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名画家之死:商人陷阱里片片坠落的是风雅

2016-07-28郑奇

知音(月末版) 2016年7期
关键词:画作

郑奇

2016年1月,杀害著名画家陆枫的主犯宁文举被执行死刑,此案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陆枫系中国知名画家,家住山东省济南市;而宁文举则是河南省西华县一家小作坊的老板,且有抢劫犯罪前科。两个差距如此悬殊的人,其人生是如何产生交集的?宁文举杀害陆枫,是临时起意,还是精心谋划?

名画家异乡采风,小老板大献殷勤

2011年10月中旬,在河南省西华县采风的山东画家陆枫,在当地画友游有清的介绍下,认识了西华县的一位朋友。此人名叫宁文举,是一家炼油厂的厂长,同时兼营古玩字画。在宁文举的盛情邀请下,当晚,陆枫接受了宁文举的宴请。

席上,宁文举举杯敬酒,言谈间对陆枫充满了溢美之辞。出生于1965年的陆枫是山东人,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其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画展,并屡获大奖。后被一家书画学院聘为副院长。因此,听到来自宁文举的夸赞时,陆枫并不意外,欣然接受。

聊天中,陆枫发现,宁文举虽能列举出一些当代中青年实力派画家的名字,以及部分作品,但谈及画风画骨、艺术手法等专业问题时,宁文举便显得口笨舌拙。陆枫微微一笑,并未深究。

案发后,据宁文举供述,接下来的3天时间里,宁文举全程陪着陆枫,将贾鲁河、女娲城、盘古寨遗址等当地景点好好地逛了一遍。宁文举发现,但凡提及书画的包装、炒作,陆枫常会感兴趣。宁文举会心地笑了笑,有了主意。

采风接近尾声,陆枫打算离开河南的前一晚,宁文举在当地最豪华的酒店——温哥华大酒店设宴,为陆枫饯行。席间,宁文举举杯敬酒时,说:“陆哥……我今后就叫你哥吧,叫陆老师太见外了。哥,弟在艺术上的造诣绝对不如你,但是,弟的人脉广。如果哥想让画作在河南、安徽及周边其他省份更有销路,弟愿效犬马之劳。”陆枫笑了笑,没接话。但宁文举看得出,陆枫显然已动心。

当天下午,陆枫临走时,送了宁文举一幅画:“弟,哥的一点心意。”宁文举将陆枫送的画卖了出去。刨去3天的招待费,宁文举还赚了几千元。

尝到甜头的宁文举,此后隔三岔五地给远在济南的陆枫打电话,嘘寒问暖。2011年12月中旬,陆枫在宁文举的再三邀请下,又到西华县来了一次。案发后,据宁文举供述,这次前来西华,陆枫透露一条极具价值的信息:他有个校友,收藏有一幅顶级名家作品。目前,因家中有病人,急需用钱,打算出手。这位校友给出的价位在20至30万元之间,但以陆枫对该作品的评估,只要操作得当,该画卖100余万完全不成问题。

宁文举强按内心的激动,对陆枫说:“哥,如果你资金周转不过来,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至于分红,哥你看着办就中。”陆枫笑着说:“目前只是一个初步想法。如果确定我校友想出手那幅画的话,我们再合计出资与分红的比例不迟。你要是有心,可以先做一些前期的安排。”此后数日,宁文举调动资源,物色了好几个有潜力的买家。为此,他又花了不少钱。

陆枫当初究竟是否想和宁文举合作?据案发后在宁文举家中查获的陆枫的画作,及其他线索来分析,应该属实。陆枫虽在画界颇有名气,作品深得业内好评,然而他并不谙商道。对于如何包装作品,让作品升值,陆枫并无良策。可是,通过那几天与宁文举的接触,陆枫觉得,宁文举对画的了解只有皮毛。如果将画作的销售权完全交付于这样的人,估计很难卖出好价钱。不如先和宁文举找个其他合作方式,试试他的水平。可不知为何,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陆枫的计划也泡汤了。

据宁文举说,自己既等不着名画,也拿不到陆枫画作,渐渐地起了疑心。有一次打电话,宁文举听出陆枫仍未搞定名画一事,不由得脱口而出:“老陆,做人不能这样啊!”见宁文举出言不恭,陆枫也恼了:“我做人怎么了?情况发生了变化,这不是我能够掌控的嘛。”“难道你在计划之前,就没有考虑过这些因素?害得我白白损失上万元!”“你要这样想,那我俩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陆枫挂掉电话。听着电话被挂断之后的嘟嘟声,宁文举杀心顿起。

名利如此诱人,青年画家坠入陷阱

一个陆枫完全不了解的事实是:宁文举,其实是一个有着抢劫前科的刑满释放人员!

