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椅子树的心愿

2016-05-14

新少年 2016年9期
关键词:种植园灯罩哭声

在一个种植园里,生长着许多奇形怪状的树:有的像椅子、有的像灯罩、有的像床……这些树既新奇又有趣,引来无数人参观。有人因为好奇就会走上前去坐一下、躺一下,脸上露出欣喜惊异的表情。

晚上,观赏的人们渐渐散去,喧闹的种植园一下寂静下来。月光如水,给园子里所有的树木披上一层漂亮的纱衣。这时,种植园里的一个角落突然响起一阵嘤嘤的哭声,哭声悲悲切切,时断时续。一只小老鼠顺着哭声找到了一棵正在哭泣的“椅子树”,关心地问它:“椅子树,你哭什么呀?白天我看好多人在你面前拍照留影,都对你喜欢得不得了,你应该高兴才是,怎么反倒哭起来了?是不是太激动了呢?”

椅子树听到小老鼠的话,抽咽着说:“谢谢你的关心,我哭不是因为激动,是因为我太痛苦了……”

“痛苦?你生病了吗?”小老鼠赶紧围着椅子树转了一圈,认真地帮椅子树检查,可是它看了半天,只见椅子树枝繁叶茂,没有枯叶也没有虫洞。

“唉,好心的小老鼠,你不要找了,我的痛苦不是生病,是因为我身体不舒服。你看我现在像一把椅子,表面很好看,可我原本是一棵树,要直立生长,但园林师却违背我的生长习惯,把我设计成这个样子,让我弯腰驼背,从小就给我套上模具,模具又硬又勒得难受,就像套着一个刑具,这滋味实在太难受了……”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哭哇?那我理解了。我看你虽然长得新奇,但总觉得怪怪的,那姿势一定很不舒服。可是你已经生长成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呢?”小老鼠看着椅子树痛苦的样子,不由得流下了眼泪,也陪着难过起来。

“小老鼠你知道吗?这里不只是我难受,我的兄弟姐妹也都非常痛苦。因为人类为了他们的目的,随意改变我们的生长规律,违背我们的生长意愿,将他们的一些奇怪想法强加在我们身上,我们却无法反抗,只能逆来顺受,听天由命。你说我们的命运是不是很可悲?如果可能,下辈子我宁愿变成石头也不会做一棵树。”

“唉,就是变成石头,还是难逃人类雕塑的恶运。先不要说下辈子,先说说现在怎么办?”“我已经长成这样了,只有一个办法能逃离这种痛苦,就怕你不肯帮我。”

“有什么办法能帮你解脱痛苦?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帮你。”小老鼠很仗义地拍着胸脯。

“那就请你把我的根咬断,结束我的生命,只有这样,我才能彻底解脱。”

“什么,结束生命?!这怎么行呢?生命多可贵,我可不忍心做这种残忍的事!”小老鼠听了椅子树的话,连连摇头,退了好几步,仿佛怕自己控制不住真要去咬椅子树似的。

“小老鼠,你这么做是彻底帮我解脱了,我不想再遭受折磨了。求求你,帮帮我吧!”椅子树痛哭流涕地哀求着小老鼠。小老鼠很为难,它实在不忍心伤害可怜的椅子树,但想想椅子树说的也有道理,于是,它走近椅子树,张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正要咬椅子树时,椅子树叫了一声,“小老鼠,为了让人类彻底醒悟,我请求你,叫上你的伙伴,把园林里的床树、灯罩树等所有树的根全部咬断,我们会感激你们的……”

第二天,当人们再来参观时,发现种植园里的树都枯萎了,非常惊讶。园林师来到园子里,对参观的人们说:“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一棵椅子树说,我的设计违反了植物正常的生长规律,给它们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伤害,让我停止这种残害植物的研究。梦醒以后,我反思自己,感觉自己确实太残忍。从今天开始,我要做一个真正爱护植物、保护植物的环保园林师,成为植物真正的朋友。”

人们听了园林师的话纷纷鼓掌。躲在洞里的小老鼠不由得露出得意而欣慰的笑,因为它和伙伴们在咬树根时,并没有将所有的树根真正咬断,只要有充足的阳光和水分,这些树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还会重新萌发生机,那时候,它们就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愿和生长规律,长成真正的树了。

(责任编辑 李爽)

猜你喜欢

种植园灯罩哭声
孤独的夜晚
哭声
爱吃哭声的妖怪
自给自足,灯罩里的植物园
今生今世
“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穹顶吊灯
浅析16—18世纪巴西的经济和社会状况
倾斜的灯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