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父亲给我,我还给父亲

2016-05-14离原

新少年 2016年8期
关键词:大楼

离原

因为家里生意失败,吴奇隆13岁就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以此赚取学费和家庭生活费用。吴奇隆一点儿也不避讳小时候的窘迫家境,因为正是这种家境赋予了他的责任与担当,成就了他的今天。

1970年10月31日,我出生在中国台湾,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

我清晰地记得小时候,父亲经常叮嘱我和哥哥:“要想成为男子汉,就一定要有责任心,敢于担当……”父亲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他用自己的脊梁扛起了养家的重担。

儿时的我是一个非常调皮的孩子,为此父母经常被叫到学校。那时不管我长多高,都是坐在第一排,成为老师的“眼中钉”。由于调皮好动,父亲就因势利导,让我参加不同的体育运动项目,目的是通过运动能够教我很多规矩。

中学时,我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运动成绩也捷报频传,拿了台湾几届柔道冠军和跆拳道冠军。这当然来自父亲的教诲,因为,过去每当我拿到名次哪怕取得银牌的时候,父亲不但不高兴,反而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要真有本事,就去拿金牌回来。同样是付出汗水,为什么别人是金的,你是银的?这个过程你要自己去想……”父亲的话让我深深地铭记心中。

1988年,父亲的生意失败了,欠下了一笔巨债。我13岁那年,就一边念书一边打零工,以此减轻家里的负担。

在高中二年级暑假时,我白天洗车、到大楼擦楼梯,晚上再到东区摆地摊,卖洋装和女生的小饰品。那时候,我做买卖就很有一手,我认为,货品要和别人不一样,有时候进价高一点,却可以赚得更多。

这期间,我还做过洗车工,清扫过整栋大楼的卫生,还在建筑工地挑过砖,在水上当过救生员等。那时我经常是凌晨5点起来,去清扫大楼外面的卫生,然后上学。下午放学后,就开始挨家挨户收垃圾再倒掉。还要给电梯、楼梯打蜡,有时晚上11点还给人洗车。

从小经历这么多事,让我懂得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所有的事情都必须靠自己付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又渐渐学会了规划自己的财务,比如想要一件东西,就必须懂得存钱,就必须排除吃零食等等的诱惑与干扰,心中有大目标,从而养成了一直往前走的习惯。

18岁那年的一天傍晚,我和哥哥在路边摆地摊卖衣服。此时正在为制作新节目而四处寻猎新人的苗秀丽大姐在人海中发现了我。因为表演不是我想要的,当时被我拒绝了。苗姐不甘心,甚至颇费周折地找到我妈妈做工作。最后苗姐直截了当地对我说:“上节目拿的钱要比摆地摊挣的钱多!”我就这样加入了“小虎队”成为“霹雳虎”。

我们三位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儿组成的小虎队,一亮相就红火得一塌糊涂,很快就成为20世纪90年代中期亚洲流行乐坛最走红的演唱组合,被誉为“华人偶像团体鼻祖”,在整个华语世界里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后来我单独到香港发展,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我推出了13张个人专辑,其中《追风少年》、《追梦》在短短一个月内,就突破了双白金销量100万张,每年专辑的销量均排行前三名。

在唱歌的同时,我又慢慢地接触了电影。1996年,我主演的香港警匪片《新喋血双雄》,再次火遍整个台湾。

人红了,收入也随之多了,这都是父亲“别人是金的,为什么你是银的”这句话激励的结果。父亲的教诲我兑现了,但父亲欠的那笔巨债怎么办?父债子还!在我家最困难的时候,苗姐没少慷慨解囊,并谆谆教诲说:“不管你将来有多好,你永远要记住,是你身边很多人在用责任帮你,成就了你。”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为替父还债,我拼命工作还钱,钱进来钱出去,没一分存款。有一段时间,我每天工作20到22个小时,甚至一次连续七天七夜没有合眼,弄得精神恍惚边哭边笑。因为怕耽误工作,我在憩室炎手术伤口还未愈合的情况下,仍坚持去拍电影武打镜头……就这样,从1988年出道到2001年拍摄《萧十一郎》,我整整用了12年,才替父亲还清了债务。

有人问我:“你苦尽甘来,为什么不好好享受生活?”我觉得有些好笑,如果想享受生活,我根本不会做这行,就连出去玩儿都没有自由。所以,我依旧过着清汤寡水的日子,在剧组天天吃盒饭,经常穿一件背心就远行开工,有时一连十几天洗不上热水澡。我一年接多部戏,身兼制作人,还先后开了科技公司、戏剧制作公司、泰式餐厅,涉猎过小型游艇出租、宠物美容等。

后来,我创办了稻草熊工作室。很快,工作室就投资了《新白发魔女传》《向着炮火前进》等影视。我会花80%的时间拍戏当演员,利用休息、睡觉、游玩的时间做幕后制作。很多剧组因为预算的压力,会选择精简部门,而我却要求精益求精,在拍摄过程中遇到需要加强的地方时,会选择再增加预算。我也会站在演员的角度,尽力为他们争取好的待遇。

人生里面本来就不能够十全十美的,有希望、有理想的时候是很美的一件事情,不管做得到,还是做不到。

(责任编辑 王天抒)

猜你喜欢

大楼
未来已来8
大楼在移动
为什么大楼顶上有根针?
为什么大楼顶上有根针?
大楼
大楼“走”起来
神秘的小球
省电大楼
妇联大楼前环廊浮雕终于上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