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影子城(上)

2016-05-14

科普童话·百科探秘 2016年7期
关键词:朱雀玄武卡西

影子城的故事

在银河系以外,有一片大陆叫希普大陆,大陆上有个影子城,因为城里人们都拥有一对翅膀,所以这里也被称为“翅飞城”。

影子城原本是个祥和、安逸、快乐的地方,然而不知从何时起,这里的人们突然失去了所有美好的东西,彼此开始欺骗,出现暴力,人们变得阴郁了。很快,人们的飞翔能力突然丧失,影子城陷入了绝望的境地。

城里住着爷孙俩,一位会讲故事的爷爷和一位拥有纯洁心灵,但是长相普通的女孩拉拉。这天,爷爷摸着拉拉的头对她说:“今天,爷爷要给你讲一个发生在我们影子城里的真实故事。”拉拉抬起那满是雀斑的小脸高兴地点了点头。

一千多年前,影子城里有个女孩叫盛莲,她总是穿着白色连衣裙,长相普通却有神奇的法力。每晚她都会变成白衣公主去帮助白天遇到困难的人,在她的帮助下,影子城一片祥和安宁。她神奇法力来自于她内心的影子。

影子城边有一片死亡森林,影子城里流传一种说法,死亡森林里住着一个女巫,踏入这里的人没有一个能够出来。女巫专门收集人们内心的不良情绪,她利用这些负面情绪修炼自己的黑魔法,慢慢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

女巫知道了盛莲的法力后,非常想得到,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开始设计夺取盛莲的心灵影子。

一天,影子城出现了无数黑色的瘴气,瘴气快速蔓延着,整个影子城逐步笼罩在黑色之中。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实施着。

盛莲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刚刚睡着,却突然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的心灵被黑色墨汁样的东西慢慢地浸染,她惊醒了。惊吓让她出了一身冷汗,汗液都带着丝丝黑气。她赶紧呼唤影子,却发现影子怎样都不回答,影子竟然消失了。盛莲开始不顾一切地寻找影子,但是却没有结果。

这一天,盛莲寻找影子时,一封信飘下,落入手中,信封上赫然写着“战书”二字。

盛莲:

谢谢你把影子送给了我,它在接受我的黑魔法训练,一旦成功,所有的人都要听从我的调遣。你有两条路可以选,第一,选择和我合作,让影子尽快接受我;第二,来我的巫堡,我们一决胜负。

哇卡西

盛莲愤怒极了,她要找回影子,哪怕丢掉生命。没有多想,她冲进了那片死亡之林,找到了可怕的巫堡。

巫堡里黑漆漆的,盛莲摸着巫堡的石壁,努力用仅存不多的法力点燃内心的光亮。

走着走着,她脚下踢到了一个东西,盛莲将其捡起,是一本古书,上面写着这样几句话:“朱雀六日上宝,玄武月河有藏,白虎青纹一现,青龙出世降妖。”

盛莲有些累了,坐下来仔细思考着这四句话的意思。点燃内心的光亮需要耗费大量精气神,时间一久,光亮也逐渐变弱。忽然,盛莲心灵的光强大了一下,她从四句诗中找到了攻克巫堡和女巫的办法,只要找到四句诗中的四样宝物就能打败女巫。

刚刚破解诗中密码的盛莲却因耗尽自身的精气神,转瞬化成了青烟,消失了。

白衣女孩的出现

拉拉越发觉得精神,她一下坐起来问爷爷:“盛莲找到了四件宝物了吗?”“没有。”爷爷无奈地摇了摇头,“但是盛莲化成烟前,透过心灵发誓:一千五百年后,影子城会再现影子传人,这个影子传人一定能战胜女巫的黑魔法,造福影子城。”

“哦?一千五百年!”拉拉掰着手指头仔细地算着。突然,她兴奋地跳起来叫道:“爷爷,那一年距离现在正好是一千五百年!”爷爷接着又补充一句说:“据说是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天色不早了,快睡吧。”说完,爷爷在拉拉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口,走出了房间。

