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宽容和善心最重要

2016-05-14子风

新少年 2016年7期
关键词:二姨善心豆油

子风

上世纪60年代的中国,许多家庭收入低,孩子又多,生活很困难,我的家也是如此。我小时候体弱多病,母亲照顾我,经常送我到二姨家去住。因为二姨家里没有孩子,生活条件相对好一些。

暑假到了,母亲又送我到二姨家去住。我用几天的时间就写完了整个假期的作业,一身轻松,玩儿得十分开心。

在计划经济年代,几乎所有的日常用品都是按量凭票供应。比如食用豆油,每人每月只有三两。二姨做菜非常好吃,但如果想把菜做好吃,没有豆油是不行的,所以她也时常为豆油不够而发愁。

一天傍晚,正在厨房忙碌的二姨交给我一个瓶子和一斤豆油票,让我到楼下粮店去买油。

“又要做好吃的了吧,二姨!”接过油瓶和油票,我高兴地说。

“是呀,二姨给你做好菜吃。快去吧,四儿,油还等着用呢!”二姨不忘叮咛,“小心点儿,别打了!”

“哎!”我痛快地答应着,蹦蹦跳跳地跑下楼去。

然而,就在我打完油、兴致勃勃地往回走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几个追逐玩耍的小孩儿,正巧撞到了我拎着油瓶的胳膊,就听“啪”的一声脆响,一瓶油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那几个孩子见状,“轰”的一下逃得没了踪影,只剩下我傻傻地站在那里望着脚下的油发呆,周围的一切声音都听不到了……虽然还是孩子,但我也非常清楚这豆油的珍贵。这可是二姨家近两个月的定量油哇,没有油,二姨可怎么做菜呀!我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不知道二姨会怎样处罚我。

看到我两手空空、垂头丧气地进屋,二姨忙奔过来,急急地问:“怎么?油瓶打了?”我满脸泪水,深深地埋下了头。二姨全明白了,愣在那儿,好一会儿没有说话。突然,二姨拿上撮子和扫帚,拉起我就往楼下跑。我知道自己错了,理应挨打,所以心甘情愿准备接受惩罚。

下楼后,二姨对我说:“油瓶打了就打了,天热人多,那么多碎玻璃,可别再扎着别人的脚……”原来温和的二姨并不是要用扫帚打我,而是担心别人的安全,她善良得像菩萨。

我闯下了这么大祸,二姨居然一句严厉的责备都没有。在往家里走的路上,她还揽着我的肩膀,一再安慰我说:“别怕,四儿,孩子不小心做错了事,不应该被责怪的。做人,宽容和善心才最重要。”

在那个夏天的傍晚,二姨的宽容和善良在一个十岁小男孩儿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在此后漫长的岁月中,她那温和的教诲——“宽容和善心才最重要”,也住在我的心中,伴我长大,教我做人,激励我搏击生活的风风雨雨,取得了人生旅途中一个又一个的进步……

(责任编辑 李爽)

猜你喜欢

二姨善心豆油
名家谈教育
名家谈教育
苦斓花
豆油库存难去偏弱趋势未改
阿根廷三年来首次对华出口豆油
二姨来了
二姨二姨你好吗
棕榈油掺兑消费逐步减少 库存将增加
我爱“嘟嘟”
A Good Heart to Lean on善心可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