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自曝命案,负罪兄弟遭遇“爱情”后同归于尽

2016-05-19行星

幸福·婚姻版 2016年5期
关键词:张钧北碚区命案

行星

17年前,流浪在重庆街头的严贵海与张钧意外犯下了命案,从此同命运共呼吸,一同奋斗竟创造了千万财富。然而,功成名就之时,一个17岁少女的到来,让两人乱了方寸——

共酿命案

结为生死兄弟

严贵海1968年出生在重庆铜梁一个农村家庭,山村贫穷,严贵海不得不离开妻儿外出谋生。他先在四川大竹一个煤矿挖煤,后来又辗转到重庆当了棒棒儿,在这里,他遇到了这辈子的生死兄弟张钧。张钧比严贵海小一岁,是重庆合川人,家中一儿一女,为了孩子能生活得好点,他也随着打工潮来了重庆。1996年中秋夜,多日未进食的严贵海被三个流浪少年围殴,恰好被张钧遇到,救了严贵海一命。生死关头的拔刀相助一下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们缩在墙角里聊起了各自的生活。

那天晚上,一穷二白的两人对着月亮画饼充饥,谋划着美好的未来。严贵海说:“据我观察,当棒棒儿也要有组织。要不,我们一起干吧。等赚到钱有了积蓄,我们拉几个人一起组个搬运队。”张钧眼前一亮,不由得对严贵海竖起了大拇指。可现实很骨感,当时各大厂矿都有自己专门的搬运队伍,车站、码头搬运大型货物也都是机械化操作,根本是僧多粥少。两个月下来,严贵海张钧攒了点钱,用其中一份在郊区合租了一个单间,剩余的钱再分一部分批发了一些水果挑着卖。不料,年底市政严打,严贵海和张钧被市政工作人员追得鸡飞狗跳,最后货也丢了。

邻近春节,二人的家人先后各自托人稍话,让他们无论如何必须寄钱回家。严贵海和张钧漫无目的地游荡在重庆街头,饥寒交迫,举步维艰。看着大街上来往的黑的士,严贵海突然说:“我们冒次险吧,抢黑车司机。他们是非法运营,被抢了也不敢报警。”同样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张钧对此没有异议。半个月内,严贵海二人先后在重庆城区持刀抢劫了三个黑车司机,抢得现金1000多元,总算解了燃眉之急。而这三个黑车司机也果真没有报案。

一天,张钧给一个门市部搬运轮胎时,听到门市部的老板说重庆的二手汽车非常好卖,也能卖出好价钱。他立即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严贵海,兴奋地说:“我以前到四川武胜县做过工,那里地方偏,黑的士多,我们去弄一辆卖了钱当本金,再做点小生意如何?”严贵海琢磨了下,说:“我以前在煤矿挖煤时开过铲车,小轿车应该能开走。我们干完这次,以后就不再冒险了。”只是连他们自己都没想到,这次冒险竟闹出了命案。

1997年1月13日,严贵海和张钧带着绳索和刀具坐车去了武胜县。1月14日,观察了很久后,他们选择了一个身材瘦小的司机。二人稍作乔装后,以包车回重庆为由上了车。天黑到达北碚区时,二人借口到离北碚城区10公里左右的缙云山接人。车子刚到缙云山风景区大门附近的一处弯道时,严贵海说下车上厕所,司机便将车停在路边,刚一停下,严贵海突然从后排用绳子勒住司机的脖子,低声说:“我们只要钱和车!”司机因恐惧本能地拼命挣扎,喊救命。严贵海紧张又害怕,近乎央求地说:“别叫了!我们只要车!”但司机挣扎得更激烈,眼看他就要挣脱逃出车外,严贵海大喊一声:“张钧!快帮忙啊!”张钧瞬间慌了手脚,一下刺中了司机的肩膀,鲜血溅了他一脸。也许是血液的刺激,张钧像疯了一样,拿刀子反复捅刺司机,一边捅一边哭着说:“我们已经不是好人了……”

