多,还常带着14岁的徒弟黄有胜一起出去。一来二去,张团演与侯玉梅暗生情愫。可张团演自觉家境不好,不敢示爱;而侯玉梅则担心自己被张团演嫌弃。二人一直未表白。

谁知在除夕这一天,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却改变了这一切!至此,张团演不再隐瞒自己对侯玉梅的真实感情,而侯玉梅也接受了他。

半个多月后,张团演脱离了危险,回到了租住处。其间,侯玉梅特地回了一趟绥棱县,与丈夫解除婚约。2013年12月18日,那天,雪花飞舞,天寒地冻,但位于香坊区的一处租住屋内,却春意盎然。用红纸裁剪出来的大红“喜”字,贴在房门上,在白炽灯的照射下,分外醒目。演艺团团长老杨高呼起来:“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在大家的祝贺声中,张团演与侯玉梅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并正式收养了父母离异早年离家出走的黄有胜为养子,组成了一个三口之家。

喜悦过后,张团演与侯玉梅的心里也有丝丝遗憾,那就是:由于车祸事发地无电子监控设备,又时值除夕之夜,没有目击证人,案件的侦查迟迟得不到进展。一场车祸让张团演与侯玉梅的全部积蓄挥之殆尽,还欠下了累累债务。此次接受报社的采访,也是希望能够借助媒体寻找到当天车祸的目击者,协助警方破案,维护自己的权益。

看着这则新闻报道,李连兴只觉脊背凉气嗖嗖。从报道显示的时间、地点及现场情况来看,当天的肇事者应该不是别人,正是李连兴!受害者伤情的惨重与经济的困窘,惊恸了李连兴的良知;而他们惊天动地的生死恋情,则更是令李连兴惊叹。看看别人,再联想自己,李连兴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真情叩开尘封心扉,富豪自首获得谅解

时年43岁的李连兴出生于黑龙江鸡西市。大学毕业之初,李连兴不仅工作不顺,爱情也不顺。

2005年,李连兴中标鸡西一座矿山的采购权,此后一跃成为富豪。2010年,已不惑之年的李连兴在父母的安排下,与一名女幼师结婚。婚后不久,生下女儿李萌萌。因缺少共同语言,2012年上半年,两人友好分手。李连兴要到了女儿李萌萌的抚养权。

此后,李连兴将身心都投在公司与女儿萌萌身上。亲友们给李连兴介绍对象,他一一婉言拒绝。事实上,李连兴也渴望爱情,可是,世上还有真爱吗?

因此,听闻张团演夫妇那令人动容的生死恋情,他久久难以平静。李连兴一方面对这段恋情充满好奇,一方面又对因自己的逃逸而给对方造成的伤害而深感自责。

一连几天,李连兴都无法入眠,良心备受折磨。他悄悄前往哈尔滨,找到了张团演夫妇所在的剧团,确认了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但当时,他还是没勇气向他们道歉。回到家,他更纠结了,良心的挣扎让他根本无心工作。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终于决定:向警方自首,并对那对受害夫妻进行赔偿!

2013年12月底,李连兴抛下一切顾虑,向铁路警方投案自首。得知是除夕夜车祸肇事的嫌疑人,警方立即将李连兴控制,并迅速通知了居住在香坊区的张团演与侯玉梅。

当张团演与侯玉梅匆匆赶到警局,当民警将肇事嫌疑人指给他们看后,侯玉梅指着李连兴的鼻子便痛骂起来:“你现在知道自首了?当初,我们老张浑身是血地躺在马路上时,你干吗去了?我们交不起住院费,四处求助时,你又躲在哪里?”老张也气呼呼地对李连兴说:“如果不是我老婆和养子,以及一起卖艺的那帮兄弟姐妹,我估计早见阎王去了。你倒好,一直躲到现在才假惺惺地出现。”

李连兴站在那里,任凭夫妻俩尽情地发泄他们的仇怨。待张团演与侯玉梅骂累后,李连兴才说:“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我今天来,不是奢求你们的原谅,就是想当面向你们道个歉。接下来,坐牢、赔偿,凡是该我承受的,我无半点怨言。”

见此,民警也在一旁劝说张团演与侯玉梅,让他们消消气。也许数月来的积怨顷刻间得到了完全的释放,也许是李连兴诚恳的态度让他们确实有点感动,张团演与侯玉梅配合警方做完笔录后,再也没骂李连兴。因家中有事,他们先回去了。

接受警方审讯期间,李连兴向警方表示:自己愿意尽全力从经济上补偿张团演。考虑到嫌疑人认罪态度好,受害人的身体恢复情况也不错,警方并没立即对其采取刑拘措施,而是为他在哈尔滨指定了住所,并对其进行24小时监视。

次日,李连兴打听到了张团演的住所,特地买了一大袋水果,前往张家。当李连兴敲开房门后,发现开门的是侯玉梅。侯玉梅一见是李连兴,没好气地说:“你来干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说罢正要关门,在卧室听到声音的张团演出来了,他劝说侯玉梅:“人家来一趟不容易,让他先进来再说。”

进门后,李连兴将车祸当天自己如何急着赶回家吃团圆饭、逃逸之后如何天天做噩梦、得知他们的遭遇后又如何良心不安等一系列经历,悉数向夫妻俩做了阐述。末了,他说:“我真的不敢奢望你们的谅解。我只是觉得,你们的生活太不容易,而你们的感情又让我惊叹。我想尽全力弥补你们……”

沉默半晌,张团演说:“说实话,你逃逸的那一刻起,我们对你可以用恨之入骨四字来形容。但我没想到,你还会有勇气自首。这件事已过去,警方该咋处理就咋处理吧。我们现在,最多只能做到不恨你。”说完,张团演起身送客。

