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魂归杭州:一个英国好女婿感动一座城

2016-10-17晓月

知音(月末版) 2016年8期
关键词:马克妻子

晓月

六年前,王珊和马克相识于英国。泰晤士河畔,他借着《魂断蓝桥》的台词,向王珊告白:“我不希望看到你流泪,除非是为了幸福。”四个月后,两人“闪婚”。马克这个“英国女婿”从此定居杭州。

马克觉得中国什么都好,他学做中国菜,每天穿过门口那条充满明清古风味的河坊街,去看望岳父母。“吃了吗?生意怎么样?”一句简单的问候,让马克在春去秋来中,成了“中国通”。他对妻子说,此生都要留在中国,死亡也不能将他带走。然而,一语成谶,一场突如其来的重病,让马克沉睡不醒。为了实现丈夫生前的愿望,王珊忍痛捐献了丈夫的器官。心脏、肝脏、一对肾脏和一对眼角膜。这是“英国女婿”马克六年后留在中国的全部。六名重症患者重获新生!

2016年6月30日,杭州市追授马克杭州市外国专家“钱江友谊奖”。消息传来,整个杭州城为一个英国男人流泪。

“我不希望看到你流泪,除非是为了幸福”

2010年2月初,家住浙江杭州上城区的王珊跟闺蜜约好一起去英国旅游散心。之所以在春节前外出,是因为36岁的她,由于对爱情的完美追求,一直单身,成了别人眼中的“剩女”。王珊最怕新年期间,亲友们的“轮番轰炸”,于是干脆到国外躲清净。闺蜜开玩笑地说:“没准在异国他乡,你能来段浪漫的异国恋。”“异地恋都没有,还异国恋?”望着窗外穿梭而过的云朵,王珊轻叹了一口气。对于爱情,她一直保持宁缺毋滥的态度,爱了就是一辈子,而愿意陪伴她到老的那个人,还不知在哪。

到了英国后,王珊每天都玩得很开心。回国前,当地的朋友为她们饯行,并叫来了自己的几个好友。马克便是其中之一。时年43岁的马克,全名马克·特伦斯·奥斯本,家住英国norwich(诺里奇,英国英格兰东区域诺福克郡的城市),曾在一家连锁超市当经理。2008年,一次机缘巧合之下,马克两次自费去秘鲁支教,从那以后,他辞去原先的工作当了一名老师。马克中等个子,不胖不瘦,动作温文尔雅,说话幽默风趣,因为有他在,餐桌上笑声不断。

朋友介绍,马克离异多年,独自带着女儿生活。从马克的目光中,朋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有意把他和王珊的位置安排在了一起。王珊发现,马克说话时总会有些可爱的动作,笑起来两个酒窝,像个“大男孩”。一向喜欢安静的王珊竟不知不觉跟他聊了两个多小时。餐会结束时,马克邀请道:“这个季节泰晤士河最美,你明天想不想去看看?”不容王珊回绝,朋友便热心地替她答应了下来。第二天,马克准时接到了王珊。一路上,风景如画。泰晤士河清澈的河水,唯美的教堂,王珊看着白鸽从头顶飞过,一瞬间,心里闪过无限美好。马克对她说:“走,我带你去滑铁卢桥看看,它是泰晤士河上最知名、最长的桥。”滑铁卢桥王珊听说过,著名的电影《魂断蓝桥》就是根据这座桥诞生的。这也是马克最爱的电影。“我不希望看到你流泪,除非是为了幸福!这句话我最喜欢。”马克望着王珊,笑着说道。他的眼睛就这样看着王珊,带着淡淡的笑,不知为何,王珊无来由地脸红了,好像马克说的不是台词,而是一句告白。

从英国回来后,王珊和马克开始在网上交流。彼此都很心动。一天,马克鼓起勇气问道:“如果我去中国看你,你说好吗?”“好啊,随时欢迎你来玩。”“我说的不是以朋友的身份,是以爱人的身份,也行吗?”马克是个敢爱敢恨的人,他大胆的告白,让王珊一时语塞。电脑那边的马克继续说道:“还记得滑铁卢桥上我曾说过的那句话吗?那也是我的承诺,我希望能跟你一起生活。”王珊只觉得,马克想得太简单了,即使他们彼此有好感那又怎样。两个人身处两地,又能坚持多久?不同的语言,不同的生活习惯,会让他们的爱情“水土不服”。