“好神奇哦,影子城里原来有这样神奇的故事,要是影子传人能再现就太好了。”拉拉想着想着,便进入了梦乡。

转眼间,拉拉要过生日了,十二岁生日。

拉拉过生日这天,听完爷爷讲的故事,拉拉回到自己的房间,使劲闭上眼睛想睡觉,但却怎么也睡不着。

“滴答、滴答。”马上就到夜里12点了,她眼前突然白光一闪,一位白衣白发的女孩出现在她的床前。拉拉惊得想叫爷爷,却怎么也叫不出来。她睁大眼睛仔细看,咦?这女孩儿怎么好像是白衣盛莲啊?盛莲的头发不知何时也变成了银白色,两只透明的翅膀上下舞动。拉拉惊呆了。

这时,白衣女孩开口了:“拉拉,你认识我对吧?”拉拉不确定地点点头,又赶紧摇摇头。白衣女孩没有理会拉拉的茫然,继续悠悠地说:“你就是即将拯救影子城的影子传承人。今天我完成传授仪式之后,你的心灵影子就会拥有法力,但这法力只能维持一年。如果一年里你不能战胜女巫,你这一年的记忆就会被清空,还原成原来的你。但——如果你能在这一年中成功,那么你不仅能成为影子城美丽富有的影子公主,还能继续行使我以前的使命,让影子城重现一千五百年前的美好景象,你愿意吗?”

拉拉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好,从现在开始,你就可以行动了。但是为了保障你的生命,不让女巫伤害你,这件事情你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白衣女孩儿说完轻轻按住拉拉的手臂,拉拉感到一阵眩晕,白衣女孩儿突然消失了。

“喂,你还没告诉我怎么完成这个任务呢?”

“拉拉,是不是做噩梦了?”爷爷已经坐在拉拉的床前喊着她的名字。“哦,原来是个梦。”拉拉喃喃自语。

“滴答、滴答……”拉拉听到一个声音从自己的手臂传来,低头一看,她的手腕上多了一块时间计时器。但是爷爷却仿佛什么也没有看见,只有拉拉自己才能看到这块表。这一刻,拉拉的生活彻底改变了。

给族长的一封信

影子族的族长叫希多拉,他有一根至尊法杖,这根法杖法力巨大,这种法力如果是清澈心灵的人施展,不逊色于心灵影子的法力,但如果拥有它的人产生了贪念,至尊法杖的法力就会随其慢慢消失殆尽。

这天,希多拉像往常一样走进影子大楼中自己的办公室。他刚一打开门,一阵灰色的烟雾喷了出来,他的每一次呼吸都非常痛苦,烟雾中充满了负面情绪,没有谁能逃得了。希多拉族长强忍住这些负面情绪,突然,他心里传来阴阳怪气的声音:“族长你的表情怎么这样的可怕啊?哈哈哈——”

希多拉赶紧使用至尊法杖,还没等施展法术,那个声音竟然消失了。他收了收不好的情绪,走进了办公室。

四下里静悄悄的,墙上的大钟“滴答、滴答”地响着,越发让人觉得办公室里清冷孤寂。“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浑身不舒服?”希多拉用力晃晃肩膀,试图甩掉这些不舒服。

突然他发现桌子上多了一封黑皮信,放松的心情立刻又收紧起来。

敬爱的希多拉族长:

我是女巫哇卡西,我不想闲谈,直接说我的意图了。

据我所知,就在今年,会有新的影子传人来取代你的位置,创造影子城的辉煌。我们来想象一下,在肃穆庄严的高台上,影子传人沐浴着响彻天空的欢呼声,而这个人却不是你,这是多么令人心痛的一件事啊。

我希望我们能强强联手,创造一次奇迹。如果不能阻止她,你的地位不保啊。

考虑清楚,就和我联手吧。

哇卡西

希多拉族长手一抖,信纸从手中滑落,他不敢再继续看下去。

重新平复了自己之后,希多拉开始思考:影子传人为什么要在一千五百年之后出现?她真的会取代我的位置而成为影子城里万人瞩目的首领吗?这封信上女巫哇卡西说的又有几分可信?