出生于1971年的宁文举,初中没毕业,便从河南来到湖北孝感市打工。1994年9月6日,宁文举与同伙抢劫当地出租车司机,并致其死亡。当年,宁文举被孝感市孝感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0年。2009年1月28日,获得减刑的宁文举出狱。

服刑期间,宁文举认识了狱友李东成。李东成曾先后在郑州、平顶山市任官,后因受贿罪被判入狱。宁文举帮李东成办了几件事,让李东成很感激。宁文举出狱前,李东成给了他一批名单,称名单上的人欠自己钱,让宁文举找他们要。

出狱后,宁文举按李东成提供的名单,先后找到那些人。果然,那些人听说是李东成安排的,都很客气地给宁文举钱。拿着李东成变相赠予自己的钱财,宁文举在老家河南省西华县,开了家炼油厂,请了两三名工人。因炼油厂利润太薄,急着赚大钱的宁文举,又在朋友的介绍下,涉足古玩书画市场。脸皮薄是艺术家的通病,江湖经验丰富的宁文举抓住这一弱点,将他们的作品低买高卖,大赚差价。然而,由于作品本身价值不高,利润并不丰厚。

就在宁文举苦恼于坐吃山空、难觅名家时,他认识了陆枫。其实,在第一次见面时,头脑灵活的宁文举,就对陆枫的资料进行了网上搜索。当他得知眼前的这位画家,是一个真正的名家时,宁文举感觉到发财的机会来了。

做完这一切后,自以为已经手到擒来的宁文举,此后一直催促着与陆枫深入合作,可令他恼火的是,对方却不急不火。不仅如此,陆枫居然还反过来抛出一个“转卖校友收藏名画”的香饵,让自己损失钱财。

让宁文举心生歹意、最终决定痛下杀手的是:2012年春节前夕,宁文举的炼油厂因经营不善,濒临倒闭,古玩生意亦大受影响,自己为救活炼油厂和古玩店,借了不少债。如何尽快地弄到钱?宁文举最终锁定了陆枫。陆枫有钱,他的画就是钱;另外,自己捏着陆枫的短处,只要施以鱼饵,他肯定能上钩。

想到这里,宁文举拨通了陆枫的手机:“哥,前面是弟的不对。弟是因为急着做生意,才口不择言,冲撞了哥,还希望哥大人不计小人过。”听陆枫说“没事”之后,宁文举继续说道:“哥,我这段时间经过精心准备,帮哥物色了一大批有实力的买家,相信你肯定喜欢!”

案发后,据相关知情人回忆,陆枫在2012年春节后,说打算再次到河南去一趟。他说,自己的画虽得了各种全国性大奖,但一直没卖出好价钱来。如今妻子刚买了车,陆枫认为自己应抓紧时间赚钱,让自己的才智变现为利益,并得到最大化。家人除了叮嘱陆枫在外注意安全之外,其他并未多言。

就这样,2012年2月底,陆枫带着一批画作,先去平顶山看望老友;3月1日,从平顶山到了西华县。这一次,等待陆枫的,并不是美景、美酒,而是绑架、抢劫和杀戮!

吞下香饵沦为鱼肉,惨死他乡何其痛哉

2012年3月1日上午,宁文举接到了陆枫的电话,称他坐了平顶山至西华的班车,很快就要到车站了。宁文举表示,自己马上开车去车站接他。

放下电话后,宁文举给在自己炼油厂打工的小伙石小明打了电话。

石小明是宁文举收下的小弟,平时除了帮宁文举干活之外,还负责宁文举的安全,颇得宁文举的赏识。此次准备“办”陆枫的计划,宁文举已经提前大体告知石小明,石小明一口答应。

宁文举很快开车到了客运站,接到了陆枫。陆枫带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一卷白纸卷的画。宁文举估摸着陆枫的行李箱,肯定装着他的不少作品,内心更坚定了抢画作的念头。

宁文举将陆枫接上车后,又打电话给石小明,让他在西华营田庄大队门口等着。待石小明上车后,宁文举便将车直接开到了五二农场的家中。宁文举未婚,家中并无其他人。他让陆枫和石小明待在家中,而后对石小明说:“好好陪陪陆哥,我去餐馆炒几个菜回来,哥仨喝上几盅。”