事后,两个人稍作平静后,掏走了死者身上的现金,将尸体抛到了路边树林里。严贵海回头去发动汽车,慌乱中挂成了倒档,又打错了方向,车子掉进了水沟里。这时,远方传来说话声,二人连忙丢下车,迅速逃离了现场。当晚,景区巡视人员发现了沾染了大量血迹的车辆,并向北碚区公安局报了警。但除了车里死者的大量血液和两枚嫌疑指纹外,并无其他有效线索。

而严贵海、张钧逃到河边洗干净了血迹后,连夜从山中步行到缙云山景区附近严贵海的妻姐家借宿,次日回城区躲藏在出租房内,深夜经常被噩梦惊醒,白天只敢猫在出租房里,不出门觅食,更不敢上街揽活。但生活需要继续,老婆孩子需要钱。严贵海之前在四川大竹县一个偏僻的小煤矿挖煤,那里很少有公务人员进出,他提议可以去那里打工,既可以躲避警方的追查,也能解决生存问题。张钧同意了。

创业成功

一个少女打破平衡

到达煤矿的当天,老板就安排二人下矿。在煤矿躲藏了半年,严贵海发现没有警方来调查,两人便请了假到附近的镇上联系家人,并侧面打听是否有陌生人到家乡找他们。得到妻子否定的回答后,严贵海稍稍宽了宽心,他还特意嘱咐张钧,不要将煤矿的地址告诉任何一个人。

两年后,煤炭价格大幅下跌,煤矿面临倒闭,矿工们都纷纷离去,只剩严贵海与张钧。老板欲将煤矿转手却无人问津。逃亡之后,求生的愿望越发强烈,严贵海提议接手煤矿,但张钧有些犹豫:“煤价这么低,怎么销出去?而且,转让费哪里来?”严贵海自信地说:“这些我都考虑过了。我们自己当老板又当工人,挖出的煤就近卖给附近村镇的居民,绝对行得通。至于转让费,我们试着找老板商量。”就这样,老板以4万元低价将煤矿转让给了严贵海和张钧。没想到半年后煤价反弹,兄弟二人不但付清了转让费,还有了结余。

而重庆市北碚区公安分局调动了大量人力物力,可案子依然毫无进展,只得暂时搁置。在严贵海二人看来,是时间让那场劫杀案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他们开始公开活动,放开手脚做生意。多年在煤矿既当工人又当老板,严贵海积累了不少生意经验,人也越发老练沉稳。严贵海提议,趁着煤炭工业的迅速发展,将生意做大做强,一是要招聘工人,扩大生产规模;二是兄弟二人要一人管生产,一人跑采购、销售;三是要明确二人的股权。

张钧觉得严贵海的意见十分中肯,考虑到严贵海头脑灵活,做事也沉稳大气,适合做管理和销售。自己相对懒散笨拙,但身体素质比较好,他自告奋勇地承担起了危险又辛苦的生产工作。对于公司财产的划分,他也主动提出拿了四成,其余的留给了严贵海。张钧的仗义,让严贵海深深感动,对二人的事业他也越发上心了。短短三四年光景,兄弟俩从不名一文的棒棒儿变成了百万富翁,还在北碚、重庆市区购置了房产,让老婆孩子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

在严贵海科学有效的管理下,煤矿的产量越来越大,公司的资产像滚雪球一样。2004年年初,严贵海找来张钧商量,决定分流部分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他们相继在重庆、湖北、四川、陕西等地投资房产、市政项目。很快,房地产市场发展迅猛,严贵海与张钧赚得盆满钵满,公司也迅速壮大起来。正当兄弟俩准备继续做大事业时,一个17岁少女的到来,让他们乱了方寸。

这么多年来,严贵海与张钧一直生活在那场命案的阴影中,随着巨额财富和社会声誉的到来,张钧发现人生还有别的活法,他渐渐沾染上一些不良习气。2012年夏,严贵海到湖北宣恩负责一个房地产工程出长差,将总公司的管理事务交给了张钧。严贵海一走,张钧就活跃起来了。一天,他到一家影楼拍照,偶遇了在此上班的许琳。清纯的许琳一下就吸引了张钧。张钧打听得知,许琳才17岁,也是重庆合川人。她家庭比较困难,靠着别人的资助和半工半读才念完高中。