自从希多拉族长收到女巫哇卡西的那封信后,便开始无法入睡。“我的权位将被代替?”终于,他忍不住内心的煎熬,便打发了几个随从去调查影子城的变化。其实他不知道,自己的心灵早已经被女巫哇卡西抓住,变成女巫手里木雕的玩具傀儡。

女巫的踪迹

今天的阳光仍未能出来,黑烟笼罩着影子城的一切。

拉拉一觉醒来,家里落满了黑乎乎的东西,看起来很不舒服,她决定打扫一下房间。当她扫到墙和地面的连接处时,不可思议的现象发生了,墙皮痛苦地扭曲起来,还掉下了几块,发出了呻吟的声音。

拉拉吓了一大跳,迅速向后退了退,但是好奇心又促使她伸手摸了摸墙。咦?有些软,墙上露出一个小洞。出于好奇,拉拉又捅了几下,墙皮掉下一大块来,拉拉用笤帚把儿伸进去划拉几下。突然,笤帚把碰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拉拉用力向外一拉,一阵黑灰飞出来,掉出一个破旧的瓶子。

瓶子掉在地上,一堆黑色的液体从瓶子里流了出来,又变成了黑色的烟雾,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怪物。

怪物站在拉拉面前放肆地大声笑着:“哈哈哈,盛莲,你终于打开我的瓶子了。看!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痛苦、泪水和贪婪,多么强大啊!你以为你真的可以战胜我?”

这时,白光一闪,拉拉的心灵影子出现了,她借用拉拉的身体施展法力,黑烟突然收缩,从窗户逃了出去。

拉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心地拿过瓶子,倒出瓶子中的几样东西,一张泛黄的小纸条,一块拼图小木块。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在内心大声地问心灵影子:“影子,我有个疑问,为什么线索会和这个瓶子封在了一起?”

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声音:“这是盛莲死前留下的,她把所有能破解女巫的线索都和女巫的傀儡瓶放在了一起,为的是将来能有人找到线索。”这大概就是我的心灵影子的声音了,拉拉在心里想。

这时死亡森林里,恶魔女巫哇卡西大笑着。原来她在瓶子里放了心灵监视器,拉拉和心灵影子的对话哇卡西都听到了。她摸着手中的黑猫喃喃自语:“一千五百年啊,我都老了,这次你是逃不掉了。影子传人,我就要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美丽的容颜,我甚至能拥有整个希普大陆。哈哈哈……”

再次现身的女巫

拉拉把泛黄小纸条藏好,随后把掉落的墙皮糊在洞口上,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她关上门,拉上窗帘,打开灯坐在床上,慢慢地打开那张泛黄的小纸条,上书:“朱雀六日上有宝,如打开此印,明日三更子时鹫山碎印现,答其惑,必得之!”

突然,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进拉拉的耳朵,是爷爷。爷爷有些责怪的声音响起来了,“拉拉,大白天你把房门和窗帘关那么紧干吗?”“我想再睡会儿。”拉拉不得不装着没睡醒的样子回答。脚步在门前停住,“这孩子这几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贪睡起来?”爷爷一边独自嘟囔,一边离开出去了。

拉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下可以自由地思考线索问题了。

没多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让拉拉不得不再次慌忙收好纸条和木块。“这是谁啊?真够讨厌的。”她跳下床打开门,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手中拿着木鱼和避祸条。

“孩子,我从你家路过,看到你家中有邪气,特来助你驱邪!”说完她嘿嘿笑了一下,脸上的皱纹轻轻泛起,让拉拉感觉很不舒服。

影子通过心灵感应告诉拉拉:“这人有些古怪,去看看,接触一下她举的东西,顺便问一下她的名字。”

