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2016-06-29马塞尔·普鲁斯特

雪莲 2016年8期
关键词:思绪梦幻芬芳

马塞尔·普鲁斯特

你为我哭泣,我的嘴唇啜饮你的泪水。

——阿纳托尔·法朗士

我委实记不清星期六(四天前)我对多罗西·B夫人的评价。确切地说那天发生的事是这么回事:大家正好在谈论她,我也直率地说我觉得她缺少魅力,也不风趣。我想她的年龄在二十二三岁之间吧。除此之外,有关她的情况我所知甚少。当我想起她时,没有任何栩栩如生的回忆出现在我的凝思中,映入我眼帘的唯有她姓名的字母。

星期六我睡得相当早。然而到了两点左右,风刮得紧了,我不得不起床把一扇没闩住的百叶窗关好,是它把我吵醒的。我稍稍回顾刚才睡着的那一小段时间——驱走了疲劳,没有不适,没有梦——我很欣喜。我刚刚重新躺下,便又马上入睡。过了一段难以估摸的时间,我渐渐地醒来,确切地说是渐渐醒在一个梦的世界里。起初,我无以区分这个梦幻世界与平时睡醒后才感觉到的真实世界,这个梦幻世界是那么的清晰。我躺在特鲁维尔的海滩上休息。这海滩同时又成了一个陌生的花园里的吊床,一个女人脉脉含情地看着我。她便是多罗西·B夫人。比起早晨我醒来认出了自己的卧房时,我并未感到更为惊讶。不过,那时我对梦中的同伴那神奇的魅力已没有更多的感受,她的出现曾激起过我的对其肉体和心灵的强烈渴慕也减弱了。当时,我俩神情狡黠地对视着,正在创造一个幸福和荣誉的奇迹。对此,我们心照不宣,她是这个奇迹的同谋,我对她充满了无限的感激。可她却对我说:

“真傻,谢我干什么?难道你没为我做同样的事吗?”

这一感觉(实实在在的),即我也为她做了同样的事,使我如痴如醉,仿佛这象征着最亲密的结合。她用手指做了个神秘的示意,并微笑着。我好像已经和她融为一体,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所有的敌人、所有的痛苦、所有的遗憾、所有的怯弱不是烟消云散了吗?”我尚未开口,她却听见我在回答。她轻而易举地成了胜利者,摧毁了一切,痛痛快快地吸引住了我痛苦的身心。她挨近我,双手抚摩着我的脖子,慢慢地撩起我的髭须,然后对我说:“现在我们去和其他人接触,让我们走进生活吧。”我心花怒放,精神抖擞地去履行这幸福的约会。她要送我一朵花,于是便从酥胸中央取出一朵黄里透红、羞闭着的玫瑰,将它插在我的衣服扣眼里。刹那间,我为一种新滋长的快感所陶醉。这朵插在我衣服扣眼里的玫瑰开始发出爱的芬芳,那香气直扑我的鼻孔。我发现我这种不为己知的兴奋扰乱了多罗西的神思。正当她的眼皮(我为神奇的意识所支配,竟能感觉到她身上的东西。我肯定)微微痉挛、泪水将夺眶而出之际,我的眼睛里却充满了眼泪。这是她的眼泪,我可以这么说。她靠近了我,仰起的头挨着我的脸颊。我能凝视着她的脸庞,尽情享受那神奇的恩泽和迷人的活力。她从鲜润含笑的嘴中伸出舌头舔去我眼角的泪水。继而,随着她嘴唇发出的轻咂声,她将眼泪咽了下去,我感到仿佛有一个陌生但更亲热、更撩人的吻直接印在我的脸上。我猛然醒来,认出了自己的卧房,就像临近地区暴风雨中紧跟在闪电之后的一声雷鸣,与其说是令人眩晕的幸福回忆接踵而至,不如说它已和确实得让人震惊的虚幻和荒谬化为一体。不管我怎样苦苦思索,多罗西·B夫人对我来说已不再是前一天的那个女人了。我和她的几次接触所留在我记忆中的淡淡的痕迹几乎被抹去,就像汹涌的海潮退却后留下的陌生痕迹。我急不可耐地想再看到她,我出于本能想给她写信,但又犹豫不决。聊天时若提到她的名字,便会使我战栗,使我想起那天晚上之前她那并不出众的容貌——和上流社会任何一个平庸的女人一样,对我来说是无足轻重的——却比那些最高贵的太太或最使我兴奋的际遇具有更大的、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我不该主动去看她,而若为另一个“她”,我会奉献出一切。每一个时辰都在一点一点冲淡在我的叙述里已经走样的这个梦的回忆。它越来越模糊,好比你坐在桌旁想继续看你的书,无奈天色渐暗,光线不够——夜幕开始降临。为了再作点回忆,我不得不让自己的思绪稍息片刻,就像在昏暗的光线下阅读,你想再看几个字得先闭一下眼睛。该抹去的都已抹去,尚存的还有我纷乱的思绪,那是回忆的航迹上的泡沫或是它那芬芳留下的快感。然而,这种纷乱的思绪会自行消失,见到B夫人,我不再会激动。何必去对她说那些不为她所知的事呢?

唉!爱情就像这梦一般,带着同一种变颜改容的神秘力量在我心中逝去。同样,知我所爱,但没有出现于我梦中的诸君,请不要给我什么劝慰,你们是无法理解我的。

摘自《世界文学》1985年第4期

猜你喜欢

思绪梦幻芬芳
风吹皱了思绪
一路芬芳
竹楼梦幻
长相思
檀香之爱
花开芬芳
等腰直角三角形让我思绪飞扬
浪漫的芬芳
梦幻褶皱
梦幻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