约40分钟后,宁文举带着4个炒菜、1瓶白酒回家了,随后招呼陆枫与石小明入座、喝酒。其间,宁文举朝石小明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走到屋外。宁文举压低声音说:“一会儿,你唱黑脸,我唱红脸,就说陆枫在西华得罪人了,有人要修理他,问他带了多少钱过来,花钱消灾。”石小明点头同意。

再次入席后,两杯下肚,石小明突然脸色一沉,对陆枫说:“老陆,有个事想告诉你:你在西华得罪人了,有人想搞你的人!”

石小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陆枫感觉莫名其妙,他转头看宁文举,却发现宁文举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内心顿时明白了几分,以上厕所为由,打算离开。石小明站起来挡住了陆枫的去路:“走?往哪儿走?”说完,抬手就给了陆枫一耳光,又往他嘴上打了一拳。

文弱的陆枫哪里是石小明的对手?一下就被打得鼻青脸肿、嘴角流血。陆枫的酒完全醒了,意识到情况不妙的他开始求饶:“别打了,有什么话好说。”

宁文举与石小明一起,用事先准备在家中的绳子、胶带,将陆枫牢牢地捆住。随后,宁文举将陆枫身上的钱包掏了出来,将其工商银行的卡抽了出来,狞笑着说:“老陆,别怪我不仁,是你不义在先。说吧,密码是多少?”此时的陆枫只求保命,毫不迟疑地将密码告诉了宁文举。

宁文举让石小明看着陆枫,而后带着银行卡和自己与陆枫的两张身份证,在附近的工商银行,分几次将里面的89400元钱悉数取了出来。

取到钱后,宁文举回到家中。他将石小明叫到屋外,说:“钱已取出,分你35000元。但有一事:如今钱已抢,不能让陆枫活着回去,要不就露馅了。”石小明明白宁文举的意思,稍作犹豫,点头同意。

回屋后,陆枫对宁文举说:“密码没错吧?钱取出来没?如果你还嫌不够,我行李箱里还有画。求求你们,放我走吧……”

宁文举将陆枫的行李箱打开,发现里面的画作,果然比陆枫送给自己的那幅,要好看很多。宁文举虽然不懂画,也能看出这些画作的质量上乘。想着陆枫只拿最差的作品打发自己,宁文举更坚定了杀人的决心。他示意石小明,两人用一根绳子缠住陆枫的脖子,一人拉一头,勒了约5分钟。可怜知名画家陆枫,就这样惨死于异地他乡。

当晚,宁文举与石小明一起,将陆枫的尸体用车运到了西华县的邻县——扶沟县汴岗乡的一条沟里,并用浮土对尸体简单进行了掩埋。

而后,宁文举与石小明又回到了西华县的家中。宁文举按约定分给了石小明35000元。至于箱中的画,宁文举全部据为己有,打算择机变卖出去。

2012年3月2日,陆枫的妻子因长时间联系不上丈夫而报警。西华县刑警大队根据陆枫的通话情况,将嫌犯锁定为宁文举。3月7日,侦查人员分别在扶沟县、西华县城关镇,将宁文举、石小明抓获。面对铁证,宁文举与石小明很快便交代了先抢劫、后杀人的犯罪事实。

2013年7月28日,河南周口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宁文举死刑,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所劫画作归还给陆枫的家人;判处石小明死缓。2015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对宁文举的死刑判决。2016年初,宁文举被执行死刑。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案犯宁文举、石小明外,其余均为化名)

[小编发言]

宁文举蓄意抢劫杀人,得到了法律的严惩,最终被执行死刑,正义得到了伸张。反思此案,知名画家陆枫艺术造诣深厚,倘若他能假以时日,物色到正规的文化经纪公司,对其作品进行包装、推广,其市场前景不可估量。可是,陆枫却偏偏想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辟出一条蹊径,结果却为宁文举这种不怀好意的人所利用,步入了宁文举设下的局,最终搭上了自己的性命,着实可惜。善良的人们,当以此为戒。

编辑/戴志军

猜你喜欢

画作
画作欣赏
秋天画作欣赏
学生画作欣赏
画作欣赏
令人震惊的超现实画作
“我心中的航天梦”画作展
“我心中的航天梦”画作展
“我心中的航天梦”画作展
行走的时髦画作
潘军画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