拉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这时起风了,风吹动了老人的帽子,她头上戴的帽子有些不稳,就在她扶帽子的一瞬间,拉拉看见老太太的上半边脸——没有皱纹,眼睛大大的,很诡异的笑,这让拉拉不禁打了个冷颤。

老太太慌忙答道:“我见你屋中有邪气,应及时清除,我叫……叫鹤文。”

“我看看你拿的东西。”拉拉见老人迟疑了一下,又说:“摸摸也行。”

老人伸出手中那个木鱼,似是乌木做的,黑黑的发亮。拉拉伸手摸了一下,指尖像被电打了一样,又麻又痛。她马上撤回手,心灵影子告诉她:“这东西很排斥我,看看避祸条?”拉拉又摸了一下那张避祸条,同样,影子也感觉到了排斥。

老太太似乎有些不耐烦了,黑雾隐隐地从四面升起,心灵影子立即提醒拉拉:“不要和她纠缠,我们合力赶走她。”

拉拉大声呵斥:“你究竟是谁?”

老太太一见形迹败露,露出黄黄的牙齿,嘿嘿地笑着说:“影子传人,你居然没上当!”

顿时,拉拉眼前冒出一片黑烟,女巫的黑魔法包围住了拉拉,心灵影子动用法力,再一次挺身而出。

寻到朱雀碎片

这时,女巫哇卡西露出了狰狞的面孔,时不时还露出邪恶的笑容。

拉拉的心灵影子皱着眉,不屑地看着她:“这么多年你没有成功,但你还是又出现了。”

“是呀!”哇卡西奸笑了一下:“一千五百年,无上的权力和永恒的美貌,谁不想要呢?我哇卡西,不应拥有吗?”

哇卡西停了一下,压低了嗓音说:“我告诉你,现在的影子城已经今非昔比了,这里有那么多贪婪、自私、暴虐的人,他们都已经甘愿做我的傀儡。谁都有虚荣、贪婪的一面,所有的人都有。我会捕捉这种人,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为我服务。不久以后天下都是我的。”哇卡西带着阴险的笑意说:“我们不如一起合作,平分天下,怎么样?”说完化成黑烟,扬长而去。

心灵影子待女巫走后,对拉拉说:“今天三更子时去鹫山,不必理会她。”拉拉点点头,准备出发。

冬季的三更天,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拉拉蹑手蹑脚地走出家门,踏上了奔向鹫山之路。

借用心灵影子的幻行,很快拉拉就来到鹫山山脚。鹫山有很多怪树,不是高耸入云看不到树梢,就是盘龙错节。此时的鹫山上云雾迷蒙,山顶上有一座亭子,隐隐发出幽幽的蓝光,在子时越发显得阴森渗人。

走过错综的小路,拉拉终于来到了山顶,看到了发光的亭子。亭子中间,立有一块石碑,蓝光就是从石碑中间发出的。再走近些,她看清了,是一块朱雀碎片插在石碑中。

拉拉伸手就要拔出,这时,石碑周围冒出一团黑气,迫使她马上缩回了手。拉拉想要再次伸手去拿碎片,却又迟疑了,总觉得有些不对。这块碎片上没有朱雀的封印,还散发着淡淡的黑色阴气,四大神兽都应该是神圣的,有正能量的,为什么散发着阴气?定是女巫先来,造了个假碎片。

“哇卡西,为了我你可是大费心机啊!”拉拉不由自主地想着。

“朱雀六日上有宝?上有宝!”拉拉顿时醒悟,上面有宝!想着,拉拉抬起头,在石碑的顶端,赫然有个二龙戏珠的造型,但是龙珠在哪儿?拉拉仔细端详着石碑,在二龙中间有很小的一颗龙珠,龙珠上泛出淡淡的红光。

拉拉启用心灵影子,展开双翅飞了上去,停在龙珠旁轻轻地摸了摸龙珠,只有红光,没有异样。她又使劲抠了抠龙珠边上,石头坚硬无比,但是拉拉顾不了那么多了,拉拉坚持着,手指尖缓缓流出了鲜血,但还是无法拿下龙珠。

