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纸老虎

2016-05-24

中外书摘 2016年5期
关键词:纸老虎反动派帝国主义

纸老虎,此虎亦虎非虎,是老虎,不是老虎,又是老虎,又不是老虎。

中国民间老早就有“纸老虎”一词。《坚瓠集》说:“纸牌能耗人财,故呼纸老虎。”民间还有“布老虎”“纸虎”“母老虎”等词汇。中共早期领导人中,蔡和森、恽代英、邓中夏都使用过“纸老虎”这个概念来形容反动势力。显然,“纸老虎”一词不是毛泽东的原创。

但是,是毛泽东赋予“纸老虎”以崭新的政治含义,将这个民间用语改造成为一个强大的政治词汇,并且在一个最恰当的时间、最恰当的地点,通过一位最恰当的人、最恰当的传播手段,有力地推向英语世界。所以,“纸老虎”一词,它就是毛泽东的重新发掘。

早在1940年2月1日,毛泽东就使用过“纸老虎”一词。在那天召开的延安民众讨汪大会上,毛泽东发表演讲。他说:国民党“借统一之名,行专制之实,挂了统一这个羊头,卖了他们一党专制的狗肉,死皮赖脸,乱吹一顿,不识人间有羞耻事。我们今天开大会,就要戳破他们的纸老虎”。这里的“纸老虎”,还不是毛泽东闻名中外的“纸老虎”。

毛泽东的引起举世瞩目的“纸老虎”,诞生于1946年8月6日。那天,雨后初晴,毛泽东在延安杨家岭接受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采访。为了表示礼貌,毛泽东特意穿了一件稍好一些的蓝布衣服。毛泽东和斯特朗坐在窑洞前果树下的一张石桌旁,娓娓而谈。

当谈到人们闻之变色的原子弹时,斯特朗问:“如果美国使用原子弹呢?如果美国从冰岛、冲绳岛以及中国的基地轰炸苏联呢?”毛泽东说:“原子弹是美国反动派用来吓人的一只纸老虎,看样子可怕,实际上并不可怕。当然,原子弹是一种大规模屠杀的武器,但是决定战争胜败的是人民,而不是一两件新式武器。”

美国医生马海德和中共的陆定一在现场翻译。他们在翻译“纸老虎”一词时,将它译为“稻草人”(scare-crow)。斯特朗听了,一时脸上出现迷惑的神情。毛泽东连忙请教斯特朗“稻草人”在英语中的准确含义,斯特朗解释说是“吓鸟的草人”,并随手在本子上画了稻草扎的人给毛泽东看。

“稻草人”是吓鸟的,毛泽东拒绝使用,他连连摆手说:“不,不是这个意义,纸老虎不是立在田里赶鸟儿的稻草人。纸老虎是用纸糊的一只假老虎,它的样子可怕,是来吓唬孩子的,是纸糊的,一遇潮湿就完了。”毛泽东坚定地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真正强大的力量不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蒋介石和他的支持者美国反动派也是纸老虎。”

将原子弹、强大的敌人比作“纸老虎”——纸做的老虎,举重若轻,生动形象。这样的词,是词中之骐骥。

毛泽东与斯特朗的谈话发表在美国《美亚》杂志1947年4月号,中共在香港的《群众》杂志同时转载。毛泽东的“纸老虎”说,很快流传全世界。

一个词语从创造到成为流行词,需要多长时间?需要哪些因素?好像没有一定之规。这需要看词语的“成色”、词语能否“打动”人、词语创造者的身份、时代需要不需要这个词语——只有需要才可以引起共鸣,以及传播者的力度与技巧,等等。地处山沟窑洞里的毛泽东,创造了“纸老虎”一词,在传媒尚不发达的时代,迅速为人们所认可,从而得以在全世界广泛流传,是个奇迹。

毛泽东后来曾多次面向国内外阐述和丰富他关于“纸老虎”的观点。

1957年11月18日,毛泽东在莫斯科六十四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大会上讲话,专门阐述“纸老虎”。这个讲话后来以《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为题。

1958年10月,《世界知识》编辑部将毛泽东各个时期阐述“纸老虎”观点的文章集纳在一起,以《毛泽东同志论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为题予以发表。毛泽东见了,予以肯定,认为“看起来好像竟成一篇新文”,要求《人民日报》转载,还亲自写了编者按。11月,人民出版社出版图书《毛泽东同志论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1958年12月1日,毛泽东专门写了一篇《关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是不是纸老虎的问题》,论述“真老虎”转化为“纸老虎”的过程。

毛泽东一生的政治言说中,数十次谈到“纸老虎”,持续二十多年。

1964年1月30日,毛泽东在会见法国议员代表团时说:“现在我们说有两大纸老虎,就是美国和修正主义苏联。所谓纸老虎,就是说他们脱离了群众。”

