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美国在韩部署THAAD系统分析

2016-08-31

现代军事 2016年5期
关键词:宙斯反导弹道导弹

杨云翔 齐艳丽 夏薇

随着2016年1月6日和2月7日朝鲜先后进行核试验并试射远程火箭,韩美双方重提在韩国部署THAAD系统。3月4日,韩美签署就部署THAAD系统筹建联合工作组的协议。韩联社评价,这一协议的签署,意味着韩美将全面启动有关THAAD系统部署地、费用、时间表等一系列议题的磋商。

实际上,早在2004年美国就曾提出过在韩部署该系统,使其成为美国建立全球一体化导弹防御系统的战略布局和有效支撑。一旦THAAD系统在韩部署成功,未来将有可能进一步升级改进,并且扩大部署规模等。

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及其在亚洲发展情况

全球一体化导弹防御系统能力现状

美国正在建立以本土为后盾,以亚洲、欧洲和中东等重点区域组成的全球一体化导弹防御系统,主要包括全球部署的预警探测系统、拦截系统和指挥、控制、作战管理与通信系统三大部分(详见表1):

在预警探测能力方面,DSP和SBIRS卫星验证了早期预警和预警指示能力。STSS卫星验证了捕获弹道导弹助推段尾焰,以及全程跟踪目标和实时通信能力。陆海基雷达系统是目前美国主要依赖的探测识别系统,但识别能力仍然不足。

在拦截能力方面,GMD系统初步验证了拦截简单远程弹道导弹的能力,但是试验成功率低,可靠性较差,特别是杀伤器和探测识别等关键技术尚未突破,未来还需要很长时间加以改进。海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初步验证了多系统网络化作战能力,以及拦截中远程弹道导弹和低轨卫星的能力,近中程弹道导弹拦截能力较为成熟;THAAD系统拥有初步网络化作战能力和中程拦截能力,以及较为成熟的近程拦截能力,但尚不具备拦截远程弹道导弹作战能力。

在指控和通信能力方面,当前指挥、控制、作战管理和通信系统具备一定的态势感知能力、区域管理多部雷达的能力以及初步全球作战管理能力,但其通信网络还存在一定的问题。

亚洲地区导弹防御系统发展情况

从克林顿政府开始,美国已开始将东亚地区导弹防御作为美国反导体系的重要部分。奥巴马上台后,明确提出发展欧洲、亚洲、中东三大区域反导系统。其中,亚洲导弹防御力量对我威胁较大,主要包括日韩两国导弹防御系统,及美军驻亚的导弹防御力量。

日本

20世纪80年代,日本开始参与美国“战略防御倡议(SDI)”计划。1988年,日美共同开展西太平洋弹道导弹防御研究。2006年,日本导弹防御系统建设进入实质性阶段,美日开始合作研制“标准-3”Block 2A拦截弹。2007年,日本部署首艘宙斯盾舰和首套“爱国者”PAC-3系统。

目前,日本导弹防御系统由预警系统、指控及陆海基拦截系统组成,包括5艘“宙斯盾”舰、16套PAC-3、4部FPS-5和7部FPS-3改进型雷达。此外,美军在日部署了5艘“宙斯盾”舰、4套PAC-3和2部AN/TPY-2雷达等。

在拦截方面,日本初步形成了双层导弹拦截能力,能够在中段和末段拦截中程和中近程导弹。未来如果引入THAAD系统,将形成PAC-3、“标准-3”和THAAD共计三层拦截能力。在预警方面,除了来自本国预警雷达外,日本仍依赖美国天基预警卫星和AN/TPY-2雷达等提供的预警信息。

韩国

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朝鲜弹道导弹威胁日益严重,韩国开始建设独立的韩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KAMD),采用自行研制与国外引进的方式建设末段低层防御系统。2004年,美国驻韩部队曾提出部署THAAD系统,当时韩国认为部署该系统会带来外交、资金等方面问题,不想直接加入美国全球反导系统。2016年,受朝鲜核试验和火箭发射的影响,美韩重提部署THAAD系统一事。THAAD系统可能部署在韩国京畿道省平泽美军基地、全罗北道省群山空军基地,或是庆尚北道省的漆谷郡或大邱。

目前,韩国装备有“爱国者”PAC-2系统(300余枚拦截弹),3艘KDX-3(“世宗大王”级)导弹驱逐舰,2部“绿松”预警雷达等。此外,美国在韩部署了8个营共计64套PAC-3系统。

在拦截能力方面,PAC-2系统仅具备点防御能力,弹道导弹防御能力极其有限;世宗大王级舰装备的“标准一2”Block 3B型导弹仅具备防空能力。在预警能力方面,世宗大王级舰装备了宙斯盾作战系统,其配备的AN/SPY-1D(V)雷达能够探测和跟踪弹道导弹,此外仍需依靠美国早期预警卫星信息。

THAAD系统研制与部署现状

THAAD系统是目前唯一一种既能在大气层内也能在大气层外拦截来袭弹道导弹的武器系统。THAAD研制计划始于1987年,2007年进入生产阶段,2008年5月开始装备美国陆军。

目前,美国共部署了5个THAAD导弹连。其中,1个部署在关岛,4个部署在德克萨斯州布利斯堡。每个THAAD导弹连由6部发射车(每部发射车为8联装),48枚拦截弹,1部AN/TPY-2雷达,火控与通信系统(TFCC)组成。

技术指标

THAAD拦截弹

THAAD拦截弹是一种高速动能杀伤拦截导弹,由固体火箭推进系统、动能拦截器(KKV)和连接这两部分的级间段等部分组成。THAAD拦截弹全弹长6.17米,最大弹径0.37米,弹重630千克。