拉拉重新唤醒心灵影子,心灵影子想了想,告诉她:“石碑上也许有机关,沿着周围仔细地摸一摸。”于是拉拉在周围用手仔细地摸了一圈,终于,在石碑底下她摸到了个硬梆梆的东西,轻轻一拨,龙珠打开,露出一个细小的碎片。拉拉用手指一触,粗糙的石碑在碎片出现时长满了刺,还没完全触碰到,手指已然被划了一个大大的口子。拉拉却不曾想自己的鲜血与碎片发出了共鸣,几秒种后,碎片缓缓地离开石碑,印在拉拉的胳膊上。

“小丫头,你竟没有上当!不过,去死吧!”一阵黑雾逼近拉拉,拉拉胳膊上的朱雀猛地飞出,随之而来的是火焰布满拉拉的全身,散发着耀眼的金色之光,有种威严之气,神圣不可侵犯。她轻轻一挥金翅,邪气顿时消散。

与玄武的契约

拉拉带着朱雀碎片继续去寻找其他几个碎片,“玄武月河有藏,玄武——月河,啊哈!我明白了。”拉拉这激动地一叫,把身体内正沉睡的心灵影子吓了一跳。

“喂!你小声点,再把女巫‘请过来,我可吃不消。”心灵影子抱怨道。

“对不起,但是影子,我想我知道玄武碎片在哪儿!”

心灵影子懒懒地说:“哦?你那小脑瓜儿又想到什么了?”

“你想呀!”拉拉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盛莲留下的第二句话是‘玄武月河有藏,这个‘月河我们要是知道在哪里,是不是就接近第二块碎片了呢?”

“以前爷爷给我讲的故事里说,影子城边有个湖,叫‘荷荡日月湖,会不会就是第二句中说的‘月河?”拉拉埋怨着。

心灵影子似乎在努力回想着什么:“对,我好像也曾听说过那个湖,有人说,那里有一块神秘的石碑。”

“又是石碑?”拉拉若有所思,“我看是不是所有的碎片都在石碑上?”

心灵影子也赞同地点点头。

“但我们不知道荷荡日月湖的确切地点呀!”拉拉边说边摆出了个侦探的样子,“啊哈!”拉拉又一阵兴奋,把心灵影子吓了一大跳。

“小声点啊!小心泄露我们的行踪。”影子又一次提醒拉拉。

拉拉压低了声音说:“玄武碎片会不会就在那个石碑上?”

拉拉和心灵影子重新又回到朱雀石碑前,她用衣袖擦了擦上面厚厚的一层灰,石碑上隐隐露出几行小字:“朱雀为四兽之主,无人可敌,碎片落地,却似惊弓之鸟,玄武相救,却落入日月之湖,再无出现。”

这几行字印证了拉拉的猜想。“月河?荷荡日月湖?没错,它们应是同一个地方,玄武碎片一定与此地有关。”想到这里,拉拉施展翅飞法朝家的方向飞去。“地点到底在哪里呢?影子,你听说过吗?”

“没,你自己找找吧,我太累了!”说完,拉拉听到一阵鼾声,于是无奈地笑了笑。之前心灵影子带自己飞了那么长时间,也够累的了。

拉拉回到家,看到爷爷正慢悠悠地看每日新闻。

“问问爷爷,我总感觉他很奇怪。”心灵影子突然醒了。

拉拉蹦到爷爷椅子后面:“爷爷,我有个好朋友,我们想去荷荡日月湖玩儿,但是我们不知道荷荡日月湖在哪里,爷爷你告诉我们吧!”