王珊怎么也没想到,两个月后,马克辞掉了工作,来到她身边。“我一直都很喜欢中国,为了你,我愿意待在这里。”那一刻,王珊泪流满面。原来爱情从来没有遗忘她,只是时间没到而已。

安定下来后,马克决定跟王珊结婚。朋友问他:“你认识王珊也不过才两个多月,你了解她吗?”“从现在开始,我会去了解她,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怕什么?”马克就这样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征服了王珊的亲朋好友。2010年6月8日,两人相识四个月,便领了结婚证,正式结为夫妻。

“我是中国女婿,算是半个中国人”

结婚后,马克说:“我爸妈都不在了,我会把你父母当成自己的父母来孝顺,他们年纪大了,身边离不开人,我们就租住在他们身边,就近照顾他们。”王珊被马克的细心感动。就这样,夫妻俩在离父母15分钟路途的地方租了套房子。每天晚上,马克和王珊都会散步到父母家,去看望老人。一路上,王珊会教马克说杭州话,而马克则教王珊说英语。

回去的路上,他们会穿过著名的河坊街。河坊街曾是古代都城杭州的“皇城根儿”,街上的“老字号”商铺遍地都是。马克特别喜欢这里,他觉得这里有中国味,每天都要从这走一趟。次数多了,他会像个老杭州人一样招呼道:“吃了吗?今天生意怎么样?”大家则会抽空跟他聊几句。

不久后,马克应聘到一家英语培训机构当起了英语老师,工作比较轻松。而王珊,因为从事保险行业,每天都忙个不停。为了把妻子照顾好,马克经常去向丈母娘求教中国菜的做法。邻居总能看见马克骑着一辆电瓶车,哼着歌往丈母娘家跑。

一天,家里的洗洁精没有了,丈母娘用一个蓝色的塑料瓶给他装了一些洗洁精,让他带回去用。马克当时不太懂“洗洁精”三个字的意思,以为是饮料,拧开瓶盖就要往嘴里倒。丈母娘一下子拦住了他:“你干吗?”“喝呀,这不是喝的吗?”丈母娘哭笑不得,解释道,这是洗碗用的,不能喝。以为马克渴了,丈母娘又赶紧去给马克拿喝的:“这个可以喝。”马克喝着饮料,笑着说:“妈,你对我真好,今晚我做饭给你吃吧。”说完,就把丈母娘往门外推。看着女婿忙前忙后,老人家特别欣慰。

当晚回家路上,马克对王珊说:“难怪中国人都喜欢很多人住在一起,这种感觉真好。”说完,他深情款款望着妻子:“亲爱的,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马克这种随时都让人肉麻的举动,真让王珊受不了,她脸色羞红地拍了下马克的手:“路上人这么多,又不怕丑。”“丑什么,我爱你,这很正常。”在马克看来,爱就要说出口,不要等到以后。

因为经常去看望岳父母,马克跟他们很亲,有什么事都喜欢跟他们聊聊。一次,他笑着问岳母:“妈,听说在中国,丈夫挣的钱得交给妻子保管,是吗?可在英国,丈夫只需要支付一定的生活费给妻子,其他的钱都自己留着。”岳母开玩笑地反问道:“是不是珊珊克扣你生活费了?”马克连连摆手:“没有,她对我很好,但我就是想问问是不是这样。”“在我们这,男主外女主内,这算是传统吧,男的挣钱,女的守钱,这样日子才过得踏实。”马克听后恍然大悟:“好,以后我也把工资交给老婆保管,听老婆话有饭吃。”在岳父母看来,马克确实是个称职的好女婿,对女儿呵护备至。不过时间久了,不同的地域文化依然让两个人有了一些小争执,马克时间观念非常强,而王珊则有些迷糊。

一次中午,他们约好在家看足球比赛。可是当天,王珊却被工作缠住了,把比赛的事情忘了。她一到家,就看见马克一人坐在电视机旁,脸色很不好。王珊觉得自己也是为了工作,没有什么地方做错,便请马克理解她一下。马克闷闷地说:“没什么比家庭更重要,我们约定在先,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你要把工作和生活分开,否则工作做不好,生活也搞不好。”王珊认为马克有点小题大做,心里也不开心,独自进了房间。

