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苍天在上!我的袖珍儿女如何孕育我的孙

2016-05-31曾祥书

知音(月末版) 2016年5期
关键词:渠县王林儿女

曾祥书

2014年10月,由中国文联、四川省委宣传部等单位主办的系列长篇小说《乡村志》1-5卷作品研讨会,在四川省达州市渠县隆重召开。该书作者是著名作家贺享雍。2015年9月,贺享雍与文化名人杨牧、李学明和周啸天被中共渠县县委授予“宕渠四子”。贺享雍在文坛精耕细作、栉风沐雨40余年,其事业再度达到了一个高峰。

鲜为人知的是,光环笼罩下的贺享雍,一度背负着巨大的苦难:43年前,当19岁的他满怀喜悦地迎来做父亲的那一刻,却无比痛苦地发现儿子患有先天性垂体侏儒症;抱着要一个健康孩子的侥幸心理,他与妻子又生下了女儿,可女儿还是个袖珍人。

贺享雍选择了直面苦痛。《苍凉后土》、《末等官》等一部部作品,便是他对悲怆命运的喟叹与解读。然而,事业的成功未能掩盖贺享雍内心的忧愁与焦灼。虽然,一对袖珍儿女相继成才并找到了健康的另一半,可是,贺家的第三代能够摆脱命运的魔咒吗?

一对袖珍儿女,

是上天的馈赠

43年前的8月18日,四川省达州市渠县屏西乡元通村19岁的青年贺享雍家里,一声婴啼划破夜空,贺享雍与妻子余万杰的儿子出生了。贺享雍为儿起名贺秋云,取自王安石佳句“秋云放雨静山林”。可初为人父的喜悦没能维持多久,贺享雍便发现:儿子不仅没像其他婴儿一样长大,反而比刚出生时小了许多!惴惴不安中,日子一天天过去,贺享雍甚至听得见门前的青竹拔节成长的声音;与儿子同龄的孩子,已蹒跚学步,而贺秋云仍比一只猫咪大不了多少。

一年后,余万杰再度临盆。不幸的是,女儿贺秋玲,和她哥哥一样,也是个袖珍人。看着这对侏儒儿女,贺享雍欲哭无泪……

出生于1954年的贺享雍,小学刚毕业便回家务农。离开学校的他放不下读书的念头,就想方设法找书读。生产队有个挂面房,包挂面的纸是从四处收购来的旧书废报。他就从家里偷了小麦去面房换回了一套初高中的课本。就是凭着这套课本,他自学完了初高中的所有课程。

18岁那年,抱着“早生儿子早享福”观念的父母,为贺享雍完了婚。妻子余万杰比贺享雍大3岁,能吃苦,善持家。两人结婚后,日子虽清贫,但也温馨。

儿女的出生,拉开了苦难的序幕。由于先天残疾,贺享雍这对儿女的身体就像两株发育不好的苗,经不起任何风雨。尤其是女儿贺秋玲,一生下来就患有支气管炎,一旦发作起来,可以昼夜不停地咳嗽,经常咳得奄奄一息。贺享雍常常不得不在深夜去请医生。当时山里还没通电,家里也没钱买手电筒,照明就靠火把。有一次去请村里的医生时,走到半路火把熄了,看不清路况的贺享雍不慎滚到一条河沟里,全身被河水浸得湿透。等他费尽全力从河沟里爬出来,并蹒跚到达赤脚医生家里时,已冷得磕碰着牙齿,说不出话来。好心的医生赶紧替贺享雍倒了杯开水,这才让他缓过气来。贺享雍赶紧带着医生去自己家,将濒临死亡的女儿救了过来。

为了给儿女治病,贺享雍动用他有限的资源,跑了很多医院,均未能找到破解魔咒的密码。贺秋云9岁那年,渠县卫校来了一个著名的儿科专家,贺享雍马上把一对儿女带去。咨询专家后,贺享雍这才弄清楚两个孩子得的是一种叫“先天性垂体侏儒症”的病,是指下丘脑、垂体前叶病变引起的生长激素分泌节律、数量的异常、生长激素受体缺陷,或受体后信息传递障碍等所引起的生长发育迟缓性疾病。这种病,缘于夫妻两人的染色体同时出现了问题,而这种概率只有千万分之一。

从卫校出来后,已有点懂事的儿女仰头询问父亲:“爸,我们要是一直长不高,会不会成为您的负担?”贺享雍鼻子一酸,柔声却坚定地说:“不,孩子,你们是苍天赐予我的礼物!只要有一颗热爱生活的心,爸爸相信你们一样能走出生命的高度!”