“不行,荷荡日月湖太危险了,你知道多少人在那里丧命?”爷爷摘掉了老花镜,不容置疑地对拉拉说。

“爷爷,你知道吗?我的那个朋友是烈焰族的,烈焰族的本领和法术最强大了。荷荡日月湖到底在哪里呀?我要去嘛!”拉拉再一次向爷爷撒娇。

“不行!”爷爷看都没看拉拉,继续戴上老花镜看每日新闻。

“看来不出绝招是不行了!”拉拉心里暗暗地说。

“你还有绝招?”心灵影子好奇地问道。

“哇——爷爷——我要去嘛!呜呜呜——”拉拉开始装哭,眉毛拧在一起,趁机将防身用的辣椒面一抹,眼泪直往下流。

“你的绝招就是哭啊!”心灵影子无奈道。

“好了,拉拉不哭,这孩子怎么这么任性!爷爷告诉你,不过你们可要特别小心”

“恩。”拉拉立即回答。

“拉拉啊,荷荡日月湖在影子城北200公里处,各种树木和茂盛的芦苇几乎将湖遮了个严严实实,看不出本来的面目,那里就像个原始森林,终日围绕着有毒的瘴气……”

看来爷爷要展开他没完没了的故事经,拉拉当机立断要马上前往。

“等等,拉拉,这是我的好友爱勒贝拉的圣光宝剑,你带上,说不定能帮到你。”爷爷一把拉住拉拉。

“哦?”看着发出淡淡光亮的宝剑,拉拉觉得自己又多了一柄利器。

拉拉先沿湖在空中飞翔一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整个湖,然后找了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慢慢停靠。拉拉拨开一片片的芦苇,远处似乎有着一块石头,隐隐发着光。

拉拉擦擦眼睛,证明自己没有看花眼,“石碑?!”她带着疑问悄然滑翔过去。

拉拉摸着石碑,上面什么也没有,突然心灵影子说:“注意,有人来了。”“人?哪里?”还没等拉拉转身,就感觉有什么人看透了自己的能力。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竟然是影子的传人?”

拉拉一下子乱了:“是女巫?她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儿?”刚想到这里,拉拉回头,突然冒出一位——嗯?不是人。拉拉看到面前的好像是只龟或者蛇。难道是玄武龟?可是玄武龟应该有壳的,它却没有。那家伙看着拉拉直直地盯着自己的背,哈哈一笑。

“你一定在想我为什么没壳吧?”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当年女巫哇卡西封印了我们四大神兽,我奋力抵抗,最终龟壳被女巫抢走,我的壳可是我的神器,没了壳,又被女巫封印,只有等待影子传人的到来。一千五百年,终于等到你了。只要你帮助我找到龟壳,碎片可取。”

“龟壳是不是在女巫的城堡里?”拉拉问道。

“是的。如果你愿意,我们滴血为约。”

拉拉点了点头,忍着疼割破手指,跑了几步,在黯然无光的碎片上滴了三滴血。一阵金色的光芒,契约达成,拉拉和心灵影子重新飞向影子城。

巫堡里的恶战

借助心灵影子的力量,拉拉似乎是脱胎换骨了一般。脸上的小雀斑已经退去,翘翘的鼻子,浅红色的樱桃小嘴,眼睛也由金色变为蓝色,这样看来,拉拉更像已经去世的英俊潇洒的爸爸。

回到影子城,心灵影子也已经完全恢复。二人商定立即去女巫城堡帮玄武龟寻找龟壳。

拉拉走向影子城的密林深处,请影子为自己点燃心灯,照亮前行的路。然而,总有黑色气体被拉拉吸入,让人感到焦躁、伤心、愤怒,这些负面感情让拉拉心烦意乱,只能用意志力抵御着。

