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沈腾:我俩是拆不散的“冤家”

2016-07-11泓仙

妇女生活 2016年7期
关键词:沈腾王琦冤家

泓仙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和你妻子当初是如何认识的?

沈腾(以下简称沈):我和妻子王琦当年都是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表演系的学生,只不过她上大一时,我已经上大四了。我俩是同一个专业课老师的学生,有一天,老师派我去指导还是“菜鸟”的王琦排练小品。小品里,王琦扮演一个生气的妻子,拿着鸡毛掸子站在凳子上跟老公吵架。演得正起劲儿,我在台下喊:“王琦,注意一下形体,屁股怎么总撅着?赶紧给我收回去!”王琦怯怯地回答:“报告师兄,收不回去,我的屁股天生就是这么翘!”她的回答逗得现场的同学哈哈大笑。我觉得这小姑娘挺可爱,就记住了她。2003年闹“非典”,解放军艺术学院实行封校,同学们苦中作乐,排练了一个晚会。晚会上,王琦和搭档跳了个踢踏舞,把我给吸引住了。从那以后,我满脑子都是她跳舞时神采飞扬的模样。我鼓起勇气频频约她,没多久,我们就恋爱了。

记:你身上满是喜剧细胞,王琦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吧?

沈:是很开心。不过我比较贪玩,学习上没少拖王琦的后腿。王琦学习上很要强,主科辅科都要考第一,我劝她:“何必呢,你看你老公,哪年不是考倒数?”平时,我经常拉着哥们儿一起打游戏,打到凌晨还不愿结束。那时王琦根本不会上网,我和兄弟们热火朝天地打游戏,她就坐在一边陪着我,困得不行了,就枕着胳膊趴在网吧的桌子上睡,左胳膊麻了换右胳膊,右胳膊麻了再换左胳膊。我看不下去了,对她说:“媳妇儿,我给你搭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床。”我把4张椅子拼到一起,把我的衣服铺在上面。王琦本来还有气,这下心里的委屈没了。其实这一幕一直铭刻在我脑海里,一个漂亮的女孩这么死心塌地跟着我,我必须对她好才是。

记:既然对她好,为什么不早点和她结婚,给她个温馨的家呢?

沈:毕业后的头几年,我事业上很不顺,我想等自己做出成绩后,再向她正式求婚。那几年,我参演的话剧既不叫好也不叫座,弄得我很苦闷。《想吃麻花现给你拧》这部话剧在逸夫剧院演出时,我信心满满,可第一天只卖了7张票。剧院经理同情地对我说:“今天你们就别演了,我也不收你们场租了。”那天,我和剧组的同仁站在大雪中给观众退票,还把观众来回打出租车的车费给报销了。那天晚上,回到住处我很沮丧,王琦安慰我、鼓励我,我感动地拥着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儿。那种情形下,我哪有心情向她求婚。

记:你和王琦曾经有过分手的经历,能讲讲吗?

沈:我在舞台上经常耍宝逗乐,生活中却大大咧咧,有时会忽略她。她拍了一天的戏回到家,想让我哄哄她,照顾一下她,我却表现得不解风情,这让她觉得我不关心她,次数一多,她的心就凉了,主动向我提出了分手。分手没几天,我潇洒不下去了,切身感受到了什么叫心如刀割,可我又碍于面子不愿主动向她低头。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宅在家里,过着晨昏颠倒的生活,把身体也弄出了毛病。后来,我和王琦的同学一起演出,就找借口把王琦约出来见面。多日不见,没想到我们默契依旧。第二天,我买了一条彩金手链,把王琦约出来当面给她戴上,然后拥住她,深情地说:“宝贝,回来吧!”王琦在我怀里哭得一塌糊涂。就这样,我们和好了。之后,因为我的大大咧咧又导致了几次分手,但最终还是破镜重圆。经历了分分合合,我俩的感情越来越牢固。我对王琦说:“咱俩就是拆不散的冤家!”

记:你俩相恋了12年,岳父岳母那边不着急吗?

沈:每次我陪王琦回家,老两口总是旁敲侧击地往结婚上引,岳母整天嚷着想抱外孙。我不是不想尽早给王琦一个承诺和名分,我是想在经济等方面都准备好了,有了实力后再娶她回家。借着《夏洛特烦恼》破10亿票房的契机,我决定给王琦一个盛大的求婚仪式,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2015年11月4日,我终于做到了。

记:婚后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沈:我和王琦老大不小了,岳母那边眼巴巴地想当外婆呢,我们不能不孝,先满足老人的愿望再说。我现在事业、家庭都有了,也该满足我俩当爸妈的愿望了。去年我向王琦求婚时,岳父对我说:“沈腾,以后我们家就靠你了!”我会尽力照顾好这对可敬可亲的老人,让他们看到我和王琦的幸福生活。

沈腾,喜剧演员,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表演系。从2012年开始,连续五届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表演的《今天的幸福》《扶不扶》《投其所好》等小品深受观众喜爱,其领衔主演的电影《夏洛特烦恼》破10亿票房大关。2015年7月,获得《欢乐喜剧人》第一季冠军称号。

〔编辑:刘波〕

猜你喜欢

沈腾王琦冤家
Briefly Talking About Methods Of Infiltrating Mental Health Education In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Teaching
沈腾:努力演好每一个角色
《皇帝的新装》后传
“夏洛”的爱情长跑
沈腾的爱情长跑:让幸福在最美的时刻绽放
“夏洛”沈腾“一次就好”:带你去看天荒地老
古代的“冤家”可指仇人亦可指情人
王琦困难是一把锻造命运的锤
小笼包香喷喷
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