1964年7月2日,毛泽东在会见哥伦比亚共产党代表团时说:“不管势力多大,只要脱离群众的、反对革命的,势力多大也总要倒台的,都是纸老虎。”

1966年8月,毛泽东说:“美帝国主义及其在各国的走狗,貌似强大,实际上是很虚弱的。从长远看来,他们都是纸老虎。”

毛泽东最后一次谈“纸老虎”,可能是在1970年5月20日。那天,毛泽东审定圈阅了他的署名声明:《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走狗》。声明中说:“美帝国主义看起来是个庞然大物,其实是纸老虎,正在垂死挣扎。”

毛泽东关于“纸老虎”的一系列说法,是一篇“致老虎”的雄文。

当年,苏联人不同意毛泽东关于“纸老虎”的论断。“纸老虎”的话题也就成了日后中苏两党论战的一个焦点。

1963年7月14日,苏共中央给苏联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共产党员的公开信中说:“中国同志显然对热核战争的全部危险性估计不足。他们断言‘原子弹是纸老虎,它‘并不可怕。他们说,主要是尽快消灭帝国主义,至于通过什么途径,以怎样的损伤来达到这一点,似乎是次要问题……”“显然那些把热核武器称为‘纸老虎的人没有充分意识到这种武器的破坏力。”

赫鲁晓夫在他的回忆录中也说道:毛泽东还有另一个有名的口号“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我认为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他竟把美帝国主义当作纸老虎,而实际上它是一只危险的猛兽。当时,意大利共产党中央总书记陶里亚蒂也跟着赫鲁晓夫,对毛泽东的“纸老虎”理论进行攻击。

“纸老虎”之说,美国人当然十分关注。20世纪70年代初期,中美握手。毛泽东对来访的基辛格说:“我发明了一个英语词汇,纸老虎,paper tiger。”基辛格接过话头说:“纸老虎,对了,那是指我们。”

据说,老虎也知道了这个词。在黄永玉的《罐斋杂记》中,一头老虎说:“我要改名换姓了,为了‘纸老虎的臭名声。”

毛泽东的“纸老虎”说,打破了“恐美症”“恐核症”。它蔑视任何强大的对手,极大地激励了被压迫的第三世界人民。

20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非洲的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非洲朋友说:“毛主席著作中有一篇感动非洲人,使我们印象最深,那一篇说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整个非洲解放运动是以毛主席所阐明的哲学即‘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为指导思想的,在非洲解放运动中这一句话比任何其他的话得到更多地运用。”这些话,都是当事人的肺腑之言。

2005年11月4日至5日,第四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在阿根廷的马德普拉塔举行,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他讲道:“前天,美国的一份刊物报道说,五角大楼披露,美国正计划入侵委内瑞拉。我要说,这是绝对真实的,因为这正是美帝国主义绝望的信号。我们不要忘记毛泽东曾经说过的话——‘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所以,我们不用怕它,我们的人民会战胜它的。”查韦斯十分推崇毛泽东的“纸老虎”说。2007年9月9日,查韦斯说:今天是毛泽东逝世纪念日,人们不会忘记毛泽东的著名论断——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毛泽东的“纸老虎”之说,因斯特朗的传播而流传全世界。斯特朗因此赢得极大名誉,被人誉为“纸老虎女士”。1960年,斯特朗在《一个现时代的伟大真理》一文中,回忆起当年与毛泽东谈话的情形:“毛主席是十四年前在延安时说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现在这已成为有历史意义的历史名言了。”“毛主席的一针见血的语句,渊博的知识,敏锐的分析和诗人的想象力,使他的谈话成为我一生中听到的最有启发性的谈话。”

1958年,斯特朗在73岁高龄之际定居北京,1970年3月2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5岁。毛泽东送了花圈,花圈上的挽词是:“献给中国人民的朋友、美国进步作家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女士。”

如今,毛泽东与斯特朗都不在了,老虎也成为濒危动物。

“纸老虎”仍在世界横行。“纸老虎”一词,也经常被世界各国的形形色色的人使用着,拿过来对骂。

屈指一算,毛泽东创造的“纸老虎”一词,已经在世界上流行了半个多世纪,看来,它还将流行下去。

猜你喜欢

纸老虎反动派帝国主义
帝国主义奴役中国民众
教你识破化学考题中的“纸老虎”
“纸老虎”并非毛泽东创造
帝国主义屠杀剥削工农
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帝国主义奴役中国民众
“纸老虎”理论是怎样形成的
Ideology Manipulation Reflected in the Translation of Selected Works of Mao Zedong
尼共批印度像“帝国主义老板”
《论人民民主专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