渐渐地,拉拉逼了近女巫的城堡。没有任何犹豫,拉拉要找回玄武龟的法宝。拉拉走进城堡,里面黑漆漆的,到处码放着各种杂物,蜘蛛、蛇在地上肆意地爬着。这儿很静,两旁令人恐怖的东西,拉拉都不去看,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玄武龟的龟壳到底会藏在哪里?拉拉一边走一边想,忽然发现前面所有房间的号码都是15开头,1501、1502……拉拉不小心被脚下的石绊了一下,摔进了1540,竟然看到很多朱雀标志的书籍和物品。拉拉仔细地分析这门牌号,“1500加上40,哦,我明白了,女巫的记忆方法就是从盛莲死去到现在,它记载了一千五百年之久,于是开头的便是1500,女巫哇卡西每得到一种宝物,经历了多少年,她就会用这个数字记录下来,并放进和它门牌数字相同的房间里。例如1540,就是1500年加上40年,也就是在盛莲下诅咒到封印朱雀一共用了40年。玄武龟说了,封印朱雀的下一年就封印了它,那么就该是下一间屋子1541。”

拉拉刚要打开1541的门,走廊里传来了一阵恐怖的笑声:“哈哈哈,传承人,终于等到你了,你还真聪明。龟壳在我手里,放心,你是不会拿到的,不过,我知道你爷爷的好友爱勒贝拉把她的圣光宝剑赐予了你,我们倒是可以交换!”

“这是我的神器!”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是玄武龟爷爷。

“玄武爷爷?”拉拉叫道。

“孩子,我特地赶来祝你一臂之力,我有和她战斗过的经验,你骑着我去战败她吧!”

拉拉感激地用力点点头。

“老东西,手下败将,你是战不过我的!”女巫伸手拿出黑魔杖,向前一挥,一群吸血蝙蝠飞了出来,拉拉化出圣光宝剑,布出月光阵,一阵白光之后,蝙蝠全部倒在地上睡着了。

“可恶的小毛丫头,几天不见,技艺长进不小啊!接招。群魔乱舞!”一群怪物和无数只蝙蝠交织在一起向拉拉飞近。拉拉的胳膊上被蝙蝠咬出了一个个伤口,但这些小魔阻止不了拉拉前进,她骑着玄武龟向目标女巫哇卡西前进。终于她们靠近了阵地的中央,“圣光波!”拉拉用力挥舞着宝剑,宝剑散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光芒,晃得女巫哇卡西睁不开眼,木讷地呆在那。

拉拉从龟背上纵身一跳,来到女巫面前,用力一劈,女巫竟没死。

“哈哈,小丫头,上当了吧,这只是我的幻影!”身后,女巫抓着龟壳放肆地大笑着。

就在女巫哈哈大笑时,拉拉轻轻一扭身体,把所有的力气都集中于手中,一把夺过女巫手中的玄武龟壳,扔给了玄武。玄武龟一扭身,用身体接住,龟壳死死扣在了玄武龟的身上。

黑魔杖和圣光宝剑的激战正式打响!黑魔杖发出一阵阵黑色的气体,圣光宝剑则发出清脆的声响,驱散黑气。拉拉在心灵影子的帮助下急速旋转着宝剑,逼得女巫节节倒退。

拉拉配合圣光宝剑和阵法,召唤朱雀。“朱雀出世!”随着拉拉一声大喊,朱雀从阵法中飞了出来。“神威!”拉拉举起火一般的圣光宝剑,火蛇奔向女巫,哇卡西的胳膊遭到火蛇重创,流出了大量的黑血。哇卡西眼看自己占劣势,捂着胳膊,飞出城堡,逃走了。

这时,玄武龟感激地来到了拉拉身边,驮着拉拉重新回到石碑前。玄武龟念了几句咒语,又把龟壳奉上,拉拉滴了一滴血在封印上,终于碎片发出了光芒,印在了拉拉的胳膊上。

“我是防御,朱雀是攻击,白虎是助攻,青龙是飞翔,四兽聚齐,就能打败女巫。最后,告诉你我知道的一个秘密,盛莲留下的前两句话你要合并在一起看。”

拉拉点点头,记住了它的话,告别了玄武,开始了寻找白虎碎片的征程。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朱雀玄武卡西
陶土瓶与花
乌衣巷
夜·玄武
撕掉“神兽”标签的朱雀
厮人玄武
BOW
斗牛士之死
秘密旅行
斗牛士之死
不好意思的卡西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