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神奇的玛丽阿姨

2016-05-14帕·林·特拉芙斯

新少年 2016年9期
关键词:号房樱桃树安德鲁

[英] 帕·林·特拉芙斯

帕·林·特拉芙斯(1899-1996),生于澳大利亚,后移居英国。是20世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奇幻文学作家,她的作品以丰富的想象力和强烈的幽默感而著称。1933年她创作了《随风而来的玛丽阿姨》,次年出版后很快在英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1935年至1938年间,她又先后出版了七部以玛丽阿姨为主人公的系列作品。迄今为止,该系列作品已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量高达上千万册。玛丽阿姨在欧美国家早已成为家喻户晓的文学形象。

樱桃树胡同是一个温馨的大家庭,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人们生活在这里,总体上还是很和谐的。唯独18号房有些特殊,从前安德鲁小姐居住在此,后来因她去了南海群岛而空了好几年。这位安德鲁小姐,人们对她的评价是:有个性,挺冷酷,因此人送绰号“神圣女魔王”。

这一天,安德鲁小姐给樱桃树胡同的邻居们拍来一封电报,告知她次日就要返回来住到18号房,并且还将带卢蒂回来。对于“神圣女魔王”的归来,人们百感交集自不必说,单是这“卢蒂”为何物,大家就七嘴八舌地猜测了一阵子,有人说是猴子,有人说是袋鼠,还有人认为是安德鲁小姐服用的一种药。

当然这个谜底第二天就揭晓了:卢蒂是安德鲁小姐从南海群岛带回的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儿。面对胡同邻居们自发组成的欢迎阵容,卢蒂腼腆地同大家打招呼:“和平和祝福!”人群中最高兴的要数简和迈克尔,他们是玛丽阿姨托管的五个孩子中年龄比较大的两个,卢蒂的到来让他们感到又多了一个可以一起玩耍的新朋友。

然而最先失望的也是简和迈克尔,因为他们发现安德鲁小姐完全把卢蒂当成了奴仆使用,让他煮粥,让他熬药,让他做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力所不及的重活儿。看着这个招人怜爱的小男孩儿每天总是背着一个又沉又大的袋子跟在安德鲁小姐身后从18号房进进出出,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

在18号院墙墙脚处,有一个自然形成的小洞,猫狗们在此自由穿行。这天简和迈克尔想了一个主意:在午睡时偷偷溜出17号儿童室的房门,把他们自己省下来的水果——一根香蕉和一个苹果,送进洞口。他们自以为躲过了玛丽阿姨的眼睛,其实玛丽阿姨一直在关注着他们的行动。简和迈克尔多希望卢蒂能够发现小礼物呀,终于,他们找到了与卢蒂“约会”的最佳时间!原来,安德鲁小姐有个独特的习惯,她每天午睡的时间竟是午后两点至三点,并且她打呼噜的声音惊天动地,震撼整个胡同。这样,每天呼噜一响,便是三个孩子相聚的时刻。简和迈克尔让卢蒂分享他们的玩具,教他掷骰子。卢蒂则用草叶为他们做哨子,给他们讲无所不能的祖母如何懂得鸟言兽语、如何制服雷暴海浪以及如何与他心灵相通的故事;而呼噜声一停,卢蒂便得立刻返回18号房内,等待着安德鲁小姐的随意使唤。

与卢蒂的交谈,让简和迈克尔开始体味到什么叫作“伤感”。原来,卢蒂来到樱桃树胡同后时常受到安德鲁小姐的虐待,身上还有挨打的痕迹,他很想家,想念他在家乡小岛上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

这个星期一的天气格外糟糕,又暗又有雾,太阳好像是被云吞没了似的。这天下午卢蒂见到简和迈克尔时脸上挂着泪痕,他告诉两个小伙伴昨夜祖母给他托梦了,告诉他爸爸不幸手臂受伤,渴望他能回家帮助爸爸划独木舟。他想回家,但一来担心安德鲁小姐不会允许,二来他也不知道这么远的路途怎样才能回到家。

简和迈克尔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神奇的玛丽阿姨,唯有她能够帮助卢蒂实现回家的心愿。玛丽阿姨早已知晓卢蒂的境遇,她觉得施展自己神奇才能的时候到了。她决定带领孩子们立即启程,他们一行走过浅草茵茵的花园,穿过枝头挂满待成熟樱桃的胡同,穿过树木和秋千影影绰绰的街心公园。他们走过浓雾,眼前终于展开一片云,有一个像是盆子似的又平又白的东西就矗立在他们面前。哇,他们来到了月亮上!月亮上堆满了各种物品,都是地球上人们丢失的东西,看上去像个失物招领处。一个被玛丽阿姨称作舅舅的老人坐在一把扶手椅上,对他们此行的目的早已了然于心。玛丽阿姨再三叮嘱舅舅:“这孩子路途太远,您一定要不停地用目光为他指路,直到他平安地被祖母接回到家人的身边。”老人郑重地点了点头。

到了分手的时刻,彼此都有一些不舍。“和平和祝福!”卢蒂举起一只手同大家道别。“和平和祝福!”简和迈克尔一起重复着。玛丽阿姨带着卢蒂大步趟过白云的平野,一直来到平野与天空交界的地方,对卢蒂指点着一连串飘在蓝天中的小云朵。简和迈克尔看到,卢蒂一路踏着浮云,一朵一朵地跳着前行,越来越远。这时传来卢蒂嘹亮而欢快的歌声:“我是卢蒂,太阳之子。我穿玫瑰花的衣服,我正回到我的小岛。噢,云朵呀,和平和祝福!”

玛丽阿姨与舅舅告辞,带领孩子们踏上归程。云一秒比一秒浓密,他们好像不是往下走而是往下滑。很快树影透过迷雾模模糊糊地出现了,不一会儿他们的脚下不再是空气而是实地,樱桃树胡同的林阴道出现在他们面前。忽然,简和迈克尔想起了一个问题,异口同声地问道:“玛丽阿姨,送走了卢蒂,安德鲁小姐怎么办?”“她会照顾好自己的。”玛丽阿姨轻松地回答。重新露面的太阳照亮了他们的脸,两个孩子仔细地打量着玛丽阿姨:红红的脸颊,翘翘的鼻子。这时,玛丽阿姨那双蓝色的眼睛闪了一下,给了简和迈克尔一个熟悉而神秘的微笑。

(责任编辑 赵艳芳)

猜你喜欢

号房樱桃树安德鲁
夏至
识破盗贼
小熊和樱桃树
“N号房”事件:我们与恶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樱桃树是我砍的”
亲爱的安德鲁
住在哪间房
亲爱的安德鲁
樱桃树
守法模范安德鲁