等她从房间出来,没有看见马克,电话没人接。王珊越想越担心,赶紧出门寻找。沿着河坊街,王珊终于在一家剪纸铺前看见了马克。马克正和头发花白的老人学剪纸。两个人聊得津津有味,马克中文不太好,他滑稽可爱的模样,把老人家逗得哈哈大笑。王珊在一边见了,突然心里酸酸的,马克为了她,从遥远的家乡来到这里,他努力地想要融进这里,努力地爱上这里,一切,都只是为了她,可她还不愿去适应他的习惯和节奏。越想越内疚,王珊走了过去,轻轻喊道:“马克。”

见到妻子,马克早已忘记了先前的不快,他对老人家说:“大娘,你看,我老婆是不是特别好看?”老人家直点头:“好看好看。”老人告诉王珊,马克跟她聊天时,一直说自己的老婆多么优秀,多么好。还说自己不该为了一点小事,就跟妻子闹别扭。当时,老人家劝他:“中国有句俗话,夫妻之间没有隔夜仇,你回去道个歉就好了。”为了哄妻子开心,马克决定跟着老人家一起学剪一对剪影,把他和妻子60岁的模样剪出来。看着两个别扭的小人,王珊眼圈红了,她伸出手说:“走,回家。”

回去路上,马克紧握着剪纸,对妻子说:“老婆,我上辈子可能就是生活在中国,不然这里的一切怎么都让我感到温暖。刚才那位老人家好像我娘家人的感觉。”王珊听后大笑:“娘家人都是形容女方。”“那我从英国远嫁过来,不就是女方吗!”

这事过后,马克对中国的感情更深了,他觉得中国人亲情味道浓,就像是老奶奶手里的老纺车,虽然朴实破旧,但却能纺出最结实的棉线。邻居们见面都会问“你吃了吗”,谁家小菜地的菜成熟了,也都会分享给邻居。这一切都让他感到亲切,他觉得这才是生活,充满了烟火气和人情味。

“你没离开,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守着我”

在中国待了几年后,马克的说话谈吐都带着浓浓的中国味。一次,跟妻子去餐馆吃饭,见一个学生在端盘子,他便问:“你这么小没上学吗?”对方解释道:“我刚高考完,家里没事,这是自家亲戚开的店,过来帮帮忙,挣点零用钱。”王珊告诉他,这些孩子家庭大多很贫困,他们通过这种方式减轻家庭负担。马克听后对妻子说:“我想帮帮他们,在家里办一个英语补习班,免费帮助他们补习英语。”王珊说好。很快,马克就招收了十几个孩子,免费教授他们英语口语。

2015年6月,马克带王珊回英国看望他的女儿和朋友。马克的女儿对中国妈妈十分热情,让王珊没有任何压力。马克跟女儿说起了中国的一切,说起自己最爱的稀饭油条,说起那条让他留恋不已的河坊街。女儿竖起大拇指说:“爸爸,你快成了‘中国通了,不过你能如此幸福,我很开心。”考虑到过几天就是自己和妻子结婚五周年纪念日,马克决定补办一次婚礼。

2015年6月8日,在一间小教堂内,马克握住了妻子的手,吟诵那句初识时的台词:“我不希望看到你流泪,除非是为了幸福。为了不让你流泪,我将终身守候。”热吻中,王珊泪如雨下。

仪式过后,马克带着妻子来到母亲的墓碑旁,他悲伤地告诉妻子,二十多年前,母亲便患上了心脏病,幸好有好心人捐助了一颗心脏,她移植后才又多存活了二十年,2007年老人最终去世。“这二十年的相伴时光,是好心人给我和妈妈的,等我老了以后,我也会把自己的器官捐助出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王珊听后呵斥道:“这种不吉利的话别瞎说。”“好好好,不说了。”不过马克告诉妻子,器官捐赠在中国才刚刚开始,很多人接受不了,如果等自己有天不在了,他愿意把身体留在中国。王珊怎么也没想到,这话竟成了现实。

2016年3月3日下午,马克对妻子说头疼,很晕。王珊吓坏了,忙带着丈夫来到了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检查。经过CT检查,医生发现马克脑部有出血,被确诊为“蛛网膜下腔出血”。王珊哭着说,马克身体一直很好,每年体检也没查出有任何问题,怎么会突然发病。医生解释道,这种病一般都来得很突然,原因有很多,比如遇到一件很开心的事,或者没有休息好,甚至不排除遗传因素。因为出血量很大,马克很快陷入了深度昏迷。医生告诉她,马克的病情不容乐观,如果三个月黄金治疗期醒不过来,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而三个月内醒来的几率非常渺茫。