贺享雍拿起了笔。他要用自己的文字,来激励这对袖珍儿女,并托起他们的明天。

从农民到作家,朝拜的路异常艰难。贺享雍如饥似渴地阅读,拼命地储存文字,而后开始写作。每每此时,妻子余万杰就毫无怨言地操持所有家务,而小小的贺秋云则牵着妹妹,静静地倚靠在父亲身边。

终于,贺享雍的第一篇小说《黄桷树下的故事》,在《渠江文艺》发表了;紧接着,《巴山文艺》发表贺享雍短篇小说《好心人和“惹不起”的故事》;《四川文学》推出贺享雍的作品《冒尖之后》……从此,贺享雍一发而不可收。贺秋云10岁那年,贺享雍因其出色的文学才华,被聘为渠县屏西乡文化站干事。1995年,贺享雍被正式调到县委组织部党员电化教育中心。次年,一家人举家迁到了县城。

儿女相继拥抱爱情,

清脆婴啼打破命运魔咒

父亲由农民蜕变为作家的故事,给了贺秋云无声的激励。贺秋云也拿起了笔。1997年,《通川日报》发表了24岁的贺秋云的处女作。随后,《达州晚报》、《四川日报》等发表他的《张教师的节日》、《蚂蚁》等作品。其中《张教师的节日》被选入《渠县建国60周年文学作品选》。贺秋云成了当地文坛小巨人。

袖珍小伙贺秋云成长为文坛小巨人的故事,引起了一位姑娘的注意。姑娘名叫叶芳,也是屏西乡人,因家境贫寒,小学毕业便被迫辍学。叶芳的父亲叶昌国和贺享雍是小学同学,两家人经常串门,而贺秋云与叶芳也是要好的朋友。然而,光阴流转,当叶芳亭亭玉立时,贺秋云仍只有一个幼儿园小朋友的身高。悬殊的先天条件,两人本以为此生不会再有交集。但贺秋云的名字在屏西乡一天天叫响。叶芳赞叹于贺秋云弱小躯体里蕴藏如此神奇能量的同时,也对他产生了别样的情愫。

其实,贺秋云也早就对叶芳情有独钟,可想到自己的现实情况,始终不敢表白。两个年轻人的心思,贺享雍多少有些察觉。他决定创造一切机会,让两个年轻人有更多的交流。

1999年,贺秋云前往位于绵阳的西南科技大学,就读于该校成人大专班。叶芳其实也有继续深造的意愿,因家境贫寒无法如愿。贺享雍获悉后,当即找到老同学叶昌国,表示愿意为叶芳提供资助,正好可以给贺秋云做个伴。叶芳父女欣然同意。

一起就读于西科大的那段时光,让贺秋云与叶芳有了更多相处的机会。寒来暑往,两人的恋情瓜熟蒂落。2000年,学成归来的贺秋云,被渠县最好的小学——渠江镇第一小学聘为计算机管理员。当年,贺秋云和叶芳结婚。不久,叶芳便宣告怀孕。

得知儿媳怀孕后,贺享雍喜忧参半。喜的是贺家马上要有第三代了;忧的则是:疾病的魔咒会否再次落到贺家?贺享雍就此多方请教医学专家。医生安慰贺享雍,“先天性垂体侏儒症”遗传的概率,只有约千万分之一,让他不要为不确定的事揪心。

2001年10月8日,贺家迎来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当天,正是叶芳的预产期。接到妻子余万杰的电话后,贺享雍放下手头的一切事务,从单位匆匆赶到了渠县人民医院。彼时,余万杰、贺秋云、贺秋玲都已守在床边,个个神情庄重。是啊,这不是一次寻常的孕育,它关系着贺家能否摆脱命运捉弄、破解生命魔咒!对健康正常后一代的渴盼,于贺享雍及家人来说,是如此的强烈。贺氏父子写过无数人物的命运,这一次,命运会给他们怎样的安排?

“哇……”一声婴啼,划破长空,孩子出生了!女婴,各项指标正常,一如她健康美丽的妈妈。医生告诉贺享雍及其家人,贺秋云虽然身材矮小,但其各方面的机能和正常人并无差别。早在叶芳怀孕之前,医院对夫妻二人进行的体检显示,贺秋云的精子极具生命力。如今,孩子的健康证实了体检结果的准确性。贺享雍噙着泪水,亲自为孙女起名:贺楠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28个春秋,贺享雍守得云开见月明。贺家的第三代,回到了正常的轨道。

好事,总是成双结对。在儿子儿媳结婚的那一年,在渠县特殊学校上班的贺秋玲也迎来了她的爱情。小伙子名叫王林,渠县渠南乡人。身为寒门小伙的王林,上有一个哥哥。因父母无力供养,王林早早便辍学,从乡下来到县城打工。