在张钧看来,这样的女孩太容易拿下了。他提出让许琳做自己的情人,没料到被许琳拒绝了。8月的一天,许琳家里发生变故急需用钱,她到处借钱没借到,急得直掉眼泪。张钧得知后立即送钱过来,许琳想接又不敢接,张钧有些恼火地说:“咱们老乡一场,拿点钱帮你救急不行吗?”张钧帮许琳解了燃眉之急,可拿人的手短,这之后许琳无法再拒绝张钧的邀约了。好几次饭局,张钧都叫许琳作陪。可出席饭局不能太寒酸,许琳只好接受张钧送的衣物饰品。17岁的许琳就这样越陷越深。

9月底的一天,许琳喝得有点多,张钧送她回出租屋。许琳租住处的环境很差,张钧说:“只要你答应跟我,我马上给你换房子,你何必委屈自己?”许琳说:“我要是做了小三我爸非打死我不可。”张钧顺势说:“那我可以离婚了娶你。”说着,张钧就动手动脚起来:“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更好的生活……”一直生活得委屈而辛苦的许琳不禁大哭起来,糊里糊涂地与张钧发生了关系。

许琳与张钧在一起后,大大改善了家里的条件。而张钧安心地享受着许琳的青春,却再也没提过离婚娶她的话。2012年底,严贵海从湖北回到重庆,张钧与公司要员为他接风洗尘,张钧将许琳介绍给严贵海:“哥,许琳是我好朋友,我们还是老乡呢。”许琳得体地说:“大哥,请多关照小妹。”严贵海看了许琳一眼,礼貌地回应了她。

不久,严贵海又在饭桌上碰到了许琳几次。许琳年纪虽小也有些柔弱,可大气不怯场,反而是张钧满场飞,多年优渥的生活让他失去了从前的精气神。看着许琳青春靓丽的容颜,严贵海突然有些伤感。这一辈子,他都不明白身边有一个爱人是一种怎样幸福的体验。年轻时,家里条件不允许他去追求爱情,认识了妻子便结婚生子了。婚后也因为穷,两人经常吵架,感情一直不太好。犯下命案后,他整个人生已经被命案曝光带来的恐惧感和对事业追求的野心填满,他的婚姻早已只剩下空壳。

想着心事的严贵海不由得朝许琳看了一眼,正好许琳也看向他。许琳眼里流露出一丝丝伤感,让严贵海特别想好好保护她。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严贵海自己都吓了一跳:许琳是兄弟的女人,千万不要有什么想法。然而,感情洪流飞奔而来,严贵海根本控制不住,叱咤商场的他第一次乱了方寸。

为爱冲动

自曝命案同归于尽

2013年年初,严贵海找许琳所在的影楼拍一组形象宣传照,许琳也来帮忙。许琳微微一笑说:“大哥,这一身很适合你啊,搭配得挺好。”严贵海淡淡一笑说:“这是我自己乱穿的,就是日常打扮。”许琳倒是惊讶了,严贵海还挺有品位的。因为这次工作的关系,严贵海与许琳的接触也渐渐多了起来,两个人还相互加了微信。许琳对严贵海印象很好,严贵海身上有优秀企业家的很多特质,接触越来越多,严贵海对许琳也越来越有好感。许琳的身份虽然不太光彩,但她还是保持着纯良的品性,只是从她的眼神和微信来看,严贵海觉得许琳应该过得并不开心。

这天,严贵海与张钧在办公室聊天,他开玩笑问:“许琳是不是你的情人?”张钧得意地说:“怎么样?很特别吧!”严贵海冷笑了一声,说:“再特别你也就是玩一玩。”张钧一听,立即跳起来:“我对许琳可是认真的!只不过逃亡的那几年,我老婆带着一儿一女挺不容易,我狠不下心离婚。”这番话让严贵海心里不是滋味起来。许琳与严贵海相互爱慕,却难以跨越各自的身份。期间,许琳向张钧提过几次分手,张钧都死缠烂打。2013年5月,严贵海亲自出马,希望张钧让步。张钧当场翻脸,严贵海不急不躁地说:“你们在一起也就是各取所需,我与许琳是真有了感情,你就放手吧。”话已至此,兄弟二人第一次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严贵海向妻子提出离婚,任凭亲友如何劝说也无果。很快,严贵海请来律师核算自己的财产,为了弥补妻儿,他将自己的资产一半折成现金给了妻子。签署协议后,严贵海的前妻留下儿子,自己移民去了日本。前妻走后没多久,许琳就发现自己怀孕了。严贵海老来再得子,高兴得合不拢嘴。2013年底,严贵海请了几桌老朋友,与许琳办了一场简单的婚礼。因为许琳还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两人没有领证。