几天后,李连兴再次主动来到警局,向办案人员表示,自己要赔偿张团演当初的手术费及后期医药费花去的20余万,另外再补偿张团演60万误工费、营养费及精神损失费。

当警方将李连兴的想法转告给张团演后,夫妇俩再次沉默了。这些天,夫妻俩专程对李连兴的情况进行了了解,如今见他态度真诚,最终对他表示了谅解,并出具了书面谅解书。

按照现行《交通法》之规定,肇事者自首、尚未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且积极主动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并与受害人达成谅解协议无异议的,可适当采取从轻处罚处理。基于此,铁路警方对李连兴进行一番警戒教育,并责令李连兴尽快、足额将赔偿金额交付受害人张团演。此后,对李连兴做了取保候审处理。

受害人为肇事者当红娘,美满爱情眷顾赎罪富豪

原本做好坐牢打算的李连兴,没想到得到了受害人的宽恕与警方的宽大处理,内心更加感动。从哈尔滨回鸡西后,李连兴将80万赔偿费一次性打进了张团演的银行卡中,让张团演还清了治伤欠下的全部债务,还留下一部分费用替侯玉梅治肺结核,让养子黄有胜重返学堂,并在香坊区买了套二手房。

此后,李连兴与张团演夫妻一直保持着联系。在感叹于张团演与侯玉梅质朴、纯美爱情之余,李连兴冰封已久的心,也在悄然解冻。

2014年1月30日,又是一年除夕到来。李连兴特意将张团演一家三口接到了鸡西煤矿过年。席间,李连兴提出,他想将张团演一家三口接到矿区,为他们夫妻俩安排稳定的工作,而黄有胜则转到鸡西市上学。面对李连兴的真诚挽留,张团演与侯玉梅不约而同地婉言谢绝。他们表示自己已习惯了歌手生活,再说,哈尔滨还有一大群和他们一样的歌手,他们之间患难与共,亲如手足,夫妻俩也舍不得离开他们。

见张团演、侯玉梅态度真诚,李连兴不再勉强。思索片刻后,李连兴向张团演谈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决定投资创建一家艺人说唱公司,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生存环境。张团演与侯玉梅没想到李连兴会提出这样的计划!这对他们来说,可是天大的喜事啊!3个人举杯同饮,并流下了欣喜的泪水。

年后,李连兴就开始做说唱公司前期筹备工作。2014年2月7日,李连兴像往常一样来到张团演家,发现其家中坐了一名客人。经侯玉梅介绍,李连兴方知,这位名叫汪碧娟的女孩是哈尔滨一家健身俱乐部的体操教练,因演出活动而认识了张团演与侯玉梅夫妻。女孩见到李连兴,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来和他相握。当天,两人聊了很长时间。

李连兴不知道的是,汪碧娟与他的邂逅,其实是张团演与侯玉梅夫妇刻意安排的!得知李连兴离异单身的情况后,侯玉梅便萌生了为他做媒的想法。

原来,因工作关系,侯玉梅与健身俱乐部29岁的单身女教练汪碧娟很熟。汪碧娟是黑龙江齐齐哈尔市人,大学毕业后,便留在了省城,先后给几家俱乐部当教练。很多人给她介绍过对象,但挑剔的她,似乎一直没有找到中意的。

那天,侯玉梅邀请汪碧娟到家中做客,称老张包了很多饺子,3个人吃不完。汪碧娟哈哈笑着:“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到家后,趁李连兴尚未到来之时,侯玉梅赶紧向汪碧娟挑明了用意:“今天大姐请你来,一是吃饺子,二是介绍你认识个人。”“我就知道没那么便宜的事。”汪碧娟道。

见到李连兴后,汪碧娟觉得这个小小眼睛、一脸憨厚的男子,倒是挺稳重的,因此平添了一份好感。聚会结束后,侯玉梅又找机会,将李连兴的情况,逐步地向汪碧娟做了介绍,尤其是将自首并忏悔的那部分,渲染了一番。“他这不是傻,而是勇敢,是担当。这样的男人,如今真的不多。”

2014年中秋节当天,李连兴特地带着女儿李萌萌一起来到了哈尔滨,请张团演一家3口与汪碧娟吃饭。因缺乏母爱,萌萌一直不太爱说话。张团演一家人中,她也就与黄有胜能玩到一块儿。但没想到汪碧娟却与萌萌一见如故。那天,汪碧娟给萌萌带去了一套玩具蛋糕机,带着她用彩泥做各式各样的“蛋糕”,并和萌萌一起请大家“品尝”,玩得不亦乐乎。

汪碧娟与萌萌之间那亲热的画面,再次激烈地撞击着李连兴的内心。李连兴正式向汪碧娟表白。

经过两年的爱情长跑,2016年2月28日,李连兴与汪碧娟领取了结婚证书;与此同时,艺人说唱公司的筹备工作也接近了尾声。李连兴和汪碧娟将婚礼定在2016年国庆节。目前,他们已着手筹备婚礼。接受笔者采访时,李连兴由衷地说:“说实话,因那场车祸,让我见识了人间罕有的生死恋情,也鼓励了我勇敢去爱,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编辑/戴志军

猜你喜欢

受害人车祸哈尔滨
ГОРОДА-ПОБРАТИМЫ ПОМОГАЮТ ХАРБИНУ В БЕДЕ俄友好城市向哈尔滨捐赠医疗物资
车祸
静听花开
车祸
刘派
家庭暴力案件中,刑事附带民事判决没有对受害人进行赔偿的部分,受害人能否另行提起民事诉讼?
问责乏力冤案变悬案?
三等奖获奖名单
新的边缘学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