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来吧厄运!妈妈是一株不死的“沙漠玫瑰”

2016-07-28邹建华 贾靓

知音(月末版) 2016年7期
关键词:外公外婆儿子

邹建华 贾靓

"

"

"

家有两位身患重症的老人,西安《文化艺术报》总编辑陈若星,在家庭和事业的双重负重中,长期透支,患上了乳腺癌,坠入生命的荒漠。

癌痛面前,陈若星土崩瓦解,拒绝治疗。陈若星的儿子陈卓为了鼓起母亲活下去的勇气,将一盆沙漠植物,放在了母亲的床头,告诉母亲,只要给它一点水,它就会活过来,8天后,它就会绽放。

从此,母子俩开始了等待,陈卓每天都在祈祷,期盼着那株植物如约盛开。因为,那也是母亲生命的寄托。一天、两天……这场惊心动魄、事关生死的等待,是否等来了枯草的复活、玫瑰的盛开?

苍茫时刻,长期透支的母亲绝症来袭

2009年6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四川华西医科大学,24岁的硕士研究生陈卓正在实验室做实验,母亲陈若星打来电话:“儿子,我的钼靶造影出来了,不太好,是乳腺癌。”母亲的声音十分低落,陈卓的心顿时狂跳起来,手中的玻璃器皿滑落在地摔得粉碎,“妈,我马上回西安!”

1985年出生的陈卓是西安市人,一岁多时,因为父亲出轨,父母离异,他随妈妈陈若星搬到位于西安南郊的外公外婆家生活。

此时,陈若星在陕西人民出版社工作,为了让儿子过得不比一般孩子差,工作之余,也接些校对和写稿的兼职,早出晚归,还时常出差。陈卓的外公毕业于北大,在中宣部工作多年,是我国颇具名望的哲学家和理论工作者;外婆退休前在陕西社科院工作。两位老人承担起了照顾和教育外孙的责任。

1997年初,陈卓的外公因为脑梗塞和糖尿病并发症,瘫痪在床。因陈卓的舅舅移居美国,外婆年事已高,照顾外公的担子全落在了陈若星身上。她每天忙完公务已累得筋疲力尽,可一回家还要为父亲翻身按摩、喂饭喂药、每天干完都是一身汗……

2001年初,陈若星调任《文化艺术报》总编辑,当时该报发行量不足1000份,濒临倒闭。陈若星临危受命,工作更忙了,而此时,陈若星的父亲成了准植物人,意识几乎全失,护理起来更加麻烦。祸不单行,外婆又因高血压中风引发了阿尔茨海默症,每天不停地藏起各种生活用品,之后却忘了藏在哪儿;夜里时常悄悄开门离家出走,称要去寻找家人……一双老人,一个躺在床上无声无息,一个失去记忆时时走丢,家里就像翻了天,混乱不堪。

2002年大年三十,18岁的陈卓帮着母亲给外公处理完大小便,正为外公清洗、翻身、按摩,外婆受到屋外的鞭炮声刺激,喃喃地说道:“过年了?我要回家了。”说着,外婆就要出门。陈若星急忙放下手中正在包的饺子,拦住母亲:“妈,这就是你的家啊,我们马上就吃年夜饭过年了。”

外婆想推开女儿,见无法挣脱,突然发起火来,掀掉了桌子,顿时,饺子皮、饺子馅摔得满地都是,一片狼藉,接着外婆又对陈若星拳打脚踢、又抓又咬:“我要去找我的女儿、找我的卓儿!”陈若星紧紧地抱住母亲:“妈,我就是你的女儿啊!”

陈卓急忙跑过来,看着母亲被打得青紫的手背,想到她辛苦一年,却连年都过不好,陈卓一下子理解妈妈作为一个单亲母亲、又有重病双亲要照顾是多么不易。此后,他一边刻苦学习,一边抽出时间帮妈妈照顾老人,陈若星见儿子如此懂事,非常欣慰,虽然她由于工作忙等原因,陪伴儿子的时间很少,但她尽量补偿,每次出差时,都给儿子买点小礼物。有一次,她给儿子买了一个用“沙漠玫瑰”做的书签,陈卓非常喜欢,一直夹在书里。

2003年8月,陈卓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四川华西医科大学本硕连读。陈卓上大学后,从不乱花一分钱,还帮老师做实验赚外快。有一次,陈卓在做实验时,燃灶突然爆炸,危险物喷了一身,他忙将衣服都脱掉,只穿了短裤就往附近的医院跑。经过精心治疗,这才转危为安。陈若星得知后,非常难过:“孩子,不要再赚那点钱了……”陈卓却安慰母亲:“以后,我会多加注意。”

日子如水般流过,工作繁忙的陈若星雇请了保姆,帮着照顾父母,可保姆都受不了照顾两位失能老人的辛劳,呆不了几天就离开。一面是如山的工作,一面是重症的父母,陈若星完全成了一台不停运转的机器,连贪睡10分钟都成了奢侈。

担心影响儿子的学业,陈若星一直报喜不报忧,可陈卓能想象到家里的状况,想象到母亲的不易。

2009年6月初的一个周末,陈卓回到家中,看见母亲的一瞬间,心里一颤,母亲越发清瘦,脸色惨白,便问:“妈,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面对儿子不安的目光,陈若星缓了口气,这才告诉儿子,她的左后背经常揪心地疼,已经有一年的时间……学医的陈卓顿觉情况不妙,母亲一直超负荷工作,长期透支的身体很容易出现大问题:“妈,我明天就陪你去医院检查。”陈若星笑道:“你明天安心回学校,我自己去医院就行。”

在母亲的坚持下,陈卓只好返校。此后,他天天打电话催促,陈若星这才前往西安交大二附院。一系列检查后,医生目光凝重地看着钼靶造影,在检验报告上写下了“乳腺癌,需要尽快手术”。

陈若星脑中顿时一片空白,那一刻,她第一次感到了无助,拨通了儿子的电话……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陈卓连夜坐车赶回西安,一路上,陈卓的泪水不停在眼眶里打转。

母子约定:你做“沙漠玫瑰”我就考博士

第二天一早,奔波一夜的陈卓赶到了母亲的病房。陈若星迎上来,紧紧抱住了儿子。陈卓明显地感觉到母亲的身体在颤抖,他强忍着泪,安慰母亲也是安慰自己:“妈,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卓儿,十癌九死,妈妈得了这种病,就是没救了。妈妈不愿花这冤枉钱,最终落得人财两空,我想省下钱给你结婚……”陈若星内心强撑的坚强,终于土崩瓦解。生死面前,没有人真的能坦然面对。

陈卓轻轻拍打着怀抱中的妈妈:“妈妈,我只想看见你健康地活着,有你在,我才是幸福的……”随后,陈卓开始四处奔波,终于帮妈妈联系到西安交大二附院住院,并预约到一个名医为妈妈做手术。

2009年7月1日上午9点,陈若星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的门口,陈若星依恋地看着儿子,她真怕这一道门,成了生死界限。陈卓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极力保持平静的笑容:“妈,我就在这儿等你哦!”

猜你喜欢

外公外婆儿子
打儿子
唠叨的外婆
我的外公
外婆的钱
谁的儿子笨
你养的好儿子
外婆回来了
外公的呼噜
我的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