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孙传芳轶事

2016-09-26滕征辉

特别文摘 2016年18期
关键词:军阀政客办事

滕征辉

在中国,历来有父母官的说法。民国时期,孙中山先生提出了“做官要做人民的公仆”的说法,却遭到了军阀孙传芳的嘲讽,他称自己是“民之父母”,说道:“凡是做仆人的没一个好东西,不是偷主人的钱,就是勾搭主人的姨太太。而天下的父母对子女都是真心的。父母官,父母官,爱民如子才能真正为老百姓办事。”

除了“仆人论”,孙传芳还有好几段妙论。比如,张继奉蒋介石之命,找孙谈合作,结果两人话不投机,张继说不过他,就有点儿气急败坏,说道:“我看你不像一个军人,而像一个政客。”孙传芳马上予以回击:“我不是政客,我就是军阀。政客算什么东西,全是朝三暮四的妓女,我的儿子以后都不许当政客。”顿时把对方臊得满脸通红。

孙传芳手下有个负责采购的军官,对回扣向来是拒绝的,有回孙却跟他说:“这种回扣,你应该要。当官的一般分三种人:要钱又能办事,是好官;要钱而不办事,是坏官;所谓办事不要钱的,连官都做不成。”

孙传芳共有四子三女,原配在老家奉母。他的大姨太何洁仙是个绝色美人,原为王占元夫人的贴身丫鬟,孙为了得到她,不惜装病而不肯出兵。进了洞房,美妾准备为他洗脚,孙说:“堂堂孙夫人岂能做下人之事。”惜乎红颜薄命,一年后,何因痨病而死。

驻扎在宜昌时,孙传芳有回参加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典礼,有位叫周佩馨的女子荷花般娇美,令他一见钟情,孙将军颁发毕业证书已毕,忽然立正敬礼,正色大声喊道:“周小姐,请你嫁给我。”立刻把人家吓得哭着跑了。经询问,周佩馨年方二八,是个大家闺秀,尤擅丹青。孙传芳听后更加欢喜,想方设法,结果自然是金屋藏娇。和其他军阀一样,他后来又收了好几房姨太太。

孙传芳达到人生顶峰的时期是做五省联军总司令之时,但终究还是挡不住南方军队的革命洪流,只好选择与张家父子合作。孙的部队在去东北的途中,常遇到飞机空袭,但孙每次都处之泰然,照常下车散步。张学良杀了密友杨宇霆,他当场说:“英雄!英雄!要干大事不杀几个人能行吗?杀得好!”第二天,他却不辞而别地溜到大连,再坐船去了天津。

有一次,孟星魁对孙传芳说:“中国军阀割据,民不聊生,何人能领导统一中国才是当务之急。”孙答:“这个任务可承担不了,能做一个割据吴越的钱王,我就心满意足啦!”

早年,有算命先生预言他活不过50岁,所以孙传芳早早在北京卧佛寺买了地准备着。过51岁生日那天,家里宾客盈门,他以为渡过此劫,很开心地写道:“自料寿数不过五,不料五十又加一。”然而造化弄人,过完生日没多久,在1935年11月13日下午,孙传芳就被一女子给刺死了,此案成了民国轰动一时的大案。

想当年,孙传芳与张宗昌拜过把子,却在第二年开仗,生擒了老张的济南镇守使施从滨。有人说打内战杀俘不祥,孙毫不在乎,直接在火车站旁把施的脑袋砍了下来。施的女儿施剑翘潜伏十年为父报仇,做足了功夫,知道孙传芳天天去居士林礼佛,就在其时,从背后连开三枪。随后,她淡定地撒开写着刺杀缘由的传单,成了轰动一时的民国第一侠女,被判刑十年后,遇特赦。

孙传芳死后入土却没有得安,据卧佛寺附近的乡亲们讲,在下葬那天,其妻妾及后人因财产问题大打出手,闹声震天,上演了一出闹剧。

(摘自《民国大人物》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图/黄煜博)

猜你喜欢

军阀政客办事
王旦的气量
焦山碑林吴佩孚碑石刻文化背景考察
各自为政
这一刻,别叫我政客,请叫我吃货
砍价
辜鸿铭戏弄民国政客
在坏的时代能做好事
大公无私
↑政客的祈祷
试析“军阀”古义的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