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新婚不孕风云:是谁在我体内偷放了避孕环

2016-07-28四哥

知音(月末版) 2016年7期
关键词:李成淮安市博文

四哥

"

江苏淮安姑娘佟娜婚后一直不孕,为此婚姻暗藏危机。而在一次妇科体检时,她却被医生告知,她的体内安放了避孕环,而她从未做过这种手术!

是谁如此歹毒,剥夺一个女人成为母亲的权利?佟娜思前想后,推断出暗使阴招的始作俑者,是前男友的母亲吴玲!然而,等她前来“兴师问罪”时,一个更惊人的变故惊爆而出,前男友早在三年前就已去世,吴玲在经历了年轻丧夫之痛后,又遭遇老年丧子的重击!是继续追究一个失独老人的罪责,还是吞下被算计的痛苦就此离去?佟娜选择了一个最出人意料、也最让人动容的方式……

晴天霹雳,谁在我的体内偷放了避孕环

2015年4月的一天上午,江苏省淮安市人民医院,26岁的佟娜和29岁的丈夫李成志一起前来体检。结婚一年多了,夫妻俩迟迟没有怀上孩子。一番抽血、妇检之后,佟娜排队等着做B超。这时,李成志已经检查完毕,各项指标正常。佟娜有些诧异,内心深处,她一直坚定地认为,自己怀不上孩子,是丈夫的原因。躺在B超床上,传感器在她的腹部反复滑动,末了,医生疑惑地问:“你到底是来查什么的?”佟娜一脸尴尬,低声说:“不孕。”哪知医生责怪道:“你不知道自己上了避孕环吗?”

“佟娜呆愣半晌,突然一脸的惊恐和愤怒,她慌乱地穿好衣服,冲出了B超室。在外等待的李成志看着妻子气急败坏的样子,赶紧上前安慰:“老婆,不能生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去领养……”这时,护士追出来喊道:“佟娜,你的报告单没拿。”李成志跑去接了过来,仔细一看,顿时脸色铁青,低吼道:“这是怎么回事?”佟娜委屈地摇摇头,李成志强忍着怒火,拉起佟娜离开了医院。一路上,李成志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一进家门,他就将报告单摔在地上:“当初,你嫁给我一个出租车司机,是不是特委屈?你是不是不想跟我生孩子,擅自做了手术?”此时,佟娜已从最初的震惊中渐渐冷静下来,心里隐约推断出暗使阴招的始作俑者,只是,那是她深锁内心的一段婚前隐私。可看着李成志痛苦的脸,她决定坦白,即使丈夫不能再接受她,她也不愿李成志怀疑她的爱……

1988年出生的佟娜是江苏淮安市盱眙县人,兄妹两人,父母从事龙虾养殖。2010年9月,佟娜从南京金陵科技学院毕业后,进入南京康健医疗设备公司工作。上大学时,她加入了南京市青年志愿者协会,经常参加志愿者活动。2011年“五四”青年节,在南京市青年志愿者协会与南京理工大学举办的联谊会上,佟娜与南京小伙范博文相识。范博文与佟娜同龄,当时正在南京理工大学读研究生,对美丽善良、充满爱心的佟娜一见钟情,佟娜也对温文尔雅的范博文很有好感,两个年轻人坠入了情网。

然而,两人的恋情却遭到范博文的母亲吴玲的反对。吴玲是南京一家妇幼保健院的主任医生,范博文7岁那年,丈夫因胃癌病逝,此后,吴玲将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儿子身上,一直未嫁。吴玲的妹妹早年远嫁法国尼斯市,因没生育,姐妹俩约定,范博文研究生毕业后,就以继承人的名义,到法国定居,等吴玲退休后,也移居海外,一家人团圆。好在,范博文深爱佟娜,在他的坚持下,佟娜住进了范家。佟娜知道吴玲对她不满意,特别勤快孝顺,渐渐地,吴玲脸上露出了笑容。

2012年4月,佟娜意外怀孕,吴玲得知后,极力劝说佟娜流产:“你们还没结婚,博文还没毕业,这个时候要孩子,会断送掉博文的前途。”佟娜虽然不舍,还是同意了,吴玲亲自为她做了人流手术。

2012年10月,研究生毕业后,范博文顺利拿到了去法国的签证。分别那天,范博文动情地对佟娜说道:“照顾好妈妈,等我安顿好,就接你去法国。”“我一定会照顾好伯母的,放心吧!”佟娜忍着泪,认真地说道,期待着跟范博文早日相聚。

哪知,范博文走后的第三天,吴玲就对佟娜冷冷地下达了“驱逐令”:“博文不会回来了,我和他小姨都不会让他回来的。你和他,差距太大,只会拖他的后腿,对他的未来没有一点帮助。”佟娜只好含泪离开,临时租了一间房,等着范博文的消息。两个多月后,她等到了范博文在QQ上留下冷酷的三个字:“对不起!”此后,无论佟娜如何留言,范博文都音讯全无,没有解释没有安慰,QQ始终暗着,不再有动态更新。

自己的初恋,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终结了。2013年春节前夕,万念俱灰的佟娜辞去了南京的工作,回到盱眙。在家里待了小半年后,佟娜在同学介绍下,来到淮安市,做了平安保险公司淮安市分公司的保险业务员。佟娜父母知道女儿恋爱受挫,伤了心,便四处拜托亲友为女儿介绍对象,希望女儿进入一份新的恋情中。2013年夏天,经亲戚介绍,佟娜认识了大她两岁的出租车司机李成志。

经历了初恋的挫败,佟娜彻底悔悟,只想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相夫教子。和李成志相处的过程中,那种时时被捧在手心里的感觉,让她感动。2014年1月,佟娜和李成志结婚了。这场下嫁,连李成志也感到自己收了一个宝,佟娜却说:“我知道什么样的婚姻适合自己,你就是最适合我的那个人!”一句话,说得李成志从此对佟娜死心塌地。只是,婚后一年多,两人一心想要孩子,却迟迟不见动静,婆婆颇有微词。可曾经怀过孕的佟娜知道,不会是自己的问题。谁知,检查的结果,竟是自己体内被人偷放了避孕环……

“除了那次人流,我没有做过任何手术!”佟娜哭道,“我要去问问她,是不是她做了这件事!”

妻子难道是被人做了手脚?如果是真的,那就太歹毒了,李成志决定陪妻子一起去弄个水落石出。

兴师问罪,那个爱过的人原来早已离世

几天后,佟娜和李成志从淮安来到南京清江花苑小区,吴玲打开房门,两个女人四目相对,佟娜震惊不已,一向强势讲究的吴玲形容憔悴,见到突然而至的佟娜,她呆愣了半晌,突然瘫坐在地上,老泪纵横:“孩子,我对不起你,这一切都是我的报应啊!”

佟娜和李成志急忙将老人扶进屋里,一眼便瞅见了客厅的桌子上,摆放着范博文的大幅遗像。

“伯母,博文……怎么了?”佟娜脱口惊呼,吴玲放声大哭:“博文出了车祸,已去世快3年了。”

猜你喜欢

李成淮安市博文
江苏省淮安市第一山中学活动掠影
江苏省淮安市:小雪节气杉林红
我的奶奶
A New Historical Analysis of Punishment
谁和谁好
庄玉庭先负李成蹊
Review on Tang Wenzhi’s The Gist of Chinese Writing Gamut
挨饿
大学生养牛 精通饲料配方
和孩子一起面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