KKV主要由捕获和跟踪目标的中波红外导引头、制导电子设备以及轨道姿态控制推进系统组成,采用侧窗探测红外凝视成像寻的末制导,能够识别、锁定并直接碰撞摧毁弹道导弹弹头。整个拦截器(包括保护罩)长2.325米,底部直径为0.37米,重量为40~60千克。

鉴于近年中国和俄罗斯高超声速武器发展的威胁,美国提出了基于THAAD增程型拦截弹的反高超声速武器方案。实际上,洛·马公司已经研究THAAD增程型方案十余年,但一直仅停留在工程草案阶段。2015年1月,美国正式开展THAAD增程型方案研究。THAAD增程型拦截弹为两级构型,其中第一级直径约0.533米,而现役单级THAAD拦截弹直径约0.37米。

AN/TPY-2雷达

AN/TPY-2为机动型相控阵x波段雷达,工作频率为10GHz,可由卡车拖动进行近距离运输,也可由C-5/C-17运输机远距离运输,可为反导系统提供探测、监视、跟踪弹道导弹与杀伤评估,具备识别弹头、碎片和假目标的能力。

AN/TPY-2雷达的工作模式包括前沿部署和末段部署两种。前沿部署时,AN/TPY-2雷达能够通过C2BMC系统为GMD和宙斯盾系统提供早期目标数据,使其实现“远程发射”(LOR)和“远程拦截”(EOR)能力。末段部署时,AN/TPY-2雷达作为THAAD系统的火控雷达,为THAAD拦截弹实施拦截提供目标指引。

飞行试验情况

截至2016年2月,THAAD系统共开展13次拦截试验,全部取得成功。THAAD系统拦截整体式弹道导弹靶弹较多,并且大部分拦截点均在大气层内。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2013年和2015年美军在太平洋西部的夸贾林环礁上开展“爱国者”、宙斯盾和THAAD系统联合拦截试验,验证了THAAD系统多次拦截能力,以及前沿部署AN/TPY-2雷达引导发射“标准一3”拦截弹的能力。未来,美军计划在联合试验中继续集成陆基宙斯盾和GMD系统,实现全球联合反导能力。

俄罗斯针对美国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应对手段

一直以来,俄罗斯对美国发展导弹防御系统保持高度警惕,采用军控条约、政治外交及武器装备发展等多方面应对手段。

退出战略武器军备条约

针对美国发展导弹防御系统,俄以军控条约作为反制手段。在美国正式退出《反导条约》的第二天,俄宣布不受《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约束,继续保留SS-18、SS-19等分导式洲际弹道导弹,并研制能够应对美国反导系统的洲际弹道导弹。

采取政治和外交手段施压

2008年,美国提出计划在波兰部署10枚GBI拦截弹。同年,作为回应,俄公布了在边境地区部署“伊斯坎德尔”战役战术弹道导弹的计划。此后,基于多种因素考虑,奥巴马将欧洲部署地基中段防御系统调整为以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为主的“分阶段、适应性”方案,缓和了美俄关系。

针对美在韩部署THAAD系统,俄驻韩大使2016年2月2日表示,俄罗斯反对在韩国部署THAAD系统,因为此举可能动摇地区安全格局。俄外交部也表示,在韩国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或将引发东北亚地区的军备竞赛。

采用军事手段主动应对

随着美国全球导弹防御系统发展的日益完善,俄罗斯应对美国发展导弹防御系统的手段更加灵活、有力。

俄积极提升进攻性战略武器力量,加强突防和生存能力。2006年至今,俄加快“布拉瓦”、“亚尔斯”等新型多弹头分导式战略导弹的部署,加快研制“边界”公路机动弹道导弹、“巴尔古津”铁路机动弹道导弹和“萨尔马特”井基重型战略导弹及新型战略核弹头。

为应对美国在欧洲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俄完成威慑武器的部署。2014年12月,俄罗斯官方证实,已在加里宁格勒部署了“伊斯坎德尔”导弹,可威胁美国在欧洲的6个空军基地及在波兰和罗马尼亚的陆基宙斯盾基地。

美国在韩部署THAAD系统的影响

对我形成导弹防御包围圈,进一步提升亚太导弹防御能力

目前,以日本、韩国、台湾和澳大利亚为主的亚太导弹防御系统初具规模。2020年美国驻日“宙斯盾”舰增加到7艘,日本本国“宙斯盾”舰达到8艘,韩国“宙斯盾”舰增加到6艘。“宙斯盾”舰载雷达和日本/台湾部署的陆基雷达在我国周边形成了严密的导弹防御包围圈。

作为区域性导弹防御系统,“宙斯盾”和THAAD系统具备拦截远程弹道导弹的潜力。美国已经在夸贾林环礁开展了3次联合拦截试验,验证了“宙斯盾”系统和THAAD系统的协同作战能力。继关岛部署THAAD之后,如果韩日继续部署该系统,美国在亚太区域导弹防御的协同作战能力将有很大提高,将实现全射程弹道导弹拦截能力。

推进全球反导战略布局,提升联合探测和多次拦截等能力

美国的在欧部署反导系统已经完成了第二阶段工作,正在开展第三阶段的部署工作。如韩国部署THAAD系统后,不仅能够强化在亚太反导系统的拦截能力,还能够提升导弹试验监视能力、目标识别能力、联合探测和早期探测能力、缩短导弹预警时间,为本土防御的多次拦截作战奠定基础。同时,美国在亚洲找到了分阶段部署反导方案的立足点,推进针对中俄的全球反导战略布局。

猜你喜欢

宙斯反导弹道导弹
我的宝贝宙斯狗狗
俄将用最新反导系统保卫莫斯科
小学防弹演习
鹰与蜣螂
郑小和神话历险记(6)
美想用亚洲反导网罩住中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