王珊不愿放弃,她每天都在丈夫耳边说话,说他们相识相爱的点点滴滴,希望以此唤醒丈夫。可一天天过去,马克的情况越来越差,医生说马克已没有醒来的希望,该考虑后事了。经历几天几夜的煎熬后,王珊好不容易接受了马克即将永远离开她的事实。这时,王珊想到马克曾经说过的愿望,有了捐献马克器官的想法。谁知,父母知道后,都责骂她:“马克虽然是我们的女婿,但却跟我们儿子一样,人死为大,难道你还要让他不完整地入土吗?”

父母的指责让王珊备受煎熬,她把这事告诉了马克远在英国的哥哥和女儿。马克的哥哥是位退伍军人,他对王珊的决定十分赞同,让王珊不要有顾虑,马克的器官如果能帮助到其他的人,如果他的心脏还在跳动,不管他在不在这个世上,也是以另一种方式生活着。哥哥的话让王珊作出了最后的决定。是啊,她如此深爱马克,她不希望他离开,马克以这样的方式存在,也是一种深情的守候!

2016年6月8日,是王珊和马克的第六个结婚纪念日。王珊决定在这一天,举办一个派对,让亲戚朋友来和马克作最后的告别。浙医二院1号楼9楼ICU病房,被打扮得五彩斑斓。马克的床前,悬挂着护士们折好的30多只纸鹤。王珊特意打扮一番,穿上了马克最爱的紫色旗袍,手里拿着他们当年在河坊街剪的肖像,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王珊含泪微笑着,在马克耳边轻声低语:“你说你不希望看到我流泪,除非是为了幸福。亲爱的,我很幸福,有你陪伴的六年,是我此生最幸福的六年,今后我的眼泪只为幸福而流,你在天上看着我,监督我。”马克躺在病床上,静静地待在那。可王珊知道,丈夫一定明白她的心思。

2016年6月29日早晨8点,器官捐赠就在这天进行。王珊穿着白色印花T恤,即将告别最爱的丈夫。拿到《中国人体器官捐赠志愿登记表》时,王珊再也抑制不住地大哭起来。从病房到手术室,500米的距离,王珊走了十几分钟,她不断亲吻着马克的额头,告诉他,她爱他。这时,手术室门开了,王珊最后在马克额头上亲吻了一次:“亲爱的,下辈子我等你来接我,我们依然当夫妻。”随着门关上的那一刻,王珊瘫坐在地上。她永远忘不了,那天泰晤士河上,那个幽默的男人,借着台词向她告白的一幕,那深情、小心翼翼的试探,亦如当初最美的夕阳,温暖感人……

10点03分,移植手术正式开始。马克的心脏移植给了一位56岁的杭州男人;一对肾脏,分别移植给了两位尿毒症患者;肝脏拯救了一个肝癌复发的病人;而一对眼角膜,让两个失明的人重获了光明。

当王珊带着马克的骨灰回家时,邻居们知道后,自发地站在楼下迎接英雄的到来。母亲在别人的搀扶下,从远处走来,她走到女儿身边,对着骨灰盒哭着说:“走,马克,回家了,妈带你回家。”

一步一步,回家的路那么漫长。老人依稀记得马克第一次上门时的情景。他说着不太流利的中文,轻声喊道:“妈,我来了。”是的,这些年,这个“英国女婿”给老人带来了太多欢乐,虽然只有短短六年,可是在老人心里,马克早已是她亲生儿子。

2016年6月30日,杭州市决定追授马克杭州市外国专家“钱江友谊奖”,这也是杭州市人民政府授予外国专家的最高荣誉奖项。如今马克去了,王珊又回到了父母身边,《魂断蓝桥》的电影,她看了一遍又一遍。依稀间,她似乎总能听见马克那句轻声的告白……

编辑/李明洁

猜你喜欢

马克妻子
我胖吗
怀才不遇
怀才不遇
寻找出口
还可以走半步
Asian Insights in Davson Art
十个决策让你顺利当个失败的主管(下)
Part 1 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浪漫到底
看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