这场婚礼,成了张钧的耻辱,这段“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情谊走到了尽头。很快,严贵海与张钧分了家。严贵海运营公司经验丰富,人脉也广,很快就恢复了元气,张钧却每况愈下。2013年11月,一个朋友告诉张钧,重庆市北碚区有一个土石方开挖工程,他可以帮忙操作。一直想尽快做出成绩的张钧二话没说就交了200万保证金,交完钱才想着去核实信息,一核实才知道,这个工程根本就不存在!遭受重创后,张钧已乱了阵脚。2013年年底,北碚区一市政道路工程公开对外招标。为了中标,张钧纠集了几个欲投标该项目的工程负责人串通投标结果被发现,最终被北碚区公安局治安拘留15天。

接二连三的丑闻和打击,资金的大量流失,将张钧彻底打趴下了。2014年1月5日,张钧喝得烂醉,他打电话给许琳,指责她认钱不认人。许琳叹了一口气说:“是我对不住你。但是现在我们都各自有家,我也怀孕了,你就放下吧。”得知许琳怀孕,张钧怒吼道:“就是因为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臭女人,大哥才甩开了我!贱人!”许琳被气哭道:“都是你自己没能力,严哥的形象、为人、能力,哪一点不比你强?”

许琳的话利剑一般纷纷刺向张钧,他大吼道:“是,我什么都不如他!可你知道吗,十七年前我们一起杀过人!”张钧的最后一句话让许琳胆战心惊。严贵海一回家,许琳就将张钧的话告诉了他。严贵海当即脸色骤变,十七年来,兄弟两人从来没有对外人讲过杀人的事,现在张钧既然说出来了,加上他公司遭受重创,他必然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严贵海立即向许琳坦诚了自己的过往,并让她带上钱财离开,但许琳坚决要与严贵海在一起,严贵海没有拒绝。他将公司和儿子托付给几个朋友后,便带着许琳连夜出逃。

这天深夜,张钧向北碚区公安局自首。经警方比对指纹,确认张钧供述属实,当即调集警力抓捕严贵海。2014年1月14日,严贵海与许琳被捕归案。2014年12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张钧、严贵海犯抢劫罪,判处张钧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严贵海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钧认为判决过重,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5年3月,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维持原判。许琳因涉嫌包庇罪被批捕,但因怀孕生子,目前在取保候审中。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幸福提醒

张钧和严贵海这一对生死兄弟能背负命案共同打拼,却在事业辉煌之时分崩离析,不仅仅是因为有爱情的诱惑,更重要的是两人内心深处的私心和欲望在波涛汹涌。如今很多人困惑,为什么一些人可以同甘苦却不能共富贵,其实主要是因为富贵会腐蚀人的进取心,会增长私心,只有从心底把自己的态度和思想提高,把富贵看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才能长存。尽管这对“负罪兄弟”多年打拼带有一定的“励志”色彩,因为一个女孩,甚至还有一些“爱情”色彩,终究还是藏不住“罪犯”本质,结果自然是咎由自取。也印证了一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可是关键的只有几小步,特别是人年轻的时候。望人们引以为戒。

编辑:莫言言 happywyli@163.com

猜你喜欢

张钧北碚区命案
北碚区人大常委会“我们的制度”云主题馆上线
等你团圆
张钧甯 :“老女孩”不老
重庆市北碚区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研究
重庆市北碚区乡村旅游发展现状及对策研究
基于RS和GIS的重庆市北碚区城市扩展规律研究与预测
盘山公路局的命案
少年宋慈
毒苹果
投毒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