王林清楚地记得他与贺秋玲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在渠县县城打工的王林,经过渠县特殊学校,因内急,他征得门卫同意后,进校内厕所方便。路过盲人班教室时,孩子朗朗的读书声传了出来。领读者的声音清脆、悦耳,犹如天籁。王林忍不住停下脚步,往教室里瞅了瞅,发现了令他终生难忘的一幕:一个比学生们更娇小的女子,正在领着这群孩子朗诵。女教师的脸上写满了圣洁与激情,深深地俘虏了王林的心。

此后,王林经常借送报刊的机会,看望贺秋玲。王林的心思,贺秋玲何尝不知?她也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忠厚、勤奋的小伙。2001年,贺秋玲与王林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王林和贺秋玲开了一家副食店维持生活。后来,王林又通过自身努力,应聘进华新水泥公司渠县分公司,从事维修工作,目前已是该厂的技术骨干。

因为儿子儿媳生下了健康的孙女,在女儿怀孕后,贺享雍的忧愁不再如此强烈。医生告诉他,贺秋玲个头虽小,但同样机能健全。医生唯一担心的是由于贺秋玲盆骨小,顺产可能比较困难。

奇迹再次发生了!2002年3月,贺秋玲顺产生下了一个重达8斤、健康活泼的婴儿。面对身高只有1米的母亲,在场的医生护士都不得不感叹,这是一位创造了奇迹的英雄妈妈。贺享雍为外孙起名王淇民。

文字垒就生命高度,

一声喟叹苍凉而坚韧

看着一对儿女像所有年轻人一样,不仅拥有了甜美的爱情、幸福的家庭,还孕育了如此健康正常的宝宝,贺享雍感恩之余,将自己的疼痛、温暖、苦乐、酸甜,汇成了一条文学长河。

2009年12月,四川天地出版社编辑出版的五卷本《贺享雍文集》首发。2014年,史诗巨著《乡村志》1-5卷由贺享雍创作完成。因其文学上的突出成就,2015年9月,贺享雍与从渠县走出的另三个文化名人杨牧、李学明、周啸天,被授予“宕渠四子”的美誉。

与贺享雍文学同时拔节成长的,还有贺家第三代。2014年冬,贺家再添新丁:贺秋云与叶芳的儿子出生了。和姐姐贺楠杉一样,如今已一岁多的孩子正常、健康,已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如今,叶芳在淘宝上开了一个叫“逸心衣意女装”的店,赚钱贴补家用,缓解因添丁加口带来的经济压力。

贺享雍的外孙王淇民已13岁,比他父亲王林个头还高。因为爸爸经常要加班,为了给体弱的妈妈分担家务,王淇民课余时间,总是帮妈妈买菜,扫地……

贺享雍的孙女贺楠杉小学毕业后,考上了四川省内一所著名的初中——绵阳东辰国际学校。如今,15岁的贺楠杉,身高早已超过了1.6米,高挑,漂亮。贺楠杉不仅各科学习成绩优异,总是在年级排名前茅,更可喜的是,她有着父亲和爷爷一样的顽强与睿智。最近的一篇作文里,贺楠杉的一段话,在同学们中间广为流传,那段有着超越她年龄的话是这样写的:“在爸爸和爷爷的老家屏西乡,有一种伏地而生的小草叫‘铁板筋,这种草把根须紧紧扎在大地里,风吹不倒,牛啃不断。我的爸爸和姑姑、爷爷和奶奶,就像这种小草,他们把自己的根深深地扎在这片黄土地上,以自己特有的坚韧,顽强地汲取雨露甘泉,让自己永远保持向上的姿态!”

贺享雍读到了孙女的这段话,十分欣慰。此时,他的自传《半世人生》即将由四川天地出版社出版。他将孙女作文中的这段话,录进了他的序言中。序言的结尾,贺享雍再次喟叹:“我要感谢,感谢命运给了我最华贵的馈赠——我的袖珍儿女托起了我苍凉的梦想,而我的孙儿们则是一个个助力器,帮助我在文学的殿堂里展翅翱翔……”

(希望看到主人公更多图片或内容,请扫描本刊封面上的知音公众号二维码,关注后回复“贺享雍”。)

编辑/戴志军

猜你喜欢

渠县王林儿女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渠县“賨人”独特的历史与文化
家有儿女欢乐多
渠县:督办卡让信访处置“零积压”
女儿说他们班有个坏孩子
心 计
“大师”王林为何至今仍安然无恙?
儿女不孝老人苦(一)
“快女”营销渠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